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一章

第一章

    「什么?五百万!」
    江唯晴苦涩地皱紧眉,光听到这个数字,她已站不稳身子了。
    可是唯一的弟弟从小在校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高中时期也是以非常高的成绩毕业,他有志出国进修,好不容易考上托福,申请到美国大学,如果放弃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父母在乡下务农,供他们念书之余已经没什么积蓄,而她从高中毕业后便来北部上班,接手负责弟弟的学费,现在她又怎能放弃呢?
    「没错,我听说至少要三、五百万。」说话的是她住处楼下开面包店的老板娘刘甜,「妳想想,到了那里要吃、要住、要日常开销,还得付学费,如果没个几百万怎么行呢?」
    「那我知道了。」她垂下脸,希望能快点想到办法解决钱的问题。
    「非要去念不可吗?」
    「他有这样的资质怎能埋没呢?」她淡淡一笑,「没关系,我会慢慢想办法的。」
    说着,她便开始将刚出炉的面包上架,下班时间即将到来,会有不少客人上门。
    「姊,我不出国了。」一直待在外面听她们谈话的江俊豪走进店里,「早说过我不考托福的。」
    「俊豪,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钱的事姊姊会想办法,你就别担心了。」唯晴走向他,「离报到还有一段时间,别气馁,嗯?」
    「妳会有什么办法?就像刘阿姨说的五百万,不是五万,光想办法就会蹦出来了吗?从小我是爸妈的负担,念高中后成为妳的负担,现在我不想再成为任何人的负担。」他难抑伤感地说。
    「江俊豪──」唯晴对他吼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全家人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为什么我不念大学,你可曾为我想过?」
    她喘息又喘息,可见这一串话她说得有多激动。
    「姊!」江俊豪噎凝无语。
    「所以,听姊的话,不要想太多,回去休息吧!」她知道弟弟这阵子也到处去打工,就是为了一圆自己出国留学的梦想。
    「那妳呢?」
    「等一下客人会比较多。你先回去,我晚点就回去做饭。」见弟弟不再坚持,唯晴总算松了口气。
    「好。」江俊豪轻轻一叹后,这才离开,从旁边的小楼梯步上五楼顶楼铁皮加盖的房子。
    住在这种铁皮屋,冬天寒刺骨,夏天却炎如火,还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但租金便宜,这是他们姊弟俩唯一负担得起的。
    「其实他是为妳着想。」刘甜补充了这句话。
    「我知道,但我不需要他这样。」
    「那妳打算怎么做?」虽然面包店生意还可以,但扣除房租后赚的钱还得供两个儿子念私立国中,刘甜虽想帮助她,但也爱莫能助呀!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会想到办法的。」唯晴漾了一抹笑,不希望刘姨再为他们担心,「但是……我可能要再另外找兼差或是其它工作,到时候面包店就没办法……」
    她露出歉然的表情,毕竟这阵子刘姨给了她这份工作也帮了她不少忙。
    「我知道,反正我这间面包店生意时好时坏,我一个人可以应付的。」刘甜握住她的手,可突然想到什么又说:「不过,我先提醒妳,就算找不到高薪的工作,也千万别去借高利贷,那种东西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我知道,别为我担心。」她点点头,「才没这么傻呢!」
    叮铃──
    门上的铃铛响起,有客人上门了,唯晴立刻挂上甜美的微笑招呼道:「欢迎光临,热腾腾的面包刚出炉喔!」
    直到近七点,面包店里的客人才渐渐散去。
    唯晴看看表,收拾好柜枱,「刘姨,我先上去了。」
    「好,快回去做饭吧!别让俊豪饿着了。」刘甜对她笑笑。
    「那我走啰!明天见。」就在唯晴准备离开时,电话突然响起,她顺手接起,「哦……是这样呀!好,我们马上送过去。」
    待她挂断电话后,刘甜便问:「什么事?」
    「那位说六点半会来拿蛋糕的客人,改成外送了。」唯晴很主动的走到冷藏柜前,将蛋糕拿了出来。
    「糟了,外送的阿弟已经回家了。」刘甜懊恼地说。
    「我去好了。」她开始包装蛋糕,「就麻烦妳打一通电话给俊豪,跟他说晚餐自己出去买了。」
    「妳别担心,我会帮他买晚餐,反正附近都是小吃店,外送就拜托妳了。」刘甜满是歉意。
    「别这么说,我去去就回来。」唯晴将包装精美的蛋糕提了出去,骑上机车前往目的地。
    送完蛋糕后,她想起这附近有间卖鸡脚冻的小店,俊豪最爱吃鸡脚冻,她决定买些回去给他解解馋。
    当她停下车,走了一段路,却始终没看见那家店,该不会是她记错了?
    摇摇头,她正打算走回车边,却看见旁边的柱子贴了张征人启事,上头写着──
    征化妆师兼助理,酬劳高,意者亲洽×××××
    「酬劳高!」唯晴被这三个字给吸引,莫非是老天爷在帮她?她刚好是科班出身,对化妆技巧还满有信心的。
    只是这份征人启事还真怪,看起来不是很正式,该不会是有人在恶作剧吧?
    不管了,再怎么说都是一次机会,她不能轻易放弃。
    再看看面试的时间是到今晚七点为止,现在刚好六点半,骑快一点应该还来得及。
    记下地址,她像拚命三郎般的往前冲,总算在七点以前赶到应征地点。
    仰首看看眼前这栋似巴洛克建筑的门面,她带着疑惑按下门铃,不一会儿就见一名中年男子前来问道:「小姐,请问妳找谁?」
    「我是来面试的。」唯晴立即翻开小记事本,「你看,这个地址应该没错吧?」
    瞧他直望着自己,她的心口不禁一提,「是不是已经找到人了?」
    「呃……不是,妳请进。」中年男子让开身。
    「谢谢。」她怯怯地随他走进大门内,才发现里头光是院子都比市区小公园还大还漂亮,而主屋更是亟富欧风,非常别致。
    「请进。」中年男子回头请她进入。
    唯晴点点头,随着他的脚步走进客厅,里头典雅复古的装潢让她眼睛一亮。
    「妳坐一会儿,我去请我们少爷过来。」
    「是。」唯晴左瞧瞧右瞧瞧,实在不敢确定到底哪个椅子可以坐,虽然她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但也知道这些椅子及摆设必然价值不菲,又不禁怀疑住在这种大房子的人,有谁会需要化妆师呢?
    他刚刚所说的「少爷」,又是什么样的人?
    「咳咳……」突然一道轻轻的咳嗽声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唯晴迅速转身,目光正好与于痕四目交接,顿时她像傻了似的直望着他俊魅的外表。
    「妳是来应征化妆师的?」于痕坐进沙发里,跷起二郎腿,一双深邃的神秘黑瞳直瞅着她。
    「是的。」她赶紧移开视线。
    「妳帮人化过妆吗?」
    「以前在电视台当过化妆师的助理。」说起这个,唯晴才发现虽然她对自己的化妆技术有信心,但关于这方面的资历真的太浅了。
    「只当过助理?!」于痕眉一扬,「我可不想当试验品,妳回去吧!」
    「我会尽力的,虽然我以前只是助理,但也为不少人化过妆,请你让我试一试。」她极力为自己争取机会。
    如果有高一点的酬劳,对她会是很大的帮助。
    「于痕,就用用看吧!咱们只贴了张不清不楚的征人启事在表演场地外的柱子上,她还是头一个来应征的,你再等要等到哪时候?」宋钰双手抱胸地从另一间房间走出来。
    「这就要怪你了,要你把征人启事公布在校园内,你偏不。」于痕睨了一眼这位损友。
    「如果你将消息贴在学校公布栏,保证你每天会有应征不完的女同学,到时你可有得忙了,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宋钰笑望着他。
    「那你们的借我用好了。」于痕漫不经心地道。
    「不,我们的化妆师都不外借,你自己看着办吧!」当然,宋钰他们并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会这么说还不是想看看这位向来沉稳的家伙急得跳脚的模样。
    「宋钰──」
    于痕直想发飙,可突然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难道宋钰真以为他不敢用她?!好,那他就答应她,让他们跌破眼镜。
    于是他转向唯晴,「妳叫什么名字?」
    「我姓江,江唯晴。」她赶紧从他们怪异的交谈中回神,从包包里拿出随时准备在身上的履历表递上,「这是我的──」
    于痕接过一看,「二十一岁?」
    「对。」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他的眸光瞟向宋钰,跟着露出挑战的微笑,「与我同年算有缘。OK,明天就过来吧!」
    唯晴眸心一亮,「时间呢?」
    「现在我放寒假,妳九点以后再过来吧!」于痕将手中的履历表随意往桌上一扔。
    看他这种不经意的动作,唯晴觉得自己非常不受重视,但是为了赚钱,她必须忍耐。踌躇了会儿,她还是厚着脸皮开口,「请问酬劳呢?」
    于痕挑起眉,睇着她好一会儿才问:「妳想要多少?」
    「呃!怎么这么问?」她反而不知如何反应。
    「妳不说我怎么知道该给多少?」于痕再一次瞅向宋钰,「你弄的征人启事上有写吗?」
    「我只写酬劳高,不过高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的诚意了。」宋钰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愉快表情。
    于痕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唯晴,「这样吧!既然妳也不说,那一个月就……」他抠抠眉毛,随便说了个数字,「二十万可以吧?」
    唯晴的小嘴蓦然一张,半晌合不拢……二十万?!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嫌少?」他皱眉看她惊诧的表情。
    「不是,是……很多。」这么说,只要做两年就可筹到弟弟出国念书的费用了!
    「那就好。」
    「那我可以做多久?两年吗?」她急问。
    「两年?!」回话的是宋钰,「不好意思,我们不过是为了开学的演出才找化妆师,所以妳的工作为期……两个月。」
    「两个月?!」唯晴神情一黯,继而一想两个月也有四十万,至少解决一部分的问题。那就暂时这样吧!
    「妳到底是做不做?」于痕不耐地问道。
    「我做,明天早上会准时过来。」她朝他们一鞠躬。
    「明天别来这里,到妳看见征人启事的地方,在那旁边有个楼梯,直接上顶楼就行了。」宋钰补充道。
    「是……我知道了。」虽然对他们所说的开学演出不是很了解,但这个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把握,反正日后就会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
    江唯晴要离开之前又看了下眼前这两个外表同等绝魅俊逸的男生,这才徐徐转身,跟着刚刚带领她进来的中年男子离开。
    「这样你满意了吧?」于痕半瞇着眸望着宋钰。
    「很好,那我们明天起就可以正式彩排了。」他双手插在裤袋内,「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你好走,不送了。」于痕撇撇嘴,「明天排演时可别吃螺丝。」
    「放心,我可没这么逊,晚安。」说着,他便离开了。
    于痕面带微笑的站起,双臂抱胸地望着他走出去,接着他眉一扬,也拾阶上了二楼,开始准备他明天的台词。
    ***bbscn***bbscn***bbscn***
    说起这次的话剧表演,全然是500号寝室这八位王子一时无聊兴起的点子。
    反正他们自己不玩些花样,学校一定也会想出更令人绝倒的把戏,既然如此,他们倒不如自己发起,虽然有时不按牌理出牌的游戏很让校长与学校董事难堪。
    但,这不正是他们的目的吗?
    搞得他们头大,久而久之就不会再在他们身上动脑筋了。
    第一天上班,唯晴准时九点到达,可是大门却一直深锁着,是她记错时间了吗?重重叹口气,她坐在门外阶梯上等着,直到九点半依然不见有人来!可偏偏她忘了留下对方的电话,这下也没办法联系了。
    「该怎么办呢?」她大叹口气。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她立刻站起,正巧看见于痕穿着一件俊帅的白色休闲装懒洋洋地爬了上来。
    「你好。」她赶紧朝他点点头,「我没看见别人过来,没人为我开门。」
    「什么?没人开门?」他拧起眉头,这才拿出钥匙将门打开,推开一瞧,里头果真一个人都没有。
    「真是,那些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他走进里头,将身上的背袋重重往地上一丢。
    「你怎么了?」唯晴吓了一跳,赶紧将他的背袋捡起来放在一旁。
    「没什么。」他回头看看她,「算了,妳回去吧!我不会扣妳薪水。」
    「这怎么行?既然什么都没做,薪水我是不会拿的。」唯晴说完,无奈地转身离开。
    「等等。」看见她颓丧的表情,于痕突然改变想法,「既然来了,就为我化妆吧!自然一点,不要太浓。」
    之前他就借了表姊的化妆师,却将他化得跟鬼一样,还真是受不了。
    「好的。」唯晴立刻笑着点头,并拿起化妆箱打开。
    「请将眼睛闭上。」她要先为他上粉底。
    看着他将双眼闭上的俊脸,帅气的五官、漂亮的长眉、挺直的鼻梁,唯晴竟微微愣住,就这么着迷地望着他……
    等了好半晌都没见她有动作,于痕随即张开眼,就见她直盯着自己瞧!
    「喂,妳在干嘛?」他立刻坐直身躯,「呵!我原以为妳会比较不一样,没想到跟其它女生没两样,妳说,干嘛直盯着我看?」
    「呃!」唯晴站直身子,尴尬地解释,「对不起,我只是……只是……真的对不起……」
    见她慌得手足无措的模样,于痕摇摇头叹了口气,「快点化吧!不要慢吞吞的。」
    「是。」唯晴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别去注意他的俊魅,专心的为他打粉底、上妆……直到化好妆,她怯怯地拿了镜子给他,「你看看,可以吗?」
    于痕并没抱多大的希望,随意抽过镜子望了眼,却奇异地睁大眸子,慢慢咧嘴笑了出来。
    「到底怎么样?」她紧张地问。
    「哈……真的很不错,算我没看走眼。」他满意的站了起来,想到什么又说:「喂,如果我那几个损友要妳帮他们化妆,妳可不能答应,知道吗?」
    「是。」她赶紧点头,但心底仍有一丝难过,因为他像是忘了她的名字,从头到尾只喊她「喂」;而她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记得面试时另外一个人喊他于……于什么的。
    于痕一边搓着下巴,一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一定要让宋钰那家伙后悔。」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哦!我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于痕,妳也别喊我什么于少爷、于先生了,就叫我于痕吧!」他爽快地说。
    「那我叫──」
    「对了,妳光为我化妆也花不了太多时间,顺便帮我做些杂事吧!」他打断她的话。
    「什么意思?」她不明白。
    「就是跑跑腿,买点消夜、饮料,或者去饭店订餐点之类的。」他帅气地对她眨眨眼,「就这样。」
    「我知道了。」抿唇想了想,她又道出疑惑,「只是消夜……不知道我得工作到几点?」
    「我们排练到什么时候,妳就什么时候下班。」于痕突地站起,自作主张,「就这么决定了。」
    唯晴告诉自己虽然工作时间较长,但俊豪的晚餐可以请刘姨帮忙打理,应该不成问题。
    就在这时候,另外几个人也到了,当他们看见于痕脸上立体的妆,不由瞠大双眼,「这个妆是她化的?」
    「没错。」于痕得意一笑。
    「这样吧!我们干脆也麻烦妳了……对了,妳叫什么名字?」尤培易问着站在旁边默默不语的唯晴。
    「我叫江唯晴。」没想到于痕没问,反倒是别人问了。
    「江唯晴……好名字。」裴邑群笑说。
    「你这个死会的家伙,别乱来呀!」安风瑟拍拍他的肩,笑睇着他。
    「只是说说罢了。」已经有了女友的裴邑群,心底哪里还容得下别人。
    「我刚刚的意思是,妳的妆化得不错,我们的也交给妳负责吧!」尤培易扯了抹笑。
    「不准。」于痕一把将唯晴拉到身后,对着死党们说:「她是我的人。」
    唯晴看他紧抓着自己的手,口中说着「她是他的人」,内心竟出现丝丝不该有的悸动!
    「干嘛这么激动?不借就不借。」秦逸摇摇头,「我们又不是没带人来。」
    「妳去那边坐吧!等需要的时候再过来。」于痕随即放开唯晴,指着旁边的长椅。
    「是。」唯晴听话的过去,看着其它人一一上妆完开始排演,她则静静地坐在一旁观看,发现这出话剧里带着极重的嘲讽意味。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演这出戏?又是要表演给谁看呢?
    这一群人又是什么样的人?似乎都是些富家子弟,一个个潇洒豪爽,做事严谨,言谈又不失风趣。
    而她就在一夕之间掉进这股神秘的氛围中……
    ***bbscn***bbscn***bbscn***
    中午时间,排演结束。
    唯晴没忘了自己的工作,立刻上前问道:「想吃什么?我去买,便当好吗?」
    「便当?!」众人一愕。
    「怎么了?」她不解地看着他们。
    「我们不吃那种东西。」于痕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以及几张千元大钞,「去这间饭店拿吧!我早就吩咐好了。」
    唯晴拿过一看,深吸口气,「是葵昙亚饭店?」这间饭店的料理可是众所周知的美味,不过价钱可一点也不讨喜。
    「对,去吧!」于痕挑眉一笑,「对了,别忘了也买妳的一份,直接坐出租车来回吧!」
    其它化妆师都已经先回去,留下的只有唯晴,因为她已答应于痕做所谓「打杂小妹」的工作。
    唯晴点点头,疑惑地拿着饭店名片走了出去。
    她看得出来他们全是富家公子哥,但这样的挥霍还真是让她难以消化,光是个中餐而已,干嘛吃这么好。
    来到饭店,她说出来意,领班立刻笑着走出来,「妳是于痕少爷派来的?」
    「对。」她点点头。
    「请妳稍坐一下,餐点马上好。」
    「是。」她看向一旁的椅子,然后坐下。
    「请问妳是于痕少爷的……」领班问。
    「呃,我只是他……他工作上的助手。」唯晴只能这么解释。
    「工作上的助手?看妳应该还很年轻,已经在『西达集团』实习了?」领班很讶异。
    「西达集团?你是说有名的半导体电子集团?」西达集团是国内电子业的龙头老大,没想到于痕和西达集团有关系,也难怪出手会这么阔气。
    「没错,这是他们家的事业,于痕少爷是准接班人……妳不知道吗?」领班很讶异。
    闻言,她的思绪彷似掉进黑洞内,久久无法回神,因为这一切都离她太遥远了。
    自己竟然会是西达集团接班人的助手?如果现在不是大白天,她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场梦。
    「好了,餐点来了。」领班从厨房助理手中接过餐盒,交给唯晴。
    「谢谢。」唯晴又问:「多少钱?」
    「没关系,西达集团的人常常来这里用餐,我会把帐记在上面的。」他笑着说。
    「这样呀!那我知道了。」唯晴回以一抹笑,便提着餐盒离开了。
    在回程的车上,唯晴看着身旁大大的九个饭盒,不禁笑了……八个男生加上她,吃得完这么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