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51
  手里的锅子已经被擦得铮亮,但是美姨仍旧埋头用力,好像眼前在做的是世间第一等大事,刻意忙碌不休,就差没有在背上写着“不要来打扰我,不要问我任何问题”这两句话。可惜事与违愿,少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美姨,你能不能再出来一下?”
  心里叹气,但还是顺从地放下锅子站起身来,走回客厅里。只看到少爷立在沙发前,眉心纠结,沉默不语。看到她走近,他放下手中的电话,开口便问,“美姨,刚才我说的顾远之——”
  “少爷,我真的不晓得顾远之是撒宁呀。”虽然还不清楚少爷要问些什么,可是不自觉地心里惶恐,又不知道说什么可以阻止少爷问下去,美姨就差没有开口求饶了。
  “这个人,原来不叫顾远之,他在二十多年前改过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做——”
  “少爷!”突然低叫,“那个人以前叫什么,跟我们有撒关系呢?”
  “有关系,当年发生的事情,我一定要知道。”完全不顾她口里的哀求意味,周斩钉截铁地继续问下去,“那个人原来的名字,叫做顾新中,他还有个妹妹,和妈妈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美姨,你不会不知道吧?”
  其实已经猜到是谁,但是突然从少爷手里听到那个名字,还是让美姨心惊胆战,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没有再听到过这个人一丝一毫的消息,可为什么毫无征兆地,少爷又提起了他。当年的凄风苦雨仿佛全部回来,她立在原地,手足无措,双唇颤抖,只是说不出话来。
  仔细看她的表情,周的眼神慢慢暗淡下来,“美姨是知道的,坐下来慢慢说吧,我很想听。”
  “少爷——”挣扎着出声,“嘎许多年前头的事情了,美姨记不清啦。”
  “美姨!”周的声音突然提高,“那些事情对我很重要,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一定要!”
  猝然抬头,少爷的脸近在眼前,眉宇阴沉,眼里都是执拗决绝,这表情如此熟悉,与当年小姐的脸上所出现的,如出一辙!一瞬间心中惊惶无限,仿佛一切重来,眼看着最疼爱的人前路凄凉无限,她却完全无能为力,毫无阻止的可能。
  从客厅回到自己房间,曼曼只觉得全身无力,俯身趴在床上,唯一能做的,只是埋头在臂弯中,长久沉默。
  爸爸推门进来,看着她低声叹息,又安静地走开,妈妈招呼她吃饭,得不到回应,也不坚持,只是替她轻合上门。太阳慢慢落下去,天际一片血红,窗外远远传来邻里下班回家的招呼声、自行车的铃声、孩子的嬉笑声,原本熟悉亲切的一切,现在却好像离她无尽遥远,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门轻响,妈妈的声音再次传来,“曼曼,出来好不好?”
  疲倦得好像说不出话来,挣扎着应答,“妈妈,我不想吃饭。”
  “有人来找你,叫任浔,你认识吗?”
  任老师?他怎么会到自己家来?抬起头,曼曼一时错愕。
  52
  走出房门,就看到任浔坐在客厅里,正和爸爸聊天。看到她,侧脸过来,“曼曼,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聊聊工作室的事情。”
  “工作室?”诧异开口,曼曼一脸迷茫。
  “任先生说他在上海有一个设计工作室,希望你能参加。曼曼,你们聊吧。”顾爸爸站起身离开。
  客厅里突然只剩下他们两人,看着曼曼的表情,任浔微皱眉头,但是声音仍然低而柔和,“怎么了?”
  “任老师——”
  心里不安,但是脸上却不由自主露出安抚微笑,“曼曼,我来邀请你参加我的工作室,好不好?”
  突然想起早晨周的叮嘱,“曼曼,我知道你喜欢任浔的设计,他在上海有一个私人的工作室,我想你去他那里,好不好?”好不好,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当然什么都好,可是现在——妈妈的话还没有全部消化完,现在又回想起早晨的情景,曼曼心里一片慌乱。
  “没关系,不用现在回答我,你吃饭了吗?或者我们出去一边吃饭一边慢慢聊?”看出她的挣扎,任浔体贴地开口。
  曼曼妈妈捧着茶水过来,听到这话,搂一下女儿的肩膀,“曼曼,这就是你一直崇拜的设计大师吧?这么好的机会,别放弃,你去吧,就当聊聊天,散散心也好。”
  啊?她现在哪有心情出去聊天,转过头看着妈妈,曼曼张嘴欲言。可是任浔的声音突然插进来,“谢谢,我会把曼曼安全送到家的。”
  刚转到妈妈这边的头又错愕地转回去,却看到任浔冲她微眨眼,下一刻,身子已经被他糊里糊涂地拖出门外。
  “任老师——”小声叫起来。
  “曼曼,别着急,下楼我再跟你说。”
  走出楼道,只看到一辆陌生的黑色车子,车窗贴膜全黑,完全看不清内里。
  任浔上前,打开后座的门,“上车吧。”
  驾驶座上的小李,见到她便回过头来,“曼曼小姐,你来啦。”
  “我不能——”立刻明白过来,曼曼伸手去拉车门。
  任浔已经从另一侧坐上车,见她的动作,了然开口,声音安抚,“没事的,曼曼,是周想见你。”
  “我现在不能见他。”心思乱了,她仓皇开口。
  可是车已经发动,任浔对着她,轻轻摇头,“他有话跟你说,曼曼,听话好不好?”突然哽咽,说不出话来,窗外景致却渐渐熟悉,最后车转进那条安静的小路里,周的别墅遥遥在望。
  车子最终停下,别墅大门由内打开,周就立在面前,身后绿草如茵,见到她下车,向她微微张开手臂,低声唤,“曼曼,过来。”
  骤然红了双眼,这一天过得跌宕起伏,好像漫长得没有尽头,现在突然看到周,本能地只想扑进他的怀里,寻求一点安慰,但是妈妈的话还在耳边回荡,脚下仿佛粘了胶,竟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去。
  “曼曼!”见她不动,他又叫了一声,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进怀里。
  身子被拉得不稳,一直跌进他的怀里,这怀抱温暖契合,明明今早还在一起亲爱缠绵,现在却像远隔了千年万年,仿佛最珍贵的宝贝失而复得,一时安静,两人同时紧紧拥抱,彼此都用尽了全身力气。
  心思迷乱,但是最终看到怀里的曼曼挣扎着仰起头来,双眼微红,眼底原本的神采飞扬荡然无存,隐隐凄楚,“周,我爸爸妈妈说,说——”
  “别说了,我都明白。”
  “可是我不能再——”
  “谁说的?”他长眉微轩,凤眼里都是决绝,声音虽低,但斩钉截铁,“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在。”
  一切有他在啊——曼曼仍旧仰着头,只看到夕阳在他身后缓缓沉没,夜色将至,可是奇迹般地,她疼痛慌乱了那么久的心,突然无恙,埋首在他怀里,只觉得妥帖安定,温暖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