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卑鄙的圣人:曹操4 > 第七章 兵败淯水,害死曹昂和典韦 稳军之计

第七章 兵败淯水,害死曹昂和典韦 稳军之计

作者:王晓磊 发表时间:2019-05-17
    曹操的宛城之行可谓惬意,不仅兵不血刃拿下南阳郡,收编了张绣的部队,就连张绣的婶娘王氏也顺便收编了。为了掩人耳目,他让曹安民准备一驾小车趁夜色偷偷将王氏主仆牵出宛城,自己也声称整备兵马回营中居住。

    自此曹操每日与王氏寻欢作乐,一个志得意满,一个死灰复燃,两人倒也和谐,后来索性连周氏丫鬟也裹了进来。南阳郡叶县、舞阴等地尚未收编妥当,曹操就趁着轻闲在温柔乡里打发时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军营里藏了两个女人岂会不被察觉?当兵为将的也不好说些什么,都睁一眼闭一眼装没看见。郭嘉本性风流洒脱,嘻嘻哈哈的就差过来道喜了,根本不认为这是什么丑事。曹昂颇为不满,但当儿子的总不能因为这种作风上的事跟爹爹争执,只是暗地里埋怨曹安民不干好事。至于曹丕、曹真这俩小子,说不明白也明白,说明白也不明白,懵懵懂懂的,反正听爹的话喊姨娘呗!大伙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转眼过去小半个月了。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曹操发现这位王氏夫人真真非同寻常。不但容貌美丽性情温顺,而且知书达理精通文墨。在他诸位妻妾中,正室夫人丁氏是沛国望族之女,卞氏因为歌姬出身粗通诗赋,但与王氏相比见识却大大不及了。没想到一向不讲究妻妾出身的曹操,偷寡妇竟偷到一个书香门第的。虽鱼水之欢夫妻和合,但王氏每日却还是颇现愁容。

    “夫人,你为何每天都愁眉苦脸的,人说美女独爱少年郎,难道托身与我这个半大老头委屈你了?”曹操问这话时以手托腮专心致志地打量她。人说来也怪,曹操还就喜欢她蹙眉之态,颇有昔日吴王宠爱西施的感觉。

    “唉……”王氏未曾说话就先叹息,若说不嫌他老那是瞎话,自己芳龄二十二,曹操都四十三了,但人家这么高的身份,能看上自己倒也罢了。她所顾忌的还是脸面:“夫君贵为三公列侯,我们姐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但有道是‘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我既嫁与张济,他死了就该规规矩矩守寡,如今又脱身与君,有悖妇人之德,实在不是什么体面之事。”

    曹操还没说话,那原本是丫鬟的周氏就先抢过话茬:“姐姐心忒重了,有什么体面不体面的,还管那些不疼不痒的事。当初张济杀你家人、霸占你为妻的时候就体面了?我看张家是仇非亲,都死绝了才好。”她是豁出去了,本就是穷苦出身,现在一脑袋扎进蜜罐里。当妾就当妾,光脚的不在乎穿什么鞋,管他四十三还是五十三的,以后衣食有靠,往曹家门里一站,也算半个主子了。

    王氏摇头道:“依我说那张绣倒还是个君子,至少没短了什么礼数,衣食照应也算周全。各人有各人的账,他叔父造的孽,也不能全算到他头上。”

    “我的傻姐姐哟,天底下哪有清楚的账啊?你好生生一个大家闺秀,抢过来本就伤天害理,那挨千刀的老贼好不容易死了,再累你守一辈子寡,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说着周氏扭脸瞧曹操,“依我说,一不做二不休,把张绣这小子除了,留着是个祸害呀!都过去半个月了,那边丢了我们俩大活人,能不闻不问吗?打听清楚了就是病啊!”

    曹操心里颇为矛盾:张绣英勇善战,帐下兵卒精锐,心存社稷开门投降,这个人将来能成自己一条膀臂,因女人杀了实在可惜。但若不除掉他,万一跑来兴师问罪,宛城的事还会生变数。关键问题是杀张绣于情于理都说不通。人家一箭没放就投降了,好吃好喝招待着,最后把人家婶子娶走,还要杀人家,这事也太不地道了;而且现在“奉天子以讨不臣”才刚走了第一步,头个归降朝廷的就杀了,以后谁还敢来啊?

    曹操意识到自己酒色误事因小失大了,再美的女人又算得了什么?为了她们连统一天下的志愿都耽误了,真是得不偿失啊!可是他如今左拥右抱,瞧瞧王氏,再看看周氏,送回去又不舍得。况且堂堂司空落一个始乱终弃的名声也太难听了,这事儿想瞒都瞒不下。思来想去,曹操犯了难,叹息道:“你们说的都有理,但我还是想找张绣好好聊聊,看能不能把话说开。咱也算光明正大,寡妇改嫁有什么说不通的呢?”

    周氏白了他一眼,悻悻道:“这件事肯定说不通,张绣的脾气我可晓得,一个心眼认死理,拿定的主意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种死脑筋的人您就应该杀……”

    “住口!”曹操生气了,一把将周氏推开,“杀不杀他是军中之事、朝廷之事,轮得到你一个妇人在我面前说三道四吗?”

    周氏第一遭见曹操发火,吓得花容失色,赶紧爬起来躲到王氏身后。王氏抚摸着她的头发:“妹妹,是你错了。‘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为妇言’这些男人家的事本就不该你插嘴,快快给夫君赔礼谢罪。”

    “不必了,”曹操瞪着周氏气哼哼道,“有一没有二,以后再敢胡乱干预我事,我要你的脑袋!”说罢起身走到案前喝水。

    周氏可吓坏了,赶紧一头扎到王氏怀里,想哭又不敢哭,低声喃喃道:“姐姐,我害怕啊……张绣不是好惹的,他又孝敬张济,现在还戴着孝呢。咱们这事儿恐是他不清楚,要知道非火了不可,一定提着枪过来玩命……我真害怕啊……”

    王氏劝慰道:“当初都是你出的主意,现在又觉得怕了。看咱们大人怎么处置吧,你就不要再瞎念叨了。”

    曹操背对着她们立在案前,两个妇人的低语也听见了。虽然狠狠呵斥了周氏,但她的话也有些道理。昔日张绣率十余骑就刺杀了祖厉叛将麹胜,不能不防备他再来这一手。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实在不行张绣还是得杀。

    这个时候,隔着帐帘传来一阵咳嗽声——这是王氏入营后新添的规矩,再亲近的人进帐前先得咳嗽。曹操使了个眼色,两个女人赶紧起身,隐到了卧帐榻边的屏障后面。

    “什么人?”曹操坐回榻边。

    “在下王必,有要事禀报。”

    “进来吧。”

    王必自从出使西京,已经转任为行军主簿,负责曹营诸将的监督和情报。他小心翼翼掀开帐帘,进来低头施礼不敢随便张望:“禀报主公,张绣命兵丁在淯水以东载设木桩准备下寨。”

    “哦?”曹操一愣,“他要撤出宛城吗?”宛城现在已经归属曹营所有,但是张绣大部分人马还驻扎在城内,一旦撤出便大局已定,再不会对曹操构成威胁了。

    王必出任文职以后,说话比以前谨慎多了:“似乎他们是要彻底让出城池,移到东岸下寨。”

    “我并没叫他这么快就撤出来啊。”曹操拍了拍脑门,“难道他怕我猜忌,打算主动放弃城池以示真诚?”

    “或许是吧。”王必补充道,“还有,他叫人给您送来一口箱子,说请您亲自打开看。”

    “抬进来,倒要看看这小子耍什么名堂。”

    随着一声令下,典韦与许褚亲自抬了大箱子进来,放下之后不敢在卧帐里多待,赶紧随王必一齐退了出去。曹操绕着这口箱子绕了两圈,见它上着锁,钥匙就放到箱子盖上,而且封着蔡侯纸,上写“呈司空曹公亲启”几个字。

    曹操撕开封条,拿钥匙开锁,掀起盖子一看,忍不住大笑:“哈哈哈……我的二位美人,你们快过来看啊!”

    王氏、周氏听到呼唤,这才从屏风后面转出,一眼就扫见箱子里的东西:簪环首饰,钗裙锦盒,各色丝线,还有四季的衣衫。

    “哎哟,这不是姐姐在城里的东西嘛!”周氏认出来了。

    王氏也愣了:“他这是……”

    曹操好奇地把玩着这些女人家的东西,翻到下面,竟连平日解闷的书籍、筛子、弈盘也在其中,不禁大喜:“张绣已经知道你们在这儿,他把平常的家什衣装都送来,就是表示默许。看来这小子想通了,已经同意这档子事,打算正正经经送你们出门,以后不再过问了。”

    “真是没想到,这日头从西边出来了,张绣头一遭这么开通。”周氏抚摸着簪环首饰喜不自胜,“姐姐啊,你看这几样首饰原先咱没有,这或许还是他特意陪送过来的,算是嫁妆吧!”

    王氏觉得过意不去,一把捧起书卷,见是班昭著的《女诫》,臊得小脸通红:“这叫什么事啊……”

    曹操一手抱住一个,仰天大笑:“我说张绣开通吧,你们还不信。大丈夫不拘小节,纵横天下才是生平之志,昔日韩信受辱胯下、乞食漂母,婶娘改嫁又算得了什么大事呀!”

    一言未毕,帐外又有咳嗽声。反正私盐已然成了官盐,曹操这回都没让二人躲避,高声问道:“什么事,直接说就是了!”

    帐外又传来许褚沉闷的声音:“张绣告见。”

    “哦?我正想见见他呢,速速请他到中军帐等候,好生伺候着,我这就过去相见。”说罢曹操便整理衣装。

    周氏为他紧了紧皮弁,笑道:“您可得替我们好好谢谢他。”

    “嗐,这你就不懂了。全都是不言而喻的事,他知我知就罢了,说出来反倒没意思了。”曹操挂上青釭剑,美滋滋出了卧帐,临走时还回头笑道,“你们安心等我,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来到中军帐口,张绣已经等着了,一直没敢进,规规矩矩地垂首立在帐外。曹操亲切地拍拍他肩膀:“将军既然到此,快快进去啊。”

    张绣的表情还有些羞赧:“主公不到,在下岂敢僭越?”

    “咱们之间哪还用讲这些虚礼。”曹操说着拉他进了大帐,都没叫典韦、许褚跟着,亲自把他让到杌凳前坐好。

    张绣不待曹操说什么,便抢先道:“主公兵驻宛城已经有些日子了,舞阴、叶县等地的事宜也处置得差不多了,在下还是及早领兵撤出宛城吧。”

    “不忙不忙,”曹操连忙摆手,“其他地方的辎重还未转运完毕,不忙于这一天两天。再说你营里有些本地人,陡然叫他们离开,这些兵也需要安抚一阵子。”

    张绣拱手道:“出了一些变故,令在下实在不能自安,还是早早出来的妥当。”他说出了一些变故而不能自安,自然是指婶娘王氏改嫁曹操,却又不好点破。

    曹操也有些尴尬,却道:“不是都过去了嘛,我很信任你倚重你,不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横生猜疑。你安安稳稳驻军,咱们做一对相辅相敬的典范,让袁术、吕布他们都瞧一瞧,日后同为朝廷效力,扫灭狼烟复兴汉室,这不是很好吗?”

    张绣这匹凉州的野马,今天却温婉得像只绵羊,赔笑道:“在下效力朝廷自不敢退后,不过再在宛城待下去实在多有不便。实不相瞒,我已经命兵士在淯水以东做准备了,午后我就移过去,早一天交接宛城,我心里也早一天踏实。”

    其实他早些出来,曹操也能踏实住,只是碍于面子不能把事办得太勉强。现在张绣主动要走,乐得河水不洗船啊!曹操也就不再深劝了,转而道:“都是朝廷的人,将军也忒客气了……好吧!既然将军已经决定了,那就领兵出城吧。”

    “诺。”张绣起身告辞,退到帐口又转身道,“曹公,不知您昨天派往叶县运辎重的辕车回来没有啊?想向您借一些用。”

    “哪能这么快就回来?还得等一两天。”

    张绣啧啧连声:“哎呀,我城里还有许多铠甲、兵器呢!辕车太少了,要是叫兵士一趟一趟搬,再渡过淯水,这耽误的时间可就多了。”

    曹操扑哧一笑:“张将军,您也算是个老行伍了,这等事岂能难得住咱们?大可叫军士手持武器披挂起来,一次不就搬运完了嘛。”

    “这可不行。”张绣连忙摆手,“宛城以外都是您的人马,营连营寨连寨,我的兵要是武装出城,弄不好双方误会,是要出乱子的。”

    曹操料他因为王氏的事情搞得太过矜持了,安抚道:“没关系的,你只管搬你的,我传个令下去,叫兵士不要惊慌就是了。”

    “那多谢曹公了。”

    “咳,你太客气了……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彼此兵将又有何不同?你安心办你的事,回到许都我一定表奏朝廷,加封你的官职。”

    “谢曹公提携。”张绣一揖到底,喜气洋洋去了。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