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尽在不言中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晚上回到家,聂乐言自然将这场惊险的经历转述给了一众好友,秦少珍正在外地出差,听了之后笑声几乎都要从酒店的天花板上穿出去。
  “你没良心。我差点挂掉,你还笑得出来?”聂乐言倒在床上,不是一点两点的郁闷。
  秦少珍却越发幸灾乐祸:“反正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当初让你参加游泳班,你硬是不肯,现在吃到苦头,后悔了吧?!”
  那倒是。大二的时候开设了体育选修课,当时秦少珍极力劝说她和自己一起去学游泳,而她还是固执地选择了网球。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那里有程浩。
  而今天,她却差点因此而送掉一条小命。
  聂乐言躺在黑暗里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拿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
  她问:你睡了没有?
  可是大概对方是真的已经睡着了,所以等了很久,手机却迟迟没有再亮起来。心里不是不失望的,因为原本她连接下来要说的内容都已经想好了,原本她想告诉他,在他走掉之后自己掉进水里差点淹死。
  可是,好像他并没给她这个机会。
  想好的话都没能说出口,他就像下午离去之前那样,突然变得陌生而遥远,那晚并行于黑暗的楼梯上的情形,那晚手心轻贴着手心的温度,仿佛不过只是一场梦。
  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梦,所以才会有那样暧昧到瑰丽的颜色。
  这场梦她做了许多年,断断续续,却一直不肯醒过来,然而最终的结果似乎也只是牵牵手而已。
  好像她和他,只能到达这一步。
  他还是像当年一样,似乎根本不想再往前多走一点,反而总在最关键的时刻越退越远。
  可是此时她的心里头除了隐约的失落之外,竟然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太大的伤感,甚至远远比不上那一年在学校里,他借着酒力差点吻到她却又突然退却时所带来的打击。
  那时候她才是真的被伤到了,所以后来有许久都不愿和他讲话。
  然而今天……今天似乎并没有。
  她只是有一点难过罢了,因为经过这么多年,她似乎由始至终,都没有办法更了解他一些。
  那晚她的手躺在他的手心里,短短的几层黑暗中,她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不是因为没有话说,而是在那样的时刻,对于她来说倒更像是在完成某种仪式。
  藏在心里的长久以往的愿望,将青春悸动转变为执着等待的漫长时光,好像都终于在那一刻得到了解脱和救赎。
  其实她知道,他们之间更像是一部未放完的电影,她因为看了个开头,于是一直固执地等着□和结局。可是胶片似乎卡住了,就一直卡在那里,她等了又等,却始终等不来自己所希望看到的东西。虽然心有不甘,可她忽然隐隐觉得,终将会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会觉得疲倦。
  又或许,其实她早就累了,只是一直不肯承认,不肯放弃,就为着心里的一点执念,于是一直坚持到现在。
  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了她希望,然后转眼又亲手将它们扑灭。
  何其残忍。
  手机在黑暗中持续着它的沉默无声,她却突然伸出手去点亮了屏幕。
  莹白的光猝不及防照在脸上,分明有一点刺眼,可她就这样眯着眼睛盯住房间里这唯一的微弱的光源,仿佛强迫症,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它,直到它慢慢暗下去。
  然后在那一刻,她却又神经质般地再次动了动手指,看着屏幕再一次亮起来。
  信号满格,电池也是满格的,如此反复了许多次,它自始至终都那样安静地躺在她的掌心里。
  心中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倏然清晰分明起来,微微带着凉意,如同薄浅而危险的冰面苦撑了许久,却在这一刻终于破裂,那些细碎的冰碴陆续渗进了身体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带着不可抑止的刺痛,却又令人清醒。
  即使不愿意,但似乎终于不得不承认,她会放弃的,就算再不情愿,自己也不能这样天长地久地等下去。
  这场梦,这场一个翩翩少年曾经带给她的梦境,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对程浩的怀念,抑或该说是对那唯一一次暗恋的怀念,它耗去了她太多的光阴和心力,若要复原,如今需要的大概也只是时间而已。
  又过了两天,只听说江某人身体报恙。
  宁双双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般看着她:“……乐言姐,你要不要去探望一下?”
  聂乐言犹豫了一小下,将信将疑地问:“什么症状?
  “着了凉,感冒,咳嗽,发高烧,而且还不肯去医院。”
  小姑娘可怜巴巴地看她:“去不去嘛?”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实在受不了这种眼神,再说,好歹就算报答一下前天的救命之恩吧。
  所以一个小时之后,聂乐言敲开了那扇曾经十分熟悉的大门。
  显然有人刚洗过澡,身上随随便便地裹着件浴袍就来应门,头发凌乱,发梢上还在滴着水。
  看见她有些意外,那个男人皱了皱眉,但还是侧了个身,放她进来。
  可是聂乐言觉得自己拎着两大袋水果的样子简直傻极了,这人的脸色一点也不苍白,呼吸也不沉重,更有力气去洗澡,所以她怀疑自己被骗了。
  “你来有什么事?”果然,江煜枫颇为疑惑地开口。
  她看他一眼,仿佛为了再度确认,最后犹豫地问:“你没病?”
  江煜枫微一挑眉,目光淡淡地朝她睨过去:“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该有什么病?”
  “感冒。”她说:“宁双双说你感冒发烧,还不肯去医院。”
  说归说,其实此时她已经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于是转头要走,谁知却又被他一把拦住。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水果。”
  “那为什么不放下再走?”
  “谁说我要送给你的?”她心里的气正不打一处来,“我买来自己吃的。”
  他的一条手臂仍挡在她身前,似笑非笑,璀然的眼底似有明媚的亮光倏忽闪过:“哦?你原本是打算自己给自己削个苹果,然后一边吃一边在我床边嘘寒问暖?”
  “……”
  顿时语塞。
  他就是有这个本事,让她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又过了一会儿。
  “那这些都给你,你让开。”聂乐言将手中的两大袋新鲜水果一鼓脑儿往对方怀里塞,企图趁乱溜走。
  结果刚挤到门边,只听见身后的人问:“你该怎么报答我?”
  “嗯?”她一愣,他笑得云淡风轻,其实语气更加平静淡定,仿佛在随口聊着天气,“我前天救了你,你该怎样报答我?”
  多么无害的笑容和口吻,可是聂乐言却觉得自己正一步一步踩入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中。
  但还是很老实地回答说:“我没想过。”
  某人英俊的脸上笑意又扩大了一点:“要不然,我替你决定吧。”
  而他的决定就是,让她请假同他一起去外地出差。
  “不行,我有工作。”她说。
  “你目前的客户就是我。”
  “我没忘,我的客户其实是宁双双,我只认委托合同上的名字。”
  “难道非要我叫上她一起去,你才肯同意?”某人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显然有点失去耐心了。
  她很无奈:“你出差,为什么要我陪?”
  他却一本正经地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旅途很闷很无聊吧。”
  “你可以多带几个秘书,或者,叫上一两个红颜知己女性伴侣之类的也行。”
  哪知他竟十分温柔地一笑:“她们都没有你合适。”那副理所当然的语气,突然变得深情款款的眼神,令聂乐言情不自禁地暗暗颤抖了一下。
  其实她一向都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只要他愿意,随便一个表情或者一句话,就都能让绝大多数的女性心甘情愿地沉醉下去。
  不过她早就已经免疫了,正想再反驳两句,结果他却又接着道:“我想来想去,只有寻你开心的时候,我才最开心。”他看着她,仿佛信心满满:“途中有你在的话,一定不会无聊。”
  她只愣了一下,便从袋子里捡出几个苹果桔子梨,顺手狠狠丢过去:“……滚!”
  就知道,他根本没安什么好心!
  最后停下来,犹自忿慨不平。
  江煜枫不知何时已经放下那两袋水果,一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开玩笑而已,何必这样撒泼呢?”
  她用力甩开他,“不要动手动脚的!”好像故意的一般,还特意在肩头他碰过的位置重重掸了掸。
  他却不以为意,插着双手在沙发里坐下来,看样子确实心情极好,仰头看她:“说真的,你回去准备准备,过两天就出发。你不是一直都最喜欢江南水乡的小城小镇么,这次我们就去那儿。”
  聂乐言听得有点心动了:“乌镇?”
  “可以顺路经过。”
  “行程安排几天?”
  “视情况而定。”他想了想,“如果愿意,还能多住些日子。”
  “太久也不好吧。”她也想了想,“回头积压下来一大堆工作,还不累死人?”
  “这么说,你是决定要去了?”
  想到那些悠长深远的小巷,想到蒙蒙细雨中的青石板,还有架在水上的那一道道弯如新月的石桥,聂乐言心里那一点久违的悸动与憧憬又被勾了起来,把头一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