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十年忽悠 > 第49节

第49节

    星期五晚上吃过晚饭后,ALLAN问艾米想不想出去走走。她欣然答应,跟他一起散了一会步,来到一个湖边,他建议坐一会。于是两个人在一个长椅子上坐下,看夕阳映照下的湖水,听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中鸣叫。

    不知为什么,艾米突然想到她跟ALLAN老年的情景。两人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相互搀扶着到湖边来散步,看那些小孩在湖里游泳,看那些年轻人在湖边谈恋爱,两个老家伙则坐在旁边回忆自己的青春岁月,感叹世界长青,人生易老。

    她正想把刚才想到的那个场景讲给ALLAN听,把他感动一家伙,就听他低声说:“我买了星期天早上的火车票,到——深圳的——”

    她很吃惊,他这两天一直呆在她学校保护她,怎么会突然就买了票?“你——什么时候买的票?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请小昆帮忙买的。”

    她有点生气,这两个家伙,多少算是情敌吧?什么时候穿起一条裤子来了?她不快地问:“你——你不等我放假——一起过去了?”

    他低着头,不敢望她,只嗫嗫地说:“我——想——一个人——过去——”

    她意识到事情不对:“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你要——DUMPME?”

    他声明说:“不是什么——DUMP,只是想SEPARATE——”

    她问刚才那句话的时候,以为他会说:“你这个小脑袋又在瞎想些什么呀!”她瞎想,他解释,这基本上成了他们对话的模式,结果这次却大大出乎意外。她一下就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听见自己以平时最瞧不起的方式哀求说:“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如果你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说出来,我会——改的——”。从前她看到电视里或者小说里有人分手时说这种话,都是呲之以鼻,觉得那人又没骨气又愚蠢。她没想到临到自己,简直是不假思索地就说出来了,而且是绝对真心的。

    他看着她,眼睛里的神情很哀伤,仿佛是她在DUMP他一样:“艾米,你不要这样,你没做错什么。不是一定要做错了什么事才会分手的,世界上有无过失离婚,也有——无过失分手。”

    她想,很有可能是小昆对ALLAN说了什么,使他怀疑她的清白了。她现在甚至怀疑是小昆指使收审站的人踢ALLAN的腰的,因为小昆知道男人的腰最重要,而且相信女人床上得不到满足就会找男人闹。小昆肯定是在暗中捣鬼,好让ALLAN离开她,难怪他那么有把握地预言他们会分手。

    她气愤地说:“一定是小昆在捣鬼。”然后连珠炮一般地把小昆那些话告诉了ALLAN。

    他听完了,摇摇头:“小昆没捣什么鬼,你不要乱怀疑人。你应该相信我不是个随便被人左右的人。”

    “那你——为什么要——分手?”

    “因为分手对——所有的人都有好处,我们在一起,所有的人——都不开心——”

    “所有的人?比如说谁?”

    “比如‘宫平’,肯定是不开心的,所以她会威胁你。如果我们分开了,她就不会威胁你了,你也就没危险了。”

    “还有谁?”

    “还有——几个女孩,有的我不认识,估计她们是所谓COPYCATS,觉得JANE的故事——很浪漫很——刺激,所以也FOLLOWSUIT,说了一些——比较过激的话。

    上个星期三,她们当中有一个留下一个条子给她父母,就失踪了。她父母看了那个条子,找到我,因为那个条子上说只有我才能使她打消自杀的念头。我跟她父母一起找了大半天,才在她一个朋友那里找到了她。”

    “可是——这跟我们分手有什么关系呢?”

    “她们只是不希望我有女朋友,一旦我们分手了,她们就不会——有那些过激的想法了——”

    “她们这都是瞎胡闹,你——怕什么呢?”

    “可惜的是我没办法确定谁是真的要自杀,谁是假的要自杀,人命关天的事,只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然象这样先报个信的,还不是我最担心的,只要我知道时间地点,总有办法——制止。我最怕的是象——JANE那样的,表面上什么也看不出来,暗中却在计划一切,叫你防不胜防。”

    她不甘心地说:“你为了她们的安全——就舍得——让我难过?”

    “只要你开心,我愿意冒这些风险。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一起,你并不开心。”

    “谁说我不开心?”她着急地说,“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的呀,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当然不是每时每刻都不开心,只是不开心的时间越来越多,有点——得不偿失。我怕我们这样下去,你会——越来越难受,我也会越来越——难受,最后搞得两败俱伤。

    我在收审站呆了这段时间,老是被他们怀疑、老是被他们追问那几个问题,感觉好像留下了后遗症一样,现在一被人怀疑、追问,就很反感,很烦躁。我知道我把你比作收审站的人,你很难过。但我说那话的时候,好像不能控制自己一样。我怕这样下去,我会——把你伤得更——深。我想到一个没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任何人的地方去,彻底忘掉那一段。”

    她想了一阵,仍然不是很懂他的话,她咕噜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平时什么都不生气,一生气就生个大气,你是个算总账的?”

    他苦笑了一下:“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很——累,觉得自己很——没用,没办法让你开心让你幸福。我告诉过你,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一发现自己办不好什么事了,我——就——放弃了,逃跑了。

    我曾经以为自己一定能使你开心,我看过那么多爱情书籍,写过那么长的爱情论文,别人的经验教训我——知道几箩筐,而我又是那么希望你开心,只要我按你的意愿捧着你的心,就总有办法让你幸福。你要松,我就松,你要紧,我就紧,就不信捧不好一颗心。但实际上无论我怎样捧,你的心都会感到疼痛。不是因为我捧的姿势不对,而是因为你的心是赤裸裸毫无防护的,而我的手上长满了荆棘,怎么样捧,都会刺伤你的心。”

    她不解地问:“你说到的这些——荆棘——是什么?你不要用——这些——比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想了一会:“你爱得很——投入,很专注,爱情就是你的一切。一旦太投入,就会把什么事情都跟爱情挂上钩,就难免——片面,因为一个人不把自己抽离出来,就不能看到问题的方方面面,就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想问题。但那不是你的错,那是你的爱法。你要就不爱,要爱就是投入地爱。只要你在爱,你就没法不CARE。只要你CARE,你就没法不感到痛苦。

    所以你会时时刻刻担心我在爱别的人,我怎么样声明你都难以相信,不是因为你不相信我的人格,而是你觉得我说的话不合逻辑——不合你的逻辑,因为你在心里已经有个逻辑,就是我有一千个理由爱别人,而没有一个理由——爱你。

    以前我能轻易地说服你,其实也只是你选择相信我罢了。现在你的指控升级了,罪名越来越向思想意识方面发展,我也就越来越难驳倒你。因为一个JANE,我已经黔驴技穷,没法说服你了。

    在你看来,如果JANE是因为我死的,我就必然会被感动,会爱她。你心里有了这个大前提,就会觉得我一举一动都在证实你的这个前提。JANE的——离去——使这件事变成了——一个死无对证的案子,永远只能是ALLANVS.AMY,是我的供词VS.你的——分析。

    就象关窗子这种事,除非你无条件地相信我,否则没办法证明我说的是真话。但你看了很多推理小说,养成了一种不相信供词,而相信自己的推理的习惯。这——应该说是个很好的习惯,但是思想意识上的东西,是没有人证物证来确定其真实性的。

    对于JANE的死,我很内疚,很遗憾,但我也知道我——没办法让她幸福。她在很多方面像你一样,很敏感,很自尊,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她爱了这么多年,却从来不让我知道,说明她是非常害怕被拒绝的。如果她说出来,一旦被拒绝,我想,她可能——仍然会走那条路——

    但如果她当时说出来,我多半会拒绝,因为童欣的事——使我很害怕跟比我大的女孩在一起。小昆可能告诉过你,说我提出分手,童欣曾经——吃过安眠药,但事实上并不是我要分手,而是她自己一直担心我在嫌弃她——年纪大,在恨她刚开始时骗了我,我怎么样声明都没有用,一直到她写材料的时候,她仍然以为我——嫌弃她——

    即使我没有拒绝JANE,她还是会痛苦的,因为她的心里一直有个固定的观点,就是女比男大,一定是好景不长的,所以她就会时时处处‘发现’这方面的证据,那时,无论我怎样声明,她都不会相信,只会认为我在撒谎。

    所以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做,JANE都会担惊受怕,如果再加上外界的干涉议论,她肯定是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她感受到的痛苦会比幸福更多,最终会不会以自杀告终我也不知道。

    我曾经以为像你这样年轻、外向、开朗的女孩,是不会受这种苦的。我以为只要你把担心说出来,我就能解释给你听,就能说服你,但现在我完全——丧失了这种信心。也许敏感、自尊而又爱得很投入的女孩,注定要受很多苦,这是我没法改变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使这样的女孩幸福开心。”

    他拉住她的手:“我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我不仅是没有失去理智,我甚至算不上——投入。可能我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旁观者。也许这是因为我的天性,也许是因为我做比较文学,习惯于把事物放到一个很大的背景下去考虑,从不同的角度去考虑,老是看到古往今来、五湖四海,这样看问题,自己的生命和生活就只是人类长河中很小、很微不足道的一滴水了。

    有很多时候,我就象一个旁观者一样,很清醒地审视我们之间的爱情,象看一本书一样看我们的今生,不仅看到我们现在的如胶似漆,也看到我们今后的平淡无奇。这样看,我们的分与合就只是个综合考虑的问题了。既然我们在一起谁都不开心,那还不如分开。”

    她觉得他说这么多,只是为了侃晕她,只是用来掩饰真正的原因的,而真正的原因,只能是因为他爱上了JANE。不过她不敢再这样说,因为他说了,他现在很反感被人怀疑。她绝望地问:“你就不怕我——自杀?”

    “你不会的,你保证过的。而且你跟那些小女孩一样,只要我没有跟别的女孩在一起,你们——不会太难受。我就像你们看中的一个洋娃娃一样,别人都想要,你们也想要,哄抢一番,真正抢到手了,玩两天,也就丢到那一大堆玩厌了的玩具中去了。小昆说得对,只要我没女朋友,你们就不会心理不平衡,就皆大欢喜——”

    “难道你永远不找女朋友?”

    “我不敢乱用‘永远’这个词,但是你也不会永远在乎我,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忘了这些的。你会遇到一个能用你喜欢的方式爱你的人,你会生活得——很幸福的。”

    她说:“那——我要你PROMISE——你不会——在我结婚之前就结婚。”

    他一口答应:“IPROMISE。”

    她想了想,觉得不对,他答应得这样爽快,肯定有问题,他完全可以有个女朋友,只是不结婚。她附加一条:“我要你PROMISE你不会在我有男朋友之前有女朋友。”

    “IPROMISE。”他又爽快地说。

    她冲动地说:“我也向你发誓,我今生只爱你一个人。”

    他摇摇头:“别发这种誓,感情的事,誓言是约束不了的,如果感情被誓言约束了,只能是痛苦。”

    “那你为什么发誓?难道都是不准备兑现的?”

    “我发的誓不同,都是很客观的东西,是我知道我能做到的。你发这么大个誓,又是关于感情的,要么就会因为做不到而受良心谴责,要么就是为了做到只好放弃感情,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