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晓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领侍卫府邸的,沿路上她不停自问着,为何她会这么难受?旦可姨骂她骂得对,她的确笨得可以,明明喜欢他却因为怕受伤而不敢接受他,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是她活该。
    晚膳后,她拿着被套,每绣一针就掉一颗泪珠,最后她受不了了,于是去找她爹,表明想先离开的念头,“爹,答应我好吗?”
    “大人要大婚了,你这时候离开未免……”他虽觉不妥,但也明白晓艾一定会承受不起。
    当初真不该同意老爷这个计画呀!
    “爹,我真的不能待到他迎娶婉婉姑娘的那天。”
    “你这傻丫头,既然割舍不下就不要逞强呀!”葛久义摇摇头,“你这是何苦呢?”
    “别再说了,就算我知道错了也来不及了。”她激动地说了出来。
    “这……”葛久义想告诉她一切都来得及,但又不知道老爷还有没有接续的动作,只好忍住,“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她苦涩一笑,“女儿先回房歇着了。”
    见她离开后,葛久义本想去向老爷禀告这件事,但时间已晚,就伯老爷已歇下,只好等明天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晓艾并没有回到她房里,而是跑到后山呆坐了一晚,就连下了雨也不懂得躲避,淋了一整晚的雨,隔日立即病了。
    当旦可姨发现时,她的小命都快没了!“老天,你的身子怎么烫成这样,我去请大夫来。”
    旦可姨送她回房后,紧张地说。“别去……”晓艾无力的拉住她。
    “不行,你都这样了,还能不请大夫吗?”
    “我只要喝碗姜茶就没事了。”晓艾苍白着脸说,整个人已快昏厥。
    旦可姨叹口气,“姜茶我已经在煮了,但你病得这么重,不看大夫怎么行?”
    “放心,没这么严重,小时候受风寒没钱看大夫,不都是喝姜茶吗?”她抹去额上的冷汗,努力的微笑。
    “还真说不过你这丫头,只好这么办了。”旦可姨为她端来姜茶,碍于还有其他工作,她只能先离开了。
    半天过去,晓艾自觉身体好多了,为了不再麻烦旦可姨,她决定今晚就离开北京城。
    将带病赶工绣好的鸳鸯被套放在桌上,她才开始打点包袱,直到太阳西下便启程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才离开房间,却不期然撞见大人。
    “你要去哪儿?”纳兰易风见她这么晚了还外出,不禁想起婉婉所说的那些话,难道她真打算走人。
    “呃,随意看看。”晓艾将包袱藏在身后,强迫自己轻松以对。
    “随意看看?”他扯开笑容,“天色都暗了,有什么好看的?”
    “看月儿。”她虚弱一笑。
    “今晚月亮并没有出来,你……”他徐徐转到她身侧,终于瞧见她藏在身后的包袱,“你要去哪儿?”
    “回漠北。”既然被察觉了,她就直说了。
    “你不是答应我阿玛要再待上一个月?”他的口气急促起来。
    “我爹会待在府中,而我要先回家整理一下,不然屋内满是灰尘,根本不能住人。”她朝他微微曲膝,“鸳鸯被套已绣好搁在桌上,我走了。”
    走过他面前,她一步步朝府门外移步,而他却没拦下她。
    她刚刚忽然有个念头,如果大人开口留她,那么她会愿意留下,可是,他却一句话也没说。
    真笨呀!已经要大婚的大人,拥有像婉婉姑娘那样才德与美貌兼备的妻子,又怎会在意她呢?
    葛晓艾,你还在妄想什么?
    走出府邸,抚着冰冷的墙面,她仰首看着天上飘下的细雨,一股冷意冷入心底。还病着的她,渐渐敌不住内心的脆弱与身上的寒冷,蹲了下来,无法抑制的哭那哭声凄凉,让尾随而来的纳兰易风听得心痛不已。
    他走近她,轻抚上她的肩,这一触震住了晓艾。
    她抬起头,诧异地望着他,“大人……”
    “为什么哭?”他眯起眸。
    晓艾站起来,全身颤抖地望着他,“我……”她好想告诉他,她后悔了,但为何就是说不出口?
    “你到底要说什么,说呀。”他忍住想抱住她的冲动,一定要逼出她的真心话。
    晓艾的脑子乱成一片,她想说爱他呀,但是他大婚在即说了又如何?
    “如果没话可说,那我走了。”纳兰易风转过身打算回府。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再也忍不住地大声喊出口,“我爱你……我真的爱你,虽然迟了,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而已。”
    抹去泪,她带着悲伤的心旋身走开,但不过几步,她的身子竟被他用力一拉,紧紧锁在他的胸前。
    晓艾这回没再抗拒,即便会让自己再也抽不回心,甚至痛一辈子,她也不管了!
    纳兰易风迫不及待地覆上她的小嘴,长舌直驱而入,长舌直驱而入,与她的丁香相互纠缠。
    “跟我回府。”他嘶哑地说道。
    “不……不可以,我不能带给婉婉姑娘不幸。”将心比心下,晓艾告诉自己,她绝不能这么做。
    “傻瓜,我的生命中没有婉婉.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原谅我了?”纳兰易风多情的眼里只容得下她一人。
    “我早就原谅你了,其实我并没有怪你,我只是不相信自己,担心自己无法让你满意……所以,我只好逃避。”她抿着唇说。
    “你这个傻瓜,”他紧紧拥住她。
    “什么意思?”她不懂他的意思,“刚刚你说你生命里没有婉婉姑娘,是怎么回事?”
    “你先跟我回府,我再告诉你。”没想到这丫头的心眼这么直。
    “可是……”
    “再多问我就真的不理你了。”纳兰易风拉着她的小手直往府邸走去,直到回到他的寝房,他立刻将她压缚在床上。
    “大人。”她震愕地望着他。
    “你还想拒绝我吗?”
    她流着泪摇摇头,“不,我不要,我再也不固执,也不逞强了。”
    纳兰易风动容地吻着她的小嘴,热唇沿着她柔美的颈项往下游走。
    那灼热感令晓艾忍不住嘤咛出声,“嗯……”
    “我要你自己解开领扣。”他抬起脸,笑望着她失魂的小脸。
    晓艾怔怔地望着他,然后抬起手,徐徐解开自己的衣襟,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与他裸裎相对,她却依然娇羞不已。
    “天,我好怀念你的身子。”他慢慢褪下她的肚兜儿,抚上她高耸浑圆的胸脯
    “大人……”他的话让她的心口瞬间泛热。
    “别再喊我大人,叫我易风。”说完,蓦然含住她胸口两枚粉色的嫩花。
    “要……我要你……”她不再隐藏内心的渴望,伸出纤细的双臂,勾住他的颈子,献上自己最深情的吻。
    因为她这句话,纳兰易风再也无法等待,当下褪下彼此的衣物,如干柴烈火般的缠绵一场……
    晓艾望着纳兰易风英挺的脸孔,刚毅的下巴,轻喊了声,“大人……”
    “咳!”他重咳一声,“怎么忘了我说的话,还不改口?”
    “这……”晓艾抿抿唇,心头有着羞涩与甜蜜,“毕竟你还是人人,我不能……”
    “若你成为我的夫人,还不能吗?”掬起她的小脸,他深邃的眼望进她的灵魂深处。
    “夫人?”她的心一动,“你真的不娶婉婉姑娘吗?”
    “你希望我娶她?”他蹙起眉,气恼极了,“有胆子就再说一次。”
    “当然不是.”这次她否认得很快,“只是她这么好,为什么你不娶她,这样她会很伤心的。”
    晓艾并不想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她是很好,但不属于我,你才是我的女人。”他撇开嘴角,“见我跟她在一起,你是不是有点吃味儿了?”
    “啊?”她傻气地望着他。
    “别用这种诱惑人的眼神看着我,难道那天你一点也不觉得难过?”他非常想知道她心底是什么感觉?
    “何止难过,我的心痛到都快麻痹了,我还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她就忍不住红了眼。
    “那你爱我了?”虽然她已说过,但他想再听一遍。
    “我当然爱你,好爱好爱……”晓艾吸吸鼻子,随即往他杯里一靠,“原谅我,是我不对,我不该拒绝你的爱。”
    “你明白就好,以后可不要再说什么配不上我的话,懂了吗?”
    “我懂,我再也不会了。”他将她搂进怀里,“你听好,婉婉是别人的未婚妻,我特地找她陪我演出戏。”
    “什么?”她立刻坐直身子,“演戏给我看吗?”
    “没错,就是演给你看。”纳兰易风肆笑道:“就是要激起你心底的妒意,这可是我阿玛的主意。”
    “老爷?”晓艾惊讶极了,“连老爷也轧上一脚,你们竟然联合起来欺骗我?”
    “不这样做,你会回到我身边吗?”他半眯起眸,又顽势将她压回炕上,想再温存一回。
    “那我爹呢?”她瞠大眸子,不敢置信。
    “你说呢?”他挑眉一笑。
    “意思是我爹也加入戏弄我的行列?”晓艾再次坐直身子,“老天,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亏我还去向他暗示并道别。”
    “你去跟你爹道过别?”他蹙起眉,“那他为什么没告诉我?幸好我遇见了你,否则岂不是糟了!”
    “可能连我爹都认为我配不上你。”晓艾笑望着眼前带有绝魅风采的男人。
    “那我可要向未来的岳父抱怨了,他怎么可以被你说动呢?什么叫配不上?”
    他用力扶住她的肩,“你仔细听好,爱没有配不配的问题,只有爱不爱的问题,否则就算门当户对也不会幸福,你懂吗?”
    纳兰易风坚定的眼神安抚了她的心,她随即点点头,“我现任明白了,但我有一点不明白。”
    “你到底还不明白什么?”他都说了这么多,她还不懂吗?
    “听说莲香格格也喜欢你?”她询问的眼神瞟向他。
    他一时哑口无言,一会儿才道:“是谁告诉你的?”
    “你不用管,回答我就是。”晓艾眨着双清灵的大眼,等着他的回答。
    “应该是。”他轻叹口气,老实招认。
    “什么应该不应该的,这么不诚实,要我怎么相信你?”晓艾噘起小嘴儿,不依道。
    “行行行,那是,可以了吧?”又不是他喜欢人家,干嘛问得这么详细?
    “她和婉婉姑娘一样,是这么美、这么有气质,书又念得多,不像我这么平凡……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她瞅着他问道,心里还是有着不安。
    “我喜欢你的人、你的性子、你的一切,再说那种多才多艺的女人我见多了,根本不足为奇。”他摊摊手。
    “所以你才想与我这种一无是处的女人在一块儿,就因为新鲜?”他言下之意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你怎么这么说?”纳兰易风当真恼了,“你怎么会一无是处呢?宇认得少又如何,能沟通比什么都重要,不会琴棋书画又如何,你会烧一桌子的好菜、做许多可口的点心,这些都是她们所不能的。”
    “烧菜……做点心……”她的眸子一亮,“对耶!我怎么忘了,我还是有一些本事的对吧?”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他开心的笑了。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做点心给你吃吗?”她兴奋的问道。
    “当然可以。”他笑着点点头。
    “我现在就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可以利用。”晓艾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赶紧拉起被子,红着脸儿说:“你转过身去。”
    他双臂抱胸,笑道:“都已经是我的人了,还这么害臊?”
    “就算……就算老夫老妻了,我也不习惯这样,快转过去啦!”她臊红着小脸儿说。
    “你还真是。”他依言转过身,听着她悉悉索索的穿着衣裳。
    他偷偷转过头,趁她不备时,将她抱个满怀一一
    “啊……大人,你这是干嘛?”她吓了一跳。
    “我想再抱抱你。”她身上那股迷人的气味儿,总是让他迷眩不已,“别做点心了,我现在只想吃你。”
    “都天亮了!”她羞赧地说。
    “我才不管。”纳兰易风搂住她的身子,与她倒卧在床,欲火再次点燃……
    “晓艾,恭喜你了,原来是虚惊一场,看你现在和大人的感情这么好,我真是替你开心。”旦可姨欣慰极了。
    “谢谢你,旦可姨。”晓艾害羞地说。
    旦可姨拍拍她的手,“其实大伙打从心底希望你能成为咱们的少夫人呀!”
    晓艾垂着小脸,打从心底充满感激,“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运,不但可以得到大人的爱,老爷也这么宠我。”
    “那是因为你为人善良,老天才疼你。”
    “大家都待我这么好,我无以回报,只能有空时多做些点心给大家吃了。”晓艾如今只要一有空就会到厨房做点心,只要她将点心端到前厅,就会引来许多人争先恐后的抢食。
    晓艾才刚说完,就有不少下人在厨房外头探头探脑着。
    “今天做什么点心?”有人问。
    “今儿个是小笼包。”晓艾甜笑说。
    “可以吃了吗?”
    “应该可以了,你们稍等一下。”晓艾掀开竹笼,顿时香味四溢,让每个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来,大家坐下慢慢吃吧!”晓艾将小笼包端上桌,还为他们拿来碗筷。
    一伙人急急忙忙坐下等着。
    “晓艾,你的手艺愈来愈好了,这小笼包的肉馅速真是鲜嫩多汁,顺口极了。”大伙都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
    “我前两天抽空回春宝酒楼跟大厨又学了些点心的作法,改天再做给你们尝尝。一见大家喜欢吃她做的点心,晓艾也感到开心。
    “你们在干嘛?”纳兰易风一直等不到晓艾,于是找到厨房来,却见到这副景象。
    一见纳兰易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大伙都很纳闷,为何每次有好吃的东西,大人就会突然现身?是闻香而来吗?
    “我们正在吃点心,大人要不要尝尝?”旦可姨知道大人虽然霸气又权威,但是在晓艾面前绝对会隐藏怒火的。
    嗯……真的很香,只是在这些下人面前讨东西吃似乎很丢脸……
    “不了,我有话跟晓艾说。”他说着就拉着晓艾走出厨房。
    晓艾疑惑地望着他脸上那看不出是喜或是怒的表情,“你怎么了?看来好像不太高兴。”
    “你这样子要我怎么高兴得起来?”他锐利的眸光直睇着无辜的晓艾。
    “我做错了什么?”她偷觑着他的表情。
    “你来厨房干嘛?”
    “刚刚不是告诉过你,我要来做点心,你也说饿了,想尝尝呀!”这是他亲口说的,难不成全给忘了?
    “没错,我是让你做点心,但没要你一口气做那么多,还给这么多人吃,你不累吗?”瞧她这双柔荑得揉那些面团,光想心都疼了。
    “既然都喜欢吃,就做多些,干嘛这么小气?”晓艾点点他的鼻尖,“一点儿都不像你了。”
    “我?”纳兰易风指着自己,“我怎么了?”
    “大人本是很大气的男人,对下人也很好,怎会因为几个包子而生气呢?”她对他笑笑,转身就要步向厨房。
    “等等。”他用力扣住她的手腕,“你难道还没做好?”
    “做好了”她笑笑回应。
    “既然如此,陪我去走走吧!”他一有空闲,只想霸占住她的人,不愿和别人分享。
    “好呀!我们要去哪儿?”
    纳兰易风看看夜色,“去后山吧!”
    “后山?”她经常去呀!“都入夜了,去那里做什么?”
    “去了就知道。”
    在他的牵引下,晓艾抱着疑惑的心情来到后山,立即被眼前的美景震慑住。
    一轮大大的明月就在眼前,仿佛伸手可及,晓艾看得入了迷。
    “这……这是……好美!”她不自觉地扬高嗓音,这才发现以前这时间她从没来过这儿。
    “今天正好是十五。”他坐在大石上,让她倚着他的大腿。
    “以后每月十五我们都未这里赏月,好不好?”晓艾感动地说道。
    “如果答应你,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儿好处?”纳兰易风唇角的笑加深。
    “你……”光想也明白他要干嘛!晓艾白皙的小脸浮上红云。
    “给不给?”他徐徐凑近她的小脸。
    晓艾闭上双眸,当他的热唇印下来,两人缠绵的影像正好映在月中央,意味着两人圆满幸福的未来……
    (完)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