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晚膳后休息了会儿,晓艾便开始做郡主要的红豆包。
    旦可姨帮着擀面团,她则忙着煮红豆搅成泥,为了让馅吃来细腻,她费了许多劲儿搅和,弄得手都酸了。
    “你干嘛这么认真?”旦可姨皱眉瞧着。
    “因为芳菲郡主对我有点不满,所以我想好好做,以表达我的诚意。”晓艾对她笑了笑。
    “其实芳菲郡主骄纵成性,我们都挺怕她,如果得罪了她日子可就不好过呢!”旦可姨小声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不是正在巴结她吗?”晓艾俏皮一笑。
    “那我一定帮你。”两人开始包着红豆包,然后放进灶上的蒸笼。
    不一会儿香气从厨房冒出来,正好管家经过,闻到这股香味儿,忍不住上前探了采,“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在做红豆包,就快好了,克泽叔要不要尝一个?”晓艾客气招呼着。
    “我吃了怎好?”他想吃却又不好意思。
    “我做了不少,你可以尝尝,其他人应该也下工了吧?我想请大伙一起过来吃。”晓艾本就想请大伙吃消夜。
    “好,我这就将大伙找来。”克泽离开后不久,其他人陆续进了厨房,此时包子也蒸好了,人手一个,吃得津津有味。
    晚膳后,丁姑娘在纳兰易风临时有事为藉口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领侍卫府邸,而后纳兰易风便一直待在书房处理公务,但是一颗心却直放在晓艾身上。
    那个傻瓜到底有没有为他吃点儿醋?还是对他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
    想着白天她那副失魂落魄的神情,绝不是对他没有感觉!于是他猛然站起,前往下人房。
    奇怪的是,下人房居然空无一人,现在不是到了休息时间,下人们究竟去了哪儿?
    突然,他看见一位小厮从另一头奔了出去,他立刻喊住他,“等等,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啊!是大人。”他恭敬地垂首,害怕地颤抖着,“我……我……”
    “你别怕,但说无妨。”
    “去厨房,晓艾做了消夜给咱们吃。”
    “晓艾!”纳兰易风眸子半眯,下一刻便往厨房快步走去。
    远远地,他便瞧见厨房里灯火通明,里头热闹下已,再走近一看,只见下人们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说笑,而晓艾……还是里头笑得最开心的一个!
    这丫头——
    “是大人来了!”有人先瞧见了纳兰易风,立刻垂首行礼。
    其他人也跟着站直身子,恭谨地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被大人责备。
    “你们在做什么?”纳兰易风也闻到包子的香气。
    “我们……我们在尝晓艾刚做好的包子。”元老级的旦可姨先行开口道。
    “包子?”他走向蒸笼。
    “对,就是这个,请大人尝尝。”旦可姨立刻拿了一个交到大人手上,“趁热快吃呀!”
    纳兰易风拿在手里却没吃,只是走近躲在旁边不语的晓艾,“这是你做的?”
    “对。”她点点头。
    “难道你是嫌工作不够多,下了工还做点心给别人吃?”他的口气泛着一股冷意,令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多说一个宇。
    旦可姨插了话,“是郡主命晓艾做两笼红豆包,晓艾这才做的,既然做了就想多做些,如此而已。”
    他看了眼旦可姨,又转向晓艾,“你是哑巴吗?凡事都要让別人替你回答?”
    “我只是……”
    “你们全退下,我有话对她说。”纳兰易风朝一旁的下人说道。
    “是。”大伙拿着包子离开,旦可姨悄悄朝晓艾眨眨眼后,也不得不退出去。
    “芳菲的命令你不用在意。”他拧起眉。
    “这怎么可以,她也是主子。”晓艾赶紧说。
    “她是主子,那我呢?你都不听我说的话了,又何必在意别人?”他的口气带着酸涩。
    “大人的话我也听呀!从不敢违抗。”她很认真的澄清。
    “不敢违抗?要你离开就离开,要你端茶水进寝房你就端茶水进来,丁姑娘撵你出去你就出去,你这叫听话吗?”他提起气,逼视着她一字一字问出口。
    “那……我这么做是错了吗?”她才觉得他奇怪,不是有丁站娘作伴,何苦又跑到这儿来找她麻烦?
    没错,她是很不愿意端茶水进去,被丁姑娘给赶出来也很委屈,但身为丫鬟的她又能怎么办?
    “你——”他眯起眸,“你无论说什么都有理吗?”
    “小的不敢,反正我只是下人,主人说什么都对。”她拧起眉,心中极度无助,更涌现满满的委屈。
    纳兰易风深提口气,平缓情绪,“好,我说什么都对是吧?那你现在离开厨房。”
    “不行,蒸笼里的红豆包还没好呢!”她摇摇头,“如果这些红豆包蒸坏了,那多浪费。”
    “浪费?”他冷冷一哼。
    “快吃包子吧!不要生气了,还是我待会儿端一盘去你寝房,让你和……和丁姑娘一起用。”她忍着心痛说。一
    “跟丁姑娘一起用?”他的语调再次提高。
    “我说错了吗?”晓艾不懂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她。
    “你还真是搞不清楚状况。”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她不是要留下过夜?”这明明是她听到的,既然有佳人作陪,他该好好待在房里才是,不该过来纠缠她。
    “我——”
    纳兰易风这才想起白天故意说来刺激她的那番话,没想到这丫头还记得,可见她只是外表装作无所谓罢了,其实她还是在意的。
    “所以大人,为了不让丁姑娘久等,你还是先回房吧!”她垂首道。
    他微勾眼角。好吧!既然她要这么想,那就随她的意思,“那就照你的意思,红豆包做好后,端一盘到我房里,这个凉了,热一热吧!”
    看着他将包子扔在盘里后便转身离开,晓艾愣了愣,完全瞧不出他在打什么主意?
    难道他非得再一次惹她心伤、让她心痛,才肯罢休吗?
    唉!她仰首看着窗外的月儿轻轻一叹。她到底该怎么办?心如止水实在不容易,但她真的不想再因为大人而影响自己的心情。
    红豆包出笼后,晓艾先将包子装篮,放在厨房里最显眼的地方:心想如果她不在,明儿个芳菲郡主派人过来就可以一眼看见它。
    接着又端了盘包子前往大人的寝房,这一路上她的心情可说是忐忑不安,害怕再次看见他们调笑温存的画面。
    只是,她知道这终究是避不了的。
    叩叩!她轻敲房门,“大人,我送点心来了。”
    “进来吧!”纳兰易风悠悠哉哉地说道。
    晓艾推开门走了进去,低着头将点心摆在案上,“小的退下了。”
    “红豆包都做好了?”他眯着眼说道。
    听见这问题,她诧异的抬起头,对上的是他带笑的俊魅脸庞,奇怪的是,已不见丁姑娘的人!
    “你又不回答了?”他也习惯了她的恍神。
    “呃,都做好了。”她赶紧回道.
    “那表示你今天晚上已经没事了?”他仰起脸,俊魅的朝她勾唇一笑。
    “没事了,不过我想早点儿睡,明天二早起来还得干活呢!”她伯他也像芳菲郡主了样要叫她做这做那,她是人,但绝不是铁人。
    “哈……”听她这么说,他竟然笑出声,“你以为我不让你睡觉?”
    她面带尴尬的点点头.
    “我是要你睡在这儿。”他索性直言,“我突然领悟到你这丫头的脑袋并不是普通的迟钝,不……应该是很会隐藏心思。”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笃定你今天心情一定不太好吧!却可以在外人面前强颜欢笑,厉害!”他站了起来,缓步定向她。
    “大人!”她有些意外,不知道他为何要跟她说这些,又怎么这么了解她心底的感受?真正厉害的是他才对。
    “怎么?还想解释什么?”他半眯起眸。
    “我今天心情很好,大人误会了。”说什么她也不愿承认他说的是事实。虽然她好几次都偷偷躲在角落哭泣,但这种苦涩地不想再忆及。
    不过,也因为如此,让她更认清楚大人与她的距离有多么遥远了。
    “是这样吗?”
    “所以……我要回自己房间。”她不想成为他闲来无事时逗斥的对象。
    “怕我吃了你?”纳兰易风肆笑地望着她提防的小脸,“怎么一夕之间你对我产生了陌生感?”
    “小的不敢。”她又垂首。
    “忘了你早将自己卖给我了?”他不得不提醒她这一点。
    “我……”她皱起眉,“我没忘记,所以大人绝大多数的命令我都会听,唯独小部分请容许给我一点点的个人坚持。”
    “呵!”他摇摇头,“我还真是服了你,你难道就不怕我惩处你?”
    他蓦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揽向自己,与她眼对着眼,“一次两次我或许还可以忍受,但你经常这样,我可会生气。”
    纳兰易风深锁双眉,突然瞧见她眼底冒出水气。
    真该死……她怎么这么爱哭?这也发现自己今天从早到晚简直都在胡搞,完全不是他平日会做的事。
    “算了,不过你今晚一定要待在这里,做什么都随你。”他索性坐进案内,看起书卷。
    晓艾百般不解,“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自有目的。”纳兰易风勾起眉,却下明说,“内室有炕,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工呢!”
    “这……”她心存疑惑,仍傻傻地站在原地。
    “怎么?难不成要我哄你睡还是陪你睡?”他这句话倒是吓住了她,只见她脖子一缩,怯怯地走向内室。
    望着里头的炕,是大人的炕啊!她又怎好睡在上头呢?又伯他以此为藉口说要陪她,那种亲密的举动会让她不知所措。
    前思后想之后她还是决定睡下,他是大人,是她签卖身契的主人,若非他愿意放过她,她不管睡哪儿都一样。
    刚开始她有点儿不安,但也因为累了一整天,慢慢地她已沉入梦乡。
    不一会儿,纳兰易风也进入内室,站在她身边望着她的小脸,竟是这么的恬静。没想到这丫头真的睡着了,是当他是木头人还是柳下惠?
    再看看她睡着的姿势,紧紧蜷着身子窝在床缘边上,他敢保证不一会儿工夫她肯定会翻下炕。
    他索性也褪了外衫,躺在炕上,枕畔的馨香直迷惑着他,让他情下自禁地以双臂丰牢捆住她的腰,不让她滑落炕下。
    只是她柔软的身躯、绵滑的肤触在在刺激着他的欲望,然而他还是强忍下来,想他纳兰易风还是头一次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克制自己。
    由于强力的压抑,他几乎彻夜末眠,直到天快亮了才慢慢睡上,而此时听见鸡鸣声的晓艾却清醒过来了!
    她先是眨了眨眼,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随即回头一瞧,愕然地看着躺在她身侧的大人,还有他搁在她腰间的手。
    他是什么时候上床的?她暗抚心口,轻声自问着。
    眼看上工的时间就快到了,她想偷偷下床,可是他搁在她腰际的手还真沉,只要她一动肯定会惊动他。
    “这该怎么办是好?”
    “没怎么办,你再睡一会儿。”他突然说话的声音吓了她一眺。
    “不行,我得上工了。”晓艾想起一早郡主要派人去拿红豆包,虽然她摆在显眼的地方,可还是得去看看。
    “我说让你休息你就休息。”他的手仍紧锢在她腰间,让她怎么也抽离不了。
    “不行,我得去厨房,郡主会派人来——”
    “别理她。”他打断她。
    “怎么可以?自从上回鞠球的事,郡主还对我有埋怨。”晓艾摇摇头,“我想化解这个误会。”
    “这不算误会,错在她,你根本不必在意。愈是依她,她愈会对你颐指气使。”他就是不肯松开她。
    “可是——”
    “你再固执?”他圈着她腰际的大手突然覆上她的胸,让她整个人一僵。
    “好,我不说了……”晓艾虽然心底着急,却又奈何不了他的霸气,只能祈祷郡主别因此更讨厌她才好。
    纳兰易风随即闭眼假寐,故意不理她,晓艾也只好乖乖地待着,尽管非常不安,还是不敢吭半个字。
    就这么一直到了晌午,他才放开她,伸了个懒腰,“哎呀!睡得可真饱。”
    晓艾赶紧下床,弄弄头发、整整衣裳,“大人,那么小的先退下了。”
    “好,你去吧,”他惬意地笑了笑,这回却拦也不拦她,教晓艾读不出他心底的意思。
    但是不管了,她得赶去厨房才行。
    晓艾一进厨房,就见旦可姨已在里头忙着做午膳。
    “对不起,我来晚了。”晓艾赶紧上前帮忙,嘴里直道歉。
    “别这么说,我知道是大人不肯放人。”旦可姨笑得暖昧;“看来大人真的很喜欢你,旦可姨以后得靠你多多提拔了。”
    “旦可姨,你怎么这么说,让我好伤心。”她咬咬下唇。
    “我只是开玩笑的,别恼了。”旦可姨虽然才认识她不久,但知道晓艾绝不是个势利眼的姑娘。
    晓艾这才安下心,“听你这么说,我才好过些。只是……”她羞红着脸儿,“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在大人的寝房?”
    “是郡主说的。”
    “什么?郡主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整座府邸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件事了?
    “早上她过来拿红豆包却不见你,于是生着气到处找你,最后听说你在大人房里,就什么话都不敢说了。”旦可姨窃笑道:“郡主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人。昨天我还在担心今天她会不会又找你麻烦了。”
    “是这样吗?”晓艾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故意把她留下是在帮她,让郡主不敢再找她麻烦。
    “没错。”旦可姨拍拍她的肩,“这下你可以放心了,无论如何,有大人撑腰总是好的。”
    “我知道。”想起纳兰易风,她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好把握住,说不定你会成为咱们的少夫人。”如果真是如此,那肯定是他们做下人的福气。
    “这是不可能的事,大人和我的地位相差这么大,而他身边又……又有不少姑娘,我怎么比得上?”她叹了口气。
    “傻瓜,感情事和身分地位没关系的,何况我在府邸待了好些年了,从没见大人与哪个女人特别亲近呀!”旦可姨照实说来。
    “是吗?他昨天不是将艳满楼的丁姑娘请了过来?”这种心事晓艾只敢对旦可姨说。
    “什么?丁姑娘!”旦可姨大笑道:“杀了我我都不信大人会喜欢像丁姑娘那种女人。”
    “怎么说?”她禁不住好奇地问。
    “丁姑娘前两年缠大人缠得可紧了,而大人根本不屑看她一眼。你知道莲香格格吧?”旦可姨煞有其事的将她拉到角落咬耳朵,“其实她也喜欢着大人,她不但身为格格,长得又比丁姑娘美多了,但大人对她一样没意思。”
    她这番话倒是让晓艾直呼不可能!
    “所以我猜大人会把丁姑娘找来,说不定是因为你。”旦可姨以女人的直觉说道。
    “因为我?我不懂。”
    “为了要勾起你的妒意呀!傻丫头。”旦可姨点点她的额头,“看你做事挺机伶的,怎么连这点道理都想不通?”
    “是这样吗?”她羞怯地垂下脸,心底不禁怀疑,难道大人真是这个用意?
    随即她摇摇头,告诉自己别再多想了,像大人如此高高在上的男人,连格格都看不上眼,也不会喜欢她。
    “所以我才说你单纯呀!”
    “别说了,我们还是赶紧做午膳吧!”晓艾并不想继续这个活题,那只会让她的心情更加纷乱。
    “对呀!得赶紧做午膳,跟你一聊差点儿忘了。”
    两人回到工作岗位上做事,直到一切就绪后,纳兰易风不知何时步进厨房,吓了两人一跳。
    “大人!”
    “晓艾,你跟我来。”他撂下这么一句便走了出去。
    “你还傻愣在这里干嘛?快去呀!”旦可姨撞了撞她的肩。
    “好,那我先出去了。”晓艾朝她点点头后便走出厨房,在前面的园子里找到大人。
    “大人,有事吗?”她一双倾慕的眼神直瞟向他。
    “后天我将启程前往漠北,你也去准备一下。”他转身望着她。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我也要一块儿去?”她捂着小嘴儿,神情难掩激动,“我真的可以去吗?”
    “你不是说了想去找你爹?”纳兰易风看见她喜极而泣的泪,忍不住也勾起嘴角。
    “对,我好想爹。”
    “你还真是傻呀!”他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
    “对不起大人,我这就去准备。”晓艾咧开嘴笑了,开心的正要离开时,又被纳兰易风喊住。
    “是,还有事吗?”她转身问道。
    突然他将她拉进怀里,力气之大彷佛要将她揉人体内一般,“你还真是,我都快愁死了,你居然还这么开心。”
    “大人,你愁什么?”她傻气地问。
    “我一直不愿相信也不想承认,但是你让我愁,这是无法否认的。”说着,他再也无法克制的吻住她的檀口……
    晓艾紧抓着他的双臂,终于呐喊而出,将第一次给了她爱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