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隔了几天,那个怪异的神秘人又来了。
    宋昱无奈地又与他到外面约谈。
    “我说过好几次,我绝不回去。”宋昱冷着嗓对对方说。
    “可是十二少……”管事林渊忍不住叹了口气,“老爷他身子骨已大不如前,您不去见见他吗?”宋昱重重闭上双目,深吸了口气,“关于我爹……我想他的身体还不错,这只是他的理由与借口。”
    早在林渊上回来过后,他就因不放心父亲的安危,进了苏州城偷偷探过,可却亲眼目睹他年纪一大把,还左拥右抱的与数名花妓在后花园打情骂俏,他母亲也因为这样,长年隐居在深苑中与青灯为伴。
    这就是他以往的生活,成日看着父母冷淡无交集,父亲为势与利做出许多败坏门风之事。
    “不,他这回是真的。”林渊急了。
    “算了,我已无心回去过那种生活,你叫我爹死心吧。”他轻甩衣袂,转身便要步回石屋。
    “十二少,”林渊上前跪了下来,“算是我胡说吧,可是您不能不回去呀,您心里也该有数,您和苏州太守的千金柳香香的婚事已近。”
    “我从没承认过这门婚事。”他压根不想理这类“指腹为婚”的可笑约定,婚姻是他的,未来生活是他的,凭什么光靠父母之命就把这些全出卖了?
    “凭苏州太守的势力,老爷绝不容您不理不睬呀。再说柳家千金一直爱慕您,您也得为对方的青春……”
    “我没拿刀子逼着她等我,她大可找人婚配,就是别来烦我。”他深吸口气,极为厌恶这种纠缠。“可这话叫我怎么说呢?”林渊无奈一叹。
    “让我爹自己去说,他不是和柳太守同流合污,与商家勾结,欺压善良百姓?哼,既有胆子背着皇上做这种事,又怎不敢退婚呢?”
    宋昱嗤笑,冷峻且优雅地缓步朝石屋继续走。
    “十二少,您等会儿。”林渊赶紧站起,只好采取哀兵姿态,“您可以回去与老爷见一面,将您的意思转告给老爷知道,这总比小的回去转达要有用多了。”
    闻言,宋昱定住步子。林管事说得没错,他是该将心底的意思好好转达给爹知道,只是……他不想面对他,更无意面对他。
    “再说吧。”丢下这话,他又举步朝前。
    林渊叹口气,没辙地望着他渐渐消失在石屋内的身影。
    十二少!
    没错,宋昱便是那江南官家贵族第二代,排行第十二,更为大伙口中的贵族六少之一。
    他早在十五岁时便厌恶了父亲那趋炎附势的行径,更不喜欢自己的未来得为他所掌握,尽管他是家中独子,惟一的衣钵。
    当他步进屋里,亚筑又依照惯例走到屋外,瞧了瞧林渊欲走还留的身影,接着又冲进屋内,“师父,那人到底要做什么?请你去外诊吗?”
    宋昱吐了口气,未语。
    “师父,你说话呀!如果真是这样就去看一下嘛,也不能因为人家是有钱人就要人家放弃求生的机会。”
    亚筑说了半天,可宋昱一样静默地坐在那儿,只道:“小奇,帮我倒杯热茶来。”
    “热茶?”正在一旁捣药的小奇看了看亚筑,“小猪今天都还没烧水呢,哪来的热茶?”
    “已经晌午了,你在做什么?”他眯起眸看着她。
    “我……我……”她将脖子一缩。
    “自从刚刚那人来了,师父和他出去谈话之后,她就一直待在窗口瞧着,深怕您被骗走了似的。”小奇一边捣药一边说。
    “你……”宋昱眉头一蹙,“你监视我?”
    “不……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他每次来过后,你都会愁着张脸,很担心他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亚筑双手直绞扭着,只要想起上次他一个人关在屋里喝酒,心底便为他担心不已。
    “你是担心我再酗酒?”宋昱问。
    小奇听了,差点儿捂到自己的手指,他诧异地转首看向他,“师父,您……您酗酒?!”
    怪了,他怎么不知道?
    宋昱不回答,只道:“我问你们,自由和财势哪个重要?”
    “自由。”
    “财势。”
    亚筑与小奇两人异口却不同声,她主张自由,小奇则是财势。
    “哼,有意思,这就是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也无法勉强自己配合他人。我这次是真累了,想去歇会儿。”
    瞧他淡漠地回到房间里,亚筑虽不明白他言下之意为何?却想起上回他曾提过的“自由草”。
    对了,师父如果有了“自由草”一定会快乐的!既是如此,她可以帮他去山上找呀!
    可“自由草”长什么样呢?
    对了,翻书,师父有好多医书、其中一定记载了“自由草”的模样。于是她赶紧跑到那一大堆书旁,一本本找着。
    小奇见状不免嗤笑,“喂,你什么时候这么认真了?居然还会翻师父的书,你识字吗?”
    “我……我当然识字了。”只有师父看得出来她出自富有的家庭,学字念书是必然的。
    “哼,再装吧。”小奇压根不信邪,端着已捣好的药汁走到后面去。
    亚筑继续找着“自由草”这三个字,可奇怪的是,十来本书里全没提到“自由草”,那会是……
    蓦然她眼睛一亮!“自酉草”三个字映入她眼帘。
    就是它没错了,八成是这书册的字给写错了!
    于是她将上头的形状重新描绘了一张,还有生长的环境也记录下来,塞进衣襟后对一旁看着窗外的弟弟说:“姐姐出门去,要乖乖的喔。”
    轻拍他的小脸,她才走了出去,没想到竟听见凌亚立咿呀地说着:“姐……姐再见……”
    她瞠大了眼,兴奋莫名地跑回来抱紧他,“你进步了,是什么原因让你进步的呢?我好高兴呀。”也本想喊宋昱与小奇出来看这个新发现,可又占到时会走不开身,于是她又道:“姐姐去找‘自由草’,等姐回来一定会把这好消息告诉他们,让大家为你高兴,你先睡会儿,我马上回来。”
    凌亚立居然点点头,这让亚筑又一次的喜极而泣。
    对他笑了笑后,她转身冲了出去。
    一直到了深山里,亚筑才明白名家笔下的“葱葱笼笼、蓊蓊郁郁”是什么意思。
    原来深山里的树木这么多呀!那么可有凶猛可怕的野兽?
    想着,她浑身竟起了鸡皮疙瘩,可只要想起宋昱现在急需“自由草”,她还是将满心惶意给压了下来。
    拿出所绘的图形,她开始找寻着,可满山满坑的野花野草,究竟哪一株才是所谓的“自由草”呢?
    再看看介绍,上头说它性喜潮湿,大多生长在山上沼泽边,或是湿地一带,于是亚筑便朝着湿地走去。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的蹲在地上翻找丛生的杂草,依旧空无所获。
    突然一道强劲的山风吹来,吹走了她手中的纸,她又急又慌,眼看夜幕已渐渐低垂,不久之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她气自己笨,急着出来却忘了带盏油灯!
    不久,亚筑耳闻有山林泉水流动的声音,失望的心情蓦然转好。这附近既有泉水,那就表示定有“自由草”了!
    心喜之余,她快步朝声音源头走去,当看见那清澈见底的泉水流经她面前时,她高兴得咧嘴大笑!
    “哇……好凉的水呀。”她冲了过去,弯下腰捧起干净的泉水往脸上一冲,顿觉清爽无比。“我得赶紧在太阳下了山之前找到‘自由草’才行!”说着,她起身,开始四处找寻它的踪迹。
    就在她辛苦半天,原以为今天将是白忙一场的当口,竟让她瞧见了“自由草”!
    她张大了双眼,一步步地走近它,俯身握住它的茎叶,可就在瞬间,她脚下湿土一松,整个人往下沉——
    “啊……”她扬声大喊,可声音却随着下坠的身子,渐渐消失……
    晚餐时,小奇趴在桌上瞪着空空的桌面。
    唉……小猪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煮饭呢?饿死啦!
    “吃……吃……姐姐吃……”一旁那个小傻子直喊着吃,愈喊肚子愈饿。
    “你鬼叫个什么劲?有得吃我还不给你吃吗?闭嘴好不好?”小奇忍不住对他吼道。
    “小奇……小奇煮饭。”凌亚立偏着脑袋又说。
    “什么?你要我……”小奇指着自己鼻尖的手突地一僵,连话都卡在喉头,这回换他痴傻地望着凌亚立,“你……你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了?”
    凌亚立只是呆望着他,咧开嘴傻笑。
    “你会说话,可你姐却不见了,我肚子好饿,呜……不要啦。”小奇抚着肚子大叫。
    这时宋昱从屋里走了出来,对小奇念道:“你叫什么!我在房里就听见你的怪叫声。”
    “师父,小猪不见了!”小奇站起来,“我好饿呀。”
    “小猪?她去哪儿了?”宋昱走到门口,望着外头阕暗的天色,“她从不曾这么晚出去呀。”
    “我怎么知道她去哪了?今天下午她在这里鬼鬼祟祟的翻着药书。”小奇趴在桌上,已饿垮了。亚筑没来之前虽是他在打点三餐,可是已经偷懒了这么久,他早就忘了三餐该怎么弄了。
    “翻药书?”宋昱看向书柜中排列整齐的药书,却瞧不出什么端倪。
    “肚子饿……姐姐肚子饿……”凌亚立咿呀的说出这几个字。
    宋昱见状立刻趋上前,拿起凌亚立的手腕把起脉,接着微微一笑说:“果然那药方有效,他进步很多。”
    “什么药方?”小奇不解地问。
    “忘了吗?我自制的腌菜,那全是用上等草药精制的。”
    “师父,您既有心要医他,为何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小奇更不明白了。
    “我说过不医就不医,这样就不叫医了。”宋昱可不想违背自己说一不二的原则。
    “喔。”小奇搔搔脑袋,不知是真懂还假懂,但他惟一了解的是师父其实是软心肠,并不如他外表给人的霸气与冷淡。
    “记住,这事千万别让小猪知道。”他提醒小奇。
    “为什么?”
    “反正你别碎嘴就是了。”看看外头暗黑的天色,宋昱不禁担忧起来,“小猪到底去哪儿了?”
    “‘自由草’……‘自由草’……”凌亚立这时又喃喃念道。
    “你说什么?‘自由草’!”闻声,宋昱用力抓住他的肩膀,可凌亚立却一样呆傻的望着他。
    宋昱心一凝。那丫头该不会为了他,跑去深山里找什么“自由草”了吧!真该死,世上哪来的“自由草”?那全是无稽的传说,而这傻丫头居然信以为真,
    “小奇,亚立让你照顾,我去找小猪。”宋昱赫然奔出石屋,往深山里去。
    这山林何其大,他要从何找起?
    一路上宋昱不停喊着亚筑,“小猪……小猪……”
    他沿着惟一的一条山路往上走,可就算喊哑了嗓,依然不见她的踪影,蓦然一股焚心的忧急冲撞着他的心坎,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老天,求你行行好,千万别让她出事呀!
    走着、走着,夜更深,山中仿佛只剩下萧萧风声。
    突然,宋昱定住步子,感觉到脚下踩着一样东西,抬起脚就着月影一瞧,发现那竟是张纸。
    他拾起看了看,纸上清清楚楚写着“自酉草”三个字。莫非……莫非那丫头翻医书就是为了找出“自由草”,结果将它错认为“自酉草”?
    接下来又瞧见她附注的一些重点。老天,她该不会去了蚀人溪?
    糟!他立刻拔身飞起,往前疾速而去。
    远远的!他除了听见溪流声,还听见一声声细微的呼救,“救……救命……我不要死……”
    到了那儿,他看见亚筑一手抓着一根延伸到溪边的藤蔓,另一手则紧抓着一株“自酉草”!
    如果她放弃那东西,以双手抓住藤蔓一定可以爬上来的,可她却没这么做!
    他赶紧驾驭着轻功朝她飞去,一手握住她的腰往上拉,直到到达安全地带才将她放下来。
    “师……师父你来了。”见了他,亚筑有说不出的高兴。
    她赶紧将紧握在手中,已经有点儿烂掉的草交给他,“这是你一心想要的‘自由草’,你可以自由了……”
    宋昱紧紧抓住它,眼眶已被一股浓热所覆,见她为了他差点儿连性命都没了,他又怎好告诉她,她冒着危险拿给他的“自酉草”并不是他要的。
    他深吸了口气,扯了抹笑,“谢谢,我自由了。”
    听他这么说,她真的好快乐、好快乐呀!早忘了双腿的麻木。
    “师父你一定饿了吧!我这就回去做饭。”才举步,她双腿竟然突地软下,“我的腿!”
    “蚀人溪的水里含毒,你双腿浸在里头太久,才会产生麻痹现象。”
    “什么?那我会不会好?”亚筑错愕的反问。
    “当然会了,别忘了师父是神医,嗯?”他温柔地笑了,望着她一直以来就萦绕在他心头的脸蛋。“对,师父是神医,我怎么忘了。”她这才破涕为笑,望着他的双眼充满了敬仰与爱慕。
    宋昱望着望着,居然心中一动,紧紧将她往怀里塞,“小猪,你真傻,为什么要这么做?可知你差点儿就丢了命呀。”
    “我知道,但是我不在意,我真的不在意。”她窝在师父怀里,闻着属于他的男人味,善解人意地笑着,“只要师父能摆脱烦恼,我怎么做都无所谓。”
    “小猪。”他眉头轻拢。
    “师父,别再喊人家猪,都……都被你喊笨了。”好痛……腿好痛喔,可她不想离开师父怀抱,宁愿忍着疼让他继续抱着。
    “那你要我怎么喊你?”他温柔的勾起嘴角。
    “我叫亚筑,师父以后就喊我筑儿。”她的小脸贴在他的胸膛,双腿又麻又痛的,就快让她支撑不下去了。
    “这……我还是喜欢喊你小猪。”他抱着她的双臂更拢紧了些。她不明白,若喊她筑儿他便无法像现在这样如师徒般紧拥着她。
    亚筑眼神渐渐涣散,只觉得那好闻的气味离她愈来愈远了。
    “小猪,你……你是不是喜欢上师父了?”也不知怎的,他居然提及他一向视为畏途的感情事。这句话,让即将睡去的亚筑身子赫然震了下。
    “我……我爱师父。”她柔柔一笑。她可能要死了,若能在前一刻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不也是种幸福?
    他拧了心,看着她绝美的容颜,但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只道:“师父不值得你爱,你该适合更……”
    突然,他发觉不对劲,她的身子怎么渐渐软了下来?
    “小猪!小猪!”他大声呼喊着,急急转过她低垂的脸儿。
    她那泛白的脸孔,将他的心又给拧成一团,宋昱忙不迭地抱起她,快速往石屋的方向冲去。
    回到石屋后,宋昱连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地为亚筑的双腿做治疗,扎针、放血、熏药,从不间断,因为一间断就会前功尽弃,加上他不放心将如此重要的事交给小奇,因而全靠他一人之力救治亚筑。
    第三天夜里亚筑清醒了,当她张开眼看见宋昱陪在她身旁打着坐时,她不禁笑了。
    不知她到底睡了多久?
    她觉得腰酸背疼,想挪动一下身子,这才发现她的腿似乎有了一丝丝的知觉,得知这结果,她又露出了一抹笑。
    这时,宋昱正好张开眼瞧见她笑得甜腻。
    “师父,我的腿……我的腿有感觉了!”她长发披散于枕上,流露出完完全全的女人味。
    “真的?我瞧瞧。”说着,宋昱走向她,拉开被褥,替她检查受伤的双腿。果真,她的腿进步了许多,不但脚趾会动,就连膝盖也能微弯。
    “太好了,相信不需多久,你就可以行走自如了。”宋昱鼓励她,一边为她做小腿按摩。
    这种亲密的抚触,让亚筑的小脸渐渐燥热了起来,她乘机问:“我……记得在山上,我有向师父吐露……爱意,不知师父有对我说了什么?”
    她那时脑子混沌,怕自己听漏了什么。
    “别胡思乱想了。”
    没想到宋昱竟用逃避的口吻对她说话,亚筑的心微微一抽,随即敛下眼,使得原本就白皙的小脸更为惨白。原来这一切全是她自作多情,是她会错了他的意。
    “我没胡思乱想,我是说真的,我爱师父,其实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爱上师父了。”她非常认真的表露自己的想法。即便收到的是他的轻蔑与不可置信,她仍要把心底的话说出来。
    “你真傻,别再想了,我……”摸摸她的脑袋,宋昱欲言又止。
    “你怎么了?”
    “我喜欢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宋昱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这么说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自由吗?”她恍然明白了,他喜欢一个人,但并不爱感情的牵绊,当初自己冒死为他找寻“自由草”,不就是希望他过得自由写意吗?
    “嗯……可以这么说。”他拿起一个瓷瓶,里头是他昨晚所熬的药汁,他早就断定她今天会醒了。“把药喝了。”
    亚筑摇摇头,“我不敢喝药,你是知道的。”
    她此刻的心情乱糟糟。他对她既然毫不领情,那她还吃什么药?不如死了算了。
    “不喝不行,不然你的腿不会有起色,也不能走路了。”他凛着怒容瞪着她的一脸固执。
    “不能走就算了。”她别开脸,咬着下唇。
    他为何就会勉强她做一些不想做的事,又为何不成全她的心意,接受她的感情呢?
    “你!”宋昱蹙紧眉,“就因为我说我不想谈感情事,你就用这种方法糟蹋自己、惩罚我吗?”
    “我没。”她闭上眼。
    其实她没怨他,只是怨自己为他想太多,留恋太多,明知他是个无情无心的人,她却逐渐陷下去……
    而他呢?非但不接受,甚至连他们在这里三个多月了,也不见他为弟弟诊治过,再这样下去,她还要住下来吗?
    倒不如早点离开,另谋高人。
    “这药你不能不喝。”他可是为她好。
    “我就是不喝,怎么样?”为什么连她自己的事她都无权作决定?
    “你……你就这么不合作?”宋昱脸色变了。她知不知道她这样固执的严重性有多大?将来不能行走,她可是会后悔的。
    “这跟你无关。”她对他嘶喊。
    “你真是个让我又气又恼的女人。”他火了,一把扣住她的牙关,强迫她张开嘴,而后将药汁一点点的倒进她口中。
    亚筑张大了眸,双手双脚拼命挥舞,可小嘴还是一口口的将那药汁吞进腹中。
    “你……你好过分。”当她终于喝完,宋昱也撤了手之后,她不禁气喘吁吁地瞪着他。
    “你该知道我是为你好。”
    留下这话,他便离开她的房间,等走到屋外后,他不禁背靠在门板上,重重吁了口气。
    他当然明白她心底的埋怨,可是……他也乱了,向来持平沉稳的心在这小女人的蓄意贴近下整个都乱了!
    当初,他收留她,究竟是对或错呢?
    屋里的亚筑流下了泪。他……他居然这么霸道地强迫她喝那么苦的药,甚至连颗糖都没给。
    吞了口唾液,喉头的苦仍是这般强烈,可怎么算,都不及她心底的疼呀。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