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迷侠记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就这样,荷衣连衣裳也没有换,又日夜兼程地赶了回去。

    原本要花七天的路程,她第四天下午便已渡过了云雾弥漫的大江,不久就看到了云梦谷朱红色的大门。

    我回来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浑身汗水淋淋,却被幸福的喜悦包围着。

    穿过大门,她只对吃惊得张大嘴的守门人笑了一下,连马都没有下就直奔竹梧院。

    院门紧闭。

    她笑了。他的脾气一点也没变,还是那样不肯见人。

    她推开门,却发现门已被反锁着。不禁微微有些奇怪。

    于是她只好敲了敲门。

    过了很久,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却是赵谦和。

    她的脸突然变得煞白。

    “谷主……”她颤声道:“不在?”

    “楚姑娘!”赵谦和也吓了一大跳:“我们前天才派人去太原找你,你今天怎么就到了?!”

    “没有人找我啊!我刚刚押完镖,收到了谷主的信,就回来了。”

    “谷主的信?什么信,什么时候发的?写的是什么?”他急得满头大汗,竟也不顾男女大妨,将她的袖子一拉,拉着她到了客厅。那里已站着谢停云和蔡宣。

    “究竟出了什么事?”

    “谷主的信,我们一定要看!”赵谦和道。

    “那是写给我的私信。究竟出了什么事?”荷衣冷冷地道,下意识地摸了摸颈子挂着的那一串红豆。

    赵谦和颓丧地垂下头。

    谢停云走过来道:“赵总管,楚姑娘是武林中人,比常人要有胆识,我们还是和她实说了罢。”

    荷衣紧张地看着三个人,心里已知道慕容无风出了事。

    “楚姑娘,谷主失踪了。”谢停云惨然地道。

    “失踪了!”荷衣惊道:“什么时候?”

    “三天前。”谢停云沉痛地道。

    慕容无风双腿瘫痪,几乎是寸步难行,他不可能是自己出走。何况他一向不愿让谷里的人担心,任何外出必会事先说明。

    他失踪了,只有一种可能,而且也曾发生过。

    那便是他被人劫持了。

    “五天前舅爷府里来人,说舅爷病重。谷主听了连夜就去了。舅爷住的地方离神农镇并不远,我们派了二十个人跟着,这二十人都是谷里的好手。我原本要跟着去的,可是这几天我的妻子临产,谷主一定要我留下来。”他顿了顿,又道:“谷主去了舅爷家,给他老人家瞧了病,吃了药,说没什么大碍,第二天就回来了。他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失踪的。一车子人连同马夫随从都中了奇门迷药。等大伙儿醒了之后,发现谷主已不在车上。”

    荷衣倒抽了一口凉气:“是唐门?”

    谢停云点点头,道:“不错。云梦谷在江湖上的敌人不多,但唐门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尤其是今年谷主又出了一本《云梦验案类说》,里面专有一章讲到了各大门派的毒药和解法。”

    荷衣叹了一口气,道:“他身子这么不好……也写书么?”

    谢停云苦笑道:“谷主学识渊博,又比别人聪明勤奋,他的书向来畅销天下,是医家必读之物。他一向憎恨江湖人士为一时之仇怨,便滥使毒药伤及无辜。是以在那本书里,他公布了些极易传播的毒药配方和解法。对唐门许多冷僻偏门的毒药,他虽知解法,却也算照顾到唐家的脸面,并没有把它们写进去。即使如此,这件事还是大大地触怒了唐门。谷主去看姑娘的时候,一路上我们都提心吊胆。只是回来之后,谷主成天都很高兴,吩咐我们着手操办……操办……婚事。我们也是乐昏了头,这才失了手。”

    荷衣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叹道:“若真的是唐门,我想你就算是去了也没有办法。他的信是一个月以前写的,那时我还在外地押镖,看来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赵谦和道:“我们一直都在等姑娘回来。”

    荷衣道:“依诸位看,他们究竟想把他怎么样?换取大笔赎金?”

    赵谦和叹了一声:“如果这件事钱能解决,早就解决了。若能换回谷主,就是把云梦谷卖了也没什么。”

    蔡宣道:“现在先生在他们的手上,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荷衣颤声道:“他们……他们会折磨他么?”

    三个人突然同时低下头不说话了。

    荷衣的心“格登”一下沉了下去:“他们威胁要伤害他,是么?”

    迟疑了半晌,谢停云抬起了头,满脸沉痛,一字一字地道:“他们可能已经伤害了他了。”

    “你说什么?”荷衣身子一抖,几乎有些站不住。

    “楚姑娘,你没事么?”

    荷衣镇定下来,道:“没事。我的胆子并不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请你们一定要告诉我真相。”

    谢停云阴沉着脸,道:“好。楚姑娘,请跟我来。”

    四个人默默地走出院门往左一拐,走上另一道回廊。没走多远,赫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小门。荷衣对云梦谷的地形并不熟悉,平时知道的地方,大约也就是竹梧院一处而已。这个小门她以前从没有见过。

    “这地方叫做‘冰室’,谷主常来,却一定从来没和姑娘提起过。”赵谦和道。

    房门打开,是一个缓缓的下坡,一边有台阶,与台阶平行却是一个滑道,两边都有护栏和扶手,缠着素绸,显然是慕容无风专用的。

    四人走到坡底,又出现了一道门。门边有一个衣柜,各人都从各自的柜子里取了自己的皮袍穿了起来。

    蔡宣从其中的柜子里拿出一件纯白的狐裘递给荷衣,道:“这一件是谷主的。姑娘请穿上。里面很冷。”

    穿好了衣裳,又打开一道门,便有一股森然的冷气直面扑来。

    “有我们三个大男人在身边,希望姑娘不要害怕。这里是专供大夫们解剖研究病症之处。里面收藏了不少无名的尸体。谷主常常在这里一呆就是几个时辰。他的风痹之症总也好不了,反而越来越重,也与这件事有关。”

    荷衣忽然明白慕容无风为什么会有洁癖了。

    打开最后一道门时,里面突然宽敞了起来。而且十分明亮,四面的墙壁上燃着巨烛。

    寒气刺骨的房子里摆着许多的石桌,有些是空的,有些上面躺着人。

    死人。有男有女。

    大伙儿绕过石桌,到了另一间小房,中间的一张石桌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漆盒。在荷衣看来,却象是富贵人家装琴用的琴盒。

    三个人一齐转过身子看着荷衣,表情都沉重了起来。大家都不说话。

    隐隐感到自己将会听到一个极坏的消息,荷衣的背不由自主地靠在了墙壁上。

    “老谢,你说。”赵谦和叹了一口气,终于道。

    “抱歉,我晓得这是一个坏消息,不过姑娘非要知道不可。”

    荷衣看着他,道:“你说。”

    “他们砍下了谷主的一条腿。装在这只盒子里送了过来。”谢停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伸着手,发象随时准备她会昏过去。

    荷衣的身子晃了晃,道:“打开盒子,让我看一看。”

    盒子里果然装着一条腿,几乎是一整条腿。

    如果装的是一只手,荷衣可能还不能立即辨认出来。但慕容无风的腿原本就和常人不一样。

    谢停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谷主自幼双腿残疾,虽然他早已习惯了这些不方便,但对自己的残疾却是一向讳莫如深。他的身子绝不轻易让别人碰。”

    赵谦和道:“所以见过他的腿的人在谷里也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而已。”

    蔡宣道:“谷里最后一次见到先生的腿的人是我,那是一年多以前。不过我记得很清楚,他的脚踝上并没有那么大的一道疤痕。所以这条腿……会不会有假?”

    说完,三个人抬起头,直直地盯着荷衣。

    大家都明白,几个月前慕容无风去过太原。

    荷衣闭上眼,轻轻抚着那条冰冷的腿,仿佛它还在慕容无风的身上,颤声道:“他的腿上是有这么一道疤痕。我还问过他。”

    蔡宣还不死心,又道:“疤痕也可以伪造。”

    荷衣道:“脚上的指甲也是我剪的。我有我用刀的习惯。”

    谢停云绝望地道:“这么说来,这……肯定是谷主的腿。”

    荷衣点点头。

    腿的底端用一块丝绢掩着。

    她的眼根本不敢往那个方向看,更不敢揭开丝帕看个仔细。

    她觉得自己已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三个人沉默地看着她脸色苍白,满头冷汗,胸口急促地起伏着。

    过了好久,她才缓过神来道:“这伤口,蔡大夫,你看得出是怎么弄出来的么?”

    “刀。一刀斫断。”

    她的嘴唇几乎快要咬出血来。然后她又问了一句:

    “受了这一刀之后,他的身子还能不能挺得住?”

    蔡宣道:“这种伤即便是常人,如若施救不及,存活的可能性都很小。何况先生的身子原本贫血,还有别的病。”

    荷衣道:“可这是唐门。唐门如若不想让一个人死,一定也有办法,对不对?”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唐门一向喜欢与各大医家结亲,毒药亦原属医学一脉。唐门中制毒的高手全都精通医术。

    蔡宣道:“当然。他们想让先生死其实用不着大费周章,这么做大约是威慑之意。”

    荷衣道:“无风他……他很少和我说过唐门的事。云梦谷和唐门的实力相比究竟如何?”

    谢停云道:“谷主一向无意将云梦谷纳入武林的任何派系,他始终只想让这里变成一处名副其实的医谷而已。谷里大半人口要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和他们的家属,要么是些老家人。近几年来虽也添了不少人手,谷主……谷主却总不愿意在这件事上招兵买马,大张旗鼓。所以,总的来说,我们比唐门有钱,在武力上却大不如唐门。这也就是这些年来我们也不轻易招惹他们的原因。”

    荷衣合上漆盒,道:“现在我们来商量该怎么办。”

    三个人听了心中都暗暗吃惊。

    这个女人果然了得!在这种危急关头她居然十分镇定。居然还能商量。

    谢停云道:“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唐家只是送来了谷主的一条腿,也不开什么条件,他们显然不打算把谷主还给我们。”

    蔡宣道:“因为先生只要在唐门,他们所有毒药的配方和秘密就会很安全。他们甚至会逼先生为他们配制和研究更厉害更有效的毒药。”

    “这些,他会答应么?”荷衣道。

    “绝不会。谷主对毒药深恶痛绝,他的每一位学生入门之前都必须发誓终生不配制不使用任何作害人之用的毒药。其实谷里有好几位精通解毒的大夫,让他们配制一两剂毒药殊非难事。”

    赵谦和道:“近十年来因为有云梦谷,唐门一蹶不振,在江湖的地位一落千丈。想要重新振作起来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付谷主。”

    谢停云道:“我们不能强攻,只能派人混进唐门,找到谷主,将他偷偷救出来。我准备双管齐下。由赵,郭两位总管带着人到唐门去讲条件,拖住他们;同时我带一路人想法子进入唐门救人。”

    荷衣马上道:“唐门的人一看见去谈条件的人没有你会马上起疑。你们三人在外面拖住他们,里面的事由我去干。”

    谢停云笑了,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等姑娘回来。在这种时候,能救谷主的人只怕只有姑娘。”

    荷衣道:“我要两个帮手,不能是你,但武功不能比你差。”

    “有。”

    “我要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三样东西:第一,所有能让谷主暂时延缓伤势,保住性命的东西。第二,三件他的日常衣裳。第三,最有效的解毒药丸。”

    “蔡大夫会马上准备好。”

    “我要两种毒药,一种用来粹剑,一种用来杀人,还有最厉害的迷药。”

    “迷药没有问题。至于毒药……”蔡宣迟疑地道。

    荷衣道:“慕容无风是大夫,我楚荷衣却不是。你们放心,这些东西我会用,却绝对不会让他知道。”

    “……是。”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要一张唐门的地图。越详细越好,无论花多少钱,你们都要想法子弄来。”

    谢停云道:“这个我现在就有办法。”

    荷衣盯着他,道:“你现在就有办法?”

    谢停云道:“楚姑娘大约还没见过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

    “她嫁给我以前叫唐菲烟,在唐家排行第二。是唐三的亲姐姐。”

    荷衣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和谢停云交手的时候,便是因唐门的人而引起的误会。

    ******

    蓉雨阁。

    谢停云引着荷衣来到一间温暖的卧室。

    进门的时候荷衣见到了满地乱跑的两个十来岁的男孩。

    “这是我的两个儿子。”谢停云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他接着又道:“还有两个在他妈妈的肚子里。吴大夫说也是男孩。双胞胎。”

    荷衣忙道:“恭喜恭喜。”

    侍女们拉开帘帐,荷衣看见一个美丽的中年女人挺着肚子,躺在床上。

    她吃惊地发现这女人只有一只左手,正吃力地捂着巨大的肚子。另一只手臂已齐肩而断。

    谢停云忙端了一把椅子给荷衣,自己则坐在床榻上,看着那女人,轻声道:“菲烟,这位便是我向你提过的楚姑娘,未来的慕容夫人。”

    那女人转过脸,有些羞涩地看着荷衣,道:“楚姑娘,对不起,我的身子实在是太沉,无法……无法施礼了。”

    荷衣歉然地道:“抱歉,这个时候我实在不该打扰你……”

    女人一脸温柔,道:“姑娘说哪里话?若不是谷主当年肯收留我们,我和停云只怕早已成了唐门的刀下之鬼。”她从床侧拿出一张羊皮地图,神色忽然变得严肃:“姑娘大约知道,唐门在江湖上有三百年的历史。”

    荷衣点点头。

    “所以虽然近年来它一直在衰退,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唐门绝不是别人轻易进得去的地方。”

    她指了指外围一圈围墙,道:“这墙高十丈,上面爬满青藤。墙下是一圈内河。内河的水有毒,藤也有毒。”

    荷衣道:“所以我若从这里进去,会很危险。”

    “以姑娘的武功,从这里进去不会危险,但很快就会被发觉。四周全是岗哨和灵犬。唐门地形和云梦谷十分相似,三面背山,山是万丈绝壁。外接大江。一面向内陆敞开,易守难攻。”

    荷衣看了看地图,道:“我会从山外进去。这样就不会有人觉察。”

    谢停云道:“你是说,从绝壁爬到山顶,再下来?”

    “嗯。”

    “这倒是个办法。”

    “我现在急需知道的是,他们可能会把无风藏在什么地方?”

    唐菲烟道:“这些红色的圆圈是我做的记号,全都有可能。不过最可能却只有两处。如若总管们要到唐门谈判,他们一定会将谷主押至这两处之一。”

    荷衣看了看那两处,发现它们相距甚远。

    “一处在东,是个圆形的房子,里面住着唐门三位武功最高的前辈。他们有可能将谷主交给他们看守。一处在西,由这个门进入地底,是一排水牢。一共有十间。里面关押着唐门的叛徒和仇家。有些人已关了很多年。”

    说罢她惨然一笑,道:“唐门的家法姑娘当然听说过。我的这只手臂便是被执行家法的伯父斩下来的。我若被唐家的人抓了回去,就会关到水牢里,一直到死。”

    谢停云道:“我不认为谷主会被关在这里。他若真的关进水牢,只怕连一天都过不了。”

    唐菲烟继续道:“水牢的特点便是藏在地底下,大门一锁,谁也进不去。实际上守在里面的人并不多。除了唐家的子弟,外人绝不会知道水牢的位置。”

    荷衣忽然道:“你说,他们会不会预料到你知道这两处地方,而将谷主另行关押?”

    唐菲烟道:“不一定。一来唐门的叛徒原本不止我一人,这两处地方原本就是专为关人而设计的。机关重重,防守严密,就算是被人知道,要又进得去又出得来,也大不容易。其它之处则完全不可靠。”

    荷衣道:“这么说来,我要兵分两路,一路去找三大高手,一路去水牢?”

    唐菲烟摇了摇头,道:“和姑娘一起去的有几个人?”

    “两个。”

    “三人联手对付这三大高手,只怕都很困难。两个人去只能是送死。这三个前辈非旦是武功高手还擅使毒药。”

    荷衣点点头:“倘若我已将他救到手,怎生才能出去?”

    唐菲烟苦笑道:“恐怕你只能从你进来的地方退出去。”

    荷衣道:“这不可能。回来的时候我们多了一个人完全不能动的人。从原地退回太困难。到时候我看情况再想办法。”

    唐菲烟道:“我离开唐门已有十几年,这个地图可能会有些变化。但变化不会太大。”

    “为什么?”

    “古老家族喜欢保持传统,不喜欢变。唐门每修一个新的建筑都会想到它能用百年之久。”

    ********

    当晚谢停云通知荷衣,她要的一切已全准备妥当。

    “这是十枚解毒药丸,你现在就要服用,到时,大多数唐门的毒药都不会伤害你。”

    “你的剑已粹上一种叫作‘花笑’的毒药。不要轻易将它抽出来。剑峰只要将任何人的肌肤上割下一道小口,那个人马上就会死。但是你自己不用担心,你会预先服下解药。如果你想解除剑上的毒也很容易。”

    “这一种红色的药丸叫‘欢心’。是一种极有效的迷药,一落进灯油或蜡烛里便会随烟气散发。嗅到它的人会立即倒下,三天之后才会醒过来。”

    荷衣将各样东西一一检查完毕,装入包袱之中。道:“跟我去的人是谁?”

    谢停云指着客厅里站着两个灰衣青年道:“就是他们俩。”

    荷衣看了一眼,道:“其中的一个我曾见过。”

    “不错。他是三星三煞之一。名字叫山水。现在是谷里的花匠。”

    “他不是唐门的人?”

    “他不过是个杀手而已。杀手杀人只看价钱,不属于任何门派。何况他现在也已改了行。”

    “谷主知道这件事?”

    “是谷主让他住进来的。谷主说,山水是他的朋友。”

    “他也有朋友?”荷衣不禁有些吃惊:“另一位呢?”

    “另一位是山水的表弟。”

    “表弟?他没有别的名字?”

    “没有。他是和山水一起进来的。同住在一个院子里,都是花匠。”

    荷衣看着两个灰衣人,道:“我们今夜就出发。”

    两个人同时道:“是。”

    荷衣道:“如若我们三人分开行动,诸位只管见机行事,如若我们三人在一起,我说了算。”

    “好。”两人干净利落地道。

    荷衣又道:“你的名字叫山水,你的表弟叫什么名字?”

    “叫我‘山水表弟’,或者简称‘表弟’。”表弟道。

    *******

    这一天下着绵绵的小雨。

    荷衣三人已到了蜀中。

    他们舍马买舟,将划入了一条叫做龙水的江上。

    这一路上荷衣一言不发。只是叮嘱山水两人牢记唐菲烟画的那张地图。快到蜀中的时候,她便将地图焚毁。

    船逆水而上,又冷又细的雨丝早已淋湿了荷衣的头发。她将颈上挂的那串红豆从怀里掏出来,放在嘴边,轻轻地吻了一下。仿佛在进行什么仪式,她的嘴中念念有辞。

    天渐渐地黑了。船行至一座山脚时,她轻轻地道:“上。”

    三条黑影一掠十丈,已如壁虎般地贴在了山壁之上。

    荷衣的心里不禁暗自庆幸。谢停云说得不错,这两个人的轻功果然很好。

    接下来的工作又紧张又枯燥:爬。踩住任何一个可以垫脚的石块,抓住任何一根头顶上的藤条。快到子夜时分的时候,三个人终于都陆续地爬到了山顶。

    从山顶俯瞰,唐门的城堡在黑暗中静悄悄地耸立着。里面的灯光在细雨中显得格外地昏暗。

    按照计划,三个人找到了那了地牢的入口。他们打算先从地牢入手,因为这里看上去比较僻静,就算是慕容无风不在里面,他们走一圈出来,也不会制造出很大的响动。倘若先去找三大高手,一打起来,只怕会惊动全谷的人。

    地牢的入口是一个看似极为平凡,几乎好象是一个厨房一样的小门。小门虚掩着。

    荷衣对表弟道:“你在外面看着动静。我和山水进去。”

    两个人不声不响地溜了进去。

    小门的尽头是一个沉重的石门。昏暗的灯光之下荷衣发现门边有一个巨大绞轮。她使劲拉了拉手把,那门缓缓地移动开来,露出一条门缝。一丝灯光从门缝里透了进来。

    不用说就可以猜到,里面有人。

    两人从门缝里滑了进去。门里面是一道长廊,一道长长的下坡,下坡的尽头又是一道门,却只是木门而已。

    木门虚掩。荷衣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中年人坐在一张桌子旁。

    他看上去很斯文很和气的样子,竟象个十足的读书人。

    手上竟也拿着一本书。一听见响动,他抬起头来,用一双很黑很深地眼睛看着她们,并且很客气地道:“两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