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初吻 > 第四章

第四章

  四

  这天放了学,我兴冲冲地钻过铁栅栏,扑到她的窗前。“来!”我舞着一根细绳子,“我有个好玩意儿。”她拿着一支红蓝铅笔,怎么也套不中我绳子中的圆环。她咯咯地笑,脸上泛出我从未见过的欢愉之情。我们反反复复地玩这套把戏,不知不觉就到了黄昏。

  夕阳的光辉弥漫了西边的天空,绚丽的晚霞映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映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这时,她以为悟到了奥妙,说“鬼”在这根绳子上。她要用她的绳子来玩。她穿着一件领口很低的天蓝色绸衫,领口边缘用一根丝带穿着,在胸前系了一个精巧的蝴蝶结。她毅然地解开蝴蝶结,抽出了那根丝带。

  可是,我一拉,丝带仍然从她手中的铅笔边上滑脱了。她怎么也猜不出奥妙,躺在靠背上,似乎筋疲力尽,但脸上的笑容却表现出尚未尽兴。我说这是神仙教给我的,这个神仙在我手上画了一道符……

  我说着,她突然惊叫一声,坐起来,一把夺回丝带,两手捂在胸前,嗔怪地说:“哎呀!你一定看见了!”

  “看见什么?”我莫名其妙,“神仙吗?”

  她不回答,只是抿着嘴笑。一会儿,她凑近我的脸,用调皮的声调说:“美国电影里有好几十种接吻的样子,我们表演一下好吗?”

  她头发上、面庞上、肩膀上,那么逼近地向我散发出我熟悉的春天的气息,和一种我从未领略过的幽香。我的头猛地感到晕眩,只听见她急促的、不成句子的话语:“来吧……”又觉得她的手使劲把我的头朝她面前按。我心里非常恐惧,又极为兴奋。我的嘴唇被她干燥的嘴唇紧紧地压住了。她还微张开嘴,用牙齿咬着我上唇,痛得我几乎要叫喊。

  我还不完全懂这种行为的意义,只觉得这总比她表演死的样子好玩一点。但是,到了夜晚,当一个人睡在床上回味着她奇异的动作时,有一种神秘的情感和欲望在我身体内勃发起来。我朦胧地意识到我开始成为一个人,一个个人,我的幼稚和天真都将从茧中蜕变而出,成为独立的意志力。

  而经过了一夜,那件事却仿佛变成了一个梦境,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正经历过那件事。我怀着深切的羞耻感,低着头急急地走过她家的铁栅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