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混世小农民 > 169 院里

169 院里

    肖潇说得没错,马小乐是不会对她下狠力的。这一点马小乐在回乡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从中午的饭局来看,马小乐一琢磨那肖潇也是那一路的货色,本来看到她那高傲的样子还想来一顿狠狠的日吧,不让她痛哭流涕也得哭爹喊娘,可想想乡里的柳编厂还指望着她,所以得把她招待得舒舒服服才行。

    马小乐有打算,这次回去将篮子送过去,顺便带几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到肖潇的公司去,多学几个花样,增加产品种类。马小乐知道,这有个前提,得让肖潇舒服透顶,让她一尝难忘,这样柳编厂就不会像那破窑厂一样倒闭了。

    “马厂长,这趟来市里好像收获不小啊!”老王看着乐滋滋的马小乐,讨好地问。

    “那是!”马小乐晃悠着腿,“柳编厂的事情算是解决了,怎么能没有收获呢!”

    “我看不止是柳编厂的事吧。”胯间之痛虽然已经让吴仪红恢复了仪态,不像先前那么媚骨,可言语也还是相当的暧昧,“你看不知啥事又冒出了芳姐来!”

    “唉呀,算是好命吧,熟人多呢。”马小乐嘿嘿一笑,“咱村村支书的女儿在报社呢,我还没去找。要是找她帮忙联系柳编厂的事情,估计也成!”

    吴仪红呵呵一笑,“你马厂长找谁不成啊!”

    马小乐暗暗一笑,没回答,掏出烟和老王抽起来。

    回到沙墩乡的时候天色已晚。

    三人直奔食堂。

    柳淑英一看,忙又为他们准备了饭菜,算是公务餐,不收钱。

    饭后,吴仪红二话没说就回家了,底下那难受的劲儿让她对啥也没个兴趣,只想回去好好歇一歇。老王人老思家,出来几日也够可以了,饭碗一丢就跑走。马小乐不急不躁,放下了饭碗还拿着汤勺慢溜溜地喝着西红柿蛋汤。

    “阿婶,这次去市里收获可真是不小啊!”马小乐放下汤勺,擦着嘴角的汤汁,“晚上回去不?”

    “回,今个说好了要回去的。”柳淑英还是那么恬淡,就像是一际沃土,看不出,却能时时体会到她深厚的温存。

    “哦。”马小乐小叹一口气,“那就改天吧。”

    “啥啊,你说说看么,指不住还不用改天呢。”

    “嘿嘿。”马小乐四下一瞅,小声道:“阿婶,我要你跟男人一样,也泄回身子,包你舒服得都酥到骨头缝里去!”

    “你,啥啊瞧你说的。”柳淑英脸上一阵难为情,收拾了几个碗碟端着走了。马小乐赶紧跟了进去,在洗漱池边从后面抱住了柳淑英,“阿婶,你知道鸡点么?”

    “不,不知道。”柳淑英没有反抗,静静地让马小乐从后面抱着,两手在小肚子上摸索。

    “不知道也没关系,有机会我让你试试那滋味,保证弄得你撒我一身尿!”

    “小乐你咋了!”柳淑英挣了下,“你到市里干啥去了,净弄些坏东西来。”

    “坏东西?”马小乐一笑,放开了手,很认真地说道,“阿婶,你可别说,那城市里的人就是不一样,会享受!”

    “那人家是城市里人,和咱们不一样!”柳淑英拧开水龙头,冲洗起了碗筷。

    “阿婶,这活还要你做么!”马小乐皱起了眉头,“你是食堂的负责人,管大事的,这刷锅洗碗的事儿哪里要你做!”

    “我这不是闲着也闲了么。”柳淑英麻利地将洗好的碗筷空干了水,放进橱柜,“小乐你尽早歇歇吧,出门怎么来说都不是件轻松的事。”

    马小乐琢磨了一下也是,眼下要做的正事还不少,至少明天要找辆大货车,把篮子装车送到肖潇的外贸公司去。也算是碰巧,明天又是沙墩乡逢集的日子,不愁找不到。

    马小乐回宿舍了,倒头就睡,去市里的确也没闲着,还出了大力,吴仪红和古芳虽然都没出多少气力,但毕竟是有那么回事,心理上还是觉着有些亏空。

    近女色,损阳气,千古有训,一点不假。

    马小乐想到这里躺不住了,起身拉开柜子,拿出还剩下半瓶的狗鞭酒,“得补补,得补补!”倒出半小杯,仰头倒进嘴里。酒没咽,酒杯停在空中,只是脸上的表情极为怪异,皱眉、弄眼、攮鼻、揪嘴。

    “日不死的阿黄!”马小乐半响憋出话来,“这哪里是狗鞭,啥子滋味哦!”

    还真是别说了,这阿黄的鞭酒还真不是一般的滋味。当初马长根将阿黄托付给乡邻掉牙扒皮的时候,你味道是人嗅人嫌,要不是经他放锅里一煮,估计得丑半个村子。后来煮了,变成个小东西了,味道才小了好多,不过仍有一股怪异的味儿,尤其是泡过酒之后,那味儿入口经久不散。就马小乐这办小杯,估计不到明天中午时分,只要和他讲话,多少也能嗅出些味儿来。

    放好了狗鞭酒,马小乐拿牙膏在嘴里抹了,又喝了口水使劲漱了漱,才安枕而卧。

    马小乐睡得很踏实,不过吴仪红就不一样了,她刚回家没半个小时,洗漱了下上床不到五分钟,家里电话就响了,是冯义善打来的。

    说是要整材料,第二天去县上言。

    这明显是个幌子,其实是冯义善了淫意,他从小舅子那里搞了两张黄盘,看了冒鼻血,虽然家伙不够强硬,却也有泄的需求。

    吴仪红心里明白,可她这身子被马小乐弄得已经摇摇欲坠不堪一击,哪里还能承受半点摩擦。好在她寻思着还又嘴巴,反正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都是吞咽动作。

    吴仪红的婆婆的夏老太心知肚明,不过对冯乡长她可说不得什么,只是嘴里咕哝着点儿牢骚。吴仪红对此很是牢骚,可她对夏老太又心存畏惧,觉着夏老太跟巫婆似的,没准啥时整个小木人就能扎死她。

    出门时吴仪红的唉声叹气和往常不同,以往她是装的,可这次是真的,下面还火辣辣地疼呢,走路都难受,万一要是冯义善非要搞腿叉子,那可要遭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