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边缘小品 > 谈“下海”

谈“下海”

  “下海”一词不知出于何典,听说一九四五年前在上海,将少妇少女去舞厅当舞女称为“下海”,“海”者,舞池也;又,酷爱京剧的票友正式成为京剧演员,也叫“下海”。总之,似乎和商业无关。一九四九年后,此词沉寂多年,到了九十年代,大陆报刊上突然纷纷出现“下海”,“下海”又变成时髦动词,如同BP的嘀嘀声,街头巷尾到处响成一片。而经过历史的变迁,此“下海”已非彼“下海”,却是专指作家、教授、学者这类文化人从事商业活动而言了。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转化了这个词义的、我认为这人肯定有语言学天才。工人从事商业,农民从事商业,一般市民从事商业都不叫“下海”,唯独把文化人从事商业称为“下海”。其中有深意焉。现在,这“海”非那“海”,不再是指小小的舞池舞台而是真正能使人遭灭顶之灾的“商海”。将商品市场你做“商海”,我想大概正是因在商品市场中弄不好会淹死人吧。然而,难道别的人就淹不死?何以别的人下到商海就不必突出“海”宇,偏偏文化人下到商海就要特别标明商品市场是会淹死人的“海”呢?

  我“下海”仅仅十个多月,我办的企业抛开其他特点不说,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我领的是一群比我还外行的文化人来从事商业活动。十个多月中,我的苦恼并不来自资金短缺,不是来自业务清淡,不是来自工商税务的麻烦,相反,这些方面的情况都不错,我的苦恼可说全部是我手下的文化人给我造成的!

  “下海”“下海”!很多所调的文化人一下到商海便会灭顶,对此我已深有体会。四十年在历史长河中虽是一瞥,而对人来说却是一个决定性的塑造过程。中国的文化人不同于工人农民和一般市民,不管如何清贫,他们总是在行政或事业单位里过着有保障的生活。这样,在漫长的四十年中,中国的文化人已经蜕变、或说是被塑造成了家兔,至少是获得了家兔的某种特征。

  首先,许多文化人已经丝毫没有风险意识,丧失了承担风险的胆量。安于清贫,乐于清贫,据说是中国文化人的传统美德。我看,这不过是因为很多文化人早已失去了争取过富日子的勇气,只能缩在蜗牛壳里舔露水而做的自我安慰的阿Q式的宣传罢了。其次,这十个多月来,经找广泛观察,许许多多文化人也不具备独立办事的能力,在这方面,他们还不如一般行政干部甚至汽车司机。听他们坐而论道,侃侃而谈,真令人神往,但叫他们去办一件实事,你就要等着倒霉。

  家兔和其它动物相区别的另一特征,是没有群体意识和团队精神。它们不像羊,更不像狼,你把一只家兔单独关在笼子里养,它也过得很快活。所以,商场或“商海”中必须要进行的横向联系,你千万别指望他们办好。家兔们擅长于在笼子里沉思,幻想“创作自由”,擅长于坐在书房或办公室里展望将来,构制蓝图,却不会处理眼前的人际关系。“行为科学”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你只能要求他们稍稍懂得一点行为的有效性。同时,正因为他们缺乏团队精神和承担风险的勇气,所以你也别指望他们会如上海话说的那样替企业“担肩胛”。大厦稍微晃一下,首先打洞逃跑的一定是家兔。

  就这样,我的企业居然没有倒闭,还能赚钱。也应该说文化人毕竟有自己的一批老关系、老朋友、而当老关系老朋友都成了企业的客户时,家免的另一特征又暴露出来了,即: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他们并没有竞争能力,家兔和狼的不同处就在于家免没有一点点攻击性,不会自己觅食。大家都知道“守株待兔”这句成语,我觉得还应再造句成语——“守兔等株”。原来,家兔式的文化人只能守在办公室里等待生意上门。

  家兔是最温驯的动物,可是我也碰到过如狼的家兔,它除了以上说的家兔的特征外还具有狼的贪婪。说来也可怜,中国的文化人过了几十年清苦的日子,“见钱眼开”这句成语用在某些文化人身上再贴切不过。现在一般人都以为金钱会使人堕落,殊不知贫穷同样能使人堕落。长年困于贫穷的人一旦看到一叠叠钞票从自己手上流过,堕落就会加倍。当代去喂饥饿了多日的家兔时,不会咬人的兔子也会连你的手指头和草一起啃。啃伤了我的手指,我常常不知道是应该悲哀还是应当厌恶。

  家兔不像狼、狗、猫、牛、马……甚至不像羊和野兔,这种族类和水是完全绝缘的。别的动物掉进水里多少还能扑腾几下,唯有家兔遇水即沉,连伸伸爪子的能力都没有。海,对它们来说是何等可怕啊!

  可是,中国的市场经济建设离了文化人的参与根本无从谈起。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把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市场经济分成三个阶段和三种类型的商人:第一个阶段的商人是“骑着摩托提着秤,跟着小平闹革命”的闯荡式的小商小贩,现在这种人中的佼佼者已经成了十万元户、百万元户,第二阶段和第二类商人是凭着价格的双轨制,利用特殊的社会地位从中介性的流通中获取好处的人,这种人即将转化或没落,第三个阶段和第三种商人便是凭着知识和智慧的文化型商人,而未来中国的市场必将是这类商人的天下。然则,文化人要想成为文化型商人,就必须清除掉自己身上的家兔习性。在“海”中,不是要求他们变成海狼或鲨鱼,至少要使自己逐渐适应惊涛拍岸的大海,成为一名游泳能手。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小的经验,那可是我花了好几万元才买到的,决不是蹲在兔笼里沉思默想能够悟到。本来,我差点也被驯养成一只家兔,幸亏我劳改过二十多年,在我身上还残留着狼的野性和自己觅食的本领,不然的话不到半年我的公司就要宣布破产。可告慰的是,现在我又让一只只家兔回到了他们习惯的笼子里。他们也许会对你说:

  “千万别‘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