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32
  老赵在她面前坐下,看着曼曼吃得兴高采烈。突然眼色担忧,开口问她,“曼曼,你跟周——”
  “嗯?”闻声抬头,嘴里还鼓鼓地塞着半个饺子,曼曼含糊地回答,“我和周?怎么了?”
  这个姑娘,天真纯净,真是很得他的欢心啊。自己的家人都远在国外,看到曼曼,就想起最心疼的小孙女,眼看着她跟周,一步步走得越来越近,老赵这会心里,可是真的为她担忧。周的背后,就算称不上是龙潭虎穴,那也有得一拼了,况且那小子从小就心思细密,叫人难以捉摸,现在把曼曼整日地带在身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小心措辞,“周家里是什么情况,曼曼听说过吗?”
  “噢,周有提过啊。”曼曼点头,“我去过他在西郊的别墅,那里据说是他妈妈的老家。对啦,任老师还跟我说过,周的妈妈,是以前出名的美人,很早就嫁进周家,我还看到过照片噢,真得很漂亮。”
  “你去过那栋别墅?”老赵微有些诧异,思绪瞬间飘远,“小仪的确是很漂亮啊,只可惜——”
  “小仪?”只觉得这个名字耳熟,但是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周的妈妈叫小仪吗?”
  “是啊,我和她的父母是老朋友,当年看着她长大的,周小的时候,她也有时带着他来吃饭,真可惜,那么漂亮的姑娘,没得那么早。”
  “啊?”曼曼顾不上嘴里的饺子,直接低叫出声,“周的妈妈,已经——没了?”
  “是啊,”陷入回忆里,老赵自顾自地说下去,“那样的人家,有什么好,金枝玉叶的嫁过去,也要褪一层皮,更别说是小仪这样的拧脾气,一定是吃尽了苦头。”
  这边的曼曼,震惊过度,只是在心里反复念,原来那个照片上的美人,已经没了,已经没了。那么年轻,忧郁的脸,没有笑的,郁郁的,眼梢微微的上挑,跟周有几分神似,都留在那些泛黄的照片上,只留在泛黄的照片上。把照片摆在身边,那样的周,心里一定还是念着自己的妈妈的吧。明知道那是别人的家事,可这一刻心里酸痛莫名,突然很想跑到周的身边去,看看他的微笑,就算牺牲色相,逗他一笑,也是好的。
  “那么周的爸爸,你也见过了?”老赵的问题,把曼曼拉得回神。
  “周的爸爸?他不是在北京吗?我没见过啦,周很少提起他的爸爸,我想应该是个很忙很忙得大商人吧。”
  “商人?”老赵错愕地瞪着她,“这是周跟你说的?”
  “我猜的。”饺子吃得差不多了,曼曼站起身来,“老赵伯伯,你教我下面条,煮饺子好不好?我也想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来。”每次吃到老赵的美食,都感觉好幸福,那些繁复的菜色,估计有点难度,不过面条饺子,应该不难学吧?下次煮给周吃,他一定会开心。
  曼曼——心里叹息,老赵眼神里,不知不觉添了一丝怜悯。
  昨天写到小楚,心潮澎湃啊,所以晚上,终于提笔写了楚楚的番外。今天继续更这里,厚厚,那个番外,很多亲亲要求写留白和肖的小孩,这两天努力一下
  33
  突然有人叩门,“老板,有位楚先生找曼曼小姐。”
  “找你找到我这儿来了?”老赵看着曼曼。
  一定是刚才那个自来熟的小楚公子,曼曼好无奈,“不好意思啦,老赵伯伯,大概是周的客人,刚才在楼梯上遇见我,是我告诉他偷偷到你这里来吃私房菜的。”
  “是曼曼的朋友吗?”老赵回复乐呵呵的表情。
  “呃——”算上刚才,也就见了两回,算不算朋友啊?曼曼踌躇,可是老赵已经应声叫开门,门外果然站着笑眯眯的小楚公子,“好香啊。”
  “曼曼在吃饺子呢,”老赵站起身来,“我到外面去招呼一下,炉子上还有,不用客气了。”
  小小的厨房里,只剩下楚承和曼曼,看着楚承真的自己动手上前盛饺子,曼曼瞪大眼睛,有点小小不满,搞什么呀,连周都没吃到呢。
  “你在瞪我吗?”端着碗坐下,小楚笑嘻嘻。
  “没有啦,”收回眼神,“你们和周谈完了?这么快。”
  “怎么会?我大堂哥这回受得打击可大了,一时半会,和周是说不完了,我还惦记着你说的私房菜呢,溜出来的。”他边说边下勺子,然后幸福地眯眼睛,“果然好吃啊,曼曼小姐真会享受。”
  明知不该多问,但是心里实在好奇,曼曼的手指又放到嘴边,“你们——”
  “想知道我们聊了些什么吗?”这个小姑娘,想些什么脸上写得明明白白,真有意思。
  “——”当然想知道,可是又觉得追问面前这个半熟不熟的家伙很是不妥,曼曼一时出不了声。
  “想知道我堂哥公司的方案,怎么会跟你们设计部准备的一模一样吧?”
  点头,换来他低低笑,“真老实。”
  瞪起眼睛,不说算了。
  “好啦,告诉你,”他放下勺子,“这件事情,说来真有点复杂,前段时间,我大伯和四叔认识了一个朋友,本来也不太熟络,后来听说我们对30597感兴趣,突然跟我们走得勤了起来,还一力推荐我们去参加招标,我大伯倒是有推辞,说庙小请不了大佛,可是他说只要去参加,就一定没问题,连内定设计方案都可以给我们,只要走个过场就行,到时候大家都得利。”
  “听上去真得很复杂,可是30597不是市政项目吗?怎么有人这么通神,连招标都可以打保票。”曼曼皱眉头。
  楚承笑了,“那个朋友,本就是政府里的人物,没听说过官商勾结吗?”
  说得这么赤裸裸,这个人还真敢讲。
  “人家想找间公司合起来赚一票,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再说利润实在可观,我四叔也坚持,后来大伯这里就同意了,没想到招标会一开,就有老朋友来提醒我们小心。”
  “有人告诉你们,那份方案是从周的公司外流出去的?”
  楚承赞许地看了她一眼,“你挺聪明的嘛,那人实在是说得及时,否则我大伯的公司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卷进政治风波里,到时候怎么死得都不知道,再大的利润,我们也没命去享啊。所以我大堂哥今天,是特地赔罪来的,盛乾已经宣布,退出这次招标了。”
  “政治风波?”越来越一头雾水,“周跟你们,都是经商的,就算是政府里的人拿了我们的方案,那也只能说明那个人做得太过分,跟政治风波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周的爸爸是谁吗?”楚承一时惊讶,脱口而出。
  “周的爸爸?”今天第二次,有人向她问这个问题,没来由地感觉心惊肉跳,曼曼张着嘴,呆住了。
  还不等楚承答话,门外响起周的声音,“曼曼,还没吃完吗?我们要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