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39
  走出公司,诧异地看到小李候在门外,看到她,远远走过来。
  “曼曼小姐,去蔷薇园吗?请跟我来,车停在外面。”
  “你送我?”有些吃惊,对小李,已经见过几次,所以不算陌生。但是他根本就是周的私人司机,在公司都很少出现,为什么突然专程来送她?
  “是的,周董说了,以后曼曼小姐出行,由我负责。”
  “这是他说的?”不会吧,心里有些微不安,她从小不是什么特权阶级,这样的待遇,实在太不适应了。
  “我可以自己过去,很方便的。”
  “曼曼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他坚持,再僵持下怕被人指点,她只好不情愿地上了车。
  小李开车,迅速而平稳。仿佛转眼,便到达目的地。远远看到任浔,两天没见,突然觉得好亲切。跑过去立到他面前,只听任浔微笑着唤她,“曼曼,你来啦。”
  “任老师,我这两天把草图改过了,你要看看吗?”
  “不着急,我们先和工地上的负责人开会,讨论一下管道布线的问题。”
  答应着跟着他往前走,任浔突然回头,“曼曼,有件事——”
  “什么?”
  “你和周,你们俩个——”
  “呃,我们俩个——”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只看到任浔的眼里,露出与老赵相同的微微担忧之色。
  “曼曼,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你身上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恩——大概知道吧,你的意思,都是因为和周在一起的关系,是吗?可是已经解决了,真的。”
  “我不清楚来龙去脉,可是曼曼,如果说这些只是个开始,你会不会害怕?”
  “——”她没有回答,一时沉默。
  面前的曼曼,小而精致的脸,与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睁大眼睛,眼里澄澈见底,让人不由自主想亲近疼爱。就是因为这样的透明,所以才会吸引到周吧。
  他和小静,是周童年时在上海的朋友。因为父母是他母亲家旧识的关系,三个人在周十岁前,玩得很是融洽欢快,小时候只觉得他比别人沉默,喜欢笑,却不喜欢说话,那时他父亲还在上海任职,调回北京之后,周与他们便联系得少了,成年后再见面,好像他什么都没变,还是喜欢微微地笑,话很少。但是他感觉得到,周和从前,大不相同了。他的笑,看似很容易亲近,其实隔着千山万水,他现在的心思,谁也猜不透。这样的周,看上去吟风弄月,其实身后掩藏着万丈波澜,眼前的曼曼,和他在一起,到底行不行啊?
  “我都明白的。”突然再次开口,曼曼脸上,浮现一朵微笑,“放心啦,我会照顾好自己。”
  有些诧异地扬起眉毛,她真的明白吗?
  “开会啦。”她指指前方。
  唉!叹气,有些人,别人看她过得惊险万状,她却悠闲自得得很。
  会议冗长,讨论管线布置,本就是复杂费时的事情。好不容易结束,任浔站起来舒展身子,招呼曼曼,“明天小静要回日本了,今晚想聚一聚,你来吗?”
  “恩——周会来吗?”
  “我跟他提过,不过他没说什么。”一边聊着一边往外走,突然前方有清脆的叫声。
  “浔哥哥!我来接你啦。”远远看到小静,白衬衣铅笔裤,从她的SUV上跳下来,不知多潇洒,小静出场总是那么耀眼,曼曼几乎没有抬手遮挡她所散发出的万丈光芒。
  “小静。”任浔快步走过去,“你跟周联系过了吗?他来不来?最近这家伙越来越神秘,经常不知所踪。”
  “谁说我经常不知所踪,”另一个声音传来,周从另一边车门下来,微笑着伸手,抚上曼曼的头发,“晚上一起去吧,小静明天要走了。”
  “好啊。”答应得爽快,换来任浔的不满抗议,“曼曼,你态度也变得太快了,刚才我问你,就想个半天,他一出声,你马上就说好。”
  有点脸红,心里小小声,任老师,对不起啦,请你原谅我,面对娘娘,我总是有点脱线状态。
  小李已经把车开过来,目送他们两个上车,任浔与小静也坐进车里,一边发动车子,小静突然开口,“浔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曼曼和周在一起,就心惊肉跳的。”
  “是不是想到小仪婶婶?”
  “恩,你也有一样的感觉,对吧?”
  40
  一行人到了一家旧式别墅改造的西班牙餐厅,隐藏在曲折的老弄堂里,走进去,豁然开朗,整个餐厅外侧全是大幅的落地玻璃,衣香鬓影,一派奢华。
  坐进舒适的大沙发,四个人有一句每一句地闲聊。小静吵着要开红酒,喝到一半,突然抱着任浔的手臂,低声叫,“浔哥哥,我不想回日本。”
  “怎么了?”任浔伸手稳住她。
  “回去,就要结婚了,再没有自由。”她埋首在任浔的肩窝,半是撒娇,半是认真。
  啊——一时震惊,曼曼有些怔忡,小静看上去,永远是阳光灿烂,猜也知道,从小一定是金枝玉叶长大的,怎么喝完酒,就突然说出这样让人目瞪口呆的话,他们果然和她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过着她完全不能想象的生活。
  “听说了,山木集团的二公子,是不是?”拍着她的头,任浔轻声安慰,“那个人不好吗?”
  “不要怕,老山木快不行了,集团里争权争得厉害,二公子这一派正处于弱势,很需要像你家那样强有力的后援。你嫁过去,他们一定会待你如珠如宝。”周突然开口,声音轻悄,但是字字清晰。
  “如珠如宝,”小静仍旧埋首在任浔的肩窝里,“那个人我不喜欢,再怎么如珠如宝,我都不想嫁过去。”
  “如果不喜欢,那就不要嫁。”任浔很认真地开口。
  “不嫁?那浔哥哥你娶我?”
  “你饶了任浔吧,山本家黑道白道都吃得开,他还想过几年太平日子呢。”周低低笑了。
  任浔也笑了,“不如让周娶你,不要说黑白两道,上天入地都奈何不了你。”
  “才不要,嫁给周,我怕自己会没命。”小静抬起头,皱鼻子。
  曼曼在旁边小声开口,“如果不喜欢,就拒绝啊。”
  “曼曼,你不懂啦。”
  “小静的家庭,我是不懂,可是如果不喜欢,还要在一起,怎么生活呢?”
  “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人,这样生活着,也过得很不错。”觉得她说得天真,任浔微微笑着回答。
  “我不行。”曼曼忽然回头,向周看去,他坐在沙发中,姿态闲散,正盯着她看,俩人目光相遇,只是微微一笑。
  小静哇哇叫起来,“浔哥哥,你看看他们两个,我这么伤心,他们连一句安慰都没有,还在我们面前眉来眼去,太过分啦。”
  “别理她,任浔。山木家的二公子对她一见钟情,追得死心塌地,就差没有跑到她家门口以死明志了,替她操心,没必要。”周大笑起来。
  “原来你这次回国,是吊人家胃口来的啊。”任浔松了一口气,伸手去捏她的鼻子。
  “那个人无趣得很。再说他喜欢我,不过是因为还没追到我而已。”
  “我看正好,人不能过得太有趣,山木家的二公子是庶出,在家族里的地位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这样的人会懂得珍惜自己拥有的东西,他喜欢你,不会错的,小静以后会明白。”
  静静坐在一边,因为他们所说的话题离自己非常遥远,所以不想插嘴。小时候喜欢上邻家姐姐的插画书,里面有如画美景,人物漂亮得让她不忍心翻页,借回家里,一晚上看了好多遍,知道是要还的,所以特别珍惜。爸爸疼她,费尽心思找到一本一摸一样,放到她枕边,乍见的时候惊喜无限,可是翻过数次,便丢在一边,再也想不起。那时候已经明白,人最珍爱的,都是些没得到和已失去的东西。可是刚才与周四目相对,微微一笑间,只觉得心神舒畅,一切圆满,现在听到任浔这样絮絮而谈,突然无比赞同,人最该珍惜的,不是没得到和已失去的东西,而是你已经拥有的,手指好像有意识,摸索着靠近温热的另一边,面前桌上,雪白的桌巾长垂,看不见周的手在那里。突然一热,手已经落到他暖暖的指掌间,抬眼看到周的脸,微笑间情意萌动,眼里尽是风清月朗。
  走出餐厅天色已晚,跟小静和任浔告别,小李把车开到面前。诧异地看了一眼周,还以为小李早就回家了,一般到了晚上,周都会自己把她送回家。
  “别发呆,快上车吧。”周轻轻推她。
  “我吃得好饱,不想坐车。”
  “那我们走回家?”
  “呃,开玩笑的吧,好远的。”
  “走吧。”他兴致颇高,对小李交待了几句。回身牵着她往前走去。
  小李开车,在身后几步之遥慢慢跟着。
  “周,不要让小李接送我好不好?我会不习惯。”
  “怎么会?小李开车很稳的,你晕车啊。”
  什么回答?真是鸡同鸭讲,曼曼黑线条。“我怕公司里的人,看到不太好。我跟你——”
  “你跟我,怎么?曼曼,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你这样说,人家才会误会。”他看着她坏笑。唉,以前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难以捉摸。其实他就是喜欢对着她使坏,逗她弄她,看到她脸红害羞,说不出话来,那便是他的一大享受。真是坏心眼啊——
  “不跟你说了,我认输。”举手投降。
  “呵呵,”他笑,“反正已经误会了,要不我们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吧?”
  “周!”伸手推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上车吧,叫小李开回别墅,回去一起看碟。”
  “不要啦,老是好晚回家,爸爸妈妈会担心的。”嘴里这么说着,人却已经被他拉向车子。坐进车里,小李好像松了口气,踩油门加速。车头往前直冲出去,快得仿佛就地起飞。
  握着门侧的把手,曼曼目瞪口呆,小李怎么了?突然化身暴走族,好可怕。但是顺着周的眼光看过去,只见车后有几辆车仅仅跟着,连车窗都是全黑的,望过去好像融在夜色里。
  “周——”低声叫出来,曼曼抓住周的手,一时惊惶。
  他微微皱眉,突然开口,“小李,停车。”
  “可是周董,刚才他们就一直跟在后面,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跟你都能跟得这么紧,还会有谁?”
  小李不语,顺从地把车在路边停下。周开门下车,手心一紧,回头看到曼曼不安的小脸。
  伸长手去,捏着她的脸颊微微笑,“怎么了?”
  “我跟你一起去。”
  “用不着,我去去就来。”
  轻轻抽回手,周转头下车,轻轻合上车门。小李立刻下车,想要跟上去,也被他阻止,只能立在车外,远远望着。手心变得空落落的,曼曼趴在窗前,努力地盯着周看。几个男人从那些车里下来,看到周,很恭敬地弯腰。立在那里与周低声交谈,眼光有意无意地向她这里射过来,尽是探究。
  只是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却好像过了很久,周终于转身向她走来,车门轻响,他坐进车里,接着开口,“曼曼,我今天晚上,要回北京。”
  “啊?”之前完全没有听他提过,这么突兀,曼曼一时愣住了。
  起飞的时间是在半夜,小李提议,“曼曼小姐,我先送你回家,时间很宽裕。”
  望望窗外的沉沉夜色,心里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爸爸妈妈在家里,一定等急了,可是侧脸看到周,就坐在她的身边,车里没有开灯,不知为什么,只觉得他陷在黑暗里,遥远而孤独。要回北京去,为什么?自从知道周的背景,说不害怕,那是骗鬼的。她不是傻瓜,知道那些富贵荣华的背后,掩藏着多少惊涛骇浪。那天他说,跟他在一起,会很辛苦,他还说,现在说不要,还来得及。其实是来不及了,她对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总是一意孤行,来不及了,她已经把心都放下去,哪里还收得回来?
  “没关系,”她突然微笑,把手放到周的掌心里,“我送你,看你上飞机啊。”
  到机场还早,小李借口走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临走前居然冲她感激地笑。车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听她说完那句话以后,周一直没有出声,这时却突然俯身过来,在她耳边低语,“曼曼。”
  “嗯?”
  他却不语了,伸手圈住她,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这姿势,亲昵暧昧,如果有人路过,一定觉得他们是一对难舍难分的爱侣吧。
  沉默良久,只听他低声问了一句,“不害怕吗?”
  心里突然酸;)痛,为什么这么问?她不害怕,因为听得到他心里的声音,不想孤单,不想一个人。没关系,现在有她了,她会好好守在这里,哪里都不去。从他怀里抬起头,曼曼张大眼睛微笑,“不害怕,我是宇宙无敌的超级曼曼,什么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