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隔日,纳兰易风整装待发,打算出发前往漠北。
    当领侍卫府邸的下人们得知晓艾将随大人前往,可都羡慕极了。
    “晓艾,可得好好伺候大人,大人肯定是认定你了。”旦可姨笑着拍拍她的肩。
    晓艾羞涩一笑,“我会好好伺候大人,其他的我不敢多想。”
    “你还真是,虽然随大人出府挺好,但是漠北的气候恶劣,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她就伯晓艾只记得照顾大人,却忘了照顾自己。
    “我会的,你不用为我担心。”晓艾背上行囊,走出房间才发现其他人都待在外头等着送她。
    “晓艾,大人就麻烦你伺候了。”管家先道。
    “我知道。”她点点头。
    “哎哟!你做的包子好好吃,等你回来再做给我们吃喔!”一位和她交情不错的丫鬟笑着对她说。
    “这次去应该不会太久,我回来一定做给大家吃。”晓艾没想到自己出趟远门会让这么多人依依不舍地送她,打从心底觉得感动。
    “好好保重自己。”大伙纷纷为她祝福。
    晓艾朝他们笑了笑,在众人的目送下步出府邸大门,就见外头一辆华丽的马车正候着。不一会儿,大人也走了出来,他向管家交代了几句话后,便先行步上马车。
    “上来吧!”他探出头对晓艾说。
    “是。”晓艾上了马车,车子便在车夫的驾驭下驶离。
    “大人,你只带我一人吗?”她从窗子探出头,这才发现没有任何护卫随行,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蓝翎护卫随后会到。”要齐别阳休息几天,他偏不肯,还真是说不过他。
    “那就好。”她这才松口气。
    “怎么?担心遇到麻烦或危险?”他扯唇笑。
    “小的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大人的安危。”以大人的身分地位,她怎能不担心呢?
    “别为我担心,我身手还算矫健,想伤我并没这么容易。”纳兰易风微眯眸望着她双腮沁红的小脸蛋,由小姑娘变成小女人之后,她看来是更美、更迷人了。
    听他这么说,晓艾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见过大人的身手,何止矫健而已。”
    “你见过?”他倒是想不起来。
    “第一次见面时。”她笑着提醒。
    “哦!鞫球?”
    “对,那天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不在了。”想起那天的巧遇,晓艾至今仍觉得像一场梦。
    “说不定就是那天的鞫球牵引着我们俩。”他执起她的手,“等我这次去了漠北,把私人恩怨解决之后,回到府邸我会给你个名分。”
    “大人……”她垂下脸,感动得不知该如何回应。但是,她又突地想起他刚刚所说的话,“你说的私人恩怨是什么?”
    “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等你找到你爹,就在他那儿住一阵子,我处理好事情之后会去找你。”他并不想将她牵扯进来。
    “不要。”她想都不想就说。
    “别固执。”纳兰易风板起了脸。
    “我真的不要,大人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否则我的心也不会安定,等见过我爹,确定他平安,让我跟你走好不好?”她非常认真地说道。
    “你……”他皱起眉。
    “我不管,若不带我去,我也会一路跟上。”晓艾虽然看似柔弱又憨直,但也有执拗的一面。
    “你还真固执!”
    纳兰易风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依了她吗?晓艾这下松口气,“谢谢大人,跟在你身边我才能安心。”
    “你呀!又帮不了我,反而让我操心。”他睨她一眼。
    “为我担心?”她甜甜一笑,“这样才能让你的心里无时无刻都有我。”
    “原来这就是你的野心!过来。”一把将她抓进怀里,他眯起眸低首瞬也下瞬地望着她,“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这么调皮的姑娘?”
    “我不调皮,我反而很多愁善感,所以不要惹我哭。”前阵子他不就想尽办法惹她掉泪吗?
    “放心吧!我不会再惹你哭了。”他轻拂她的发丝,将它拨到耳后,看着她清秀的小脸,正想吻上那抹红唇,突然听见马车外传来的声响。
    “大人,我是齐别阳。”原来是护卫赶到了。
    “你来了?”纳兰易风应道。
    “是。”他恭谨道。
    “要你休息你不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他掀开布帘对着齐别阳说。
    “因为我去过莎罗村,如果由我带路,大人可以省去不少时间。”他很认真地说。
    “莎罗村?”晓艾眸子一亮,“你们要去莎罗村?”
    “没错,你知道那个地方?”纳兰易风挑起眉。
    “我以前就住在那儿,对那里再熟悉不过了。”她咧开嘴儿,好开心。
    “你离开漠北几年了?”她才几岁,如果离开多年应该早忘了吧?
    “虽然有五年了,但因为那里充满着我儿时的回忆,至今我仍记忆深刻呢!”
    晓艾义不容辞地拍拍胸脯,“到了那里,我可以带路,相信我。”
    纳兰易风笑看她那动作,跟着摇摇头,“好,信你不就成了。”
    “太好了!”此行她终于可以有所贡献,否则她总觉得自己像个累赘似的。
    “还有好一段路程,你先睡会儿吧!”他拿起一旁的披风递给她。
    “那大人你呢?”
    “我还不想睡。”
    “那我就不客气,先睡一下罗!”他的披风好柔好软,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气味儿,真是好闻。
    不多久,晓艾便沉入了梦乡……
    连续赶了两天路,一路上都是一片荒凉,无论白天夜晚,一行人都是在马车上度过,期间偶尔下车活动一下筋骨,直到第三天,终于出现了一间野店,可以让他们稍作梳洗打尖。
    “客倌,里面请。”店小二一见有客人上门,立即上前招呼,“请问要吃些什么?本店应有尽有呀!”
    “那就将吃的都送上来。”纳兰易风遂道。
    “是的。”
    小二退下后,他见晓艾和齐别阳站在一旁动也不动的,于是皱起眉问:“你们这是做什么?出门在外就别讲究礼数了,快坐下。”
    “是。”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你们两个听好,现在凡事都可以与我平起平坐,别太拘谨了。”纳兰易风瞅了他们一眼,“待会儿上了菜就一块用,知道吗?”
    “知道了,大人。”
    不一会儿,小二先端来小菜,和一盘白馒头,“客倌请用。”
    “小二,再帮我准备一份饭菜给外头的车夫。”纳兰易风又道。
    “是,马上送去。”
    待小二离开后,纳兰易风转向晓艾试问道:“离莎罗村还有多远的距离?”
    “我离开太久了,这点真的不太记得了。”晓艾抱歉一笑。
    “别阳,你说呢?”
    “明天下午应该就会到了。”
    “明天就会到了?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看到我爹了!”晓艾好激动。
    “你爹?”齐别阳不解地问。
    “嗯,我爹半年前回到莎罗村,说好两个月内就会回来,但是他却一去不回。”也因为如此,她非常担心爹的安危。
    “别想太多,等找到你爹一切就真相大白了。”纳兰易风指着桌上满满的酒菜,“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先吃吧!其他的等吃饱再说。”
    听着纳兰易风的话,晓艾也开始觉得饿了,便拿起筷子认真吃了起来,“真好吃。”
    望着她满足的表情,纳兰易风不禁笑了出来,一旁的齐别川惊奇地看着大人的反应。
    想他在大人身边伺候多年,从没见过大人如此温柔的表情,而且还是对一位姑娘!
    “别阳,你在看什么?快吃呀!”这家伙今天还真是奇怪。
    “是。”齐别阳赶紧低头吃饭,表情有点尴尬。
    一会儿,吃饱了的晓艾偷偷打了个呵欠,纳兰易风瞧见立刻喊来小二,“准备房间,这位姑娘要歇息。”
    “是的,女客倌请随我来。”店小二将晓艾带往后面干净的客房歇息,“姑娘,待会儿会有人打热水进来,还需要什么请尽管吩咐。”
    “好,谢谢。”晓艾看着这间房,先将包袱放下整理一下衣物。
    待热水送来后,她便藏身在屏风后舒舒服服地净身,连日在外奔波,沾染了一身的风沙,现在终于可以躺在木桶中恣意的泡澡净身,怎不开心呢?
    洗净后,她很快地起身着衣,坐在铜镜前慢慢梳理着发丝。
    突然,她听见窗外发出奇怪的声响,立刻走到窗边打开一道缝瞧了噍,却什么都没发现。
    她不安的回到铜镜前,却又听见那奇怪的声响!
    “这是怎么回事?”她眉头紧蹙了下,随即穿上外衫,将发盘起步出房间。
    只见大人和齐别阳还在那儿谈论公事,她若因为一点小事便贸然上前打扰,似乎不太妥当。
    才要转身,就被齐别阳看见,“那不是晓艾姑娘?”
    纳兰易风回头一望,喊住她,“你过来。”
    她定住身,回头看看他们,这才徐徐走过去,“不好意思,你们在谈论公事吧?”
    “我们谈得差不多了,有事吗?”纳兰易风观察着她脸上不安的表情,“快说。”
    “我觉得这间店不干净。”她小声说。
    “什么意思?”
    “刚才我发现一直有人在窗外,但打开窗却什么都没看到,偏偏我一离开,那奇怪的声音和感觉又出现了。”说起这事,晓艾仍有点害怕。
    “会不会是风声?”齐别阳直觉如此。
    “不是……我确定是脚步声。”她敢保证绝不是风声。
    “我看我们也谈得差不多了,该回房休息了。”纳兰易风站了起来,“我跟你去房里看看。”
    “嗯。”她点点头。
    两人一回到房间,他便重重的将她压在墙边,低头嗤笑道:“要我陪你就直说,何必装神弄鬼的。”
    晓艾瞪大眼,“什么?”
    “天……你净过身了,真香!”纳兰易风紧拙住她的腰,“所以你才故意把我引来房间?”
    “大人!不是的。”她直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发现她不是在说笑,他这才抬头正视她的双眼,“难不成外头真有声响?”
    “没错,刚刚断断续续一直传来声音,让我好害怕。”她绝不会无聊到拿这种事欺骗大人哪!
    纳兰易风走到窗边探了探,“并无异状,外头除了几棵大树外,什么都没有,该不会就像齐别阳说的,你听错了?”
    “大人,你也不相信我说的话?”她十分难过,“连你也这样,我已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我信你就是。”他勾起嘴角,“今晚我就陪你睡吧!”
    “这样怎好?”她羞怯地说:“护卫跟车夫都在呢!”
    “害臊什么,真是傻瓜。”他肆笑地将她搂住,抚弄她粉嫩的小脸。
    望进他多情的眸心,她忍不住问:“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莎罗村做什么?”
    记得他曾提过是私人恩怨。
    “跟你一样。”
    “什么意思?”
    “你是去寻爹,我则去探查我阿玛的死因,他失踪了好几年,而他最后待的房里全都是血,我想我爹已被暗杀,却苦无线索,连我爹的尸首都找不到。”想起这事,他不禁用力一叹。
    “天!”她捂着唇,“怎么会?”
    “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凶手不可。”他半眯起眸,“知道凶手在莎罗村,也是经过多年的调查。”
    晓艾握住他的手,安抚他的情绪,“放心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出凶手的。”
    “我也有把握,否则我就不会亲自定这一趟了。”他反握住她的柔荑,笑望着她,“也因为无法与你分开太久,才把你带在身边。”
    “大人!”晓艾感动的眼眶凝泪,头一次主动说道:“那么就让我伺候大人。”
    说着,她便俯身而下,将他推在暖炕上,慢慢解着他的衣扣。
    “你这丫头!”他很快的被她撩拨。
    “舒服吗?”她的小手探入他裤头,紧握住他的茁壮,窃笑地用他问过她的话问他。
    “你真是个不折不拙的小妖精。”他勾住她的下颚,“还想戏弄我吗?”
    “这不是戏弄,是让你舒服……”这丫头居然还在学他。
    “就让我看看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纳兰易风猛地翻身压缚住她柔软的身子,再也无法抑制满腔的热火,猛地扯开她的衣物,吻遍她全身……
    晓艾很快的屈服于他霸道的柔情下,直到他埋人她体内,她忍不住低吟出声,在他狂野的律动下,登上情欲的颠峰,也将自己的爱做了最极尽的奉献……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