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巧夫伴拙女 > 第八章

第八章

    常家宝从屠家寨飞快的骑马下山时,刘大人的兵马还在山脚下尚未离去。她见了刘大人说明来意,刘大人连忙道谢一番后,便立即下令将兵马分成三路,各自出发前往东岳。而他,只带着几名轻骑,改以驾车同常家宝抄捷径直奔目的地。
    这么做,是为了怕屠烈寻来。
    豹子屠烈惊人的驭马能力在绿林之间流传已久,刘大人也是有所听闻,他想,屠烈一旦知道常家宝离开屠家寨,若决心寻她,必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追上来,他只好用这种方式扰乱他的步调。
    “宝姑娘,刘某再跟你道声谢。”若不是她的主意,他现在还处于焦头烂额的窘境,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常家宝摇首。“刘大人您别这么说,蕙娘一直当我是她的好姐妹,她有难,我怎能不帮忙?更何况,我了解您的心情……”想当初,她阿爹也曾经如此急切地寻过她啊。
    “我看,豹子这时候应该也发现你下山了吧?”
    闻言,乌亮的眸子稍黯了下,水瞳底有抹不舍。他们从相遇、相识、相恋到成亲的这段日子,在有限的相处时间里,总是被许多事打断。眼下两人才分别了一会儿,她就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她深吸口气,要自己振作起来。
    “您用这种方法也好,这几天我身子不太舒服,恐怕,也没办法一路骑着马到东岳,坐车就舒服多了。
    “你身子怎么了?”
    她耸了下肩。“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说着说着,眼皮重了起来,她好想睡……
    “盖着,你身子不舒服,小心别着凉了。”
    “谢谢。”盖上毛毯,睡意立即袭来,她合上眼,刚要睡着,刘大人脱口而出的问题,硬是要她拉回些许神志。
    “宝姑娘,你说只要你人在青龙帮,屠家寨的人一定会去要回你的人,是真的吗?”
    他心想,这些人压根儿不把官府看在眼底,他跟肯龙帮的人交手过,知道人命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常家宝是屠烈的妻子,她要是出了事,说不定屠烈的想法是再娶一个就得了。
    屠烈真的会为她直奔东岳吗?
    “真的……”话虽说得含糊,但常家宝心里很明白,豹子一定会来找她。“到时候,我一定会带蕙娘一起走……别吵我,我要睡了……”
    常家宝觉得自己才刚睡着,怎么又有人叫她啊?
    “宝姑娘、宝姑娘,你醒醒!”
    她嘤了声。“豹子……”
    “宝姑娘,醒醒,咱们到了。”
    “常家宝惺忪睁开眼。嗯?他是谁?眼前的脸庞逐渐清晰,是刘大人,不是豹子……她刚做了个梦,梦见豹子在喂她喝粥呢。她好想他……
    “到了吗?”
    “是呀。宝姑娘,这是你要的衣服,你快换上,我在外头等你。”刘大人在她膝上放了一件男装,旋即离开马车,让常家宝在里头更衣。
    她揉了揉眼,看着膝上黑色的粗麻衣裳,重重吸了口气,再吐出来。她娇声娇气地对自己说:“好吧,人既然都来了,当然要达成使命、完成任务。”
    常家宝更衣完毕,下了马车。她一身男装,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刘大人,你一定要待在这儿哦,万一豹子来了,你可要派人帮着他。”临行前,她还是惦着屠烈,怕他独自前来会有危险。
    “那当然。从这儿往里头走就是青龙帮,我不能跟你过去,一切小心了。”
    “嗯。”说罢,她转身走向前方的林子。
    青龙帮,就在林子深处。
    ***
    常家宝才走没多久,就有人从林子里跃了出来,拦截住她。
    “小鬼,这不是你该闯进来的地方。”
    突来的吓阻,让常家宝惊跳了下,但她很快冷静下来。“我不是闯进来,我是大大方方走进来,我是来投靠青龙帮。”
    眼前的人和常家宝差不多年岁、身材颇为修长结实,生得一张娃娃脸,只可惜脸上坑坑洞洞的,有不少小小淡淡的疤痕。
    “哦?”娃娃脸少年从头到脚打量着常家宝,心想,这家伙怎么长得这么可爱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他瞧时,竟让他觉得有点不自在。怪怪!
    “这位大哥,引个路吧。”
    “看你瘦瘦小小的,也敢采学人家做强盗?”更怪了,本来想粗声粗气和他说话,怎么就是凶不起来?
    常家宝拍了拍胸脯,说道:“男儿志在四方嘛,总是要有一番作为,你说是不是?青龙帮名声这么响亮,就算没什么表现,来这儿好说也先镀上了一层金,你说是不是?”她在心里做了个超大鬼脸,这是哪门子的观念啊?
    想不到,少年竟然点头称是。他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么有道理的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这样的人值得认识。他想。
    “小宝。你呢?”
    “真巧!我叫大宝耶。这样好了,你就先跟我,要是你表现得不错,我再帮你推荐给其他当家做手下,怎么样?”
    “好啊、好啊。多谢大宝哥哥。”她回他一记灿烂韵笑容,反正只要能够混进去,就好。
    大宝瞧着,脸红了。“走、走吧,我带你进去。”他在心底大呼不对劲,他竟然对男人起了反应?!
    常家宝这厢却想着,这么容易就混进去-?老天爷怎么这么厚待她,一点挫折都不给她啊?
    殊不知,这种话可不能乱讲,瞧,挫折马上就来了。
    大宝带着她,为她一一介绍青龙帮的配置,他们经过青龙帮大厅,正踅拄西侧边大厢房。“我是三当家底下的人,我得带你去他那儿报备一声。”
    “哦。”常家宝嗯了声,这样妥当吗?她是不是应该先想办法知道蕙娘在哪儿呀?正准备开口之际,身后的人早她一步说话——
    “站住。”好冷的声音,教人忍不住打颤。
    两人同时回过头——
    “三当家。”大宝唤了声眼前的人。常家宝在一旁则是轻轻皱起细眉,这男人……相貌五官不输豹子,可是给人的感觉好不舒服,冷冷的,像块冰似的。而那双鹰隼般的眼此刻正瞅着她,她感觉到了。
    他是青龙帮的三当家皇甫炽。
    “他是谁?”
    “他是新来的兄弟,叫小宝。小宝,这是三当家,还不快叫人?”
    “三当家。”常家宝低头轻唤一声,心里打个突,希望能过得了这关。
    倏地,皇甫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前,巧琢的下巴旋即被他握住,常家宝被迫与他四目相对。
    “不要碰我。”毫无防备的,她手挥甩开他的钳制。
    她决不让别的男人碰她。
    紧抿的薄唇似乎在笑,那笑容蕴着一丝冷酷。
    “好嫩。”他意有所指的说。
    大宝则是看傻了,这……这……除了那姓刘的女人,他是第二个敢反抗三当家的人哪!好家伙,真是带种!情难自禁的,对小宝的仰慕又多了一分。哇哇哇,他真的对男人有反应啊?!
    “啊——”突然间,皇甫炽动作极快地伸出铁臂,支手揽着常家宝的腰,抱着她走向原先她和大宝欲踱往的西厢大房。
    “放开我!”常家宝拼死抵抗。这男人想对她做什么?
    “三当家……”大宝不明所以,三当家抱个男人做什么?
    “滚。”皇甫炽直楼下达的命令,没有人敢反抗。大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心爱的小宝被抱进三当家的房。
    “放开我——呕——”挣扎之间,突地,一阵恶心感涌了上来,常家宝来不及避开,直接呕出一堆秽物在三当家的身上。
    “呕——”再来一次。
    “你?!”皇甫炽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干下的好事,趁这时,常家宝奋力挣开他的怀抱。
    她跑到圆桌的另一端,和他隔开一段距离,边喘边叫道:“活该!是你太恶心了,我才会吐出来的!”糟糕,她头好晕啊!
    忍不住,她掩嘴又呕了几声,但仅止于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她一手撑着桌沿以稳住自己,她真的好难受!
    冷冽的眼进出骇人的光。“你有男人?”他问。
    常家宝怵然一惊。他知道她是女的?!
    “回我话。”毋须恫吓,冰冷无比的口吻己教人胆寒。
    “对!”她豁出去了!“你要是敢碰我;我的男人会把你宰了,会把这里夷为平地!”
    其实,还有许多问题该问——她是谁?混进青龙帮的目的?但他全收住了,只是兴味盎然的盯着她。
    狂妄如他,只是简单作出回应。“好,我等你的男人来。”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房。
    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男人让人完全摸不着头绪!豹子应付得来吗?糟糕,她现在才发觉自己太任性了,完全没想到会给豹子添多大的麻烦啊!
    怎么办?她连蕙娘的面都还没见着呀!
    正陷于愁云惨雾之际,突然间,她再也撑不住一身的疲累,整个身子颓软了下来,失去意识前,她只想到他……
    ***
    她不知道自己昏了,只知道该是睁开眼睛的时候了。
    “真好,你醒了。”
    常家宝张开眼,看到眼前的人,惊呼一声。
    “蕙娘!”看到她,她急着起身;
    蕙娘扶着她坐起来“宝儿,你怎么会来这儿?”她万万想不到,皇甫炽要她到他房里看看的人,竟是常家宝!
    “我是来找你的!”常家宝急道。
    “找我?”
    于是,常家宝娓娓说着——从黑函事件到刘大人至屠家寨寻求协助的事,顺便附带一提,她已经嫁给原先与她有婚约的人之前因后果,拉里拉杂并尽量巨细靡遗的解释一遍……
    说着说着,常家宝像是突然发现什么似的直盯着蕙娘。她发现——蕙娘变了,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变得一点都不像是以前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刘家千金小姐。“应该说,变得坚强、有主见许多。
    这些日子,想必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也不少。
    “换你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娘笑了笑。“原因很简单,就是——我逃家了。然后,跟你到屠家寨的情况很类似,我也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结果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那封黑函有关。因为一些原因,我告诉这里的人我爹曾经和屠家寨定过亲,他们其中有人就在暗地里寄了那封黑函。那时,帮里的人说好,要是屠家寨不出面,就先把我处理掉。事后,是皇甫炽保住了我。”看常家宝一脸疑惑,她再解释。
    “就是这里的三当家。”
    啊,是那个男人?那个看起来那么冷酷的男人,会保护女人?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爹收到的黑函,只说我人在这儿,什么要挟的条件都没有?”
    常家宝也摇首,记得豹子也说过这整件事情有点蹊跷……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来,就是要想办法让你离开这里就是了。”
    “撇开黑函的事不谈,青龙帮的人个个非等闲之辈,我们走得了吗?”
    常家宝闻言,轻皱起眉头,怪怪,听蕙娘的口气,怎么好像不太想离开的样子呀?
    “放心啦,豹子一定会来带我回去,到时候,一起走,嗯?”
    “嗯”才说完,蕙娘正好想到——
    “瞧,我只顾着和你说话,都忘了要你把这盅煲汤喝下。”她边说,边端起小几上的食盅,再说:“你现在这种身子,居然还敢冒险来找我,我看你真是不要命了!”
    常家宝以为是在说她身体不舒服的事“还好啦,我只是太累了不必说得那么严重”,什么不要命的啊?”哪有那么严重?
    “还说,小娃娃在肚子里全靠你这个做娘的,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他可是第一个倒霉,你怎么可以这么掉以轻心?”
    常家宝愣了下,蕙娘在说什么呀?
    蕙娘以为她发愣,是总算注意到孩子的关系。笑了声,说:“来,快把汤喝了,你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
    “蕙娘,你、你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她的表情好惊诧,惊诧到蕙娘的心跟着不安地颤了下。
    “你别吓我,是孩子怎么了吗?”
    “孩子?”
    这下常家宝的表情任谁一看,也看得出是怎么一回事了。她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她完全不知道有了孩子这件事!
    蕙娘直接明说:“你有身孕了呀!皇甫炽告诉我,有个女人怀了身孕又易装闯进青龙帮,要我过来看看,结果才知道是你……宝儿?”看她的样子,她真的是吓坏了……蕙娘心想。
    她有身孕了!是她和屠烈的孩子……
    顷刻间,眼眶泛起激动的泪水。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平贴在小腹上。
    “我、我不知道……豹子他……要做爹了……”蓄在眼眶里的水气再也承受不住,簌然滴下,直落在平贴小腹的手上。
    “不哭、不哭,这是喜事呢!”蕙娘柔声安慰她。
    常家宝又哭又笑的点头。是啊,这是值得开心的事,有个小娃娃在她的肚子里呢!
    片刻,房外突然起了骚动。怒吼、马嘶、刀剑霍霍、脚步声杂沓——
    常家宝猛然抬起头,像是心有灵犀般,叫道:“是豹子来了!”
    “下一瞬,房门呼一声,应声而开。进门的人,极快搜寻她的身影。
    “宝儿!”只见一道黑旋风从外扫了进来。
    “豹子!”
    屠烈心急如焚,担心她可能受到任何伤害。“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边问,边支手抱起她,让她坐在他粗壮的手臂上。
    她搂着他的脖子,讷讷说道:“我、我很好。”
    看到她安然无恙,屠烈原本焦躁不安的心顿时平抚了大半。“要不是肚子里有孩子,我真想打你一顿!”
    常家宝陡然抬头,怔望着他。“你……你怎么会知道?”
    原本深邃的眼眸底,如今正卷着一股隐忍的风暴。“你没事就好,剩下回去再说。”这话,让常家宝有很不好的预感。
    屠烈旋即侧身再朝蕙娘说:“是‘他’——告诉我你们在这儿。他要我带你一起走。”
    蕙娘秀气的脸霎时刷白,他——终究还是选择放弃她!
    “我们走吧。”屠烈极快的走到门口,顿子下,转身看着一脸愕然的人。她不走吗?这可是她离开这里的惟一机会!
    蕙娘咬着唇,踌躇不前。
    常家宝也察觉到什么了。“蕙娘,走吧,他……一定会来找你的。只要两个人的心意不变,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多久,对彼此的感情还是不会变。”她说。这是她阿爹告诉她的。
    蕙娘痛苦的闭上眼,睁开眼时,同时作了决定
    “好,一起走。”她说。
    屠烈此行带了一帮寨里的兄弟,与刘大人的兵力相辅相助,各分四路突袭青龙帮,目的不在剿灭对方,而是声东击西,以顺利将人带走。
    于是,在无人伤亡的情况下,屠家寨兄弟全数安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