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迷侠记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荷衣的肩上,从她的胳臂之中塞进去一条手绢。

    荷衣抬起头,看见秦雨梅坐在她面前。

    “和他吵架啦?他好象怒气冲冲地走了。”

    “他说……雨桑已没事了。只要好好地休养三个月就会好。”她叹了一口气,眼睛还是红红的。

    “过来坐一会儿,喝口水罢。”雨梅拉着荷衣到了客厅,将床上的病人留给秦氏夫妇照顾。

    她荷衣还是眼泪汪汪的。

    秦雨梅问道:“你们……认识?”

    荷衣点点头。

    “你们俩……很好?”

    荷衣又点点头。

    “你脖子上挂着那些药,就是他的?”

    荷衣低下头,道:“他的身子……不好,心……心脏尤其不好。”

    说完这句话,她的冷汗忽然簌簌而落。

    这一路虽不远,他却是吐着过来的,方才一场劳累,又加上一场气。

    他会不会?

    这念头只不过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的人却在念头之前就已窜了起来,冲出门外,跳上马,疯狂地追了上去。

    她拼命地抽着马,头脑一片空白。

    渐渐地她看见了在前面缓缓而行的马车,看见了谢停云,却没有理他,而是打马向前,一直来到慕容无风的车前,敲了敲车门。

    没有回应。

    难道他真的犯了病?

    她的心竟狂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沉香初上,车里飘浮着一股淡而宁静的气道。

    炉上壶水微沸,泛着淡淡茶香。

    慕容无风刚刚为自己泡好了一杯茶,端起茶碗,试了试它的温度,正要准备轻轻地尝一口。

    然后他就看见门“砰”地一声被打开了,有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他皱了皱眉,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扰。

    四目相对时,那人竟是荷衣。她的脸上满是惊惶,看着他的样子,她诧异地怔住,张口结舌地道:“你……你……”

    他等着她说下去,她却“扑通”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

    醒来的时候荷衣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舒服,很暖和的床上。

    环眼四周,房子是完全陌生的,床上的被子和纱帐却似曾相识。

    她的额头上贴着一块膏药,手一摸,有一处红肿,已高高地鼓了起来,还火辣辣地发痛。

    房子很干净,铺着猩红色的地毯。桌上点着灯,很暗,似乎只够勉强照亮桌边静静坐着的那个白衣人。

    窗外月华如水。深秋清冷的寒气便一点一点地渗进屋来。

    她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纯白的丝袍。

    “我已替你换了衣裳。你倒下来的时候,我的茶正好洒在你身上。幸好,那杯茶并不烫。”慕容无风的椅子离床几乎有一丈之遥。

    “你一头倒下去,正好撞到床榻的角上。”他淡淡地又补充了一句:“我原本可以拉住你的,只是实在没想到你也会晕倒。”

    她不语。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道:“你的心脏越来越坚强,这难道不是好事?”顺手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斜依在床榻上。

    “跟某些人相处非得有一颗坚强的心脏才行。”他揶谕了一句。

    她淡淡一笑。

    “这么急着找我,又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的?”他偏过头,淡淡地又问。

    她想了想,道:“没有。”

    “若没有事,你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去了。”他面无表情地道:“我们现在住在一间客栈里,离你的镖局并不远。我已派人通知了镖局里的人,他们不久就会送一套干净的衣裳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欠了欠身,转动轮椅,准备退出房去。

    她怔怔地看着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你别走。”她忽然大声道:“你若走了不理我,我就……我就把头发全剪了!”

    说罢她从床头拾起自己的剑,抓着一把头发就割了下去。

    等他赶过来的时候,那一头极长极细的乌丝已掉下了一大绺。他捏着她的手,将剑扔到地上,叹道:“你若生气,只管割我的头发,怎么割起你自己的来了?给我瞧瞧,还剩了多少?今后再莫做这种傻事。”

    她不说话,只是默默走下床,乖乖地跪了下来,将头枕在他的双膝之上。泪水涟涟地道:“你……你别不理我……”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半晌,柔声道:“头还痛么?”

    “头不痛,心痛。”她道。

    他苦笑:“你的心也痛?”

    “你……叫人担心死了。”她喃喃地道。

    那手拉起她,将她一抱,抱回床上,拉上被子:“外面冷,小心着凉。”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套在她的手指上。

    那是一只极小的红玉戒指,有些大。试了试,只有中指戴得上。

    她欣喜地看着他,脸飞红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戒面,上面凹凹凸凸,似乎刻着几个小字。

    “上面写的是些什么字?”她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你不认得?”他看着她,有些窘地道。

    “不认得。好象是四个字。”

    他叹了一口气,拿起笔,将四个篆书写在纸上。

    她左看右看,还是摇了摇头。

    “这是篆字,你大约不认得。楷书的样子是这样的。”他又写一遍。

    荷衣拧着眉头,琢磨了半晌,道:“笔划这么多,人家哪里认得?不过,中间好象有一个‘虫’字……咦?无风,你为什么拼命拔你自己的头发?”

    慕容无风道:“以后就算你把所有的字都忘了也没关系,但这四个字你一定要认得。”

    “哦!”她道。

    “因为这是‘慕容无风’四个字。”

    她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呆了半晌,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脚在床上乱踢,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笑什么!”

    “呵呵……呵呵……这四个字我怎么会不认得?就是撕成八半我也认得。人家逗你哪!”

    他愣了愣,随即也笑了,道:“一年不见,你几时变得如此刁钻了?”见她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那一身丝袍便从肩上滑下半截,少女若隐若现的胸膛在丝袍之下莲花般地绽放着。心中一荡,不禁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过去。

    她摸着他的脑勺,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是怎么过的?我们以前去过的那座山,可还常去?”

    “没去过。”

    “你整天只顾忙……从来不晓得好好休息。”她叹道。

    “你若肯跟我回去,我们便在那山上好好地玩一玩。那天我们也只去了一个地方而已。”他在她的耳旁轻轻地道。

    “听说那山里有野人呢,只可惜咱们没瞧见。”

    “瞧见了。怎么没瞧见?”他道。

    “什么时候瞧见的?”她奇道。

    “你面前的这个人不是?”

    她咯咯地又笑了起来,道:“可不是!这个人呆头呆脑,十足一个大野人。”

    “荷衣,跟我回去。”他又道。

    “我下个月还有一趟镖,早就定下的。押完了那趟镖我就去和秦老先生说,我不干了。”她叹了一声,道:“虽然我不放心你,也不能说走就走。”

    “你不会又改变主意罢?”

    她摸摸他的脸:“不会。我得在你身边看着你,不然,你准会……准会不好好地吃药,不好好地吃饭,不好好地休息,整天犯病。我天天守在你身边,强过在这里提心吊胆。”

    “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低着头,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她握着他的手,柔声道:“因为我喜欢你。”

    “可是我……我……是……你和我在一起,会……会很麻烦。”他的头低得更加厉害了。

    她捧着他的脸,看着他,轻声道:“不和你在一起我会死,会活活气死。”

    两个人忽然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我得走了。我可不能一整晚都呆在这里。叫你手下的人看了怎么说?”她咬着他的耳朵,道。

    他拽着她的胳膊,道:“你还怕呢?某天在某人的诊室里,是谁大喊大叫,让全谷的人都知道咱们俩连孩子都曾有过?”

    “我叫错了么?我叫错了么?”她马上大嚷了起来。

    “没错没错。”他死死地拉着她,生怕一提起此事她又要大发雷庭,一怒而去。

    “我们俩在一起,那也没错!”她气乎乎地道:“我们和别人完全一样嘛,只不过是次序有些颠倒而已。”

    “可不是。”

    “完全没有错!”

    “一丁点儿也没有。”

    “谁要说就让谁说去罢。”

    “谁敢说我就叫谁搬出谷去。”

    “喂,你几时又站到我这一边啦?”

    “我们是一边的呀。那些事,没我,你干得成么?”

    “可是,一开始,你就不对!”

    “怎么不对啦?”

    “那一天,在……在那个什么名字我记不得的客栈里,你……你先不老实的!”

    “那不是开始。”

    荷衣道:“那怎么不是开始?”

    “开始的那天,你站在我的书房里,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裙子。你记不记得?那裙子的下摆绣着一圈小花。领子的左边有一排暗红色的小扣子?你说,‘你好,慕容先生。我姓楚,叫楚荷衣。是个跑江湖的。外号叫做独行镖’。”

    她呆呆地听着,道:“你……你叫我住在听涛水榭,是因为……是因为……你早已……早已心怀不轨?”

    “嘿嘿。”他笑道:“我们商量下面的事情罢。”

    荷衣道:“下面还有什么事情?”

    “回到谷里,咱们总不能又不声不响地住在了一起,总得让大家知道。”

    “你是说,办喜事?”

    “虽然我最讨厌热闹,但这毕竟是你这一生中的第一次,如若你想热闹,我也不反对。”他捏着她的手,道。

    她的头忽然低了下来,忽然不说话了。

    “怎么啦?”他连忙问道。

    “无风,我从没和你说起过我的生世。你现在想听么?”她忽然虚弱地靠在他的肩上。

    “你不想说就别说。我不一定要知道。”他抚着她脸,柔声道:“我只想作你的亲人,如此而已。”

    “我不知道我爹妈是谁。我一生下来,就被人抛到一条湖边。在那种地方,人们常常将女婴溺死在那里。我想大约我父母原本也打算这么做,只不过到了最后一刻,终下不了手。……将我捡回去的人是个尼姑,我的名字也是她给起的。”

    那手臂轻轻地环在她的腰上,叹道:“这些事情,你一定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她点点头,道:“你听了,会瞧不起我么?”

    “当然不会。”

    “那尼姑的法号叫做水月,脾性甚为古怪,经常莫名其妙地拿我出气。所以到了四岁的时候我实在受不,就从尼姑庵里跑了出去。那时正好有一个街头的马戏班子路过,领班的老头儿便把我藏了起来,教我和其它几个小孩子练习柔术。没多久,我就可以在大街上表演了。”

    慕容无风问道:“什么叫做柔术?”

    荷衣将自己的手伸出来,道:“你拿着我的手指头向后弯。”

    他轻轻一弯,发现她的手指竟能弯得很低,弯到一个常人根本无法达到的角度。

    “练这种功夫,一定很苦,小孩子怎么会愿意练呢。”他不由得叹道。

    “有鞭子在后面抽你的时候,你就愿意了。”她苦笑:“我在马戏班子里呆到八岁,摆场子卖手艺的人,穷得也算是跟叫花子差不多。我们经常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和我在一起练把式的小孩子们,有一半已受不了鞭子的,跑的跑,逃得逃,不知所终。另一半表演的时候受了伤,生了病没钱治,渐渐地走不了路了,便往大街上一抛,死活随他。最后连师父也病死了。我便成了流浪儿。”

    “你为什么不跑?”他问,想起了她身上那些淡淡地鞭痕。

    “我原本就是跑出来的,大约是跑怕了。”

    “后来,陈蜻蜓收留了你?”他接着替她道。

    “唔。”她不再说下去,大约在陈家的日子也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好的记忆。

    “荷衣,不会再有那种受折磨的日子啦。相信我。”他紧紧的搂住她,她的身子在他的怀中轻轻发抖。

    “你若肯好好地爱惜自己的身子,那……那便比什么都好。”她吻着他道。

    第二天天没亮,两人甜甜蜜蜜地醒来,荷衣就跳下窗子溜了出去。

    在溜回镖局的半路上,她碰见了秦雨梅。

    两人一见,相视而笑。

    “才回来呢?”荷衣有些讪讪地问道。

    “嗯。”雨梅倒一点也不害燥,道:“你是走的后门还是跳的窗子?”

    “啊……这个,跳窗子。”

    “我也是。原本该他跳的,可惜他不会武功,只好由我来了。”

    “没关系,谁跳都一样。”

    “我那天问你的事可是当真的。”

    “没问题。你只管找慕容无风好了。”

    “几时替他答应起话来了?”她挤着眼睛,笑道:“看他那斯文的样子,真想不到他还能把你弄哭了呢。”

    “他凶着呢!”

    “凶在哪里?我拿枪扎他!”

    “别……人家……人家连一只蚊子都捏不死呢。”

    “唉,我那位也是。什么时候我们到他那里去尝尝他做的家常菜?”

    “好哇。我那位一定要用自己带的碟子,薛大师受得了么?”

    “笑话,他炒的是菜又不是碟子。不过,你那位也太讲究了罢?看他那排场。”

    “也就是洁癖而已。”

    “昨晚过得怎么样?”两个人从后门翻着墙跳进府里,雨梅挤到荷衣的床上,两个人的衣裳都被晨雾打湿了。只好各裹着一个毯子,在床上讲话。

    “聊天呗。”

    “光聊天啊?”

    “嗯。”

    “这么纯洁?”

    “可不是。连手都没碰呢。”

    “怎么个聊法?”

    “我坐我的椅子,他坐他的椅子,中间隔着一个火炉,火炉里煮着茶,我们俩一人端着一杯茶,就这么聊了一夜。”

    “象这么聊你从大门里昂着头出去就行了,何必从窗子上跳下来?”

    荷衣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真的要嫁给他?”

    “唔。”

    “他的腿……看样子连一步都走不得,你真不介意?”

    “怎么一步都走不得?柱着拐杖能走好几步呢。我们还一起爬过山呢。”

    “看你满脸红光的,好象被人用了搜魂大法似地。”

    “搜魂大法,那也不是每个男人都会的啊。”

    “那就这么定了,到你们那儿喝喜酒的日子,便是我私奔的日子。”

    “你爹娘那么疼你,他们不是不讲理的人啊。”

    “哼。你晓得他们怎么对待我以前的恋人么?”

    “你以前还有一个恋人?”

    “所以说就算是你的亲人,也只有到了关键时候你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爱你。”

    突然听她这么冷飕飕地说了一句话,荷衣机零零地打了一个冷战:“你只管到时候来云梦谷里找我。他……他那里一出门就是一大镇子,里面也有不少酒楼,谋生没有问题。”

    “好,够哥儿们。”她拍了拍荷衣的肩。

    慕容无风因此便由荷衣陪着在太原府里又多逗留了三日,第四日方依依惜别,返车回南。

    荷衣又依计划押了今年的最后一趟镖,因想着和慕容无风相聚在即,不免日夜兼程,回到太原已是十一月初。换了衣裳,回到屋内,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信封,落款处书着“云梦,慕容无风”六个字。一问,却是早已邮来了,不过是因为她押镖在外,无法送达。她打信封,里面装着一个小小的漆盒,打开漆盒,里面却是一串红豆,虽用丝线穿就,却有些歪歪扭扭。

    她记得竹梧院的庭院里有一棵红豆树,却是从南方移植过来的。种了许多年,大约是气候不宜,从没有开过花,更没有结过籽。

    一张素笺,是他的几行字:

    “荷衣:

    咱们院子里的那棵树终于开了花了。这些豆子便是那树上结的。若是你一押完镖就立即回来见我,我做红烧肉给你吃。若是你迟迟不归,只顾在外面贪玩,那你一辈子都休想吃到我做的红烧肉。无风字。”隔了几行,又写了一排小字:

    “那些豆子是我自己爬到树上摘下来的。你若想看我爬树的样子,便马上回来。我再爬一次给你看。回得晚了,那也休想再看到了。又及。”

    看信的时候,秦雨梅正站在她的身旁。

    她折上信,看着雨梅,脸红红的。

    “骑我的马去,我的马快。”雨梅淡淡地笑道:“他果然有搜魂大法。”

    “你爹爹……”

    “你先走,我去和他说。”

    “那就多谢了。记得去找我。”

    “嗯。”她拥抱着荷衣,忽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