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列表
无畏侠士

无畏侠士

作者:秦红

清明时节雨纷纷。一座荒凉的野山上,却孤立着一位中年人。只见中年人面对着一块墓碑,不禁暗暗地流下了两行热泪。这是一块很奇怪的墓碑,上面只刻写着五个字——无名氏之墓。中年

不祥刀

不祥刀

作者:秦红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这是唐时名诗人王昌龄,因崇敬无数中华男儿,在一条狭长遥远的路途上,不避艰苦,不顾生死,洒热血,抛头颅,使中华疆域越过

侠义行

侠义行

作者:高庸

这是一个被大海包围的孤岛。拍岸的浪花,连成一条白线,划分出两种不同的境界,一边是茫茫大海;一边是辽阔的沙滩。近岛的海面上,飘浮着一艘陈旧的小船,船上唯一的风帆已经破损不堪,桅

香罗带

香罗带

作者:高庸

“牛肉面每碗纹银二十两。”这张崭新纸条儿,红底黑字,就贴在“洪记面店”的白粉墙上。二楞子硬着头皮把新价纸条张贴出去,心里就一直在嘀咕这年头物贱金贵,一条又肥又壮的大黄牛

残剑孤星

残剑孤星

作者:高庸

黄梅天,正下着毛毛雨。湘北云溪镇外狭窄的土道上,蹄声得得,驰来一匹枣红色的住马。韦松踞坐在马背上,不时引颈眺望前方,下意识地总觉今天马儿好像特别僵,慢得使人心烦,使人心跳。离

绝命谷

绝命谷

作者:高庸

旁边还有五个较小的字“不归谷主题”。梅三丰连着念了好几遍,才自言自语地说道:“好怪的名字,‘不归谷’,天下莫非还有能进不能出去的山谷?哪个相信。如今我梅三丰携环带图而来,自

圣心劫

圣心劫

作者:高庸

晖拨开迷漫的浓雾,露出了挺拔雄峙的百丈峰。随着浓雾的消失,周遭的景物,也逐渐开朗清晰,百丈峰上,杂草丛生,荆棘遍野,怪石嶙峋,古木参天。微风过处,寂然的旷野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衣

天龙卷

天龙卷

作者:高庸

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绕过山坡;临河倚山,建着一片广大宅第。岸边几丝垂柳,河面一架小桥。荡漾的碧波中,倒映出巨宅门前那七级石阶和两尊高大的石狮子;黑漆大门,紫铜吞口,以及门檐下“

铁莲花

铁莲花

作者:高庸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双槐驿几乎要被火毒的太阳烤焦了尘,每一粒泥沙都是滚烫的。除了驿站石屋前那两棵高大的槐树,不到半点绿童。金三太爷就坐在槐树树荫下。在他身后,并排站着四

锈剑瘦马

锈剑瘦马

作者:高庸

和暖醉人的南风,吹绿了终南山成顷的林梢,山麓下一望无际的野草,又欣欣然从泥土中钻出寸许嫩芽,山林间鸟鸣燕语,大地一片蓬勃生机。万物都是顽强而坚韧的,跌倒了再爬起来,枯萎了又振

血嫁

血嫁

作者:高庸

谁也想不到,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霉雨,今天突然放晴了。更想不到的是,被誉为武林第一美人的徐红玉,居然肯下嫁罗天保。论家世,燕京徐家是武林世传,侠名满天下,久受同道敬仰尊祟,太行罗

血影人

血影人

作者:高庸

已经是阳春三月了,五台山巍峨的山岩上还集着厚厚的一层白雪,远望过去,正像一个深沉衰迈的老年人,在那本已银色的稀朗头发上,又加上了一顶纯白的帽子。寒冽的山风呼号着,从这个山头

胭脂宝刀

胭脂宝刀

作者:高庸

人,都做过梦。梦境大多是离奇的,许多平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梦境中会一一发生;许多平时绝对无法实现的希望,在梦境中会一一实现。你一定做过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我也做过。你一定曾

玉连环

玉连环

作者:高庸

清晨,薄薄的雾,挂满林梢。括苍山麓的飞云禅寺中,梵唱初歇,早课方罢。寺侧一片茂密的紫竹林旁,有一栋依山而建的客房,客房不大,但雕栏曲廊,十分精致,房中设着一榻一几,桌上残烛将尽,流了

感天录

感天录

作者:高庸

泰山观日峰的平台上,有一座青石堆成的孤坟。坟头向东,正迎着旭日巴辉。坟尾朝西,沐浴在夕阳温柔的拥抱之下。坟前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代大侠罗伟之墓。罗大侠十六岁名扬天下,十

风铃剑

风铃剑

作者:高庸

朔风凛冽,雪花飚扬,一夜间,染白了九峰山馋岩峻岭。破晓时分,雪停了,天际彤去弥漫,寒意反而更见浓重。就在这冰封雪裹,万物蛰伏的时候,峰腰雪地上,却出现了两行浅浅的脚印。那些脚印参

旋风十八骑(纸刀)

旋风十八骑(纸刀)

作者:高庸

雨越下越大了。空街寂寂,夜已深沉。只有宏发当铺屋下的“当”字木牌,还在寒风中摇晃着。街上早已行人绝迹,但这宏发当铺非但店门未闭,店里仍灯光雪亮。那平时像病鬼似的老朝奉,此

翠梅谷

翠梅谷

作者:雪雁

雾,笼罩了整个泰山,漫天漫野,满壑满谷……往日嶙峋峭拔,绵延无艮的巍峨山势,完全陷入云烟迷蒙的浓雾中,仅雄伟挺秀,高达万仞的观日峰,隐约现出一段郁绿颠顶。就在漫山云雾翻腾中,蓦然

飞花醉月

飞花醉月

作者:雪雁

夜,静悄悄;山,幽森森。山上的夜,融-着静和幽,夜中的山,结合着粗犷和恐怖。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荒废的古刹,颓倒、凄凉,两排的神像,瞪着、瞧着,披着满身的尘土。地面上,丛丛的蔓草,远远的

风虎云龙

风虎云龙

作者:雪雁

崖巅残剧何忍睹夜空像一块撒满银点的蓝缎子!海波起伏着,闪泛起点点的银光!这般良夜海景,在某些人看来,心旷神怡,大有飘飘出尘之慨!但,在某些遭遇悲惨命运的人看来,却又是何等的不同呀

佛功魔影

佛功魔影

作者:雪雁

凛冽,肃煞的金风终于驱走了白日艳阳的燠热,但那片片赤红迟落的枫叶,却仍然稀疏,零落的在枯枝上抖颤着,它们,曾这样坚辛的撑过了多少个难渡的秋日,它们也曾眼看着同伴们凄凉落默的从

火凤凰

火凤凰

作者:雪雁

远望万峦千谷重叠绵延,无垠无际,峰峦染黛,高接霄汉,近处重峦叠翠,尽在眼底,万层登峰石阶,被去拦腰遮断,犹如登天天梯,立身峰顶,直似脱身红尘,人在天宫神境。晨曦薄雾中,古刹静伏峰顶.粉墙

金鹰

金鹰

作者:雪雁

荒野沙土一望无际,碧空万里无云,白日散发着刺目的炽烈光芒,低低的悬在空中,就像是这片无垠的荒凉子原上点了一把熊熊的烈火。赤毒毒的火焰烘烤着沙土,赤石以及那稀薄得足以令任何

铃马雄风

铃马雄风

作者:雪雁

东岳泰山深处。三月暮春,万物萌生。绿草如茵,残花溢香。人迹罕至的山谷中,四个淫邪汉子在追赶一个翠衣少女,那少女急急跑进乱石谷中,将身形隐在那里。蓦地,一声夜枭似的长笑。这笑

龙剑青萍

龙剑青萍

作者:雪雁

山,直入云霄凌树,巍然矗立;雪,盖遍了树梢山顶,放眼四望,只能看见一座座银色的山头而已。天寒地冻,鸟兽绝迹。此处的世界虽然洁白幽美,但却是沉寂静默的,没有飞鸟,没有走兽,自然也没有扰

潜龙飞凤

潜龙飞凤

作者:雪雁

沐浴在刚抹过黄山高接云端的仲夏辉中的锁龙桥。就那么静悄悄的横卧在宽有三四十丈的三叉河上。清澈得发蓝的河水,徐徐的流过桥下,流过两岸密排的垂柳脚下,缓慢、温驯的俨如一条

双煞令

双煞令

作者:雪雁

急如下坡车般的秋阳又西沉了。它虽然在遥远的天际留下一抹似火的晚霞,红霞却烤不掉瑟瑟西风挟带着的那股透心的凉意,寒霜早已盖尽四野的生气,彩霞伴着荒凉的大地。打从什么时候

星宿门

星宿门

作者:雪雁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沙足念古,白骨乱蓬嵩。这是王昌玲的塞下曲,是感慨古长城之战,并描写塞外风光。这里虽然也是塞外,但却不是

玄门剑侠传

玄门剑侠传

作者:雪雁

寒风冷例,拂面如刀,白雪如银,漫漫千里。秋,给大地带来的遍地黄叶枯草,而今,已全被这冬季的白雪收拾而去。镇山关,就座落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因为刚好在高耸人云的摩天岭下,而成了来往

血掌圣心

血掌圣心

作者:雪雁

鸣蝉绝声于凉风之前,枯树抖于西风之中,原野之上,葱茂翠绿的夏景已不复见,田园之内,熟麦翻起的金浪也消失于无踪,这已是凉秋的时候了。此时,夜幕已覆盖了大地,弓月追弹流星!北斗颠倒悬

紫彩玉萧

紫彩玉萧

作者:雪雁

夜风拂面,斗转星移,天色已经快到四更时分。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天上有几颗流星,发射着微弱的光辉,瞅着一座怪石林立,积雪皑皑,一片银白的绝峰顶端。十数棵苍松古柏,兀立在石林之

争霸武林

争霸武林

作者:雪雁

峨嵋后山佛光岩下,雄峙着一座气像宏伟的“大悲寺”。寺内大雄宝殿香烟缭绕,气象肃穆,此时正鸦雀无声地分两列着许多峨嵋派两代同门,右边一排是男女僧尼,神态凄怆。左边一排却全是

血海腾龙

血海腾龙

作者:雪雁

残阳一抹,金霞万道,将天边几片洁白,映成了夺目的艳红,凉风褶褶,使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确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红叶谷此时已经红叶满山,落叶遍地,红、红红,树上地下都是一片火

邪剑魔星

邪剑魔星

作者:雪雁

夕阳红艳艳的光辉,像面稠密的银丝细网覆罩在火树岭满岭深秋的红叶上,风吹树摇,叶浪翻动,在四周一望无垠的枯黄色的大草原衬托之下,火树岭确像是一道燃着熊熊烈火的火岭。这座雄伟

生死剑

生死剑

作者:雪雁

艳日当空高照,金风满山遍野,但却并无凉意。的确,这风大干燥了。雁荡山,青葱茂密的树木,已抖尽了满身绿衣,几片黄叶,挂在枯枝上,临风抖怯,片片飞落,破烂苍凉,犹如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乞丐,大

三京画本

三京画本

作者:盛颜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二世纪初,那是一个战乱的年代,我将尊重那一时代的史实,但我不想写庙堂之上的“事件”,只想写江湖之中的“生活”,勾画纷纭乱世中——三朝三京的画卷。它描摹不出

落鸿火

落鸿火

作者:天平

瘦西湖边晓风残月,终宵情迷,私奔出江湖罗网,落鸿岭上风刀霜剑,一夜烈火,焚不尽情恋痴绝。

天街尘

天街尘

作者:天平

据《神兵传软剑篇》记载,第一品的软剑缩可成丸,展可化蛟,有千变万化之能……而在第一品中,列第一位的,便是“名门”。它薄如鲛绡,韧如鲸筋,有机关于柄,启之可成丈余,团之将化丸粒。怀

双曜引

双曜引

作者:天平

申未的钟声敲起来的时侯,红日正将要沉入枢川水下。河流刚从三十里外的白嵚河谷中泻出,离昃州城一里许时,又随着渐缓的丘壑大大地转了道身子,恰如半驯野马烈性正在将收未收之际,灰

庶人剑

庶人剑

作者:天平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

胭脂结

胭脂结

作者:天平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

西幸残歌

西幸残歌

作者:天平

一个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的故事;一个英雄失败的故事。

凤起阿房

凤起阿房

作者:天平

秋风掠过巍巍太行,卷起邺都东西大街上的残枝,哗啦啦响成一片。一枚黄叶不甘心地在枝头挣扎了数回,终于被生生扯脱,打在一双凤头履上。“唉 ......

分飞燕

分飞燕

作者:天平

有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有人说,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他们曾经梦想用青春去得到整个世界, 但时光却未必能让他们留住泡影般的荣华。

极魄孤星

极魄孤星

作者:刘建良

人有三魂七魄,但一般人是不知道的。生则任其来,死则随其去,无知无觉,唯有魄师以神秘的魄术,可以咒摄魂魄。一魂三魄为士,两魂五魄为师,三魂七魄为尊,所有的魄术,必须要有魄才能发放,咒

三千光明甲

三千光明甲

作者:刘建良

却说九州之中,有座浣花城,人烟繁茂,商旅通达,最是第一等繁华富庶之地,城中有一户人家,顶门的汉子姓于,名石砚,这于石砚本是贫民家子弟,却是打小上进,居然给他考中了功名,先是在县衙做了

梵音邪针

梵音邪针

作者:刘建良

风雪遭变好雪,天地皆白。这雪还是三天前开始下,到今儿个早间才堪堪止住,放眼望去,树高屋肿,天地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套上了一件厚厚的白棉衣。雪塞路断,但从县城出来的官道上,还是有

灵鹫飞龙

灵鹫飞龙

作者:刘建良

嘉陵江上游本就水急滩多,到这一段,江流更急,江中又礁石遍布,明暗参差,大小不一,大大小小,共有十八堆礁石拦在江中。江上的船工给这里安上了一个骇人的名字:恶鬼滩,又叫他十八小鬼迎客

鬼剑小子

鬼剑小子

作者:刘建良

洞庭湖水,潮涨潮落,到了明正德七年。正是春寒料峭,洞庭湖水也似乎有点儿怕冷,风一吹,便一层一层的皱起了眉头。柳条儿已经抽出来了,嫩嫩的鹅黄色的柳芽,象张着的莺哥嘴儿。两个黄鹂

逆天谱

逆天谱

作者:刘建良

岁七月,火伏而金生。奸商吴不赊舒服地躺在自己客栈的门口琢磨怎么坑人骗钱,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走进了客栈,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是含冤而死的当朝忠良之后。在一个老秀才大义凛

风野七咒

风野七咒

作者:刘建良

小说讲述了一个少年英雄雪槐纵横天朝、建功立业的宏大故事。魔影诡谋,英雄美女,情与义的激烈冲撞,爱与恨的辗转缠绵,少年仗剑,唱响天朝绝曲。《风野七咒》有如一部玄幻版的波澜壮

美女江山一锅煮

美女江山一锅煮

作者:刘建良

马横刀突然遇害,战天风开始铁血复仇,步步设计,让花江六君子身败名裂,死得惨不堪言。大仇得报,荷妃雨突至,揭出幕后黑手其实并非花江六君子,而是天子玄信。于是战天风孤身入皇宫,实施

枕中记之青城外传

枕中记之青城外传

作者:盛颜

岁月悠远,若可以选择,我想做一个率性自由的唐朝女子。著明紫轻衫,骑白色骏马,与我所爱的男子游历这伟大的中央帝国。

花之尸骸

花之尸骸

作者:盛颜

临安府南三十里的驿站。垂老的驿吏坐在门槛上,慢慢啜着黄酒,闲闲望着淡淡春阳下的官道与原野。驿站外供行旅休息的亭子里,坐着两个少年。年轻的声音在风中飞飏,驱走了春野的清寂

刀上舞

刀上舞

作者:盛颜

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出生; 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遇见你。 我爱这世界,因为我爱你; 我爱这世界,因为你爱我。 ——卢庚戊《墓志铭》 ......

连城脆

连城脆

作者:盛颜

绝艳易凋,连城易脆。 这沉默的少年在铮铮爱意中勘不破生死,他没有皈依,亦没有救赎 ......

寒鸦劫

寒鸦劫

作者:盛颜

惊鸿般短暂,夏花般绚烂,我们在乱世中心灵交汇、生命碰撞。 任——寒鸦奇毒,龙杀暗施,高墙幽禁,时空阻隔,我也愿在这尘世间与你共赴此劫!

天心谱

天心谱

作者:丹云

自古伤心唯远别,登山远水心中戚,幕尘哀草一番秋,景物入目尽成愁;郎 与佳人分凤侣,盈盈粉泪泣难收,幽幽红尘染玉楼,山云深处盼郎归。中秋佳节将至,长久在外的游子皆欲赶在佳节前返回

血剑残魂

血剑残魂

作者:丹云

唐未宋起的甲子时光中,大好神州皆陷入兵祸战乱之中,天下各地的百姓皆身处於败兵散勇、盗匪、流寇四窜的纷乱尘世中,日日皆有悲惨之事发生,人人自保求生已来不及了,哪还有馀力仗义

飞云幻雪江湖路

飞云幻雪江湖路

作者:丹云

江湖!原本便是国土各地山川城乡,可供三教九流、各行各业,在居家之外自由走动的总称。江湖!也是各种邪恶滋生之地,但是若无邪恶,岂能突显出善良?若无邪恶之人,又岂会有正义之士因应而

 724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