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突发事件
随身山河图 - 山村户口
快傍晚的时候,楚家强等人在校长的安排下,又在学校吃了一顿。楚家婉自然又跑过来打秋风,她的那些同班同学可羡慕她了。他们可是听说,教工饭堂的伙食比起他们学生的要好不少。

鹩哥则是飞来飞去,忙着跟别人“说话”,博取别人的夸奖。这家伙可是深得在场老人的喜爱,就连饭堂帮忙的师傅见它口齿伶俐,也赞不绝口。

刚吃完,门口就来了一辆车子,校长他们连忙出去迎接。据说,他们邀请的“明星”要到了。

“听主任说,这个明星还是我们校友,算是我们的师姐了。”叶彩萍开口道。

“易静?这个女明星没听过。”周福荣刚才也听到那个主任说话,了解到这次来的是一个叫易静的女明星Www.tianYashuku.Com。

楚家强也摇摇头,他也没听过,本身就不是关注娱乐圈的人,明星除了那几个特别出名的,耳濡目染之下能记住,其他的一概不知。不过心里也有些奇怪,以学校的做法,要是出了一个名人,应该会大肆宣传才对,偏偏他们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没听过这个当明星的师姐。

他们不知道,其实易静也是近两三年才闯出一点小名气,以前都是蹉跎时间,在娱乐圈混不容易。学校方面,也是最近才联系到她,以前自然也就没有机会宣传这个女学生。

易静在学校联系到的时候。也是二话不说,马上就答应了。她现在名气不大,需要大量出镜的机会,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而这种大规模的校庆,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媒体关注。另外,她明白这次过来的都是学校培养的顶尖人才,说不定还能结交几个人缘,对她以后的道路会有很大帮助。

这时候,车上下来两个身穿裙子、身材高挑。容貌靓丽的女子。楚家强看了两眼,第一影响还不错,没有太多的浓妆,两人都是淡淡的素装。

“咦?怎么两个人?哪个是?应该不怎么出名,我不认识。”洪天祥开口道。这家伙以前也占有二世祖的坏习惯。喜欢包养明星之类,对娱乐界接触比较多。

“老幺,你那师姐看起来不错,我去泡了,你没意见吧?”周福荣半开玩笑道。

楚家强扫了一眼这家伙,见他居然真有些当真的成分,看来这个哥们对外面两个女子挺有感觉。他摇摇头:“你有本事就去。跟我说有个屁用。再说了,你这年纪,也要认真找一个了吧?”

其实,楚家强心里并不是很赞同自己哥们跟这些娱乐圈的人搞绯闻。到时候那什么狗仔队一大堆,烦都烦死人。

两个女子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大大方方跟着校长进来。杨校长给大家介绍:“各位校友,这位就是我们学校出去的歌星易静。这位则是她的搭档林怡,她们是一个组合……”

那个穿着花边裙子的女子微微一鞠躬:“各位老师领导。老师兄好!”

得!一出场就喊师兄套交情了,也不简单呀!各位校友对两个歌星也没有表现特别亲近,当然也没有疏远,一个个表现得十分淡定,对于那个圈子,都下意识地保持一定的距离。

“呵呵!不单止师兄,这里还有两位师弟师妹。这位是楚家强,楚家寨生态旅游区创始人,算是我们学校最年轻有为的学子了。”杨校长着重给她们介绍楚家强。他们年纪差不多,交流起来没有代沟。

两个女子眼睛一亮,楚家寨她们不可能没听过,几乎是一夜崛起的旅游胜地,算是这年来网络媒体的宠儿,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师弟搞出来的。

“师弟,叫声师姐听听。”易静很自然地跟楚家强攀谈起来。

楚家强摸了摸鼻子,用眼角瞄了一眼身边的老婆,见叶彩萍没有不快之意,松了口气,拱拱手笑道:“师姐混得不错呀!多多关照!”

跟楚家强等人聊一大会,易静慢慢发现,自己这个师弟身边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而且个个都是财大气粗,上午一口气就捐了两千多万,当真恐怖。这就更让易静跟林怡下决心,跟楚家强搞好关系。

“师妹,孩子几个月啦?你们就幸福啦!不像我们,还是无根之萍。”易静是个聪明人,深知道不能跟师弟太亲近,造成别人的误会。她也看得出,楚家强对叶师妹的感情很深,只要跟他的妻子搞好关系,很多东西就水到渠成。

女人跟女人都是比较容易交往的,三个女人就是一台戏,很快就完全没有楚家强插话的机会了。

这时候,一个女经纪人踌躇地走进来,在林怡耳边偷偷说了几句话。林怡一听,脸色微微苍白。

“阿怡,怎么啦?”易静也感觉可能有麻烦了。

林怡面露难色地说道:“黄导说他深夜有个酒局,让我们马上赶回去捧场,不然公司答应我们的第一部电影他不同意。”

她们这些歌星,尤其是不怎么主流的歌星,单单靠唱歌,是很难维持下去的,中国的歌坛景气不好,大家都喜欢听免费歌曲。因此,步入电影圈是每个明星的梦想。她们好不容易才让公司答应,给她们一个机会。

“你没有告诉他我们现在的处境吗?而且当时我们就明确过不会陪酒之类。”易静有些生气。她们两要是一开始同意一些导演的要求,她们早就开拍电影了,何必等到今天?

那个经纪人苦笑:“我说了,但黄导说这些他不管。”

在场校方领导跟校友都微微皱眉,听到易静的话,都欣慰地点点头。如果这个学子也跟有些女明星一样,为了出镜不爱惜自己,他们不会认同这个校友,也只会逢场作戏。

“现在是我母校的日子,是不会走开的,你再告诉他。另外,我们的第一部电影是公司的安排,他没有权利要求我们什么。”易静说话虽然硬气,但心里却十分忐忑,明白这次算是彻底跟公司那个导演交恶了,以后日子恐怕更难混。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