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慕容美作品列表

慕容美作品集

金笔春秋

金笔春秋

日薄西山,倦鸟归林。在一座辽阔的林边草坪上,一名中年文士,正在俯身检视着一具“尸体”。地上那具“尸体”,虽然中镖无算,但只是一具木偶靶子,并非血肉之躯。这时,只见那文士缓缓直

金步摇

金步摇

“花符!”、“花符!”、“花符!、“花符!”是的,那种带刺的花已出现了!为了一朵玫瑰花的出现,整个武林骤然为之骚动起来。那是仲秋望日,月圆十一的子夜。王屋山,盛平峰顶,当“华山”、

金龙宝典

金龙宝典

在太白山南麓,人迹罕至之处,有座古堡。这座古堡依山取势,以大片丛林为屏障,便是今天江湖上,被黑白两道人物引为主要话题的“无名堡”!“无名堡”能在短短的数年之中,后来居上,使得江

留春谷

留春谷

塞外。冬夜。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把山川大地都集成了一片混的白色。被大雪吞噬了的贺兰山中,此刻却出现了一条淡淡的黑影,像星飞电掣般向着待月峰前的待月坪上射去。待月坪同

七星剑

七星剑

长城。长街。整齐的石板道,参差的小街巷。长街穿过山城,在四月灿烂的阳光下,看来就像一条金色的百足蜈蚣。这座山城,就叫蜈蚣镇。这是一个古老的小镇,也是关洛道上的咽喉。西出阳

情天侠义传

情天侠义传

太阳像一个火球,站出在西山峰巅不肯下沉。天上没有一片云,地面没有一丝风,没有雀躁蝉唱……一片荒芜乾裂的稻田,一条光秃秃的田垄,田垄上站着三个人。一个是头戴斗笠,年过半百的老

秋水芙蓉

秋水芙蓉

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突于开封城不胫而走。“啊啊,不得了!”“什么事不得了?”“一字千金!”“什么地方?”“快,就在故宫大殿上面”一字千金?真有这么回事?回答是:的的确确,一点也不假!人

怒马香车

怒马香车

又是芦花泛白燕南飞的季节了。听厌了驼铃和受够了牛羊践踏的黄沙,开始随着季候风自西北高原出发,呼啸着,狂暴而恣肆的一阵阵扑向中原,以至整个中原地带在这种无情的剽掠下,到处呈

十八刀客

十八刀客

十八个人。十八把刀。十八个年轻人,十八把杀人刀。他们就是最近崛起于江湖,使老一辈武林人物黯然失色的十八刀客。十八刀客,十八把不同的刀。他们之中,有最狠的刀,有最怪的刀,也有

天杀星

天杀星

一向平静的长沙古城,突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人心惶惶,不可终日,仿佛天就快要塌下来一样。有人在城外十里铺附近发现一具无名尸体,死者身上别无伤痕,只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满

无名镇

无名镇

章是个脏乱不堪的小镇。如果以女人打比喻,它就像个长年不梳头,不搽脂粉,长相奇诞,而又终日喋喋不休的乡下黄脸大脚婆娘。这个小镇,就是无名镇。好色的男人,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不一而

血堡

血堡

恍恍惚惚地,他发现他已信步走进了自己的书房,停身在一架古铜镜面之前。他悠然地抬起头来,从古铜镜面上、他看到了他自己。剑眉虎目,鼻似琼瑶,唇若涂朱……他似乎是第一次觉察到自

一剑悬肝胆

一剑悬肝胆

这是一个微带凉意的初秋之夜,明月高悬,晴空万里无云北邱双妃墓前那片平坦的草地上,这时正以臂作枕,对月侧身斜卧着一名紫衣少年。这名紫衣少年,年约双十上下。藉着月色望去,可以看

一品红

一品红

在洛阳,状元后街,一座古老宅第中,一场别开生面的赌局正在热烈地进行着……“押啊,快押!一赔六,一个赢六个!多押多中,不押不赔!时间无多,机会有限,明天就要揭晓啦!”这阵吆喝,系发自此刻

英雄泪

英雄泪

五台山因五峰耸立,少林木,状若垒土之台而得名。内典称之为清凉山,道经则曰紫府山。山在山西五台县东北,龙泉关的西北偏西,是五台山脉和太行山脉的交叉点,为中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

风云榜

风云榜

本书主要写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武维之,巧遇无名老人,引出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故事。武维之在师执尊长的协助下一步一步揭开自己身世之谜,瓦解了“风云帮”的邪恶势力,救出了自己的生

公侯将相录

公侯将相录

庐山,因古为神仙之庐而得名。相传于周武王时,有匡俗者,兄弟七人,精谙道术,曾于此山结庐;其后,汉武南狩,登庐山以望九江,呼俗为“庐君”,且追封为“大明公”,是以后人又称庐山为“匡庐”

烛影摇红

烛影摇红

武功山天龙堡主蓝公烈与其妻冷面仙子冷心韵因受坏人挑拨而发生误会,冷心韵受到蓝公烈冷遇、羞辱后以假死而隐匿出走。十六年后,中原武林连续发生命案,且死伤者皆为天龙武功所致

不了恩怨不了情

不了恩怨不了情

苍穹,像一口烧得火红,而倒转来放置的巨锅,密不透气地罩向大地,没有云,也没有风。这是某年盛夏的六月六日,午牌时分。少林寺前殿那尊身高丈五,名列三十二天将之首,蔼然睁着一双不怒而

翠楼吟

翠楼吟

夕阳西下,郭南风屹立在仲秋晚风中。他已检机过附近丛林中二十七具尸体。这二十七具尸体,死法各有不同,但致命之伤都跟小马的说法一样:一刀毙命!刎颈、穿胸、或肢体分为两截,都是干

关洛少年游

关洛少年游

扫墓的人已经走了,天空一片灰暗。一阵冷风吹过,纸灰盘旋飞扬,像一群来自幽冥的魔蝶,打转转儿掠过祭品,舞上坟头,穿出林梢,悠悠然消失于灰暗的旷野。就在这时候,墓园一角,突如幽灵般出

黑白道

黑白道

七夕之夜,箫韵峰。新月斜挂,银河横流!群星屏息无语,明眸眨睐,似有所望,似有所待。时值二更左右,峰顶那块绿草如茵,宽约百丈,曾在数百年前产生过武林至宝一元经得主的空地上,由于地高月

祭剑台

祭剑台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一座高台,七尊石像,在今天,它们的存在,可说代表着近百年来中原武林的一段血泪沧桑史!这座为天下武林人物所景仰,已成为武林中尊严和正义象征的

解语剑

解语剑

“得得答答,得得答答,得得答答……”一片蹄声,突自西大街方面遥遥传来。居易酒楼上,酒客们神色一紧,相继愕然停杯;蹄声由远而近,夹杂着一串叱喝,呼啸着,经楼下向东门方面骤雨狂雹般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