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49
  别墅里一片安静。阳光照着微尘,空气中仿佛飘着一朵朵微妙的花,数十年如一日的景致,厨房里炖着银耳羹,红枣的香味一直飘到客厅里。
  “美姨,你在吗?”周在门口就略略抬高了声音。
  放下剥到一半的莲子,美姨诧异地迎出来,“少爷,侬今朝嘎早就回来了?”
  “有些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美姨,你出来坐。”少爷跟她讲话,总是客客气气的,不过她在这个家里,工作了几十年,规矩总是放在心里,忙应声,走到客厅里,在沙发一角坐下来。
  “美姨,我妈妈——”欲言又止,面前的少爷,微微皱着眉头,好像心事重重。
  “小姐?”心里不安。少爷极少提起自己的母亲,小姐是她一手带大的,后来没得早,她又把全副心思放在少爷身上,现在听到他突然的一问,再看到他的神色不对,不由担心起来。
  “美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姓顾,以前和妈妈可能认识——”
  “顾?”听到少爷嘴里说出这个字来,猝然惊起,美姨的嘴角不由微微一颤。
  周的眼睛,紧盯着她,见到这样的反应,皱眉更深,“原来美姨真的知道。”
  “少爷,小姐出嫁前,往来的朋友也不多,常来往的,不过是一些学校里的同学。有个姓顾的小姐,经常来这里玩的,少爷是说她吗?”
  “顾小姐?不是,我今天见到的,是一位先生,年龄和父亲差不多,应该不是妈妈的同学。”
  “那或许是那位顾小姐的哥哥,少爷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仔细回忆,周回答,“叫做顾远之。”
  “远之?”美姨心头一松,“顾小姐的哥哥,名字不是远之啊。”
  “什么?”没想到美姨这样回答,周错愕,“那他叫什么?”
  “少爷,那是小姐出嫁前的事情了,现在都隔了这么多年,深究那些陈年往事有什么意思?”美姨站起身来,“既然少爷遇到的不是一个人,美姨就什么都不知道啦,莲子还没剥完,我进厨房了。”说完匆匆转身走开,脚步急促,竟好像是仓皇避走。
  不再追问,周坐在沙发上,皱眉沉思,不是顾远之,怎么回事?可是看到美姨这样惊慌失措,想也知道当年的事情,绝不是同学的哥哥那样简单。不是顾远之,那曼曼爸爸,和妈妈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曼曼妈从市场回来,刚放下买好的菜。身后门响,一回头,诧异地看到丈夫和女儿,一前一后,竟一起回来了。
  “远之?曼曼!怎么了?”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你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吗?怎么回家来了。”
  “妈妈——”一路上委屈无限,这时候看到母亲,曼曼情不自禁,上前拉住她的手,声音哽咽。
  “别哭曼曼,”搂着女儿心疼了,曼曼妈瞪着丈夫,“远之,到底怎么一回事?”
  顾远之脸色苍白,一路急赶回家,到这时候微有些气喘,看着妻子和女儿,刚才一团乱麻的心突然稍稍清醒,低低开口,“念如,我把曼曼带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曼曼妈一头雾水,“曼曼还在上班呢,你干吗把她带回来?”突然想起早晨的事情,她不由自主低叫,“不会吧,就为了有人来接女儿上班,你就跑到她公司去?顾远之,你当爸爸当得发神经了啊!”
  “念如,你知道那个周,是谁?”
  “是谁?是曼曼的老板啊。”
  “那个周,是小仪的儿子!”
  一句话出口,曼曼妈突然安静下来,揽着女儿的手,只是用不上力气。小仪的儿子,跟曼曼在一起的,是小仪的儿子。怎么可能?真是害怕什么,还偏发生什么,这世界这么大,事隔了这么多年,总以为那些尘封往事,早被锁进盒子,塞入暗处,再不可能提起,怎么突然之间,紧闭的盒子又掀了开来,暴露到阳光下,搅乱所有平静。
  50
  “曼曼,你进房间去。”顾爸爸开口。
  “爸爸,妈妈,究竟怎么一回事?”事到如今,听着父母的对话,看着父母的表情,曼曼已经开始清醒意识到这件事非同一般,但就算是天大的事情,她好歹也是当事人之一,至少让她知道原因吧。
  “让曼曼坐下,我告诉她。”妈妈突然开口,“远之,你出去一下。”
  “念如!”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面前妻子的表情,顾远之突然语塞,转头就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安静下来,曼曼咬着嘴唇,忐忑不安地看着妈妈。爸爸妈妈数十年来,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温柔可亲,从没像这一刻那样,让她感觉如此遥远,突然后悔,突然想阻止妈妈开口,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可以把幸福安稳的生活继续下去,她宁愿选择做一个无知的傻瓜。
  坐到女儿面前,念如拉住她的手,一时开不了口。相隔数十年,往事如烟,现在突然一切重现,她心里只是翻江倒海,但是面前是捧在手心里数十年的宝贝女儿,长痛不如短痛,无论如何都要说个清楚明白。措辞半晌,她终于低声开口,“曼曼,你知不知道周的爸爸是谁?”
  为什么每个人都来问这个问题?曼曼叹息,“我知道,他告诉我了。是因为这个,爸爸才把我带回家的吗?爸爸说高攀不上,可是我和他谈恋爱,跟他爸爸有什么关系。对了,爸爸是不是认识周的妈妈?他今天一看到她的照片,就很激动。”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听到女儿这样说,念如脸上还是难以克制地出现了酸楚的表情,“是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曼曼一脸懊悔,“没有啦,可能是因为周突然说他妈妈很早就过世的关系,爸爸一时吃惊,才会那么激动的。”
  “什么?”念如震惊,“小仪死了?”
  “妈妈,你也认识她?”越来越复杂,曼曼一头雾水。
  记忆里那个影像,仍旧鲜活得如同昨日。青葱娇嫩的少女,拖着乌黑的长长发辫,雪白的脖颈,总是不自觉地微微仰着,天鹅般柔美的线条。念如,我们去看电影,今天有闪闪红星。念如,放学来我家,美姨烧了莲子羹。念如,一起去看顾新华哥哥打球好不好?然后是顾新华脆亮的笑声,小仪,我就知道你暗恋我哥,别老拖着念如当挡箭牌。那些没心没肺快乐着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光。青春年少,无忧无虑。就是因为太过完美,所以一切幻灭的时候,仿佛天崩地裂。
  记忆里美好得不像真人的小仪,原来在他们所不知的岁月里,早已经消失得灰飞烟灭。虽然没想过能够再见,但总以为她在某一个地方,继续着属于她自己的人生,就像她和远之,最后的最后,还是从一片废墟中站起,遗忘过去,互相扶持,继续前行。
  “妈妈?”长久等不到回答,曼曼轻声催促。
  回忆被打断,念如回过神来,“曼曼,”她突然抓住女儿的手,声音严肃,“你的爸爸,原来并不叫顾远之。”
  “啊?”曼曼愣住。
  “他原来的名字,是顾新中,你还有一个姑姑,叫做顾新华,她和小仪,也就是周的妈妈,都是我的同学。”
  “我有姑姑?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她。”
  “她在你出生前,就过世了。”
  过世了?一天之内,反复听到这个词,曼曼只觉得心中凄凉惊惶,手指在妈妈的掌心里,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
  “曼曼,你进房间去。”顾爸爸开口。
  “爸爸,妈妈,究竟怎么一回事?”事到如今,听着父母的对话,看着父母的表情,曼曼已经开始清醒意识到这件事非同一般,但就算是天大的事情,她好歹也是当事人之一,至少让她知道原因吧。
  “让曼曼坐下,我告诉她。”妈妈突然开口,“远之,你出去一下。”
  “念如!”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面前妻子的表情,顾远之突然语塞,转头就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安静下来,曼曼咬着嘴唇,忐忑不安地看着妈妈。爸爸妈妈数十年来,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温柔可亲,从没像这一刻那样,让她感觉如此遥远,突然后悔,突然想阻止妈妈开口,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可以把幸福安稳的生活继续下去,她宁愿选择做一个无知的傻瓜。
  坐到女儿面前,念如拉住她的手,一时开不了口。相隔数十年,往事如烟,现在突然一切重现,她心里只是翻江倒海,但是面前是捧在手心里数十年的宝贝女儿,长痛不如短痛,无论如何都要说个清楚明白。措辞半晌,她终于低声开口,“曼曼,你知不知道周的爸爸是谁?”
  为什么每个人都来问这个问题?曼曼叹息,“我知道,他告诉我了。是因为这个,爸爸才把我带回家的吗?爸爸说高攀不上,可是我和他谈恋爱,跟他爸爸有什么关系。对了,爸爸是不是认识周的妈妈?他今天一看到她的照片,就很激动。”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听到女儿这样说,念如脸上还是难以克制地出现了酸楚的表情,“是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曼曼一脸懊悔,“没有啦,可能是因为周突然说他妈妈很早就过世的关系,爸爸一时吃惊,才会那么激动的。”
  “什么?”念如震惊,“小仪死了?”
  “妈妈,你也认识她?”越来越复杂,曼曼一头雾水。
  记忆里那个影像,仍旧鲜活得如同昨日。青葱娇嫩的少女,拖着乌黑的长长发辫,雪白的脖颈,总是不自觉地微微仰着,天鹅般柔美的线条。念如,我们去看电影,今天有闪闪红星。念如,放学来我家,美姨烧了莲子羹。念如,一起去看顾新华哥哥打球好不好?然后是顾新华脆亮的笑声,小仪,我就知道你暗恋我哥,别老拖着念如当挡箭牌。那些没心没肺快乐着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光。青春年少,无忧无虑。就是因为太过完美,所以一切幻灭的时候,仿佛天崩地裂。
  记忆里美好得不像真人的小仪,原来在他们所不知的岁月里,早已经消失得灰飞烟灭。虽然没想过能够再见,但总以为她在某一个地方,继续着属于她自己的人生,就像她和远之,最后的最后,还是从一片废墟中站起,遗忘过去,互相扶持,继续前行。
  “妈妈?”长久等不到回答,曼曼轻声催促。
  回忆被打断,念如回过神来,“曼曼,”她突然抓住女儿的手,声音严肃,“你的爸爸,原来并不叫顾远之。”
  “啊?”曼曼愣住。
  “他原来的名字,是顾新中,你还有一个姑姑,叫做顾新华,她和小仪,也就是周的妈妈,都是我的同学。”
  “我有姑姑?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她。”
  “她在你出生前,就过世了。”
  过世了?一天之内,反复听到这个词,曼曼只觉得心中凄凉惊惶,手指在妈妈的掌心里,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