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三章

第三章

  5
  粉墙灰瓦,曲折回廊,雕花窗棂,一定要是灵动祥云,芭蕉斜影,往里走可以听到脚下淙淙水声,曼曼的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周,脑海里清晰浮现出秀美绝伦的园林景致,啊——!想尖叫,这就是她梦寐以求但是长期不可得的灵感啦,原来她的灵感是需要刺激的,刺激的源头就是面前这位天外飞仙似的贵妃娘娘,激动得眼角含泪,这一刻的曼曼,恨不能手中凭空出现纸笔,可以让她把乍现的灵光描绘下来。
  “曼曼小姐,你不是要流眼泪吧?”眼前妙曼的眼波突然收去,周笑眯眯的脸,凑近她。
  所有的景色飞快退去,不要啊!刚刚到回廊而已!曼曼心痛地闭上眼睛,再张开,眼前这个男人,早已恢复平常模样,清秀的五官,眼里平静如水,最多是中上之姿而已,刚才那样的倾国倾城,好像只是她的幻觉。
  有点愤怒了!曼曼瞪着他看,不过还好脑子已经清醒,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老板之一,憋着一口气,开口回答,“不是啦,周董,你怎么会没事一个人在这里唱长生殿?很精彩啊。”眼里亮闪闪,装得好崇拜,其实心里真正想说的是,娘娘,一看就知道你没实权,上班时间这么空,没一个人想到跟你请示工作吗?
  呵呵呵,这个曼曼好可爱。周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明明很不屑,却还硬要装出一副小小狗腿的样子。刚才意外再见她,小小的脸蛋涨得通红,掩在门缝里,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有很多星星在闪,太有趣太可爱,每次看到她,就觉得无聊的人生充满了乐趣。这么好的生活调剂品,让人怎么舍得轻易放过?玩心大起,周收起笑容,轻轻叹气,“不好意思,其实我就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主的挂名董事,让你看穿了,唉。”
  啊?她竟然猜对了。满肚子的碎碎念突然被打断,曼曼看着面前垂着头的男人,奇迹般地,心软了,突然觉得他好可怜,怎么办?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在面前垂头丧气,他看上去心情很糟糕,是不是应该安慰几句?可是她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哎,好难办,曼曼踌躇了。
  眼前的男人见她没有回答,微抬眼角,哀怨地瞥了她一眼,依稀水波荡漾,看不清,只是一眼而已,可是轰地一声,曼曼脸又红了,春光无限,春暖花开,春风拂面,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有时候会突然化身绝色飞仙,让她神志不清起来,妖孽啊。咬舌尖,微痛让她回过神,“周董,今天我被录取了。”不懂得如何安慰,岔开话题,是不是会好一点?
  “噢?”他仍旧垂着头。
  “是宁总面试我,让我明天来办手续。”
  “是大堂哥亲自给你面试的啊,也难怪,最近大小事情都是他亲自拿的主意,是为了新的楼盘吧。看他整天忙进忙出,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倒闲在这里,什么都插不上手。”
  听上去好像是被排挤啊,不忍心再说公司里的事情,曼曼的声音放得更轻,“呃,这个,因为被录取了,所以打算等下回家跟爸爸妈妈好好庆祝一下。”
  “真开心,曼曼小姐的家庭一定很温馨吧。唉,我已经两年没有和我父母在一起吃过饭了。在上海又没有朋友,每天一个人吃饭。”
  不,是,吧!难道他在家里,也不得宠?背后一点靠山都没有,怪不得这么寂寞地呆在这地方唱曲子,没人理。面前的男人,因为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可是双肩居然微微颤抖。曼曼的心一下子变得又酸又软,“这个,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
  “可以跟我一起吃饭?”周突然抬头,眼睛亮亮地盯着曼曼。
  啊?我刚才说了什么?震惊地掩着嘴,曼曼变得目瞪口呆,事情怎么突然演变成这样?觉得自己置身诡异的异度空间,这一刻的曼曼,被面前的这个男人和她自己,彻底打倒了。
  6
  还是走回那个电梯,有通道直接下到地库,周一直咪咪笑,曼曼一直处于震惊状态,没办法,打击太大,回神难啊。
  “想吃什么?”周发动车子,一踩油门,倒车速度很猛,曼曼还来不及回答,砰地一声,车身震动。
  “——”车厢里一片沉默,两个人,彼此望着对方,都没有出声。
  “曼曼,你可以把手放下来吗?”周静静地开口。
  这才发现自己双手都吊在侧顶的把手上,整个人像只受惊的小猴子,僵硬地笑一声,曼曼把手慢慢收了回来。
  “这个——周董,好像,好像撞到后面的车了哎。”小心翼翼地瞄了瞄身后,曼曼声音干干的。
  “噢,那是公司的车。”他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把熄火的车子重新发动,“我很少开车,没关系,开一会就熟了。”
  不,是,吧!曼曼再看了一眼身后那辆被撞得惨兮兮的车子,娘娘,我知道你车好,可是也不用这么一路证明过去吧?眼角抖啊抖,看着他踩油门往前一冲,然后惊险万状地擦着立柱转过车头,本能地伸手握上方向盘,“这个——周董,如果你不介意,我很想开开看这辆车哎,我还没有试过这么高级的车子,能不能让我过过瘾?”
  刹车声,周侧脸看她,“可以啊,不过怎么能让女士做司机呢?”
  心里哭,我也不想阿,可是做司机跟自己的小命相比,小事啦。曼曼拼命点头,“没关系没关系,我很乐意的。”
  就这样,曼曼坐到驾驶座上,在车库保安诧异的眼光里,载着传说中的第一美人,绝尘而去。
  “中餐还是西餐?”周继续刚才的问题。
  “都可以啊,我不挑食的。以前在巴塞罗那,他们喜欢什么东西里面都加大蒜,一开始吃不惯,顿顿面包牛奶,后来也不是坚持下来了。现在什么端到我面前都能吃啦。”曼曼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不过最好吃的,当然是妈妈炒的家常菜,就是一碗面条也是香喷喷的来,周董在上海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妈妈烧的,就算是面条也香啊,我妈妈就从来没给我煮过一碗面,唉。”叹气声。
  黑线条!她又说错话了,明明是想要安慰这个男人,呜呜,真是失败。
  “今天我面试成功,我来请客,好不好?”
  “这么好?”周的眼睛再次亮闪闪,“很久没有吃淮扬菜了,我知道一个很道地的馆子,我们去吃吧。”
  啊?刚才我又胡说八道了些什么?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男人,都会大脑一片混乱?再次被自己打倒,曼曼挫败地回答,“可以啊,周董指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