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婚姻是怎样炼成的 > 第六章 乐极生悲

第六章 乐极生悲

  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否极泰来,乐极生悲,谁都逃不过。
  1
  审计月过去之后,李盛君所在行里组织开会,地点选在淀山湖边上的酒店度假村,除了接着总结审计工作的因头休闲两天之外,另外这一批实习生的实习期也已经满了,顺便送一送。
  这样的会议总是老一套,领导说话,酒店会餐,晚上大家散开了各自活动,酒店是五星级的,处处奢华,夜里亮着灯,水晶宫一样矗立在湖边。
  李盛君在席上喝了些酒,喝的时候没觉得,放下酒杯就觉得胸口憋闷,是以散席之后什么活动都没有参加,只一个人到湖边走了一会儿,希望夜风能够吹散自己的酒意。
  四月的夜里,湖面平静,远处有小船停泊在人工码头边上,一个个安静不动的黑色剪影。
  李盛君背向酒店独自行走,渐行渐远,最后一直走到水边上,沉默地立在那里。
  身后有人奔来,她不及回头,肩膀就被人抓住了,耳边声音惊急,
  “你要干什么!”
  李盛君一抬头,看到夏远的脸。
  他瞪着她,微微气喘地,像是用尽全力跑过来的。
  她挣了挣肩膀,却挣不动,倒是他突然收回手,放到背后去。
  “你过来干什么?”她反问他,刚才会餐还没结束夏远就被行里好几个大胆的小姑娘围住了,一个要拉他一起去唱歌,一个要拉他一起去打网球,还有一个索性要拉他一起去游泳,其场面之热闹,就连坐在李盛君旁边的任大姐都笑了,说看看夏远有多吃香,人要走了,那些小姑娘都疯了。
  夏远实习期结束之后的去向不明,据说他的父母希望他出国继续深造,又有传言他要去总行任职,总之不会留在她们行里就是了。任大姐自从李盛君向她提出要将夏远交给别人带之后就一直悬着一颗心,唯恐夏远在她们行里出什么状况,现在看到一切终于风平浪静地结束,很是松了一口气,与李盛君说起话来也轻松许多。
  李盛君见他不答,冷漠地:“你以为我要自杀吗?”
  夏远气息一窒,他是跟着她出来的,远远地看着她一个人走过长廊,走到湖边,又立在水边,突如其来的恐惧让他忘了一切,只知道奔过来抓住她。
  但她挣扎,并用冷漠的表情看着他,他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忽然觉得很悲伤。
  他过去不知道得不到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即使只是远远的看着,都让他难过。
  他强迫自己收回手,身体却矛盾地想要再一次抓住她,这矛盾让他不得不把手放到背后去,立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
  “不是的。”他慢慢说,想一想,又道:“我就要走了。”
  月光照在夏远干净挺拔的脸上,他的眼睛里有不应该有的荒凉,或许是因为想要的要不到。
  真可笑,李盛君微有些自嘲地想,让她想起一首歌,一个人不要的,另一个人却想捡。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夏远固执地没有移动脚步,像是一定要等到她的回答,李盛君则在这短暂的静默里生出些悔意来。
  夏远就要走了,或许今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并不恨他,一个女人是不会恨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的,她对他那么冷酷,或许只是因为被刺痛了,因为他说她不幸福,不快乐,而他说的都是真的。
  李盛君想到这里,眼眶就不自禁地胀痛起来,她这段日子时常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发呆,然后默默地流下泪来,林念平那天晚上斩钉截铁地答复过她,离婚是不可能的,他们两个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他不会让这种荒谬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前途,说完就起身往自己的房里走,她追上去。
  “可是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你需要的是另一个女人!”
  他站在房门里,一只手把住门看着她,表情突然阴冷。
  “你说什么?”
  李盛君立在房门外,说话前用力吸了口气,觉得肺里被塞满了东西,根本没有空气可进入的空间。
  “我看到了,昨天晚上,我在路上看到你们了。”
  林念平突然僵硬了,过了十几秒钟才道:“那是逢场作戏,现在谁身边没有一两个女大学生,我又没跟她怎么样。”
  李盛君低了一下头,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陌生:“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只是对我没有兴趣,你甚至都不想碰我,你……你在她身上是可以的吧?”
  “你闭嘴!”林念平爆发出一声大吼,李盛君猛地抬起头来,看到丈夫目眦欲裂青筋□的脸,她本能地觉得他会攻击她,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但林念平却只是重重地甩上门,力气之大,声音之重,让整个门框都在颤抖。
  李盛君在惶恐中过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林念平已经走了,桌上留了一张字条,只写了一句话:“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只是看着这一行字,都让她绝望。
  之后林念平便去了湖南,一去就是两个星期,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回来,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是啊,你就要走了。”眼眶的刺痛渐渐过去,李盛君转身走到湖边的石条凳上坐了下来,夏远就要走了,她应该对他好些,虽然他强吻过她,但她也给了他一个耳光,并且让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战战兢兢,其实她有什么资格让他紧张?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她是个失败的女人,没资格惩罚别人。
  “打算去哪里?”她问他,夏远也跟了过来,坐在她左手边,石条凳很长,两个人之见还留下十几公分的距离,谁也没有再靠近一点。
  “还没想好。”夏远答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你最近过得不太好。”
  他说的是陈述句,都没有要向她确认的意思。
  李盛君自嘲地笑了笑:“又被你看出来了?”
  “一个人过得好不好,高兴不高兴,看眼睛就知道,你眼睛里一点光都没有。”他直白地。
  “你是学心理学的吗?总这么自以为是。”
  “学过一点,大学里选修的。”他很诚实地回答她。
  “哦?所以就喜欢猜别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她看着湖面说话,刚才在席上喝的酒翻腾上来,让她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喜欢猜别人究竟在过什么样的日子?”李盛君说到这里,突然地笑起来。
  夏远皱眉,“你喝酒了?”
  李盛君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下去,“好吧,你都猜对了,你学得很好很成功。”说完哈哈笑起来,笑声在安静的湖边显得突兀而短促。
  “师父,老师,盛君。”夏远在短短一句话里换了三个称呼,然后才道:“如果你是因为林念平伤心,那种人根本不值得。”
  从夏远口中听到“林念平”这三个字令李盛君浑身一震,她猛地转过头来瞪住他:“你说什么!”
  夏远在她的左手边,因为人高,即使是坐着看她也微微低着头。
  他欲言又止,而她在电光火石之间立起身来,尖叫:“你调查我!”
  “不是。”他被她激烈的反应吓到了,一长身也站了起来,并且伸手试图安抚她,同时开口否认:“有人告诉我的,就连行里都……你知道,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
  李盛君根本没有听清他所说的话,她的耳里嗡嗡作响,眼前全是炸开的白光。
  “你走开!”羞愤让她不断后退并且挥舞双手,像是要阻止一切试图靠近她的人。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安全的,她与这个世界之间,隔着一层膜,这层膜是她的保护壳,她不想任何人知道她真正的生活,真正的自己,即使她的生活是苍白可悲的,她也不希望被人看到。
  甚至在她最好的朋友面前,她都没有提起过这些,她凭借着这层保护膜生活,大家都觉得她是没有缺憾的,是生活无忧的,那她就是没有缺憾的,生活无忧的,如果连这层保护膜都被撕掉了,她还是李盛君吗?
  她还是她自己吗?
  湖水近在咫尺,她的动作让他本能地伸出手抓住她,唯恐她掉落下去。
  手腕被人抓住,李盛君开始更加疯狂的挣扎,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她听到自己崩溃的声音:“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过得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对,我就是不幸福,不快乐,我就是个没人爱,没人想碰的女人,就连我的老公都不想碰我,你都说对了!我承认了!现在你够了吗?可以了吗?”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但脑子里全是另一种声音,严厉地指责她,近乎咆哮地,要她闭嘴,要她别这样丢人现眼!可是她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她觉得再不将这些话叫出来她就要死了,就要被她的无法摆脱的死囚牢一般的婚姻压得窒息了,就要被身边一切虚伪的面孔挤压成碎片,撕成肉块,活生生地碾压成粉末。
  谁都知道了是吗?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们竟然还可以在她面前不动声色,看她强颜欢笑,假装自己的生活是一切正常的,然后在心里嗤笑,笑她的皇帝的新衣!
  “盛君,盛君。”那双握住她手腕的手松开了,然后突然地移到她的身上,她被抱住了,那是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她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哑着嗓子,难过到极点的声音:“不是这样的,你是好的,错的不是你,你是有人爱的,盛君,我爱你,我一直都很爱你。”
  她被抱得这样紧,所有的挣扎都成了可笑的枉费心力,她也再没有能力挣扎,长时间压抑之后的发泄耗尽了她身上最后的一点力气,她觉得自己是被按在了冷油里,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是不能呼吸的,就连睁开眼睛都不能,只有他抓住了她,将她抓在手里,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她太软弱了,再没有一个人将她拉住她就会在那冰冷的油里死去那样的软弱,令她无法推开他。
  这个拥抱不知持续了多久,她能够感觉到夏远的心跳,越来越猛烈地,惊心动魄的节奏,而她的脸最终被迫仰了起来,在他的掌握中,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脸因为激动变得潮红。
  他要吻她。
  李盛君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而她给出的反应是再一次扬起了自己的手。
  但这一掌终究没有打下去,这个吻也没有成功,李盛君的手掌在半空落下来,用力地推开了夏远,再也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签完谢氏合同的当天晚上,余小凡接到了孟建的电话。
  她看到他的名字与号码在手机屏幕上闪动,心脏就止不住地起落了两下,很不舒服。
  离婚以后,他在她通讯录上的名字从“老公”变成了“孟建”,曾经被设在单键拨出第一位的号码也被她删除。
  适应这一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她常无意识地用手指反复去按键盘上的那个数字,翻看通讯录都不能看到他的名字,看到就会想流泪,但他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她,她所习惯的生活,所习惯的男人,就像是被她拔下的那枚婚戒,一开始清晰的一道白印,手指上失去的重量,就像是被剜去的一片肉,但时日长久,头破血流都可以结疤痊愈,更何况是一枚被摘除的戒指,一个不再响起的电话号码。
  渐渐的,也就好了。
  可今天,她在街上与他偶遇,夜里他便突然来了电话,她说不清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如果他早几日给她电话,甚至就是昨天,她也会感到他仍是记得她的,仍在关心她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但是现在手机屏幕上闪动的号码,只让她觉得疲惫。
  电话被接起来了,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短暂的沉默之后,孟建先开口:“小凡,最近过得好吗?”
  她原本想说“还行”,但说出口的却是:“挺好的。”
  “你看上去是很好。”他答她,迟疑了一下,又道:“你身边的那个人,是你的新男友?”
  余小凡无声地咽了一口气,觉得胸口某一处被钝物打到一样的感觉,令她呼吸困难。
  他这是要做什么?离了婚的丈夫发现前妻身边有了男人,过来质问她的私生活?或许下一句他就要说“才两个月而已,你就熬不住了?来不及地找下一个男人了?”
  孟建没有等到余小凡的回答,也可能是觉得她不会回答了,就自己说了下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你,现在很多男人对离婚的女人都很随便,总之,了解一个人光看表面是不行的,尤其是长得好的,你要看清楚。”
  “孟建。”余小凡突然出声打断他,声音里许多僵硬:“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他像是看到她想要挂电话的动作,突然声音急切:“小凡,我是关心你!”
  余小凡顿了一下,答他:“谢谢,再见。”
  说完便按了电话。
  留孟建立在街头,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单调的“嘟嘟”声,一个人呆立了许久。
  他想不到余小凡竟会以这样的态度对他,是,他们离婚了,离婚以后,他过得并不好。他一个大男人,习惯了有女人照顾的日子,骤然与妻子分开,又要照顾一个身体不好的老人,怎么可能过得好?
  更令他无法说出口的是另一件事。
  就在一周之前,母亲从老家找来一个女孩,还让人家在家里住下了。
  他原本以为母亲找来的是一个照顾家务的人,他工作忙碌,老人身体不好,家里有个全职保姆也是必须的,便没有反对,没想到来的竟是个年轻姑娘,寡言少语一脸羞涩,据说还是他们家远亲的孩子,不但买菜烧饭,就连他的贴身衣物也一并拿去洗了。
  他极其不习惯,私下与母亲商量,要她给提醒提醒,没想到母亲的回答却是:“你不觉得晓梅不错嘛?人踏实,对我们娘俩都挺体贴的,又不多话,这样的女孩现在哪里去找,你多留意留意她。”
  他听完如同被惊雷打中,当场声音就不对了。
  “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林建旭奇怪地:“你一个大男人,难不成离了一次婚就打算一个人过一辈子了?”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妈,看着这辈子为他付出最多,也让他最觉得亏欠的女人,是她辛苦劳作变卖家产将他送出国去,是她咬牙苦捱孤独数十年让他有了今天的一切,也是她,葬送了他的第一次婚姻,而现在,她将一个陌生的女人找到家里来,放在他身边,还要他多留意留意。
  难道她真正的意思,是要安排他接下来的人生?
  就在那一刹那,孟建在自己最尊敬与亲爱的母亲面前,感到无穷的寒意与恐惧,他无法继续面对母亲的目光,仓促说了句什么,转身就出了家门。
  但出了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除了公司之外竟是无处可去的,他在公司里熬了一整天,对母亲说自己突然要到外地见客户,只是不想回家。
  晚上他睡在办公室里,沙发很硬,他睡得并不好,而且做梦了,梦见余小凡,梦里还是他们新婚的时候,她像个顽皮的孩子那样躲在卧室门后吓他,他知道她在那里,故意不拉门,总是她憋不住,率先从门后跑出来,一直扑到他的背上,还要抱怨他。
  “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来?”
  他就背着她,回过头去对她说:“因为我知道你会跑过来的,看,你不是来了?”
  但是这一次,他等了又等,她却一直都没有来,一直到他再也等不下去了,奔过去拉开卧室的门,才发现那后面空空如也,除了一地灰尘,什么都没有。
  这样一个梦,竟让他醒来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地就去摸电话,想要打给余小凡。
  手指碰到键盘,他的动作就停滞了。
  离婚以后的这些日子,他再也没有联系过余小凡,不是不能,是不敢。他怕听见她的声音,也怕知道她的近况,如果她过得不好,他会很难过,如果她过得好……她又怎么可能过得好呢?没有他,只靠余小凡自己,她又怎么可能过得好?
  他这样想着,放在按键上的手指就慢慢收了回来。
  没想到这天中午,他就遇见了她。
  纯粹的偶遇。
  他与几个客户走在路上,隔着马路,看到余小凡。
  她穿着一身新绿色的春装,像是瘦了些,腰身窄极,散着的裙摆被风吹起来,裙边擦在她身边男人的腿侧。
  那男人是高且英俊的,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余小凡笑得极开心,白净的一张脸,容光焕发。
  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街对面的有一个人在注视着她,没有注意到那个人,是他。
  等她顺着那男人的提醒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心中升起的异样沉重的感觉,就像是要把他按在地上。
  离开了他,她竟可以过得这么好,余小凡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失婚的女人,她比在他身边的时候更有光彩了,这种光彩从她的笑容里投射出来,令他无法直视。
  直到他与那几个客户一起离开,余小凡都没有与他说过一句话,孟建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迎面就是晓梅,他再也忍不下去,生平第一次与母亲起了争执,要她立刻将晓梅送回去,他不需要这样的女人待在他身边,他也不可能选择这样的女人。
  林建旭忙不迭地去关门,怕晓梅听到那样,回过身来又震惊并谴责地看着儿子:“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
  孟建深呼吸,是,他不能,这是他妈妈,为他付出一切的妈妈,但她所付出的一切,是要他用自己的一生去回报的,不,不止是他的一生,还有他曾经或者未来的妻子的一生。
  他现在才意识到,余小凡的离去,并不是他离弃了他,而是她用这样决绝的手段来远离这一切,她走了,留下他,面对一段自己无法掌控的人生。
  孟建没有与母亲继续争执下去,他沉默了,沉默地吃了晚餐,沉默地出门,站在街上给余小凡打了离婚之后的第一个电话,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他的嘴像一个坏了的水闸,无论他想或不想,那些话就这样流了出去,直到余小凡说:“谢谢,再见。”,并且率先按断了电话。
  巨大的挫败感令孟建在街头弯下腰去,身边穿梭而过的人流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他抓着街边冰冷的铁拦,埋着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