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上流法则 > 九月三十日

九月三十日

他穿过第一大道,与街灯下的两个加勒比姑娘对视了一眼,她们停止交谈,对他露出职业化的微笑,他摇摇头以示回应,朝22街那边望去,加快了步伐,她们再续上原来的话题接着聊。

又下雨了。

他摘下帽子,塞到夹克底下,数着公寓楼的门牌号:242、244、246。

他打电话给哥哥时,他哥哥说不想在住宅区见面,不想在餐厅见面,也不想在合适的时间见面。他坚持十一点在煤气厂区见面,他有一些生意要在那里谈。他看到汉克坐在254号的门廊上,抽着烟,像矿工一样无精打采。

——嘿,汉克。

——嘿,泰迪。

——你好吗?

汉克懒得回答,懒得站起来,也懒得问他好不好。很久以前汉克就不再问他好不好了。

——你那里是什么?汉克朝他外套鼓起的地方点点头,问道。施洗约翰的头?

他把帽子拿出来。

——是巴拿马帽子。

汉克嘲弄地点点头。

——巴拿马!

——淋了雨会缩水的,他解释道。

——当然。

——工作怎么样?他问汉克,转移了话题。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你还在画招牌画吗?

——你没听说?我把很多画都卖给了现代艺术博物馆,刚好来得及付房租。

——实际上这也是我想见你的原因之一。我得了一点意外之财,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这种运气,你可以拿一点儿去付房租……

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信封。

汉克看到信封,面露不悦。

一辆车子在门廊前停下来,是辆警车。他把信封放回到口袋里,这才转过身来。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警官摇下车窗,他棕色头发,橄榄色皮肤。

——没事吧?巡逻警车主动问道。

——没事,警官,多谢关心。

——那好,他说。你们小心点儿,这里是黑鬼住宅区。

——当然,警官,汉克转头说道。你们也小心莫特街,那里是老外住宅区。

两个警察都下了车,开车的那个手里拿着警棍,汉克站起来,准备在路边与他们过过招。

他不得不走到他哥哥和警察的中间,两手放在胸前,低声道歉。

——他不是故意的,警官。他喝多了,他是我哥哥,我现在就带他回去。

警察盯着他,端详他的穿着和发型。

——好吧,副驾驶座位上的警察说。不过以后别让我们再在这里看见他。

——永远,驾驶座上的警察说。

他们回到车里,扬长而去。

他摇摇头,转向汉克。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我在想,你他妈的干吗多管闲事?

本不该搞成这样的。但他还是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信封,他们现在站着,面对面。

——给,他尽量以安抚的口吻说。拿着它,我们离开这儿,去喝一杯。

汉克没有看钱。

——我不要。

——拿着,汉克。

——你挣的钱,你自己留着。

——好了,汉克,我挣钱是为了我们俩。

话刚出口,他就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

果然来了,他想。他看着汉克转动身躯,手臂从肩膀处伸来,把他揍倒在地。

雨开始越下越大。

汉克的勾拳一向打得很好。他暗自想着,舔了舔嘴唇上铁锈般的血味。

汉克俯过身来,不是拉他一把,而是斥责他。

——你敢给我那钱,我没让你去挣钱,我不住在中央公园,那是你的事,老弟。

他坐直身子,擦掉嘴唇上的血。

汉克走开,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东西,他以为是从信封里掉出来的钱,但那不是钱,是帽子。

汉克走了,丢下他一个人在22街。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他坐在水泥地上,戴着那顶缩了水的巴拿马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