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勒入灭
读佛即是拜佛:弥勒佛传 - 明一居士

三月四日一大早,奉化城里的胡三江、田大哥夫妇,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岳林寺。就连已经名扬两浙、迁居杭州的大画家陆生,也奔波了几百里,匆匆赶了过来。岳林寺住持很是惊讶,问他们如何得知了消息。

他们异口同声说:“去年三月三,布袋和尚亲口告诉我们,‘明年今月今日,我取弥勒果,供养大众。明年三月初四,你们一定要到岳林寺去。’所以,我们今天一大早就赶来了。”

听完此言,岳林寺住持双手合十,对空说道:“南无弥勒菩萨。布袋僧,果然是弥勒显化。”

众人不解,住持说:“布袋和尚,已经于昨天夜里安然顺化了。”

“啊——”众人大吃一惊,“可是,他说要以弥勒果供养大众……”

住持道:“他现在正是以清净涅槃道果来供养我们大家啊。你们想,一年之前,他就已经预知,要在这一天圆寂。这岂是一般修行人所能做到的?所谓的‘弥勒果’就是在暗示,他是弥勒菩萨的化身啊!”

“对、对!”胡三江一拍膝盖说,“其实,布袋和尚早就透露过一些消息,比如,他经常从他的布袋里掏出一些物件,一边展示给人们看,一边说,‘这是兜率陀天的’。这分明是在指示我们,他来自兜率天。”

“是的、是的,他还曾将自己拉的屎说成是弥勒内院的东西。唉——人们都以为他这是疯癫粗俗,玷污神圣,从而忽略了他,甚至因此而鄙视他。岂不知,他就是弥勒下凡啊!”

陆生文绉绉地吟诵道:

 

袒腹含笑,隐德如痴;似同凡类,不知所由;隐显难量,顺逆莫测;实而不虚,混而不凿;常持布袋,示佛宗猷。游化诸方,内秘般若冲玄之正智;韬光晦德,外示落魄不间之中流。谈吐盖天盖地,举止非凡非圣;包摄无量密因,运出无缘妙用。绝唱之词,包容天地大道,却不传世;稀奇之举,蕴藏人生哲理,无人能识。咦,这个布袋和尚,生亦荒唐,死亦荒唐!

 

岳林禅寺住持击掌道:“好一篇赞辞,陆生真是出口成章啊。唉,说来惭愧,布袋和尚出家于岳林寺,圆寂于岳林寺,更曾协助先师闲旷老和尚重建岳林寺,而岳林寺许多僧人却素来厌恶他的行为不规范,嫌弃他丢人现眼。殊不知,我们是以凡夫之心,度圣贤之腹。”

这时,忽然之间,也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小儿的歌咏:

 

何者布袋僧,携杖离天宫。

度化大因缘,偶现于四明。

仪形不恭饰,处世少从容。

布袋现妙用,平凡示神通。

往复三十年,予乐避祸凶。

可笑世间人,懵懂不知情。

……

 

听到儿歌,人们突然想到,那十六个经常环绕布袋和尚嬉戏的童子,来无踪去无影。他们与布袋和尚配合默契,互现神通,看来也绝非一般人家的孩童,一定是十六罗汉的显化!

 

而今布袋成空,回眸一笑,百般滋味在心头。

将来弥勒下生,龙华三会,亿万苍生成佛道。

 

人们正在商量怎样安葬布袋和尚,居住在城北封山脚下的一位姓沈的居士匆匆赶来,说是自己早已给布袋和尚准备好了墓地,而且是布袋和尚生前亲自相中了的!

原来,奉化县城北面一里许,有一座林木葱茏、风景秀丽的封山。早在几年前,布袋和尚时常在山上游览。有一天,在山中一个叫“中塔”的地域,他恰巧遇到了沈居士。沈居士见他在此山浏览了很久,便开玩笑说:“布袋师父若是喜欢这里的幽静雅致,就在这里搭一间茅屋,长期静修吧。”

布袋和尚说:“这块风水宝地,没有佛睡觉,就不能有僧打坐。”

沈居士调侃他说:“那你就先在这里睡一觉吧。”

布袋和尚一本正经地说:“占人家的地方,得经过主人的同意,否则就是盗窃,就是犯戒。”

沈居士说:“这中塔的山地,都是我家的。”

布袋和尚嘻嘻一笑:“那山僧就向你化缘啦。”

沈居士问他:“和尚要多大的地方?一亩,二亩,还是……”

布袋和尚摇摇头,说道:“我只要袈裟大的一块地就行了。”

沈居士学佛多年,知道许多典故,笑着说道:“二百多年前,禅宗六祖慧能当初就是仅仅向财主陈亚仙募化一蒲团的地方,结果,他的蒲团化作铺天盖地的云帐,将整个曹溪山都覆盖住了。布袋和尚你是不是也要整个山场?”

布袋和尚笑着说:“沈居士你多虑了。当年慧能是为了点化陈亚仙,也是为了新建一十三所寺院。而山僧我,仅仅要一块睡觉的地方。喏,只要盛得下我的身子就行。”

说着,布袋和尚真的在山坡上躺了下来。

沈居士笑着说:“可是,睡觉得有房屋,你总不能就这样睡在地上吧?”

布袋和尚莫名其妙地说:“我不要房屋,也不睡在地上,而是要睡到地下。”

于是,大家就在布袋和尚当年躺过的地方挖坑建墓,安葬了他的肉身。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布袋和尚过世之后,人们依然经常在明州、杭州、越州见到他的身影。他一如往常一样,居无定所,行无轨迹,言语无状。可是,岳林寺那些亲自埋葬了布袋和尚的僧众并不相信,总是一笑了之——死人岂能复活,简直太荒唐了。

可是,不断有这样的信息从各地传来。有人说看见布袋和尚在武夷山云游,还有人说他眼下正在天台山国清寺挂单……总而言之,这布袋和尚生前嘻嘻哈哈,疯疯癫癫,奇形怪状,死后依然神出鬼没,不让人省心。

布袋和尚圆寂之后,他的俗家弟子蒋摩诃,在自己居住的应家山专门建造了一座塔,取名“奉师塔”。塔中,供奉着陆生画的布袋和尚像。蒋摩诃题诗曰:

 

兜率天宫阿逸多,不离天界降娑婆。

相逢为我安心诀,万劫千生一刹那。

 

弥勒菩萨的本名就叫“阿逸多”。蒋摩诃所建的奉师塔,直到清朝光绪年间,依然存在。

其后,蒋摩诃云游到了鄞县东乡小盘山,在山峰高峻处筑庵静修。他轻易不下山,专门训练了一只大黄狗,每当米尽粮绝的时候,他便在狗脖子系上一百个铜钱,黄狗独自到街市中籴米驮回。往来二十里,从未出过差错。

布袋和尚迁化十年之后,有一位奉化人奉吴越国的派遣,到前蜀王国(今四川)公干。他在回来的路上,行至栈道时,竟然邂逅了这个大肚子和尚!当时,那人被吓了一大跳。布袋和尚依旧哈哈一笑说:“施主不用惊慌,你并不是白日撞见鬼了。贫僧之所以要与你相见,是想托你捎话给蒋摩诃。”

那人说:“蒋摩诃我知道,他就住在应家山。”

布袋和尚说:“不不,他眼下在鄞县东乡小盘山静修呢。”

那人说自己交差回乡,正好要先到明州会一个朋友,而明州的治所就在鄞县,所以很方便。布袋和尚笑着说:“贫僧正是知道你要在明州停留,所以才托你的。你见到蒋摩诃,对他说,‘相见之日已近,愿自爱!’”

这人回到明州之后找到蒋摩诃,把布袋和尚托转的口信告诉了他。蒋摩诃听后说:“我已知之。”于是,蒋摩诃遍访亲友,一一话别,然后沐浴更衣,跏趺端坐在蒲团上,安然而逝,往生到兜率陀天。

摩诃居士死后,就安葬在了明州东乡小盘山。他的后人,世世代代信佛崇佛,修行之风,一直延续了千年。蒋介石的祖父蒋玉表,生前信佛十分虔诚。蒋的母亲王氏,更全身心皈依佛门,带发修行多年。“迁四明第二十八代孙”——蒋介石回乡之时,常常专程到小盘山,祭拜蒋摩诃这个先祖。1949年,在他离开大陆前夕,也没有忘记去向这位远祖辞行——这是后话。

 

后晋高祖天福初年(公元936年),当时,有一位名叫王仁佶的候补官员,系福建莆田县人。他在等待任用期间,到江南天兴寺游览之时,遇到了一个大肚子和尚。那和尚禅杖头上挑着一只硕大的布袋,笑嘻嘻地走到王仁佶面前,说道:“见过父母官。”

王仁佶一愣,说道:“学生尚未被委任官职,如何是您的父母官?不知大师仙乡何处?”

那大肚子和尚哈哈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忽然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王仁佶被委派到奉化县任县令。他上任之后不久,在官衙又遇到了那个有几分神秘的大肚子和尚。胖和尚笑道:“恭喜恭喜。”

王仁佶合十说道:“大师原来是这奉化人。大师系世外高人,如何预先晓得下官将任职仙乡?您是未卜先知,还是……”

胖和尚也不回答,从怀中拿出一圆封书,对王仁佶说:“我七日不来,则可开以看之。”

说完,他又一闪而失,没了踪影。王仁佶是一位诚实的君子,七天过后,未等到那胖和尚,便打开了圆封,其中有一首偈子:

 

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

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

 

后面书写着九个字:“不得状吾相,此即是真。”

王仁佶一打听,才知道那个胖和尚原来就是奉化的布袋和尚!而布袋和尚,就是弥勒菩萨的示现。

王仁佶将这件事详细记录了下来,并且将那首偈子刻在了石碑上。

这首偈子,与布袋和尚的示寂偈一模一样,人们更加确信布袋和尚就是弥勒菩萨。于是,人们奔走相告,竞相描摹布袋和尚的形象,供奉在佛龛之中。在布袋和尚曾经游化过的广大江浙、闽南地区,寺院之中也开始以布袋和尚的造像,替代了原来的天冠弥勒,供奉在天王殿里。

渐渐地,布袋和尚就是弥勒化身,得到了全国僧俗的一致认可。于是,大肚子笑弥勒——根据布袋和尚生前的模样塑造的佛像,堂而皇之进入了佛殿之中,供人顶礼膜拜。

 

日日空携布袋,少米粮无银钱,却落得大肚宽肠,不知众檀越信心时用何物供养?

年年冷坐山门,接张三待李四,总见他欢天喜地,请问这头陀得意处是什么由来?

 

封山上,埋葬布袋和尚的那座坟墓,虽然在查验时没有在棺材里看到他的肉身,可是那个坟头却屡屡放射出奇异的光芒。每逢重大佛教节日,早晚都可以看到五彩缤纷的佛光,十分灵验。

到北宋时期,奉化地方官员将这一神奇现象报告了朝廷,宋哲宗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皇帝颁诏,为布袋和尚赐号为“定应大师”。

有了皇家的认可,布袋和尚的声名更加显赫。他的形象漂洋过海,流传到了东南亚、朝鲜半岛、日本……凡是佛教流传的地方,都有他的满面笑容。

 

弥勒菩萨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何其欢也;

布袋和尚满腮含笑,笑世间可笑之人,不亦乐乎。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