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恕爱 > 番 外

番 外

  清早,我醒来,不期然,正对上一双沉静如黑夜的眼。
  “早!”清爽的笑容出现在卫非好看的脸上。
  “早!”我缩缩头,很自然地往他怀里靠过去。
  “还记得你昨晚答应了我什么?”他的手在我的发上轻抚着,很舒服的感觉。
  “嗯?……什么?”我闭着眼,暗暗享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
  “……”
  “是什么?你说啊?”我等着,头顶传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嗯?”又等了几秒,我忍不住抬头,就看见一张明显不高兴的脸。
  “怎么了?”我向上睡了一点,与他平视,拉着他的睡衣领口,半趴在他胸前。
  “你真不记得了?”
  “不记得。”我肯定的摇头,在看见他眼中的不满后,眨了眨眼,笑道:“对于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我自动遗忘。”
  他愣了一下,才不高兴地说道:“你故意的?!”
  看着他孩子般的神情,我呵呵地笑,“我都说了,不想回答,你一定要逼我,我只好暂时应付你一下。”说着,我坐起来,下床,“我上班要迟到了。——我说过,以后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我回头笑着抛下一句,不再看他,拉上浴室的门。
  一年前,我们回国,然后在某一天,我“无意”中透露,其实在我们达成共识的那晚之前,我就已经因为程然的一句而改变了观点,决定不再执着于过去的不快。而从那以后,卫非便对我和程然那日的谈话变得十分在意。每每谈起,他一向平静的脸上都会露出好奇与吃醋混合的表情,他想知道,究竟程然对我说了什么,居然短短的一次见面,就能改变我的想法。
  我靠在洗手台前,回想当日在酒店的情景——
  “对不起。”我看着程然说道。虽然我很不想说出这三个在我看来有辱感情的字,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说。
  “我了解。”他坐在我对面,落寞地点头。
  “原本以为,我有很时间和机会,却没想到,突然间,你就已经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我和卫非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的表情让我也很难受,但我想一次解决这件事。
  “我知道。”他点头,“我问过齐放了,他告诉我,你们以前就曾是情侣。”
  “嗯。”
  “我并不清楚你们后来为什么会分手,只是听齐放说,他伤害了你。”他看着我,带着寻问的眼神。
  “是的。”
  “那么,现在为什么你又会与他和好?”
  “我并不是想冒犯你的隐私,”他补充着:“只是,既然曾经受了他的伤害,你为什么……”
  我看向他,他虽是在问我,脸上却不见疑惑,似乎只想确定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答案我早已有了,只是对他来说,也许很残忍。
  “因为我爱他!”我看着他身后的某一点,坚决地说。
  “呵……”他看着旁边的窗户,突然发出一阵低笑,笑声中有苦涩和无奈。
  半晌后,他转过头,嘴角仍若有若无地向上勾起,“……其实早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答案了,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证实我的想法。”
  他停顿了一下:“你知道吗,在我的感觉里,你虽然看起来很温和,很好相处,但是事实上,你总是带着一丝疏离和淡漠,也许这连你自己都没察觉。但是今天,你居然会这么干脆肯定地对一个男人用上‘爱’这个强烈的字眼!我不得不说,我很嫉妒卫非。”
  说完,他站起来,拉着我的手:“但是和他比起来,我迟来了很多年,虽然有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特别是在刚才你说你爱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微低下头,看着地面,不知该如何接话。
  “小晚,你好像还欠我一件生日礼物吧。”他突然换了个话题。
  “嗯?”我抬起头。
  “给我一个拥抱!朋友一样的拥抱,好吗?”
  “……嗯。”面对他一脸真诚,我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因为,他本就是我的朋友,也很开心他仍能当我是朋友。
  温热的胸膛向我靠近,然后,他的手臂圈住了我。
  “小晚,如果你真的爱他,就珍惜和他现在的相处吧。否则,如果失去了,对你们,都将是又一段痛苦的回忆……我希望你幸福……”
  就是这句话,让我在从酒店去医院的路上想了很久。程然说的对,为了过往的一段经历,而不珍惜现在的机会,最终将换来另一段令我后悔的回忆。我爱卫非,这一点,从以前到现在,从没改变过。即使曾经,我欺骗过自己,但至少现在,我再次正视了这段感情。而我,也应该相信他,相信那晚在病床前,他给我的那座城堡的许诺……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感谢程然,他让我在最矛盾的时候,终于找到出口。
  重新拉开浴室的门,我看见卫非已经坐起,靠在床头。
  “你不是下午才去公司吗?不多睡一会?”我过去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项链,回到他身边坐下。
  他接过项链,抬手为我戴上。
  “在家吃完早点再出门,路上小心!”我转过身,他拍拍我的脸。
  “知道了。你也记住,不准太累!”我轻轻将头枕在他胸前,伸手环住他的腰,在他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
  “嗯。”他抬起我的脸,在我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该上班了。”我笑着想起身,却被他搂得更紧。
  “再陪我一会儿,算是弥补你昨晚对我的欺骗。”他清澈的眼底有盈盈笑意。
  “不行!”我听着他孩子般耍赖的语气,忍不住吻了吻他的唇,“我又不像你!我是打工的,我可不想被扣薪水。”
  “没薪水也没关系。我养你……”他一手按住我的头,不让我离开,修长的手指在我的唇上来回摩挲。
  “……你能养我多久?”嘴唇因为他的举动而麻麻痒痒的,却又舍不得这种感觉,不想起来。
  “一辈子够不够……”他边问边捧着我的脸,在我的唇上印下一吻。
  “嗯……我考虑一下。”
  “那你能不能连同另外一件事也一起考虑一下?”
  “什么?”
  “嫁给我,好不好?”
  我们的脸靠得很近,近到我足以在他深邃的眼底看见认真的火花。
  “……考虑。”
  “多久?”
  “很久……”
  “有没有办法快一点?”他再度欺上我的唇。
  “……如果有什么我喜欢的信物摆在我面前,应该可以考虑快一点……”圈着他的腰,享受着那柔软温热的触感,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粉色的好不好?”他稍微离开一点。
  “嗯……随便——”
  我闭着眼,再度碰上他的唇……
  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在墙上的巨型油画上。我颈间的项链,正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水晶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