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书库 · 中国文学
目录
位置:主页 > 中国文学 > 交换星夜的女孩 >

14.大同花顺

  她捧着新的橘子水,目瞪口呆地看着神奇舅舅点了一根香烟,吸一口,徐徐呼出一个烟圈,烟圈消散了,他手上的香烟竟然变成一朵玫瑰花。她又看着他从空空的手上变出一只白色的鸽子来。
  但是,他在台上说的那些笑话,她没听懂。
  「嗨,你这裙子很漂亮!」这时,她身边响起一个声音。
  她转过头去,看到刚刚在台上唱歌的那个瘦歌女,脸上的粉很厚,身上仍旧穿着那件漂亮的珠片歌衫,跟她隔着一张吧台凳坐着,朝她温柔地笑。
  她害羞地咧咧嘴。
  歌女看到她那个模样,又笑了,跟她说:
  「橘子水是冰的,别喝太多,会坏肚子喔。」
  她点点头,闻到她身上的花香味儿。
  后来,她累了,张大嘴巴,打了几个呵欠,没把橘子水喝完就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第二天,她在旅馆的床上醒来。
  那天,老板娘把隔壁的储藏室清出来,变成给她住的小房间。
  舅舅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的时候不多。他那些女人总是夜晚来,第二天早上走。
  她们之中,有的是夜总会的歌女和舞娘,也有她从没见过的。她们有时笑着来,哭哭啼啼地走,有时哭着来,笑嘻嘻地走。每个女人看来都很爱他,却没有一个可以独占他。
  这些女人都喜欢她,她们之中也许有一些,是想巴结她,想藉由她来讨好舅舅。那时她太小了,不会分辨谁是真情谁是假意。这些女人把她当成洋娃娃.帮她擦口红,涂指甲,卷睫毛,在她头发里洒香水。她们教她跳舞,带她看电影。然而,只有那个她第一天在莉莉丝见到的瘦歌女丁丁每次她发烧的时候会抱她去看医生,不去夜总会上班留下来照顾她。
  丁丁是舅舅的情人之中最不起眼的。她很瘦,两个乳房像小花蕾,鼻子有点儿塌,脸上的皮肤不好。可是,她的歌唱得最好。舅舅不爱她,但他也不拒绝她。舅舅很会在每个女人身上找出可以跟她共度一宵的理由。
  他爱酒,也爱女人。在莉莉丝混的那些日子,舅舅总爱跟台下的观众重复那个他沾沾自喜的笑话。
  他会给自己倒一杯威士忌,啜一口,然后意味深长地说:
  「女人是酒精,有的酒很冲,有的很苦,有的很甜,有的很辣。不过,你不会一辈子只喝一种酒。」
  他还有一个自认为一样棒的笑话。
  他会邀请几位观众上台,请对方在一副扑克牌里随便抽一张。
  他总能够猜出那张是什么牌。
  当他一次又一次猜中之后,他看来却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然后说:
  「爱情就像赌博,赌了那么多年,输过也赢过,其实已经一点都不觉得刺激了,但是,你还是会继续赌。」他说着摊摊手。「因为,不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许多年过去了,当她终于明白这两个笑话,她始终喜欢第二个。
  在莉莉丝的日子,也是舅舅最春风得意的日子。虽然只是个混饭吃的魔术师,在歌女与歌女表演的空档上场,但是,这已经是他一生中的伟大时刻。
  自从她那天来到舅舅身边之后,舅舅每次赌钱都赢,手气好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些好日子,他的荷包永远是鼓鼓的,喝好酒像喝橘子水,给妞儿们,也给自己买很多漂亮衣服。他挥金如土,就连莉莉丝守门的那两个印度人也收过他不少打赏。
  赌徒最迷信的就是运气。一个过去在赌桌上一直输的人,忽然变成赢家,除了对自己的赌术深信不疑之外,就是寻找身边的幸运天使。
  那自然是他妹妹留下的小孤女。
  他这个好人,不计较妹妹和妹夫生前对他诸般冷淡,千里迢迢把他们的女儿带回来,出钱送她去读书。这个亮眼的娃儿一点都怕生,喜欢黏着他。他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是来报恩的。
  舅舅喜欢带着她到处向人炫耀说:
  「她是我的大同花顺!」
  后来有一天,在莉莉丝的后台,她问舅舅:
  「什么是大同花顺?」
  舅舅咯咯大笑,把她抱到膝盖上,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抽出五张黑色葵心A,k,Q,J和10点在桌子上排成一行。然后,他的大手握着她两只小手伸出去指指那五张牌,告诉她:
  「大同花顺就是最好的一手牌。小毛是舅舅的大同花顺!」
  当她回首,她发现,那也是她和舅舅的伟大时刻。
  可是,人在过着伟大时刻的时候,是不自知的。
  舅舅的伟大时刻只有短短的八个月。
  八个月后,他开始在赌桌上不停地输。他不服气,借了高利贷再赌,再赌还是输,结果欠下一屁股的债。
  从前那些晚上来,第二天早上走的女人,有的借他钱,有的给他骂走,有的索性不来了。
  他赌得越来越凶,喝酒像喝水。最后,连莉莉丝也因为他经常醉酒失场,把他解雇了。
  一天晚上,他带着行李,她穿着小花裙子,匆匆离开了天堂旅馆。
  他们不停换便宜的旅馆住。他以前那些情人,只有丁丁仍旧来找他,帮他付房租,替他还债,偷偷在他口袋里塞钱。
  当她发烧的时候,也是丁丁带她去看医生。舅舅连给她看医生的钱都没有了。
  那时候,她偏偏三天两头就生病。
  那个夜晚,她睡在舅舅床边的折迭床上,断断续续地咳,那咳嗽声听起来就像一头受伤小猫的哀哭。
  当她转过身来,黑暗中,她发现一双熟悉的眼睛俯视她。舅舅头发乱蓬蓬,弓起一条腿坐在床缘,一动不动,宿醉的双眼闪着寒光。
  他让她害怕。
  她嗫嚅着喊了一声:「舅舅」
  他好像没听见。
  突然,他跳下床,一把将她抓起来,高举到头上,气冲冲向她咆哮:
  「你这个小王八!你有完没完你!我交上八辈子的霉运才会把你接回来!我什么对不起你了!你害我还不够!你跟你妈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都是狼心狗肺,不知道感恩图报的家伙!」
  她双脚离地,在他手里惊哭起来。
  他更气了,猝然给她一个响亮的巴掌。
  她吓呆了,惶恐颤栗的眼泪爬满那张没有血色的脸。
  舅舅头一次打了她。从此以后,这再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他认定,他以为是来报恩的孤女,原来是向他讨债的。

阅读分类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恐怖小说 网络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外国小说 传记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作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