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金钗七煞星 > 十六、大显身手

十六、大显身手

    朱老大住的地方,就是应召站的大本营,由跟他同居的女人何芬主持。

    通常这里总有十来个应召女郎,打扮得花枝招展,随时待命,一通电话马上出发。

    另有几个“护花使者”,专门负责以摩托车送“货”,没事就留在这里聚赌。

    换句话说,除非是“生意”特别好,所有应召女郎全体出动,否则这里总留有几个男男女女,也总少不了一个小赌局。

    今夜却很特别,朱老大一进门,只见除了守在电话机旁的何芬在打盹,其他不见一个人影。

    朱老大不愧是老江湖,他进来时,分明看见那几辆送“货”的机车停置门外,显见几个“护花使者”必然在屋里待命。

    此刻不见一个人影,他已心知事有蹊跷,急向几名手下一使眼色,立即各自戒备。

    就在这时,五个穿紧身衣裤的妙龄女郎突然出现。虽然她们未穿蝙蝠装,朱老大也看出是什么来路了!

    “你们是什么人?”朱老大明知故问,目的是替自己壮胆。

    林裘丽冷声回答:“我们来要你赔偿五套衣服!”

    她指的是穿在五个吧娘身上的蝙蝠装。

    朱老大哪会听不懂,这分明是要他赔偿五条人命!

    “怎样赔法?”他索性装糊涂,等她们表明来意。

    林裘丽仍然冷冷地说:“我们那五套衣服,价钱不便宜,每套是二十万美金!”

    这数目刚好是一百万美金!

    “不贵!不贵!”朱老大狞笑说:“凭你们能找上门来,就值这个价钱。不过,人家要的不是衣服,包括穿衣服的人在内!”

    话声刚落,他一使眼色,几个大汉立即发动。

    他们已听萧鸿逵说了,“蝙蝠七女”仗那特制的服装,刀枪不入。但那五个穿上蝙蝠装的吧娘,照样被他们先击昏,再一一丧命刀下。

    眼前这五个女郎,并未穿蝙蝠装,就更不足为惧了。

    他们一发动,五个女郎立即沉着应战。

    五个女郎全凭矫健的身手,拳打脚踢,个个锐不可挡。

    朱老大退在一旁掠阵,一声令下:“亮家伙!”

    几个大汉纷纷抽出匕首,抡刀向五个女郎连连砍杀。

    于燕萍名娇人不娇,她是七姊妹中最“粗线条”的一个,动起手未毫无顾忌,比男人还“野”。

    对方连朱老大在内,一共是八个人,于燕萍以一对二,仍然占尽上风。

    两个大汉夹攻于燕萍,一前一后,抡刀连刺带劈。

    于燕萍怒从心起,双手夺住迎面抡来刺来的大汉手腕,狠狠一脚反踢,踢中后面举刀劈下的大汉小腹。

    那大汉痛得沉哼一声,双手急捧小腹倒退,踉跄跌坐在地上。

    于燕萍双手一使劲,前面这大汉的刀便脱手落地。

    她再来个“过肩摔”,那大汉被她从肩上拧过去,跌了个结结实实。

    艾妮也大显身手,闪身避过一名大汉刺来的一刀,顺势一掌臂在他后颈。

    这大汉收势不住,全身向前冲跌出去,刚好跌向被于燕萍摔倒在地的大汉身上。

    刀剑无眼,这大汉手里握着刀,一刀刺进了那大汉的前胸!

    “哇!……”一声惨叫,血溅五步。

    首开记录,一名大汉倒卧在血泊中,当场毙命!

    朱老大见状惊怒交加,大喝一声,霍地拔刀加入战斗。

    于燕萍正好空下来,向朱老大迎了上去。

    朱老大明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五个女郎,是为那五个吧娘被错杀而来,绝不会善罢甘休。

    但这家伙财迷心窍,一脑门只想到那五十万美金,居然认为机会难得,财神爷把钱送上门来!

    他要找“蝙蝠七女”,可说比大海捞针还难,现在她们自己找上门来,岂能坐失大好机会?

    在他的想法,只要全力对付这五个女郎,无论死活,到时候不怕萧鸿逵不乖乖地交出五十万。

    可是一看她们出手,他才发觉钱当真是不好拿的。

    一见自己手下躺下了一个,更是又惊又怒,这时他已情急拼命,奋不顾身地挥刀向于燕萍连连抢攻。

    于燕萍见他来势汹汹,形同疯狂,也不敢过于轻敌。

    只见她从容不迫,连闪带避,利用她敏捷快速的身法,使对方刀刀落空。

    这一来,朱老大果然心浮气躁,犯了兵家大忌。

    由于求胜心切,攻势更加凌厉,表面上是威风八面,实际上已成强弓之末。

    于燕萍正中下怀,开始反守为攻,以空手入白刃手法,连连伺机夺刀。

    那边艾妮也助张欣欣一臂之力,二人拳脚交加,逼得一个大汉招架不住。

    张欣欣也发了狠劲,飞起一脚,将那大汉踹得仰天倒栽,一头撞上桌脚,顿时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接着是赵薇得手,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向对方当头砸下。

    一声惨叫,那大汉脑袋开了花!

    朱老大这一分神,于燕萍趁机将刀夺下。

    眼看几名手下已纷纷躺下,朱老大心知大势已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拔脚就想开溜。

    刚冲到门口,尚未及夺门而出。只见于燕萍手一扬,刚夺过去的刀疾射而出,掷中朱老大背心!

    “啊!……”朱老大惨呼一声,手扶门框,身体摇摇欲坠。

    戴安娜、韩元元双双赶到,已不及阻止这一场厮杀。

    朱老大惊退两步,终于倒了下去。

    戴安娜眼光一扫,几个大汉全躺下了,非死即伤。

    “我关照你们不可杀人的!你们怎么不听?”大姐发了脾气。

    几个女郎面面相觑。

    “大姐,”林裘丽挺身而出:“他们先动手,而且存心置人于死地,我们总不能不还手啊!”

    于燕萍也附和说:“谁知道他们中看不中用,我还没打过瘾,他们就全躺下了。真扫兴!”

    事已至此,戴安娜责备也于事无补,她只好叹口气说:“这些家伙平日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只是不必我们动手……”

    “大姐!”韩元元不以为然地说:“只是那五个无辜的吧娘,作了我们的替死鬼。如果是我们落在这批家伙手里,我们还不是照样遭了毒手!”

    戴安娜不再追究,遂问:“还有的人呢?”

    林裘丽向小房间一指:“都在那里面,中了我们的麻醉枪。”

    “走吧!”

    戴安娜一招手,领着六个女郎,浩浩荡荡而去。

    “蝙蝠七女”一起回到了吴佳玲这里。

    戴安娜连夜急商对策,因为山上的电源,当日中午即可修复,距离现在不足十个小时。

    从各种迹象判断,矮怪制造这一场人造雨,必与他的神经瓦斯有关。

    最可能的,是利用人造雨下降,混入神经瓦斯,从空气中散播开来。

    如此一来,整个城市的人吸入混有神经瓦斯的空气,必然陷入昏迷状态,而且长达四十八小时以上。

    试想,整个城市瘫痪的两天两夜中,将发生些什么事?

    矮怪的人不但戴防毒面具,且备有解药。全市的人均昏迷不醒,只有他们那批人能活动,岂不毫无顾忌,任意为所欲为!

    全市的大银行、金库、各行各业的保险箱,私人的财富,以及……所有的一切,恐怕均将被搜劫一空了。

    矮怪的计划一旦实现,真可说是空前绝后的大手笔,必将震惊整个世界!

    “大姐!”韩元元提议说:“我们心须再破坏山上的电源!”

    林裘丽也附和说:“尽管山上山下已加强防范,我们七个人全体出动,一定会成功的!”

    戴安娜不置可否地说:“即使没有绝对把握,我们也应该冒险一试,但我们只有两套蝙蝠装……”

    这问题一提出,几个女郎果然为之一怔。

    蝙蝠装是用精制细钢丝,与特殊纤维混合而成,再经过防水防火处理。

    林裘丽她们突击朱老大的应召站时,何芬已被迫供出,那五套蝙蝠装,已随着被杀的五个吧娘沉尸海底。

    这种特殊的质料,别说全市买不到,即使有现成的,要在十小时之内,赶制五套蝙蝠装,事实上恐怕也办不到。

    张欣欣年纪最轻,想法也较天真幼稚,她说:“大姐,今夜我们跟朱老大他们动手,也没穿蝙蝠装,还不是照样把他们全部撂倒了!”

    戴安娜正色说:“山上不同,他们都是荷枪实弹的,尤其昨天电源遭到破坏,使矮怪的人造雨功败垂成。现在他们不但严加防范,而且一定奉命格杀勿论!”

    “大姐!”韩元元着急说:“难道我们就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矮怪为所欲为?”

    戴安娜沉思一下,老成持重地说:“看情势,不能力敌,只好用智取了!”

    “大姐想出了什么锦囊妙计?”张欣欣急问。

    戴安娜胸有成竹地说:“目前能进研究所,而且不致引起怀疑的,恐怕只有胡永昌了!”

    “他去有什么用?”韩元元以为要胡永昌破坏电源。

    戴安娜笑着说:“他的用处可大着呢!”

    “哦?”几个女郎不约而同发出了诧异声。

    于是,戴安娜说出了她的计划……

    一早,胡永昌就驱车前往研究所。

    如今这个盛昌化学工业公司的研究所,已是鸠占雀巢,完全是由矮怪方面的人控制。

    身为董事长的胡永昌,居然要获得苏海蒂的允许,由担任警卫的人员,全车严密搜查,连司机都经过搜身,认为没有问题才放行。

    苏海蒂在山下研究所亲自坐镇,她是奉矮怪之命,负责在此指挥一切。

    胡永昌突然一早跑来,使她颇觉意外。

    “胡董事长来干嘛?”苏海蒂劈头就问,好像人家不该来似的。

    胡永昌力持镇定说:“内人吵着一定要我亲自来见苏小姐。”

    “哦?”苏海蒂一使眼色,示意陪同胡永昌进来的两名大汉退下。

    胡永昌接着说:“内人说的也有道理,我一切都遵从苏小姐的指示照办,而到目前为止,我尚不能确定我的孩子是否安然无恙……”

    苏海蒂冷声说:“你放心,只要一切照我的话做,保证你的儿子不会少一根汗毛!”

    “可是,”胡永昌硬着头皮说:“至少让我见孩子一面,我才放心得下啊!”

    “办不到!”苏海蒂断然拒绝。

    胡永昌沮然说:“苏小姐,是否我的孩子已经……”

    苏海蒂忿声说:“难道你不相信我?”

    “苏小姐,”胡永昌苦笑一下:“将心比心,你要我如何能相信?”

    苏海蒂冷哼一声:“信不信由你!”

    “苏小姐!”胡永昌郑重其事说:“说老实话吧,我胡永昌只有这一条命根子,如果他有三长两短,别说是我的全部事业,就是我和内人的两条命,活着也毫无意义。到那时候,我就会不顾一切的……”

    “你要怎么样?”苏海蒂暗吃一惊。

    胡永昌有恃无恐地说:“一个小时之内,我若不回去,内人立刻报警!”

    这一着,果然使苏海蒂有所顾忌,急说:“你一定要见你儿子?”

    胡永昌点点头:“除非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否则我认为苏小姐是在骗我,可能他早已死了!”

    时间太仓促,只有一小时,来不及向矮怪请示。

    藏匿胡继昌的地方,没有别人知道,除非苏海蒂亲自带胡永昌去见,不可能派人去把孩子接来。

    于是,她犹豫一下,当机立断说:“好吧,我带你去!”

    胡永昌大喜过望,忙不迭连声称谢。

    苏海蒂不动声色地说:“这里我要交代一下!”

    “苏小姐请便!”

    苏海蒂走出办公室过了片刻回来说:“走吧!”

    胡永昌暗喜,想不到这女人居然答应他的要求。

    昨夜三点多钟,戴安娜突然不速而至,当时使他们夫妇大吃一惊。

    及至戴安娜表明来意,这对夫妇才惊魂稍定。

    可是,一听要他依计而行,他又犹豫不决起来,因为这毕竟拿他唯一的儿子冒险,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但戴安娜的话也有道理:“你不亲眼看到,怎么能确定你的儿子是死是活?”

    胡太太忧心如焚,唯恐儿子真有不测,极力怂恿下,胡永昌才不得不同意。

    至于戴安娜此举,究竟打什么主意,他却不便追问。

    不过她向这对夫妇保证,只要一切顺利,负责今天中午以前,就可使他们的儿子脱险归来。

    儿子能安然无恙归来,这是他们最热切盼望的。

    “蝙蝠七女”不是普通人,她们的保证,自然可以信赖。

    胡永昌就是抱着这种心理,毅然决定接受戴安娜的要求,一早亲自来见苏海蒂的。

    没想到戴安娜教他的那番话,果然对这女人发生了作用,答应带他去见儿子。

    走到外面,苏海蒂才说:“我只能带你一个人去,你的司机得留在这里!”

    胡永昌只求赶快见到儿子,一切都听她的。

    苏海蒂亲自驾车,载了胡永昌离去。

    她喜欢开快车,一出研究所大门,就加足马力飞驶。

    萧鸿逵尝过她开快车的滋味,几乎吓破了胆。

    胡永昌坐在她身旁,见她形同玩命,实在提心吊胆。但又不便要求她开慢些,只有双目紧闭,来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有一点倒出乎意料之外。按照常理判断,藏匿人质的地点,必然极为秘密,绝不容胡永昌知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他的眼睛蒙住?

    一旦胡永昌知道了地点,除非立即把人质另藏别处,岂不怕他报警来救?

    为了让他们父子见一面,就得另换地点藏匿,似乎犯不着。只要把他眼睛蒙上,岂不省事得多。

    这是使胡永昌想不通的地方,难道这女人另有打算?或者根本不准备带他去见儿子?

    然而,他已告诉苏海蒂,一小时内不回去,胡太太就报警,这女人居然不在乎?

    一连串的疑问,使胡永昌暗觉事有蹊跷,逐渐感到不太对劲起来。

    苏海蒂一言不发,双手紧握方向盘,脚下猛踩油门,愈开愈快。

    从车门旁后视镜里,她突然发现后面有车跟踪!

    “胡永昌!”她冷声问:“你还有朋友?”

    “没,没有啊!……”胡永昌矢口否认。

    苏海蒂冷笑一声:“也好,我们就来比赛开快车吧!”

    这女人非常任性好强,从来不肯服输。

    她似已知道后面跟踪的必是“蝙蝠七女”。拳脚上她是戴安娜的手下败将,对于开快车,她却非常自负,认为很少有人能超过她的技术。

    所以,此刻她决心要以飞车扳回面子,甚至使跟踪的车子车毁人亡!

    她猛踩油门,车如腾云驾雾般飞驶起来。

    跟踪的车子不甘示弱,加速紧紧追赶。

    胡永昌急叫:“苏小姐,我一个小时之内要赶回去啊!……”

    不料苏海蒂却说:“放心,我己派人去陪你太太了!”

    胡永昌这才明白,何以这女人答应的如此干脆,原来根本未打算带他去见儿子!

    刚才走出办公室去交代,其实是吩咐她的手下,赶往胡公馆去,以防胡太太当真报警。

    幸好戴安娜有先见之明,已防到有这一手,留下了赵薇和张欣欣,负责保护胡太太的安全。

    今天一早,“蝙蝠七女”即分头展开行动,林裘丽独自携带巨款,按址去访那五个吧娘的家属。

    戴安娜留下赵薇和张欣欣,在胡宅保护胡太太,她则带着韩元元悄然跟着胡永昌,艾妮和于燕萍另驾一车,保持一段距离,遥遥尾随。

    她的计划如果顺利,只要跟踪至藏匿胡继昌的地方,立即见机行事,全力抢救出那被劫持的孩子来。

    孩子一旦脱险,胡永昌便无所顾忌,可以由他出面通知电力公司,切断整个研究所的电源供应。

    山区只有盛昌公司的一个研究所,电源由专线输送,停止供应后,不致影响其他用电厂家。

    戴安娜的计划相当周密,没想到百密一疏,苏海蒂居然还有这一招!

    苏海蒂这时行驶的,正是带萧鸿逵飞驶的同一条路线,可说是识途老马,驾轻就熟。

    这条公路依山而筑,蜿蜒绵长。如从空中鸟瞰,仿佛一条曲行的大蛇。

    苏海蒂过去有位男友,曾获欧洲赛车冠军,两年前不幸在一次赛车中失事,虽然保住生命,两腿却因而残废,出院后即不知去向。

    据说这女人即是为了男友的车祸,住院医药费用惊人,才迫不得已,投身混进黑社会圈子的。

    她的飞车绝技,自然是得自那位男友的亲授,名师出高徒,难怪她如此自负了。

    真要比赛快车,戴安娜也不是弱者,但胡永昌在那女人车上,使她有所顾忌,不敢追得太近。

    苏海蒂却是得理不饶人,她似乎看准了这一点,速度愈开愈快。

    坐在她身旁的胡永昌,幸亏健康情况良好,否则非吓出心脏病不可!

    尽管如此,他也不禁惊得脸色发白,双手紧紧按在挡风玻璃下的仪表台上。

    前面路旁标示出“S”形弯路,苏海蒂非但不减速,反而加速飞驶。

    车向左转,胡永昌全身不由倾向右边,几乎摔出车窗。

    苏海蒂形同疯狂,一路狂笑。

    接着又一个右转,胡永昌全身又倒向苏海蒂身上。

    这股冲力太大,使苏海蒂握着方向盘的右手被压,方向盘顿时失去控制,车头直向悬崖冲去。

    后面车上的两个女郎见状,情不自禁同时发现惊呼:“啊!”

    此处正是依山临海的一段山路,眼看车已冲至悬崖边缘,苏海蒂居然临危不乱,表演了一手“悬崖勒马”的绝技,一个紧急刹车,把车刹住,停在了悬崖上。

    胡永昌身不由己,冲向挡风玻璃,当场被撞昏过去。

    苏海蒂惊魂未定,立即倒车,把车退回山路上。

    不料后面的车己追至,挡住了退路!

    韩元元行动快如闪电,车刚停住,她已迅速下车,冲向苏海蒂的车来。

    岂知冲进车门一看,苏海蒂已握枪对准撞昏的胡永昌!

    她有恃无恐地笑着:“他可没穿防弹衣,赶快让路,否则我就开枪了!”

    韩元元一怔,不知所措。

    戴安娜赶来,见状冷声说:“请开枪吧!反正他跟我们非亲非故,死活对我们并不重要!”

    她反将一军,果然使苏海蒂被“将”住了。

    就这一分神,韩元元趁机从车窗扑身进去,将苏海蒂执枪的手捉住。

    苏海蒂情急之下,左掌连连向韩元元头部狠劈。

    韩元元任凭她劈打,硬把枪夺了下来。

    戴安娜已打开车门,出手如电,在苏海蒂颈旁一掌劈下。

    苏海蒂轻哼一声,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