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二章

第二章

    「姊,你又要出门了?」江俊豪见姊姊每天准时八点半出门,却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什么工作。
    姊说,以她目前的薪水,要付第一期的学费绝对没问题,以后她也会想办法慢慢筹到足够的学费,要他万万别担心。
    但是,他又怎能光等着拿钱出国,不问姊姊的辛劳呢?
    「对,午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中午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江唯晴提醒他。
    「我会的,晚上我也会自己出去吃,不用再让刘阿姨费神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他可不希望连顿晚餐都要让姊为他担心。
    她欣慰地笑了,「你真的长大了。」
    「说什么,你也不过大我两岁而已。」江俊豪睨了她一眼。
    「是,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唯晴走向他,拍拍他的肩,「那么姊去上班了,你好好待在家。」
    「对了,姊,你想过要升学吗?依你的资质,考上国立大学一定没问题。」
    「等你毕业后再说。」唯晴给予他安慰后,便走出家门。
    事实上她当然也想继续升学,只是环境不允许,不过她不会遗憾,因为看见弟弟这么有出息,一切牺牲都值得了。
    才走出家门,却突然接到于痕的电话。
    「喂,是你吗?」
    「对,是我。」他的声音很干净好听,非常好认。
    「今天你来我家吧!」
    「什么?」
    「今天不去表演场地,下一段剧情还没编出来,所以休息一天。」他做简单的解释。
    「既然不用排练,那我——」
    「你的工作就只是化妆而已吗?不是说兼打杂小妹吗?」于痕有点不耐地说。
    「哦好,我马上到。」骑上机车,唯晴立刻前往于家别墅。
    才进门,她就听见他问:「你会煮饭吧?」
    「啊?」她愣住,有点意会不过他的意思。
    「我问你会做饭吗?」于痕瞅着她,「因为美国公司出了点事,我爸妈前往处理,连厨师都带走了,前两天你不是有带自己做的点心去练习场地?我吃得还挺顺口的,所以这阵子的三餐就交给你了。」
    「这样好吗?」她有所顾虑,毕竟是在人家家里,总觉得不是很妥当。
    「当然没问题,你甚至可以住在这里。」他很干脆地说,「怎么?有什么顾虑?哦……薪水是吧!我会把这份算——」
    「不是,好,我做,至于薪水这样就足够了。」虽然她亟需要钱,但她并不贪心。
    「那很好。」他笑着点点头,顺便提醒道:「我早餐还没吃。」
    「那我马上去做……对了,需不需要准备刚刚那位先生的?」她想起几次为她开门的慈祥中年男子。
    「你是说林管家?不用,他们会自己解决三餐。」于痕一边翻着杂志一边说。
    唯晴发现他从头到尾只在她进来时望了她一眼,接着就直盯着杂志说话。
    她不禁气馁地苦涩一笑,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也就算了,竟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好像她真是这么的微不足道。
    「我知道了。」她四处梭巡了一圈,确定厨房的位置后才走过去,开始为他准备早餐。
    也不知他爱吃什么,她索性熬了些粥,只因冰箱里除了米和一些青菜、鱼肉外,也没有其它食材。
    半个多小时后,她将粥端到餐桌上,对待在客厅里的于痕说:「可以吃了,那么我先回去了。」
    「还有午餐和晚餐呢!何必来来回回的,多麻烦。」于痕终于抬起头望了她一眼。
    「可是……」
    「别可是了。」于痕指着前面的椅子,「坐呀!你也吃一点,算是陪我,一个人吃饭怪寂寞的。」
    「嗯。」她微笑地点点头,不知为什么,听他说「寂寞」两个字时,她突然觉得他似乎很孤单。
    而那份孤单是来自于心里……
    唯晴走进厨房为自己拿了只碗,盛了些粥坐在他面前,「这是咸粥,你尝尝味道够不够?」
    「粥?」他眉头一皱,「怎么会是这种东西?我通常都吃西式早点。」
    「啊?」她立刻站了起来,「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我马上去换,只是还得去买一些东西才可以——」
    「你这么紧张兮兮的干嘛?我说了什么吗?」于痕轻嗤,「你还真奇怪。」
    他又低头翻着杂志,突然手一顿,眯眼看着杂志中那位亮眼的模特儿,「你有男朋友吗?」
    她刚要咽下的粥因他这一问而噎到,差点吐出来,「咳……咳咳……」
    「你怎么了?」于痕放下杂志,皱眉看她。
    「没……」赶紧抽来面纸拭拭唇,她才问,「你怎么会这么问?」
    「只是问问罢了,你念哪一所大学呀?」他以为她在念夜间部。
    唯晴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有高职毕业。」
    他的表情有丝怪异,好像没办法想象现在还有人没念大学的。「哦!」
    「还有,我没有男朋友。」她笑了笑,「你有女朋友吗?」
    「有。」于痕笑着将杂志拿上来,心满意足地说:「就是她,怎么样?很漂亮吧?」
    「对,真的很漂亮。」天,杂志上的女模特儿是这么的亮眼、五官细致,美得不可方物!
    她凝神望着,继而涌上胸口的竟是一丝丝落寞,「她是模特儿?」
    「她还在念书,当模特儿只是闲暇时的娱乐。」他勾唇一笑,「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她也很会化妆呢!」
    「好。」看他脸上的笑容,她可以感觉出他非常非常爱他的女友,「你们两个实在很登对。」
    「谢谢你了。」他飒爽一笑。
    「别这么说。」唯晴却因为他这一笑而失了心。
    「对了,用过午餐后,你可以在客房睡一下。」他舀了口粥人口,对她眨眼一笑,「很好吃。」
    「谢谢。」因为他的赞美,她欣慰的笑了。
    直到他吃完整碗粥,然后起身离去,消失在二楼,唯晴的眸光始终不曾从他身上移开。
    缓缓收回视线,她告诉自己万万不可以想太多,也不要作白日梦,这样优秀的男人再怎么也轮不到她呀!
    吐了口气,她这才站起来收拾桌面。
    ***bbscn***bbscn***bbscn***
    今天,唯晴依然准时到达练习场地。
    昨晚回去时,于痕交给她一把练习场的大门钥匙,拿着这把钥匙,她满心欢喜,这表示他已认同她也是练习场的一员。
    转转把手,果真还没有人到,她便用钥匙打开大门走进去。
    里头一片昏暗,她顺手将灯打开,呈现眼前的一幕让她傻愣住——
    一男一女就躺在阳台窗前相拥热吻爱抚着,因为她的打扰,正用一双不悦的眼神看着她。
    「对……对不起……」唯晴立即退了出去,背贴着大门几乎忘了呼吸。
    是于痕和那位杂志上的漂亮模特儿!
    真糟糕!怎么办?等一下她该拿什么脸去见他?
    在外头等了约十分钟后,门被敞开,就见于痕懒懒地靠在门边笑睇着她,「早知道钥匙就晚点给你,没想到你真会搞破坏。」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依然对他感到抱歉。
    「不用再说这句话了,反正我和她时时甜如蜜,不差这点时间。」朝屋里比一比,「佳琳想见你。」
    「佳琳?!」她眨眨眼。
    「就是我的女朋友。」将大门拉开,「快呀,别让她久等了。」
    唯晴觉得好尴尬,但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也只好勉强走了进去,当看见佳琳立刻点点头,「你好,我是江唯晴,是……是于先生的化妆师。」
    「什么于先生,第一次见面时不是告诉你直接叫我于痕吗?」他在一旁听得直发噱。
    「是呀!喊他于痕就行了,对吧?亲爱的!」佳琳上前勾住他的手臂,笑眼望着他。
    见他俩这般亲昵,唯晴连看都不敢看,直点头说:「我知道,那我先出去,晚点儿再过来。」
    「你以为任何时候亲热都行吗?」佳琳这话虽带着玩笑,但不难听出她对唯晴的埋怨。
    「我……」唯晴委屈地看着他们,这瞬间已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佳琳,她胆子很小,别开这种玩笑。」于痕对她抿唇笑笑,一手揽在她肩上,那笑带着万分宠溺。
    「我本来就是开玩笑嘛!」佳琳望着唯晴,「听说你化妆技术不错,所以想向你讨教一下。」
    「这怎么敢当,听说你也很会化妆。」
    「听说……谁?于痕吗?」佳琳转首看他。
    「没错,闲聊的时候提起的。」他无所谓的说。
    「对了,明天我还要去北欧拍广告,陪我去吧!」佳琳大胆地勾住他的颈子,抹着唇冻的粉嫩红唇咬着他的下唇说。
    唯晴赶紧垂下脸,故意不去看这一幕,直到他们亲热的窸窣声消失后,她才慢慢抬起脸。
    幸好不一会儿其它人也都到了,才稍微缓解她心底不安的情绪。
    「我说是谁呀?原来是咱们的小辣椒佳琳回来了,日本这趟旅行好玩吗?」宋钰一进门便以熟悉的语气问道。
    「我又不是去玩,而是去工作,不过明天又要去趟欧洲。」佳琳的笑容里有着诸多对自己成就的得意。
    「你呀!寒假都可以为自己赚不少钱了。」安风瑟也道。
    「是呀!我可不像你们几位公子哥那么好命,不打扰你们,我有事得先走了。」佳琳重重在于痕唇上印上一吻后,这才对他们摆手道别。
    「我说于痕,你怎么会喜欢上佳琳呢?」欧阳昊天百思不解,佳琳在他的感觉中属于骄恣的女人,如果是他绝不会看上她。
    而他也懂得于痕,虽然他外麦开朗,但从小父母就忙于公事经常不在家,因此他亟需要一位愿意陪着他、倾听他说话的女人。而佳琳不管怎么看,都是百分之百不合格。
    「因为她很可爱,看着她的笑容会让我心情轻松。」没想到于痕的理由会这么简单。
    「好,那你就继续欣赏她的可爱吧!」欧阳昊天看着唯晴,「刚刚面对佳琳时,会不会觉得很紧张?」
    「有……有一点。」她尴尬一笑。
    「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于痕这才发现她从刚刚手里就提了一只大袋子。
    「哦~~这里面是保温盒。」唯晴耸肩一笑。
    「保温盒?干嘛的?」
    「因为每次看你们中餐都得去叫饭店外卖,很不方便,而且那些料理虽然很好吃,但是太油腻,所以我就准备了午餐带来。」她发现自己的手心都冒出冷汗了。
    就怕这些吃惯山珍海味的公子哥儿们,会吃不惯她做的午餐。
    「原来是午餐,打开来看看吧!」葛西炜摸摸肚子,「我早餐还没吃呢!」
    「可是……这是午餐。」她看看于痕。
    「没关系,就让他们吃吧!」于痕站了起来,「既然你们要用餐,那慢慢吃,我去找佳琳,她明天就要去欧洲,我得多陪陪她。」
    「行,你就去做她的好情人。」欧阳昊天摇摇头。
    「可是于……」唯晴想喊住他,告诉他她会费神做这些午餐全是为了他……全是为了他而做的。
    可是,这份关心在于他好像是多余的。
    ***bbscn***bbscn***bbscn***
    「唯晴,你做的菜真的很不赖。」
    宋钰说出这句话后,其它500号寝室的王子也附和的直点头。
    「多亏于痕,我们才可以吃到这么美味的佳肴,倒是他本人一口也没吃,全被我们给狼吞虎咽吃光了。」坐在窗口看着外头车水马龙的宋钰突然转首望着她,「你不介意吧?」
    「啊!」唯晴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怎么会介意呢?你们愿意吃、肯吃,我就很开心了,其实我一开始很怕……怕你们吃不惯、不喜欢,会要我原封不动带回家呢!」
    「那你就太客气了。」宋钰靠近她的脸,对她眨眨眼,「以后多多益善。」
    「这是什么味道?」于痕回来了,才推开门就见宋钰和唯晴脸贴着脸的亲密动作……当然,这是从他的角度望过去的错觉。
    他半眯起眼望着他们,接着便听见秦逸说:「你的助手拥有一手好厨艺,我们几个人已将她带来的东西吃个精光了。」
    「喜欢就吃吧!」于痕转向杯盘狼藉的桌子。
    「我马上去收拾。」唯晴细心的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当然也没错过他看着桌面的视线,因而赶紧走了过去。
    「别急,晚点再收,先跟我去一趟学校。」说完,他便往外走。
    「去学校干嘛?」尤培易问道。
    「学校今天要发演出许可证,是我申请的就由我去拿,有了许可证才能安心排演,还有一些小道具也得搬过来,我们两个去就行了。」他回头解释道。
    眼看他走了出去,唯晴还来不及收拾碗筷便追了过去,「等我一下。」
    于痕放慢速度,等她追上后才笑说:「你以后可以不用那么麻烦的做午餐,我可没多付你薪水。」
    「我知道,只是一些简单的料理,没关系的。」她甜甜一笑。
    「好吧!那就随你了。」瞧她做些简单的料理就能得到宋钰的好感,那也算值得了。
    接着,她坐进于痕的车里,来到了乔亚大学。
    来到这里,唯晴像是大开眼界般,到处张望着……因为这里和一般大学不同,无论是教室、大楼或宿舍都是这般新颖、有特色。
    向学校拿了许可证之后,两人走在校园中最著名的枫红大道上,于痕指着旁边一栋大楼,「那栋大楼总共是十二楼,顶楼就是学校的表演场地,道具就放在那里。」
    她点点头,继续随他前往,当他们到达十二楼时,他又说:「道具在那儿,慢慢找吧!」
    「为什么一所大学会有这么专业的表演场地与道具?」她不解地问。
    「因为我们有所谓的表演社与话剧社,也常出去表演,当然得有具水准的软硬体设备。」他简单扼要的回答,并将一张单子交给她,「别多问,快找吧!这是道具号码。」
    「是的。」唯晴接过单子,从这一头往那边寻了去,而于痕从那边找过来,就在两人交错的时候,一个放满道具的高柜因为长年承受重物,一只脚突然断掉,顺势倒了下来——
    眼看它就要压向于痕,唯晴连想都没想的立刻扑向他,「小心!啊——」
    柜子重重压在她的大腿上,疼得她叫出声。
    于痕立即爬起,再将柜子搬离,急急扶起她,「你还好吧?」
    「我的脚……好痛、好麻。」唯晴用力咬着牙,痛得都淌下泪来。
    「你真笨,我闪得开的,你干嘛跑过来?」他蹙眉睨着她,语气显得急促。
    「对不起……」
    「你跟我对不起干嘛?走,送你去医院。」于痕随即将她抱了起来,直往外头冲去。
    「可是道具……」她好自责。
    「还管什么道具,先去看医生。」将她抱上车后,于痕立刻开车将她送往最近的医院检查。
    初步诊断过后,医生挪了挪眼镜说:「应该是压伤了腿骨,可能无法走动了。」
    「什么意思?不能走动!」于痕提高嗓门。
    「别误会,不是一直不能走,而是至少得休息一个星期才行。」医生补充。
    「早说嘛!」于痕望着直扁着嘴不语的唯晴,「怎么不说话了?看你怎么办?当一个星期的残废吗?」
    「对不起。」她脖子一缩。
    「又来了,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他重吐了口气。
    「那我待在家里休息一个星期好了。」干嘛这么凶,她又不是故意的,难道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是排练的重要时刻,你以为你有多少时间休息?」看她的双腿已经包扎好,他于是道:「我们回去吧!」
    「是。」她想站起来,但是……「啊!你这是做什么?」
    他竟然又抱起她往外走,唯晴不得不以双手圈住他的颈子,避免自己滑下来,可是这样的动作却让他们之间变得更加亲昵。
    于痕猛一吸气,吸进鼻间的都是她的香味……猛地,他顿住步履,忍不住低头看看她。他确信那不是人工香精的味道,而是发自于她体内的自然馨香。
    见他这么看着自己,距离如此近,唯晴立即红了双腮,别开脸……
    他随即像没事人般加快脚步将她送进车里,闷不吭声的开车返回练习场地。
    「如果接下来很忙,我还是可以上班的。」唯晴偷觑了他面无表情的脸。
    「你要怎么来?」
    「我弟弟还要一个星期才会出国,我可以请他早上送我过来,晚上再来接我回去。」唯晴想了想,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必这么麻烦。」
    「什么?」
    「就住我家吧!」他说得非常简单直接,唯晴绝对听得懂,可是她却没办法接受。
    「不……不行,我弟弟他——」
    「你弟弟几岁了?」
    「他今年就要念大学了。」
    「那够大了,以后他也该搬去学校住。」于痕突然笑了出来,且笑得有些讥讽,「说真的我倒是羡慕你弟,可以独自搬到外面,拥有自己的空间。」
    「你也很好呀!」在家有人伺候,她反而羡慕他。
    「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交换身分。」于痕转首对她魅惑一笑。
    唯晴愣了下,因为他这一笑,让她的心又狂乱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给她反驳的机会,于痕当下做出结论。唯晴轻轻一叹,心忖这下或许得麻烦刘姨帮忙照顾俊豪了。
    见她不再说话,于痕也当她是默许了,回到练习场地时,又是由他将她抱上楼。
    众人看见这一幕都惊愕不已!
    「你们这是……」秦逸问道。
    「她的腿被道具柜给砸伤了。」于痕将她放在椅上。
    「啥?你运气真好,我们常去那里也没被砸过。」葛西炜看她的腿包成这副样子,忍不住说:「看来伤得不轻?」
    「你这是关心还是幸灾乐祸呀?」于痕瞪了他一眼。
    「当然是关心了。」葛西烽勾唇笑笑,「没道具也没关系,咱们来进行排练吧!」
    「化妆吧!」于痕替唯晴拿来化妆箱,并主动坐在她面前。
    看他这副像极了乖宝宝的模样,唯晴不禁低头笑了出来,那笑是这么的单纯、心无城府,却也非常迷人,不禁让他忘了收回视线。
    拿起粉底,要为他扑上粉,一瞧见于痕与自己对视的双眸,唯晴的手顿了一下。
    「呃……有件事我一直不太明白。」她找着话题。
    「什么事?」
    「既然只是排演,又为什么次次都得上妆呢?上妆可以等正式表演再做就可以了呀!」她的眼神只敢盯着他的头发瞧,连五官都不敢多看一眼。
    「因为我们的妆对这出戏有很大的影响,每个人都有丑妆的表演,为了怕正式演出时会笑场,所以才决定排演时每个人都得上妆。」想出这个鬼点子的就是他们八个人,已打定主意在表演时非得让学校的几位高层气炸不可,既然有这样的打算,就得做到最好。
    这就是他们的坚持。
    「丑妆?!」唯晴回头看看,「可我来的这几天怎么没见到?」
    「因为今天才有丑妆的排练……裴邑群第一个登场。」他笑指着一直躲在角落不敢见人的主角。
    「嘻……」唯晴脖子一挤。
    她的笑是这么的干净无杂质,与其说好看,倒不如说吸引人的目光。
    于痕赶紧收回视线,看看天花板。
    「你别乱动,眉毛会画歪。」唯晴赶紧将他的脸扳下来,让他正视自己,然后一笔笔替他画眉。
    「古时候都是男人为心爱的女人画眉,对不?」他因为无聊,随口说出这句话,却让唯晴的小手一颤,不慎将他的眉给画歪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她慌张的道歉,「我马上重画。」
    「你哟!怎么也会犯这种错?」他小声念了她一句。
    「我不小心的嘛!」
    她细心地为他重新画好眉毛,并将妆补上,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大功告成。
    「可以了。」唯晴松口气地笑开嘴。
    「那我要上场排演了,你……你的脚没事吧?我看还是到旁边休息一下的好。」那边有可以休憩的躺椅。
    「不用,我在这里坐着就行。」她对他露出一口贝齿。
    「好吧!那我过去了。」
    看着他离开,唯晴的目光也随着他移动,虽然她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做,但是只要能这么远远看着他,她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