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十年忽悠 > 第31节

第31节

    听小昆谈完探视ALLAN的事,艾米就建议说:“干脆利用今天这个机会辅导一下你英语吧。”

    小昆搔了搔头,说:“可我没带书来呀?你有没有这方面的书?”

    “我也没有,因为我根本没想过考托福什么的。那怎么办?总不能说你帮了我的忙,我不回报一下吧?”

    “那这样吧,我有两张明天晚上音乐会的票子,是一个德国交响乐队的首场演出,你——陪我去听?”

    “可我答应的是辅导你英语,不是辅导你音乐呀。”

    “那或者我明天把GRE的书拿来,你辅导我?”小昆试探着说,“然后——我们再去听音乐会?”

    “我真的没心思听音乐会,ALLAN还呆在里面,我——”艾米伤感地说,“不知道他天天吃什么?他一个人住吗?还是跟很多人挤在一起?他——穿得暖和吗?他可不可以到外面——放风?”

    “荷,你还知道‘放风’这个词,这可是‘红岩’那种书里才有的呀,”小昆笑着说,“你别把收审站想象得太可怕了,我跟你说了,他就是在里面看看书,看看报。他是个做学问的,在外面也是看看书,看看报,在里面还是看看书,看看报,不同的就是不能到处跑。”

    艾米想想也是,自我安慰说:“真的,他在里面还好一些,至少他就不能CHASINGSKIRTS了。”

    小昆不失时机地说:“那明天下午你辅导我英语,晚上我们去听音乐会?上你家来辅导还是上我那儿?”

    她犹犹豫豫地说:“还是上我家吧,去不去音乐会,我还没想好。”

    “行,你慢慢想,我明天下午三点过来,行不行?”

    “三点就三点吧。”

    第二天下午三点,小昆如约来到艾米家,正好艾米的父母都在,见是王书记的公子,两个人都毕恭毕敬,搞得小昆很不好意思,一口一个“伯母伯父”地跟他们俩寒喧。艾米对父母说:“你们俩忙去吧,我跟小昆在客厅学英语。”

    艾米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对GRE题型一点也不熟悉,基本上没法辅导,虽然她相信如果自己先过几遍,一定能很快赶上和超过小昆,但今天这样突然拿起书来,真的是“摸风”。她颓丧地说:“算了吧,我没法辅导你,你辅导我还差不多。”

    小昆也很尴尬,好像是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一样,嗫嗫地建议说:“那下次你辅导我托福听力吧,我听力差,很差,真的,肯定比你差。”

    两个人很尴尬的坐了一会,小昆没说要走,艾米也不好赶他走。最后小昆提议说:“反正现在没事,我带你去商场逛逛?你们女孩不是喜欢逛商场吗?”

    艾米摇摇头:“我——现在干什么都没心思。”她想了想,说,“你开车了?那你带我去收审站行不行?”

    “可你没法进去呀,我已经打听过了——”

    “我不进去,就在外面看一看——,就看那个地方——,如果他出来——放风,说不定我能看见他——”艾米说着,就忍不住哭起来。

    小昆急忙说:“好好好,我带你去,快别这样——”

    开了一路车,艾米话也不说,一直在伤心流泪。小昆也不敢多嘴,只时不时地看她一眼。他把车开到离收审站不远的地方,带艾米爬到一个小坡上,跟她两个人站在那里遥望收审站。但除了高墙,什么也看不见。艾米不停地哭,一直哭到自己头发晕了,坐在草地上接着哭。小昆没办法劝住她,只好任由她哭。

    太阳快落山了,小昆小心地建议说:“我们回去吧。”

    艾米擦擦眼泪,问:“你能不能写篇文章,发在你们法制报上,敦促公安局把ALLAN放出来?既然不能定他的罪,就没理由把他关在里面。在没有证明一个人有罪之前,我们不是应该认定他无罪吗?”

    “有些国家的法律是这样的,但——中国现在还没达到这一步。收审制度存在已经有很多年了,实践也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所以——我写篇文章也是没有用的。”

    艾米看着他说:“你就帮我写这篇文章吧,或者你不写也可以,我写,我写了你想办法发在你们报纸上。你帮了我这个忙,我就爱你。”

    “艾米,我知道你救他心切,但是也不能这样不顾一切地乱许愿,你这样很危险的,别人可以利用了你而不帮你的忙,到时候,你几边不讨好,成钢不要你了,你自己还被别人纠缠上了。”小昆苦笑一下说,“你很聪明,看得出我的心思。你看过没有?我看过,别的不记得了,就记住了里面那个男人帮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女人的丈夫逃离纳粹魔掌的情节。不瞒你说,我是很佩服那个男人的,有种,那才叫男人的爱。”

    艾米满怀希望地问:“那你——愿意写了?”

    “我已经跟你说了,写了也没用的,总编不会让发的。有时生活就是很残酷的,特别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收审制度使很多无辜的人被关押在里面,但也防止了很多罪犯继续犯罪。一个社会要想安定,有时只好牺牲某些个人。这种现象在动物世界是很普遍的,比如蝗虫,据说就是以牺牲个体来保证群体的延续。蝗虫发现了食物的时候,会用特殊的通讯方法来告知它们的群体,大家一起涌向食物,算得上有福同享。但当食物不够的时候,它们仍然会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但这时候是一部分蝗虫吃掉另一部分蝗虫。这样,虽然有一部分蝗虫被吃掉了,但整个蝗虫物种得以延续下去——”

    “可人类不是蝗虫呀!”

    “我知道,只是一个比喻,也就是说,我们报社是站在政府方面的,是赞成收审制度的,可能这是中国目前能想得出的最好的办法。特别是法制这么不健全的时候,如果公安机关没有权力把那些他们认为有嫌疑的人关起来,可能就会使犯罪率攀升。”

    艾米反驳道:“但是个人的权利呢?个人的人身自由呢?难道每一个公民不该享受自由的权力吗?怎么可以连罪证都没有,说剥夺人身自由就剥夺了呢?”

    小昆叹口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收审制度究竟对不对,只能说我现在碰巧站在社会这一边。成钢只能说是运气不好,碰巧成了被社会牺牲的那部分人中的一个。艾米,我——的确是很喜欢你,我很想帮你这个忙,让你对我产生感激情绪。但是我知道我没这个能力,所以我不想对你许个空愿——,你只能耐心等待案子了结的那一天了。”

    “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故意不帮这个忙,让ALLAN在里面多呆几天,你好——跟我在一起?”

    “是这样想过,但是我还不是那么卑鄙的。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对自己的实力也很有信心,我宁可跟成钢公平竞争,也不会干这种卑鄙的事。”

    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艾米,“你看,我还——买了这个,准备今天去音乐会之前送给你的。我相信女孩跟珠宝没仇,不被珠宝打动的女孩是没有的。”

    艾米打开盒子,发现是一条珍珠项链,她对珠宝没有什么概念,看到那些珍珠一粒粒很整齐,心想大概是仿的吧。她父亲去青岛开会时,带回过很多串珍珠项链,说虽然才五块钱一串,但都是真正的珍珠,你可以拿去送给你朋友们。那些珠子上都能看到一些条纹状的东西,大小也不很一致。而这串晶莹光滑,什么条纹都没有,所以她认为是假的。但假也假得实在漂亮,每颗都很可爱。她拿在手里,翻来复去地看。

    小昆问:“喜欢不喜欢?你脖子生得很漂亮,我也——接触过不少女孩,但脖子生得这么漂亮的还没见过。你戴上这个项链,肯定是高雅绝伦。我一看到这串项链,就觉得是为你的脖子定做的,克制不住就买下了。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

    “这——大概要二、三百块钱吧?”艾米象个体户一样把价格狠狠发泡了一下。

    小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认为呢?”

    “我想——应该要那么多吧。不过我从来不戴首饰的。我有些小玩意,都是几块十几块钱的,照相的时候戴戴。”

    “成钢没送过你首饰什么的?”

    “他还是个学生,哪来的钱?他送我的都是音乐盒之类的,很浪漫的东西。”

    “说是浪漫,其实有时是小气,他父母在加拿大,还没钱送你首饰?”小昆伸出手,对艾米说,“我给你戴上?”

    艾米摇摇头:“不用了。”然后又把项链拿在手里把玩。

    “看样子还是很喜欢的,喜欢就收下吧,自己给自己戴上。”

    “说实话,我真的是很想收下的,不过我不想付你想要的代价——”

    “我想要的是什么代价?”

    艾米看他一眼,说:“不是以身相许,就是爱情罗。”

    “你说得太夸张了,一串项链,就要你付那么多?那我也太小气了吧?你也别把自己看那么——便宜。我没那么贪心,只要你喜欢就好,戴上了,漂亮,说明我鉴赏珠宝鉴赏女性美的能力都不差,就算是回报我了。”

    “真的?你这么好?”艾米不相信地看着他,说,“如果真是这么好,那我就收下了。”

    “我替你戴,还是你自己戴?”

    “不用戴了,我要拿去换成钱。”

    小昆扬起眉毛,惊讶地问:“为什么?你这个小丫头,每次都有出人意料的决策。”

    “因为我没钱用了,我打的跑来跑去,把钱都用光了,我需要钱,我要经常到这里来看ALLAN。我爸爸妈妈这段时间请客送礼也花了不少钱,他们也没什么钱了。我们家主要靠我妈妈上课赚钱,我爸爸是书呆子,只知道做学问——”

    “那你准备把这项链拿去换多少钱?”

    “换二、三百块?”

    小昆笑起来:“傻丫头,这项链两千多块呢!”他掏出一张发票,给她看,然后说,“别拿去换钱了,留着你自己戴吧,我这有钱,你拿去打的。”说着就掏出一叠人民币,递给艾米。

    “这——”

    “算我预付你辅导我英语应得的报酬吧。你做家教一小时多少钱?”

    艾米没做过多少家教,只帮爸爸系里一个老师的小孩辅导过一段时间,每小时别人付给她十五块钱。她想了想,把两个数颠倒过来,说:“别人一般付我五十块一小时。”

    “那行,我翻个倍,一小时付你一百块,行不行?”

    艾米喜出望外,说:“你付这么多?那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再辅导你了。”

    “这不算多,现在外面行情就是这样,说不定还让你吃亏了。你不要去跟别人比较价钱就好。”

    “我不比,这已经够多了,比我以前辅导别人多多了。那我一星期多辅导你几小时,我就可以多到这里来几次了。”

    小昆说:“行,你想辅导多少小时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