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85
  将门合上,曼曼转身便走到周的身边,蹲下身子,坚定地仰望他,“说理由。”
  因为距离拉近,这时才看清周的脸,暗影里无限苍白,双唇却红得妖异,漆黑的瞳仁,暗淡无光,从没见过他这样,熟悉的脸,突然陌生。其实每次仔细看他,都会有远离俗世的感觉,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让她心生惊惧,好像眼前的极致美丽,随时会轰然消散,恐惧让她情不自禁伸出双手,用力抱住他,他的身体,突然僵硬,然后慢慢地,有叹息声传来。
  把脸埋进他的胸口,曼曼再次出声,声音却无限地软弱下来,“我不信你,我不走开,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待着的。”
  头顶突然有熟悉的触觉,他的手指,抚在自己的头发上,微微颤抖,指腹与皮肤触碰之处,丝丝冰冷,从上方一直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从来都是无尽甜蜜温柔的动作,这一刻竟让她浑身麻木,呼吸困难。
  “曼曼,如果我可以,如果可以——”他的声音,幽幽响起,曼曼抬起头来,一瞬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在自己面前,明明带着笑,却一脸疲惫绝望,竟像是了无生志。心痛怜惜,难以描摹,挣扎着再次开口,“不会的,这世上,只要立定心意,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什么都不怕,你跟我说,跟我说!”
  他的手指移下来,小心地抚在她的脸上,伸手握住那片冰冷,曼曼目光哀求,“你说给我听。”
  “请你,体谅我。”他轻轻吐出这句话,仿佛耳语,可落在她耳中,却像一道巨雷,门突然打开,一个陌生的老人站在那里,不顾小乐的阻拦,扬声开口,“这位小姐,能不能快点离开,周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双膝虚软,难以支持自己的姿势,她不知不觉,侧坐到地上,柔软厚长的羊毛地毯,身子陷进去,完全不觉温暖,从里到外都是无尽寒凉。
  周立起身来,越过她,往外走去,脚步落地无声,他的背影,一片模糊,没有力气拉住他,也没有力气出声,不知过了多久,或者只是一瞬,小乐的叹息声在耳边响起,她温暖的手,将她扶起来,“曼曼小姐,周少已经离开了,我送你回家吧。”
  回家?她茫然抬头,她的世界,刚才已经全都碎了,哪里还有地方可去。
  亲眼看着她下车进楼道,小乐犹自不放心,“曼曼小姐,我送你上楼吧。”
  “不用,”曼曼断然拒绝,“小乐,你走吧。”
  “我不放心——”
  突然凄然一笑,“有什么不放心的?没有周,我还会有什么危险吗?”
  “——”小乐无语,良久才哑着声音开口,“曼曼小姐,你要保重。”
  熟悉的告别,小李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一遍,回身上楼,每个人都要她保重,这个词听上去脉脉温情,其实不过是因为,今后再会无期吧。
  没有按电梯,她转进侧门,一个人走在寂静无人的楼梯上,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终于顿住,轻微而怪异的声音慢慢在耳边响起,迷茫四顾,想发声询问,张口却是一阵剧烈的呕吐,一手握着栏杆支撑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去揩嘴角,刚触碰到自己的脸,便觉得一片潮湿,怪异的声音越来越大,突然回过神来,竟然是自己的哭声。
  请你,体谅我。周的声音,还缭绕在耳边,仿佛梦魇,挥之不去,她可以说不吗?可不可以不体谅,不离开?
  我不过是,不想让你一个人!缓缓坐下,楼梯冰冷,这一刻,曼曼缩起膝盖,埋头在自己的双肘间,满心荒芜,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再次醒来,眼前是一片雪白。护士小姐的脸,出现在视线里,探头张望,露出一个笑容,“醒啦醒啦。”
  “我——”
  “你在路上昏倒,是他们把你送进医院的,快谢谢人家。”
  眼前又出现两张陌生的脸,两个慈祥的老人,肩靠着肩,笑眯眯地看着她,“没事没事,醒过来就好。”
  回过神来,想起昏倒前的一切。在楼道里哭了很久,浑浑噩噩,但也明白不能这样回家,吓到爸爸妈妈,所以起身走出自家的小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天旋地转,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看来,一定是被这对好心的老夫妻看到,送到医院里来了。
  “谢谢——”小声开口。
  “以后要当心啊,有了小宝宝,还到处乱走,还好没出什么事情,否则你家里人要担心死啦。”老太太开口答她,声音和煦如春风,这小姑娘,长得讨喜可爱,不知是谁家的小媳妇,真是有福气啊。
  曼曼露出费解的表情,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张着嘴,只发出一个词,声音里满满的不可思议,“什么?”
  满场突然沉默,每个人脸上表情各异,无数猜测冒上来,大家开始黑线条——
  “那个,你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家人过来?我们看了一下你的包,可是没有手机哎。”护士小姐这种情况见得比较多,率先回神,开口问她。
  小孩——她有了小孩——周的孩子——曼曼仍处于震惊之中,这个消息,如果早几个小时知道,她该是多么的欢天喜地,现在,现在——
  请你,体谅我。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她闭上眼睛,泪流满面,但是奇迹般地,嘴角却微微弯起,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来。
  “小姐?”护士小姐的声音诧异。
  “请给我电话,”哑声开口,曼曼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中,接过电话,数声铃响过后,那边有人接起。
  “我是曼曼。”
  那里突然声音提高,“喂,你跑到哪里去啦,手机也留在桌上,浔都担心坏了。”
  “子涵,”她还是微微笑着,“任老师在不在?我在医院,你们能来接我吗?”
  86
  病房的门紧闭着,外面围了一大群满脸晕红的小护士,护士长经过走廊,奇怪地顿住脚步,“你们在干吗?”
  小小声,小小声,“嘘——护士长,别出声,有美男哦——”
  “啊?”声音太小,护士长没听清,有点怒了,“上班时间,都凑在病房门口干吗?不用管其他病人了啊!”
  门突然被拉开,丰子涵眉头紧皱,臭着一张脸开口,“吵死了!”
  哗——!近距离看到这样的无边风景,已过三十的护士长,竟然跟着一群小姑娘一起,不争气地涨红了脸。
  用眼神把一群晕忽忽的护士瞪走,丰子涵把门砰地合上,转身大步走到床边,拧着眉毛开口,“他不见你了?你有了小孩,他就不见你了?他是不是个人啊!这种人的小孩,要他干什么。”
  “涵!”任浔按住他,“你别激动,周一定有什么理由。曼曼,你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任老师,”曼曼坐在床上,明明是看着他的脸,眼神却已经落到一个极遥远的地方,声音低而平缓,根本像是自言自语,“我要这个小孩,一定要。”
  “顾曼曼,你疯了!”丰子涵拨开任浔的手,低叫起来。
  她终于收回眼光,微微抱歉地看了他一眼,目光相交一瞬间,丰子涵竟然心中一寒。曼曼在他眼中,一直是个单纯讨喜的可爱女孩,看到她,就像看到阳光洒下,可是今天,自从踏进这个病房,面前的她,就变得无比陌生,明明是熟悉的躯壳,却好像突然换了一个内在,完全不是他记忆当中的那个人。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刚才短短数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曼曼,有什么事,等你跟周好好谈过以后,再决定吧。”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任浔也皱起眉头,安抚地开口。
  “不可能啦,”她低下头,一直努力克制的泪水,终于汹涌而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啦。”
  “不会的,一定是有误会。”
  “他的决定,没人能改变的。不过没关系,现在我有了他的小孩——这很好,太好了,虽然不能和他在一起,但是我永远都可以,和他的孩子在一起。”
  “曼曼!”叫出声来,任浔和丰子涵,终于有志一同。
  “任老师,我不想周的小孩,被人看不起,所以请你帮我的忙,”叫声里的不赞同,她恍若未闻,抬起脸来,她用手背擦干眼泪,双眼炯炯地盯着任浔,一阵恶寒泛起,丰子涵突然很想阻止她开口,但是来不及了,曼曼的话,已经清晰地回荡在空气中,“请你,娶我吧。”
  被震得毫无方向,任浔和丰子涵,当场石化。半晌,任浔突然开口,“不要胡闹了!我现在就去找周,涵,你先带曼曼回去。”
  “回,回哪里?”仍旧没有回过神来,丰子涵居然结巴。
  “回我们的公寓,”任浔难得瞪了他一眼,“她这个样子回家,你想让顾伯伯顾伯母发疯吗?”
  电话到别墅,没有一个人接听。公司也是,最后才想到,他手上还有一个小李的电话,抱着尝试的心打过去,小李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地平直,但今天听在耳里,却说不上来的怪异,“任先生,你找周少?”
  “是,可以把电话转给他吗?”
  “这个,”那里迟疑,“周少现在,不太方便听电话。”
  “你告诉他,曼曼在我这里,我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和他谈。”
  “曼曼小姐?”小李声音诧异,电话里传来杂声,突然有熟悉的声音,“小李,把电话给我。”
  “周,”终于听到他的接电话,想到曼曼,任浔隐隐火气,“你在哪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低低有咳嗽声,“曼曼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到底在哪里?”
  电话里的背景声,又开始杂乱,然后小李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极不情愿,“任先生,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任浔从来没料到,今天他会跟医院这么有缘。刚从一个医院出来,转头又进了第二个。这家医院他其实很熟悉,小时候和小静一起,经常跟着两家父母来探望周的妈妈。中式的亭台楼阁,深深掩藏在高墙之后,花园秀美,根本没什么病人走动,他长大之后,一直以为自己再也没什么机会来这里,没想到今天,又来到这熟悉的地方,一下车,身穿白袍的张医生就开始絮絮叨叨,“任少爷,五分钟,知道了吧,最多五分钟。”
  匆匆往病房走,突然心里一震,他顿住脚步,回头张口,“张伯伯,周他——”
  “胃出血,”张医生叹气,“叫他好好调养不听,居然弄到吐血,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胃出血——微微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刚刚熄灭一点的火气更汹涌地涌出来,他加快步伐,一手就把眼前的门推开。
  87
  迎面就是熟悉的古典家具,线条流畅华丽,空气中有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病房里已经立着几个人,个个表情凝重。病床前有屏风遮挡,还没等他绕过,周的声音就在那后面响起,伴着低低的咳声,只觉得清冷,“你们出去吧,我和任浔,单独待一会。”
  顿住脚步,等他们走过,每个人经过他身边,都欲言又止,又最终沉默。一头雾水,终于等到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任浔绕过屏风,心里有气,冲口而出,“现在要见你,排场可是越来越大了。”
  一句话没说完,突然瞥见周的脸色,只是一惊,微张着嘴,从来都是一切轻描淡写的任浔,这一刻,居然被吓得张口结舌,“周,你怎么——”
  “曼曼怎么了?”周的面色,苍白如纸,双眼微合,短短一句话,说得挣扎勉强。
  一路上想好的所有质问,全都被他现在的模样逼了回去,任浔立在床边,一脸震惊,“你真的只是胃出血吗?怎么弄成这样。”
  “我没事——”他睁开眼睛,望过来,重复了一遍,“曼曼怎么了?”
  从来没看到过他这样黯淡无光的眼神,任浔心里微微一寒,开始谨慎措辞,“她没事,现在在我那里休息。”
  “哦——”他收回眼神,双眼又微合起来,“浔,请照顾她。”
  “你为什么,对她说,说——”不知道怎么问好,任浔句子断续。
  周的声音,模糊而轻悄,不仔细听,根本捕捉不到,“我以后,不能再见她了。”
  “为什么!你总得有个理由!”根本无法理解,任浔终于低叫出声,“你之前为了和她在一起,做的那些——就算是说你毁天灭地也不过分,现在好不容易一切安定下来,你居然——”
  剧烈的咳嗽声,切断了他的话,眼看着周在面前,痛苦地折起身子,一手捂住嘴,指缝里依稀竟看到血红的颜色,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任浔吓得回身就要叫人。
  “浔——”手突然被拉住,周的掌心,一片冰冷,手上原本扎着的吊针被扯脱,鲜血突然涌出来,看得任浔浑身一凉,本能地伸手按住他,声音惶急,“周,你怎么了?”
  “你听我说完,”他勉强开口,任浔哪还敢多说一个字,只是点头,“有件事,我今天刚刚得知,现在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么事?跟谁有关?曼曼?”
  周没有回答,自顾自说下去,仿佛自言自语,“我思前想后,无论是真是假,我现在都不能和曼曼在一起。”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还有真真假假,你也说得太复杂了。”
  “如果是真的,只怕这一次,就连我也保不了曼曼一家——”他闭着眼睛,凄然一笑,任浔的手,原本还按在他臂上,这时突然一颤,竟不由自主移开了。心里瞧不起自己这样懦弱的反应,却已经来不及收回,只听到周低若游丝的声音,对他的举动仿佛毫不在意,还在继续,“如果是假的,这样的局——浔,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我不过是想有一个人,在身边,为什么这么难。”
  “周——”满心酸楚,任浔呆在原地,作声不得。
  沉默半晌,终于他开口又问,“她在你那里,伤心吗?哭了吗?”
  微一迟疑,任浔还是回答,“没有,没有在哭,曼曼很坚强。”
  一个微笑,慢慢浮上来,看在他眼里,却只觉得凄凉,“很好,请你照顾她,告诉她,以后不用害怕了。”
  温暖的手,又握上来,眼前一片模糊,可是任浔的声音,仍然清晰,就在耳边,“你放心,我会的,我会替你看着她,照顾她,你也答应我,一切会好起来的,好不好?”
  “我不知道——”他的嘴唇,突然颤抖,声音也是,“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了。”
  像一个易碎物品般被安置在沙发上之后,焦躁不安的丰子涵,就开始在她面前来回踱步,偶尔停下来看钟,然后盯着电话怨念。
  “子涵,不要晃了,我头晕。”相较之下,曼曼显得无比镇定。
  “你——”他突然停下,美丽的眼睛怒瞪着她,“你别给我做出这副样子好不好,正常一点,你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不及回答,门口传来轻响,两个人同时转头,望向那里。门开处,任浔带着一阵冷风,走进屋子,看了他们俩一眼,没有出声,转身轻轻将门合上,然后走了过来。
  “浔——”丰子涵心惊肉跳,低声开口。
  没有答他,任浔一直走到曼曼面前,缓缓蹲下身子,握住她的肩膀,“曼曼——”
  “任老师,你都清楚了,对吗?”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时还能够微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任浔微微点头,握在她肩膀上的手,安抚地加重力气,“曼曼,不用说了,我愿意。”
  屋里的空气突然凝固,然后丰子涵的低声怒喝响起来,“Shit!我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结婚的。”
  任浔转头望着他,只是沉默,在他的目光里,丰子涵原本火山般沸腾的怒气慢慢低下来,拧着眉毛,轮流看着他们两个,半晌,终于狠声开口,“妈的,小孩子一定要个爸爸是吧,大不了我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