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亚筑不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开始认真吃药,既已决定离开,她便得健健康康的走才行,否则将来的路她走来会更苦。
    自从他上回强行灌药之后,他对她总是保持距离,远远地望着她,却无话可说。
    这种突增的淡漠,让她的心好难受,可她又能说什么呢?是她冒死将“自由”给了他,若再刻意缠上他,岂不有悖于她原有的意思吗?
    唉……算了吧!
    趁宋昱出去采药之际,亚筑开始偷偷整理起包袱,打算离开这里。
    望着角一脸傻气的凌亚立,她苦笑着,“亚立,虽然你进步不少,但姐希望你能完全恢复,我不能再因为一己之私强行留下,所以我想带你到别处求医,姐相信你一定可以像以前那样黏着我撒娇。”
    她才起身,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小奇。
    “小猪,你……你这是做什么?”他指着她肩上那个不该出现的包袱。
    “我……我想我该离开了。”亚筑浅浅一笑,“以后师父的起居和三餐就麻你了。”
    “走?!为什么?”小奇张大了眼,虽然刚开始他不喜欢他们,可几个月相处来多少有些感情了。
    “因为……”她看了眼凌亚立,“为了亚立吧。”
    “为了他?”小奇不明白,“亚立不是好好的!他最近会笑、会说,难道你没发现吗?”
    “你也发现了吗?”亚筑兴奋地说:“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
    “我当然……”小奇锁住声,因为师父曾交代不得多话。
    “所以我想他一定还有机会痊愈的,所以想带他试试其他高人。”她抹去心底的愁苦与不舍,嫣然一笑。
    “不行呀,你……呃,你如果真要走,也得等师父回来嘛。”小奇开始挽留她,再怎么逊,他也得拖到师父回来。
    “我就是不想再见他,请你帮我转告一声。”拉着凌亚立的手,她义夫反顾的离开。
    “等等。”小奇不管了,他要说、一定要说。
    “还有事吗?”亚筑疑惑地转过身。
    “我……你……我……”他想说,可一想起师父发怒时,两条眉毛往上飘的模样,他就全身发软。
    “你到底想说什么就快说呀。”亚筑被他弄得一头雾水。
    “我是想说……其实师父并没对亚立撒手不管,他一直都在帮他,为他下药,只是他不肯让你知道而已。”小奇闭上眼,索性一口气全盘托出。
    亚筑听得一阵吃惊,她眯起眸,“你说什么?”
    “我是说,亚立会有这样的进步,完全是因为师父暗地里的帮忙。”小奇豁出去了。
    “他帮忙……”亚筑望着他,“师父他是怎么帮忙的?”
    “你每天给亚立配饭的腌菜,就是师父用特别的药草专门为他做的。”小奇又说:“现在师父就是去为他采药,你若走了,对得起师父吗?”
    “什么?那他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眸子已覆上感动的薄翳。
    “师父他这人就是这样,形之于外的是倔强,还有霸气,可内心是善良的,他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绝不会去强迫或以此来讨别人的报答或感恩。”小奇说着也掉下泪来。
    亚筑闻言,心悸难抑,她立刻丢下包袱,霍然冲出了石屋,往深山里奔去。
    眼看这情形,小奇蓦地笑开,心想小猪是走不掉了。
    不过,等会儿师父回来肯定有他好看的,他还是乖乖进去捣药吧。
    亚筑快步奔进山林间,找了好久终于让她看见宋昱单脚伫立在崖边,一手拉紧藤蔓,身子缓缓往崖口下倾,为的就是摘位于边上的一枝花儿。
    好危险呀!
    可以想见只要他手一松或是藤蔓一断,便有落崖之险呀!
    当花儿到手,他立刻起身,身子往上跃,再落地时已是在崖边大石上。
    像是察觉有人,宋昱一转首恰与亚筑对望。
    “师父……”她再也忍不住,往前飞奔,重重扑进他怀里。
    “小猪?”他神情一震。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一直不知道你的用心。”她倚在他怀里,流出泪水。
    “你说什么?”他佯装不解。
    “你知道的,你是知道的,你只是不希望我感激你对不对?”亚筑抬起脸,瞧着他俊逸的五官。
    “你胡说什么?”他就是不肯承认。
    她蹙起眉,接着了悟的一笑,“我知道你就是这种个性,我已经决定不跟你争了,你要怎样就怎样。”
    “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看她一板一眼的说着,宋昱不明白。
    “你要自由是吧,我会给你绝对的自由,绝不影响你。”她想通了,喜欢他是一回事,她可以爱他却不牵绊他。
    “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他收起花儿,起步朝前走。
    她赶紧跟在后头,“我的意思是,我还是可以爱你,可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让你觉得有束缚。”
    宋昱定住步子,这下他终于懂了!
    他回头眯起眸睨着她,“你继续耽溺下去,可是会后悔的。”
    “我不在乎。”她很认真的回视他。
    “罢了。”摇摇头,又摇摇头,他转身往前走。
    看着他的背影,她喃喃念着,“罢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随便她的意思!那他是不反对她爱他了?
    想着,她嘴角微微上扬,兴奋地尾随而去。
    今晚外面呼啸的风特别狂烈,还掺杂着雨声,忽起的寒冽将沉睡的亚筑冷醒了!
    她翻身坐起,看见空荡荡的床侧,正慌于弟弟不见时,才蓦然想起傍晚师父说过,山上已起风,深夜太寒冷,要小奇将她弟弟带到山脚下的林田庄做一夜的热药浴,好将药效全数沁入体内。
    所以今夜这石屋里,就只剩她跟师父了。
    好冷,她起身打算把吹开的窗关上,可才走到窗口,一道亮闪闪的雷电就在眼前交错而过,跟着是轰然大响。
    “不,不要打雷,不要——”她慌得大叫,整个人缩在墙角,拼命发抖。
    正在房间研究药书的宋昱,乍听见她激烈的喊叫声,连忙丢下书卷,朝亚筑的房间冲去。
    “小猪、小猪!”他在她屋外敲着门。
    可亚筑吓坏了,只能躲在角落打着冷颤。
    “你怎么了?说话呀!”宋昱久未闻她的声音,神经绷得死紧,须臾,仍不见她的回音,便忍俊不住地破门而入。
    “啊。”她吓得全身往后一弹。
    “小猪!”宋昱皱起眉。
    “不要过来,你不要再夺走我家人的性命了,求你不要——不要……”她泪流满面,不停摇着小脑袋。
    “你怎么了?”他赶紧走过去紧紧抱住她,按着她的脉搏诊断,发现她仿佛受了刺激。
    想想也没错,她受的压力太大了!亚立年纪轻轻,却失了魂,她年纪不大,却要强力压制住受到的打击,因此才会有这种情形发生。
    “别怕……别怕,没事了。”他安抚着她。
    “打雷,不要打雷。”亚筑捂着耳朵,虽然偎在他怀里,但身子依旧冰凉。
    “等等,我去把窗子关上。”他起身将窗关好,轰然雷声也不再这么刺耳了。
    “来,我抱你回床上。”他将她抱起轻放在床榻。
    她知道是宋昱来看她,于是紧抓住他的手,“不要走,你不要走,我好怕……我好怕。”
    “这……好,我不走。”他坐在床畔,看着她苍白的脸,“你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抱我,抱紧我。”她频频发抖,神志仍是困在以前的景象中。
    “别怕,放轻松。”宋昱拍着她的肩膀。
    亚筑闭上眼,一颗小脑袋直往他胸口钻,突然一道闷雷又陡地响起,吓得她身体一僵,绷得好紧好紧。
    “怕雷,为什么?”他紧锁双眉。
    “雷……雷声夺走我爹娘的性命,好坏,我不喜欢它。”她边说,边淌泪。
    “放心,有我在,它不敢太过张狂。”他双臂将她缚得更紧,可久久后发现她仍没放松,他不免担心起来,“小猪,不可以一直绷着身子。”他推开她,看着她僵硬如石的身子。
    发现她已没了意识,他瞠大眸,第一个动作就是解去她的衣衫,让她的身子不受束缚。
    当她雪白的肌肤完全袒露在他眼前时,他不能说不受引诱,眸上迅速覆上一层氤氲。
    现在不是他乱性的时候!他立刻将双手放在她身上轻揉慢捻,企图让她放松自己。
    “小猪,这样好些没?”他问道,当手心不小心画过她粉嫩的身子时,他喉头猛地涌上什么东西,让他呼吸困难。
    亚筑缓缓地放松自己,慢慢张开眼,赫然瞧见他正在做的事,她想掩身,可是双臂还好沉重,根本听不了她的指挥。
    他这是在做什么?为何要在她身上乱摸乱揉,而她又为何动不了?好像已不是自己的身子了。“师……师父!”好不容易她唤出声。
    闻声,宋昱看向她,瞧见的就是她双腮火红的娇羞模样,呼吸又不禁梗塞住了!
    “别误会,我这是在救你。”他的手在她胸腰处抚搓出热力,让她全身顿时扬起火烧的燥气。
    “能动了吗?”他试着面不改色,可依然嗓音沙哑。
    亚筑试着想动一下手臂,但是依旧使不出力,只能让手指轻轻弹一下。
    宋昱见状莫不松口气,“这是好现象,再加把劲,应该就没问题了。”他又开始抚触着她的双臂,淡淡地说:“你是受了惊吓,这只是短暂的,别怕,我会救你。”
    “师父……我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了。”她带着微笑,柔柔凝注着他。
    望着她那双水雾双眸,他下腹竟然感到一丝蠢动……见鬼了!虽然他不知已多久没有碰女人,可也不至于如此啊。
    好不容易,亚筑的双臂已有了感觉,也可以动作,但她却故意不说。
    因为她好喜欢、好喜欢他在她身上抚弄的感觉,她知道有这样的想法太大胆、太无耻,可她已管不了那么多了,谁要她早已爱他爱到无以复加,即便要送上自己清白的身子,她也无所谓。
    就在他不注意之际,亚筑突然挺起上身,将自己赤裸裸的身子贴向他坚挺的身躯。
    宋昱赫然一愣,狠狠抽了一口气,正拢在她胸脯的手不知是该放,还是该继续。
    “继续吧,我是心甘情愿的。”仿佛猜出他在想什么,亚筑柔声说道:“我不会给你压力,不让你失去自由,你还是你。”
    他重重闭上眼,接着将她推上床,俯低身吻上她的小嘴,手更形狂炽地挤揉着。
    “你玩火!我奉陪。”他低哑说道,舌尖长驱直入地在她口里扫动,一点一滴品尝着她的甜美。“呃——”亚筑闭上了眼,任他的灵舌在她口中予取予求,初识情滋味的她控制不住发出严重的颤抖。
    “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她心悸地说,他的唇来到她的颈窝,她呼吸更是凌乱了。
    “我保证你会后悔,玩火的人少有不灼伤自己的。”宋昱眯起眸,热唇已缓缓下移。
    “嗯……我绝……绝不后悔。”她杏眼半合,这份陌生的酥麻令她喟叹出娇吟,小手紧紧抓着被褥,模样憨柔娇媚至极……
    亚筑被射窗而入的光线刺激得张开了眼,她先是呻吟了一声,才转身,身下的痛让她赫然思及昨晚发生的事。
    她弹跳坐起,瞧见床上那斑斑的血迹,心底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沉痛。
    那痛不是为她给了他,能将洁净的身子奉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她痛的是自己居然愿意还他自由。
    就像此刻,他已不在她身边,是昨晚结束后他便像没事人般离开了吗?
    她没理由追究,因为是她说的,她愿意不牵绊他,他依然是她的师父……
    起身后,她抓起被单,拖着沉痛的下身走出房门,却见小奇正端着早膳。
    小奇一见着她立刻关心地问:“师父说你病了,好些没?”
    “我病……”她蓦然想起昨晚她因害怕而全身僵直的情形,“嗯……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他瞧见她手中的床单,于是走了过去,“你要洗床单呀?你人不舒服放着吧!我来好了。”
    小奇伸手跟她拿被单,亚筑吓得将被单抓得紧紧的,“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你这人也真是的,我平常虽然懒,可洗被单倒是挺干净的。”他以为她是嫌他粗手粗脚洗不干净。
    “不是啦,我是想说自己的东西自己洗就好了,我已经好多了,真的没事了。”她看了眼摆满早膳的桌子,“好香,其实小奇对煮还真有一套呢!”
    “真的吗?呵呵。”小奇搔搔脑袋,“过去是我太懒,太依赖你了,不然你没来之前师父可都是吃我做的东西呢。”
    亚筑笑了笑,随即问:“对了,师父呢?”
    “他去外头练功了。”小奇看看天色,“应该也快回来了。”
    “若师父回来,你们先吃好了,我把被单拿去洗干净,别等我喔。”经过昨晚那场亲密后,她竟不太敢见他。
    交代之后,她便快速奔出石屋来到不远处的小溪旁,将被单上头代表清白已逝的血迹洗净。
    也不知为了什么!洗时,她竟有种想哭的冲动,边洗居然边掉泪。当她把被单拧干,打算回石屋外晾干时,一转身便瞧见宋昱站在她身后。
    “啊!师……师父……”一抹嫣红立刻霸占住她的双颊,她又羞赧、又无措的转开眼眸,“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那练功远远瞧见你走过来,所以跟来看看。”宋昱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有……有事吗?”她扬起眼睫,偷偷瞄着他。
    他静默了会儿才说:“你愿不愿意陪我一块儿回家?”
    “回家?”
    “对,我家也在苏州城内。”
    “你要我陪你回家做什么?”亚筑张大眸。
    “离家太久,自然得回去看看。”很多事这时不好多言,等跟他回去她便知道了。
    不可讳言,这时候的他需要一种力量,能陪着他一块回府面对家中所有人的力量,而亚筑便是最好的人选。
    “原来是这样,当然好了。”她也想去他家瞧瞧,看看他究竟是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
    “好,那你等会儿准备一下,我们这就回去。”
    “嗯。”她天真的点点头。
    他们连袂走回石屋。
    突然宋昱煞住脚步,问了一个让亚筑心跳加速的问题,“记得昨晚我曾说你会后悔,不知你后悔了吗?”
    “我……”她痴迷地望着他。
    “实说无妨。”他攀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身望着他。
    “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早说那是我心甘情愿的。”她垂着脑袋说,一双小手统拧着手中的湿被单。
    出其不意的!宋昱居然用力将她揽进身,双臂紧锁着她。
    “师……师父……我快喘不过气了。”亚筑瞪大眼,喃喃说着。
    宋昱这才放开她,望着她透澈的眼,“跟我回去,你可能也会后悔,还肯陪我回去吗?”
    “只要师父愿意带着我,去哪我都愿意。”她真切地说。
    他笑了,难得笑出一抹温柔,虽没说什么,可揽紧她细腰的动作,已将他要言明之事表达得非常清楚。
    亚筑也漾满了笑意,随着他的脚步缓缓往石屋走去。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