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金老鼠之谜 > 5、红粉杀机

5、红粉杀机

作者:白天 发表时间:2014-03-24

    “大都会”在香港是属于第一流的夜总会,这里不但设备豪华,节目精彩,同时尚可跳舞。

    胡美姬是陪杨少康的,他们来时已没有较好的桌位,只得在靠近角落里找了个空桌位坐下。

    她的气派很大,每次来这种地方,一定得表现她的阔绰,除了香槟之外,绝不点其他任何饮料,仿佛怕有失身份似的。

    这里的表演节目,每晚共有两场,一场是在十点,一场是在午夜十二点,每场演足一个小时,其他时间则由著名歌星轮流演唱,供来宾婆娑起舞。

    胡美姬的实际年龄尚未满二十岁,却已作了薛元福的三姨太太,这自然是由于父亲吃人家饭,不得不委曲求全。

    不过话说回来,她既没有受过较好的教育,家世又不清白。在香港这种地方,一个少女仅凭年轻漂亮,除了在声色圈中鬼混,又能找到什么合适的谋生工作?

    何况她的虚荣心很重,薛元福有的是钱,足何供给她豪华的生活享受。在金钱与物质的双重诱惑,以及父亲的怂恿之下,使她根本毫无选择的余地。

    可是这两年来,薛元福竟把她视为禁脔,派在别墅里保护她的两名保镖,实际上是形同监视她的。因为薛元福分身乏术,不能每天来这里,所以担心她不甘寂寞,背地里闹出红杏出墙的丑闻,那他这个脸就丢大啦!

    因此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这两年来获得了物质的满足,及生活的享受,但身心却被加上了无法解脱的桎梏。

    今晚居然由她单独陪同这英俊潇洒的男士外出,非但是公开的,没有那两名保镖跟随监视,而且薛元福也不在场,真使她有如小鸟飞出攀笼的感觉。

    所以今晚她心情开朗、情绪愉快,一直谈笑风生,跟杨少康谈得非常投机,简直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现在是九点多钟,正是跳舞的时候,场子里的男男女女,成双作对地相拥婆娑起舞,使胡美姬看在眼里,也有些技痒起来。

    舞兴既发,她哪能按捺得住,当即主动邀请杨少康与她共舞。

    他们在拥舞时,仍然不停地谈笑着,那种亲昵而熟悉的情形,使人以为他们是一对正在相恋中的情侣!

    胡美姬今晚大概多喝了几杯,已有几分醉意,竟然毫无顾忌地有说有笑,更把那高耸而丰满结实的双峰,故意紧贴在杨少康的胸前。

    杨少康反而有些拘谨,因为这女人跟他认识才不过三个小时,又是薛元福的姨太太,不能不特别谨慎,保持适当的距离。

    他虽不致敬而远之,也必须有些分寸,因此对这女人的大胆作风,颇使他感到局促不安起来。

    “杨先生结婚了吗?”胡美姬忽然笑问。

    杨少康回答说:

    “还没有……”

    “哦?”胡美姬似觉得很意外,接着又问:“那么杨先生在日本,女朋友一定不少啰?”

    杨少康置之一笑说:

    “女朋友是认识几个,但没有特别知己的,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而已!”

    “我不相信,”胡美姬说:“凭杨先生的一表人才,还会没有大批漂亮的小姐追求?”说时侧转脸来,妩媚地瞟了他一眼。

    从她的眼神里,似乎射出一种勾魂摄魄的光芒,令人为之心神飘然。

    杨少康笑笑说:

    “可惜我在日本的时间还不太久,对当地的民情风俗都了解不够,也没有较多的机会接触小姐们,所以始终还没有交上这种桃花运啊!”

    胡美姬嫣然一笑说:

    “恐怕是杨先生的眼界太高,选择的条件过于苛刻吧?”

    “那倒不尽然,”杨少康说:“其实我本身的条件并不高,严格说起来,几乎是一无可取。又凭什么自抬身价,硬把选择对象的条件定得太苛刻呢?”

    胡美姬风情万种地说:

    “杨先生太谦虚了,不是我当面恭维,在我所见过的男人之中,风度和仪表很好的固然不少,但都嫌脂粉气太重。看上去总有那么股娘娘腔,缺乏男子的气概,叫人看了实在呕心。而你跟他们却不一样,你具有一种男性的魅力,这就是与众不同的地方!”

    杨少康强自一笑说:

    “那实在太过奖了,幸亏我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块料,否则听你这么一说,我岂不是会自命不凡,以后把眼睛生在额头上,永远也找不到对象啦!”

    胡美姬吃吃笑着说:

    “你放心,凭你这副长相,就绝不会打一辈子光棍的。如果你能在香港逗留些天,我就可以负责替你介绍几位年轻漂亮的小姐,由你自己去挑选!”

    “真的?”杨少康振奋地问。

    “当然是真的!”胡美姬一本正经说:“我绝不开空头支票,但不知你比较喜欢哪一种型的小姐?”

    杨少康迟疑了一下,故意说:

    “如果能像你……”说到一半,他却欲言又止起来。

    胡美姬居然追问:

    “像我什么?”

    杨少康犹未作答,音乐已结束,他们只好离开舞池,相偕走回角落里的桌位。

    他们的桌位离舞池较远,刚回到桌上,接着音乐又再起了。

    舞瘾再大,也不能还没坐定,就又回到舞池里去呀!

    胡美姬仍然继续追问:

    “刚才你说如果像我什么?”

    杨少康不便说得太露骨,只得把话岔开说:

    “没,没什么,我只是比较偏爱像你这种类型的女人,也许这是各人的眼光不同吧!”

    他是言者无心,她却听者有意,不由脸上一红,赧然说:

    “你这不是存心挖苦人吗?我才是无才无貌,一无可取呢!”

    杨少康正待自圆其说,无意间一抬眼,发现距离不远的一张桌子,有两个叫了舞女坐台子的家伙,正在目不转睛地朝他们这边看着。

    他不由暗地一怔,但却不动声色,随即起身笑笑说:

    “这支音乐很不错,我们跳舞吧!”

    胡美姬的舞瘾已犯,自然毫不犹豫,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

    当他们走进舞池,相拥起舞时,杨少康才轻声说:

    “你别回头,等我转近身时再看看我们桌位右边,距离大概四五张桌位,靠墙边的那张桌位上,身边有舞女的那两个人,认不认识他们是谁?”

    等杨少康跟她掉换了个位置后,胡美姬从他肩头看过去,朝他所说的那张桌位定神一看,由于距离较远,灯光又暗,使她无法看清。

    “太远了,我看不清楚。”她说:“那两个人怎么样?”

    杨少康正色说:

    “刚才我发现他们好像对我们特别注意,似乎在监视我们呢!”

    胡美姬暗吃一惊,紧张地说:

    “你别故意吓我,真要有人在监视我们,那我们就赶快离开这里……”

    杨少康置之一笑说:

    “别担心,也许是我杯弓蛇影,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发现被人多看两眼,就会以为遇上了警方人员,这就叫作贼心虚啊!”

    胡美姬仍不放心地说:

    “可是那两个人为什么特别注意我们?”

    杨少康笑笑说:

    “也许他们是两头色狼,在羡慕我的艳福不浅吧!”

    胡美姬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说:

    “呸!你少占我便宜!”随即故意地把双峰一挺,又紧贴在他胸前。

    杨少康忽觉胸前被两堆丰满挺实的肉峰一顶,不禁心神一震,感受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滋味。

    尤其这女人今晚洒了不少的香水,一阵香气沁人心肺,更令人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跳舞这玩意被认为是一种正当而高尚的社交应酬,不过这种观念实有商榷的必要。试想,一对拥舞的男女,很可能是初次见面,如果不是在柔暗的灯光下,又有音乐伴奏,众目睽睽之下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那像什么话?

    假使时光倒退若干年,换作男女授受不亲的旧时代里,老夫子见了这种场面,必然会摇头大叹其不成体统也!

    但现在已是迎向二十一世纪年代,这种观念和思想已不复存在。

    同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无可否认的,跳舞确实是一种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只要把它视为正当的社交应酬,倒也不失促进友谊与感情的交际。

    可是话说回来,有钱的大爷来泡舞厅,绝大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他们花了钱叫舞女,有几个是为了真正过舞瘾?

    就看舞池里的这些“尖头曼”吧,他们把舞女紧紧搂在怀里,那种色迷迷的丑态,简直旁若无人,毫无顾忌。在昏暗的灯光下,放浪形骸地拥吻着,穷凶极恶地毛手毛脚,根本就不知廉耻为何物!

    杨少康和胡美姬这一对,在整个舞池中算是最保守的了。但是,尽管周围所看到的几乎全是热情大胆的镜头,没有一对像他们这样“正经”,也使杨少康感到己超出“范围”,有些太“过分”了。

    其实他们才只有“一贴”,如果像别人也来个“三贴”,岂不使他更不知所措啦!

    昏暗的灯光,配以柔美的音乐。

    音乐台上,麦克风前站着个艳光四射的女歌星,以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调,唱出了一曲“莫忘今宵”。

    那如诉如怨的歌词,令人沉醉而神往,尤其是那两句:“我把整个心给你了,我把整个人给你了……”更是委婉动人,缠绵悱恻,荡气回肠。

    胡美姬深受歌词的感动,使她有些情不自禁,不知不觉地把头侧依了在杨少康的肩上,同时紧紧抓着他的手,似已沉迷在忘我之境。

    杨少康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他看出这女人正陷在过去的回忆中,不便惊醒她这稍纵即逝的美好片刻。

    直到女歌星唱出最后的两句:

    “你莫忘今宵,你莫忘今宵……”

    音乐已近尾声,全场的舞客纷纷停止,胡美姬仍然痴痴的醉依在肩上,轻哼着那扣人心弦的音调。

    突然,一阵热烈的掌声,才使她猛可如同从梦中惊醒,赶紧把头抬起,强自一笑说:

    “这首歌的歌词太好了……”

    杨少康忽然觉得她闪动着泪光,不禁诧然地问:

    “你是不是对这首歌有所感触?”

    胡美姬摇摇头说:

    “没,没有……”

    但她无法掩饰,因为眼里噙着泪水已不由自主夺眶而出,顺着两颊流了下来!

    杨少康刚问了声:

    “你怎么啦?”

    音乐已再度响起,竟然又是一首哀怨的“不了情”!

    女歌星第一句还没有唱出,胡美姬已情绪激动地说:

    “我们休息一下吧!”

    说完,她就离开杨少康的怀里,把头一低,伸手抹去两行泪痕,径自走出了舞池。

    杨少康只好紧随在后,走出舞池,回到角落里的桌位。

    走近一看,那两个家伙已不知去向,而在他们的桌位上,却已坐着了刚赶来的薛元福。

    大概那两个身份不明的人物,是发现薛元福来了,才悄然溜之大吉吧!

    他本来没有这么快就赶来的,但忽然想到让胡美姬单独陪杨少康去夜总会,虽不至于放心不下,撞见熟人总不太好看。

    而且这家夜总会是他和胡美姬经常来的,很多人都认识他们,今晚却由她陪个年轻男士来,岂不容易发生误会,以为她交上了“小白脸”?!

    薛元福越想越不妥,所以把一切交代了范强,立刻就匆匆赶到“大都会”来。

    他一问侍者,很容易就找到了这张桌位,刚坐下不久,还没有发现他们在舞池什么地方,他们已双双走回桌位,使他不禁诧异地问:

    “音乐还没有完,你们怎么不跳了?”

    胡美姬把手向额前一扶,掩饰说:

    “我忽然有点头痛……”

    杨少康很注意西洋礼节,先招呼她坐回座位,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胡美姬忽问:

    “刚才那两个人怎么不在了?”

    “什么人?”薛元福急问。

    杨少康轻声说:

    “刚才有两个家伙不知是干什么的,他们像在暗中监视我们……”

    “哦?”薛元福紧张地问:“人呢?”

    杨少康耸耸肩说:

    “没注意,大概溜走了吧!”

    薛元福担心地问:

    “会不会是有人知道你的身份?或者是警方……”

    “我想不会吧!”杨少康说:“我这次来香港,持有护照和一切合法证件,既未携带违禁品入境,也不可能有人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但是怎么会有人监视你呢?”薛元福似乎把事态看得比较严重。

    杨少康哂然一笑说:

    “也许是我多疑,可能那两个家伙注意的并不是我,而是在欣赏嫂夫人呢!”

    薛元福这才释怀,面露得色地哈哈一笑说:

    “对!这种情形是常有的,每次我们来这里,几乎都遇上过类似的情形,不必放在心上,我们尽情玩个痛快吧!”

    杨少康瞥了胡美姬一眼说:

    “董事长,如果嫂夫人不舒服,我看……”

    他的话犹未了,胡美姬已精神一振说:“没关系,我已经好啦!”

    薛元福居然怂恿说:

    “那你就陪杨先生继续再跳舞吧,还有十多分钟就要开始节目表演了,时间宝贵,快去快去!”

    杨少康笑着说:

    “董事长既然来了,应该你们先跳几支舞,我怎么能喧宾夺主,那太不礼貌了!”

    薛元福今晚特别大方,他说:

    “杨兄,我们是自己人,不讲究这一套。美姬,你快陪杨兄下舞池去吧!”

    他真有一手,不但让自己的宠妾陪杨少康跳舞,而且还突然称兄道弟起来。其实他的年纪,已足可算是杨少康的父执之辈!

    胡美姬已站了起来,使杨少康不便推却,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立即起身离坐,向薛元福打个招呼,然后偕同她步向舞池。

    薛元福既已来了,胡美姬毕竟有些顾忌,不敢再像刚才那样毫不在乎,故意把双峰紧贴在对方胸前。

    他们这时必须保持适当距离,以“标准舞姿”婆娑起舞,以免让薛元福看在眼里不是滋味。

    一曲“不了情”之后,女歌星接下去又唱了首“绿岛小夜曲”,一连三支都是“温功舞”的老歌,这完全是迎合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舞客胃口。

    因为他们喜欢的就是这个调调儿,那些风靡一时的流行舞,什么“霹雳舞”、“扭扭舞”、“灵魂舞”、“马舞”的,花钱的大爷实在不敢领教。

    他们倒不是怕扭了筋闪了腰,而是心痛花了钱而不能享受“温功”那才划不来呢!

    一连三支曲子完毕,全场爆满了热烈的掌声,以示对那女歌星的激赏。

    随着纷纷归座的人潮,杨少康偕同胡美姬走回了桌位,而薛元福又已不知去向。

    倏而,他才匆匆走回桌位,坐了笑笑说:

    “我去打了个电话,家里没去,我们尽情地玩个痛快吧!”

    音乐再度响起时,这次薛元福是当仁不让了,立即起身说:

    “杨兄,恕我们失陪一会儿了,要不要替杨兄叫个小姐来……”

    杨少康婉拒说:

    “不用了,我坐一会儿,董事长和嫂夫人请便!”

    薛元福也不勉强,径自偕同胡美姬步向了舞池。

    他已两鬓花白,这对老夫少妻,正是白发红颜的典型,在香港这种地方司空见惯,根本不足为奇。

    尤其声色场中,更是屡见不鲜,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在拥舞时,胡美姬忍不住轻声问:

    “你刚才在家里跟范经理商量什么事?”

    薛元福怕她担心胡奇去冒险,以致影响玩的情绪,不敢把胡奇决定冒充“金老鼠”,准备去海边夺取“金虎帮”那批黄金的事告诉她,只好支吾说:

    “没什么,回去再告诉你吧!”

    胡美姬也不再追问,她今晚的情绪确实很不稳定,似乎多喝了几杯,以至无法克制。

    刚才一曲“莫忘今宵”,仿佛勾起了她往事的回忆,竟然情不自禁地泪盈满眶,终于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现在被薛元福紧紧搂在怀里,与被杨少康拥舞的感受完全不同,在她的感觉上,一种是“义务”和“权利”,另一种则属于享受。

    她是薛元福的姨太太,整个人都属于他的,别说是拥舞了,在家里任凭他要怎样为所欲为,她也无从拒绝,这就是她当人家小老婆的“义务”。

    在薛元福来说,自然是他应有的“权利”,否则何必“量珠而聘”,把她娶回家来。

    可是跟杨少康拥舞就迥然不同了,尽管是她自动地贴向对方,而她自己本身却感受到那是一种自我陶醉的温馨和享受。

    纵然对方不敢有进一步的表示,那也足以引起她情绪激动,不像此刻的全然无动于衷!

    平时这女人的嗲劲十足,对薛元福灌足迷汤,使他这把老骨头有时简直无福消受。

    此刻她却一反常态,仿佛心不在焉似的,薛元福哪会感觉不出。

    “你好像今晚有什么心事?”他终于忍不住追问。

    胡美姬只说了声:

    “没有……”便把脸向他贴去。

    她大概自觉有些失常,所以赶紧收敛心神,以免被薛元福追问得无言以对。

    薛元福果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顾享受他的“权利”,把这女人搂得紧紧地,自我陶醉地舞将起来……

    一连三支舞跳完,回到桌位上,音乐台上己响起了一阵密集的鼓声。

    接着,一位穿袒胸露背夜礼服的司仪小姐走出,宣布了今晚一场表演节目开始。

    现在是十点钟正,节目一开始,由三位身材健美的女郎出现表演。

    据司仪刚才介绍的,这个节目叫“新潮舞”。

    在震人心弦的音乐声中,她们均披着以彩色闪光细玻璃纸折作成的披风出场。

    她们倒很干净利落,绝不故意拖延时间,一到舞池中央,就动作一致除掉披风,远远的抛开一旁。

    几只强烈的聚光灯照射之下,只见她们全身仿佛一幅新派画似的,以各种不同的油彩,涂得满身一块块的。一条条的花纹,看上去像斑马。

    实际上她们是全身赤裸,而以涂在身上的油彩代替了服装,这就是所谓的“新潮派”吧?!

    这玩意是由巴黎开始兴起的,当初是些默默无闻的画家,穷极无柳,突然异想天开,动出了这个歪脑筋,在画室里雇了些年漂亮的女郎,让她们脱得精光,仅保留少得不能再少的掩饰物。

    然后招来一些好奇的游客及好色之徒,只需付出相当的代价,就可以在她们身上作“画”。称之为“人体画”。

    这确实是种别出心裁的新花样,试想,以一个年轻漂亮的裸女胴体当画布,任凭在她身上乱涂乌鸦,这是多么够刺激而新鲜的玩意!

    因此不仅巴黎风行一时,世界各地也争相效尤,更有人大大地捞了一笔。

    再进一步,这玩意打进了夜总会表演,变成一种变相的脱衣舞。

    香港这地方是最敏感的,无伦世界各地兴起任何一种风气,这里马上就会受到影响和感染。

    这种“新潮舞”很妙,你说她没穿衣服嘛,她是全身均涂满了五颜六色的油彩,用以代替服装,并不能算暴露赤裸的胴体。

    说她穿了衣服嘛,她事实上什么也没有穿,仅在赤裸的胴体涂以油彩而已!

    火辣辣的热门音乐下,她们疯狂地手足舞蹈着……

    全场雅雀无声,静静地、全神贯注地欣赏着她们的表演。

    这个节目足足表演了十多分钟,才在掌声如雷中结束。

    接下去,节目一场紧接一场地表演着……

    六十分钟的节目相当紧凑精彩,表演完毕,重又恢复到跳舞的时间。

    薛元福身为主人,为了尽地主之道,今晚特别礼让,尽量让胡美姬与陪杨少康跳舞,而自己则坐在座位上静静地欣赏满场舞影翻飞。

    实际上他却是有些坐立不安,每当胡美姬、杨少康共舞时,他就趁机去洗手间打行动电话,向在第一仓库坐镇指挥的范强探询消息。

    范强在电话里告诉他,一切已在分头加紧准备,选派的人手,所需的服装和面具,以及必要时的增援布署均不成问题,决定在十一点半赶往阿公岩,按计划采取行动。

    薛元福仍不放心,唯恐临时发生枝节或变故,接连地打了好几次电话。

    十一点钟,第二场表演又开始了。

    这场也是表演整整一个小时,节目与第一场完全不同,以惊险的特技为主,其间再穿插两场最受欢迎的脱衣舞。

    节目表演完毕,已是午夜一点。夜总会的营业时间,每晚是到深夜两点结束,剩下的最后一个小时,完全是让来宾享受“温功”的。

    音乐一起,薛元福仍然表示礼让,要他们去跳舞。

    杨少康却不愿喧宾夺主,彼此正在谦让之际,薛元福的行动电话在震动了。

    薛元福暗自一怔,神色微变,忙不迭起身离座,向杨少康打个招呼,便匆匆去洗手间接听,以免干扰别人。

    杨少康和胡美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故,不好意思置之不顾,只好坐在座位上,等薛元福接完电话回来再说。

    倏而,薛元福急步走回桌前,神色凝重他说:

    “美姬,你父亲被车撞伤了,我得赶回去看看,你陪杨先生……”

    胡美姬大吃一惊,跳起来急问:

    “伤得怎么样?”

    杨少康也起身说:

    “董事长,你赶快陪嫂夫人回去吧。反正我还得在香港逗留些天,我们改天再玩吧!”

    薛元福表示歉意他说:

    “那真不好意思……”

    “哪里话,”杨少康说:“董事长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这里你们别管了,赶快回去吧!”

    薛元福召来侍者,在帐单上签了字,掏出两张百元的零票赏作小费,然后向杨少康说:

    “杨兄再玩一会儿,我们先走一步了……”

    “二位请便!”杨少康把手一摆。

    胡美姬向他打了个招呼,便随同薛元福匆匆离去。

    等他们一走,杨少康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有什么劲,于是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正待离去,突觉眼前一亮,同时一阵香气袭人。定神一看,一个娇艳无比的少妇,已站在了他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