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罪恶的乐园 > 第四章 大哥的女人

第四章 大哥的女人

    苏凯莉依计把叶雄骗到山洞里,交给了那位冒充的石大爷,她的任务便大功告成了。

    一路上,她兴冲冲地赶回去,暗觉这么轻而易举的差事,就到手两万美金,正好付金大妈那四个女郎的身价,实在是飞来的意外之财!

    谁知尚未出山区,冷不防从岩石后跳出一名大汉,挡住了她的去路。

    苏凯莉大吃一惊,定神看时,才借着淡淡的月色,认出那大汉是甘瘤子的手下。

    她这才惊魂甫定,悻然怒问:

    “干什么,这么冒里冒失地吓我一跳!”

    那大汉居然狞笑说:

    “老子一个人守在这里,怪寂寞的,你来得正好……”

    说时竟向前一扑,双臂齐张,不由分说地将她抱住了。

    苏凯莉顿时惊怒交加,挥手就是一耳光,狠狠地掴在大汉脸上。

    “狗东西,你敢对我放肆!”她破口大骂起来。

    那大汉狂笑说:

    “老于是狗东西,你他妈的又是什么玩意?哈哈,老子是狗,你就是母狗,咱们两条狗来痛快痛快吧!”

    苏凯莉做梦也没想到,甘瘤子的手下竟敢色胆包天,对她动起歹念头来,气得咬牙切齿地怒斥:

    “你敢碰我一碰,我就告诉甘老大,要你的命!”

    大汉仿佛有恃无恐,放浪形骸地大笑说:

    “老子非但要碰你,还要……”

    苏凯莉眼看唬不住他,一时情急,拉开了嗓门就叫:

    “救……”

    大汉哪容她呼救,急用手按住了她的嘴上,拦腰一搂,硬把她压在地上按住。顺手抓住低敞的领口,猛可往下一扯,“丝”地一声,胸前已被撕开一大片。她没有戴胸罩,顿时酥胸袒露,双峰赤裸裸地露了出来。

    苏凯莉心知大事不妙,也顾不得地上乱石遍地,顶得背后痛楚不堪,拼命地挣扎。无奈那大汉用结实的身体把她压住,根本挣扎不开。

    大汉却是形同疯狂,伸手抓住她那大花裙的裙腰,猛力扯了下去,使她全身几乎赤裸,仅只剩下一条紧窄的“迷你”式短内裤。

    他居然意犹未足,连这唯一的掩蔽物也不保留,抓住了裤腰就往下扯。

    苏凯莉拼命夹紧两腿,仍然不顾一切地作最后挣扎……

    就在这情势万分危急,千钧一发之际,忽听那大汉发出一声惨叫:

    “啊!……”竟然伏在她身上不动了。

    苏凯莉大感意外,犹未及把身上压着的大汉推开,已见岩石后闪出几条蒙面大汉。

    为首的一名汉子,上前一脚,踹开那背上插着把匕首的大汉,冷笑说:

    “妈的,到阎罗王那里去快活吧!”

    苏凯莉赶紧抓起扯开的大花裙,掩住形同赤裸的身体,一骨碌坐起来,诧然惊问:“你,你们是……”

    那汉子沉声说:

    “先别管我们是谁,快起来带路!”

    “带路?”苏凯莉为之…怔。

    那汉子冷冷地说:

    “你刚才把今天来的那个人,带到了哪里去,现在就带我们去!”

    苏凯莉毕竟不笨,她立即猜出这几个蒙面大汉,是哪方面的人了,顿时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你们是石大爷的人?”

    那汉子并不否认,嘿然冷笑说:

    “你知道就更好了!那个人是来见石大爷谈生意的,谁要挡这笔财路,地上躺着的这家伙就是榜样!”

    苏凯莉的眼光向地上一瞟,这才发现那大汉的背上,赫然插着一把匕首!

    她原以为甘瘤子要她做的这件事,绝不会让石万山获悉的,谁知老家伙这么快就得到消息,派人赶到了山区里来。

    虽然他们及时赶到,使她不至遭到那大汉的强暴。但现在石万山派来的这几个人,逼她带路去那个山洞,岂不又使她左右为难?

    其实她还不知道,刚才那大汉之所以敢对她放肆,实际上是奉了甘瘤子的密令,准备杀她灭口呢!

    那大汉要不是色胆包天,企图趁机痛快痛快,早就一刀把苏凯莉解决了。

    偏偏他存心不良,结果苏凯莉没有干掉,他自己反而送了命,岂不是活该!

    蒙面大汉看她犹豫不决,不禁怒声说:

    “苏小姐,我们可没时间跟你蘑菇,你究竟带不带路?”

    苏凯莉在这种情势之下,毫无选择的余地,只好用那条被撕破的大花裙裹住形同赤裸的胴体,硬着头皮在前面带路,直奔山区里去。

    几个蒙面大汉均拔枪在手,枪管上一律套着灭音器,亦步亦趋地紧跟着苏凯莉,一步也不敢放松。

    正走之间,忽听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竟是迎面而来!

    为首的大汉立即止步,非常机警地把两手一挥,示意大家分散,藏匿起身形。

    苏凯莉惊慌失措,尚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来人已经走近。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那冒充的石大爷!

    他带着七八名大汉,和两个用纱龙裹住身体的女郎,浩浩荡荡而来,一面乐不可支地大笑说:

    “让那小子尝尝,活闷王八的滋味吧……”

    正说之间,忽见前面站着那狼狈不堪,茫然不知所措的苏凯莉,使他不由地诧然问:

    “咦,苏小姐,你怎么还……”

    话犹未了,“砰砰砰砰”地一阵乱枪射来,使他们尚未及拔枪应变,已纷纷中弹倒地。

    “啊!……”

    “哇!……”

    一片惊呼和惨叫声中,冒充的石大爷,七八名大汉和两名女郎,在猝不及防之下,悉数饮弹毙命,死在了密集的乱枪下!

    接着,几个蒙面大汉涌上前来,仔细查看一遍,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才逼着苏凯莉继续前进。

    苏凯莉目睹这一幕残酷的枪杀,不禁心惊肉跳,吓得魂不附体,一路上战战兢兢地,终于带着他们来到那个山洞。

    蒙面大汉非常机警,尚未接近山洞,便一把紧执住苏凯莉的胳臂,轻声逼问:

    “洞里还有人吗?”

    苏凯莉肯定地回答:

    “没有了,刚才我陪那个人来的时候,就只看见被你们击毙的那些人……”

    蒙面大汉仍不敢大意,放了手,用力把她向前一推:

    “你走前面,洞里要是还有人,就让你先挨枪!”

    苏凯莉被他推得踉踉跄跄,但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走向山洞。

    洞里的煤油灯已全部熄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幸好他们带着手电筒,向里一照射,果然长长的通道中,没有一个人影。

    他们这才放心大胆地走进去,一直走到尽头,却见一大块石板当前,封堵住里面的洞口。

    苏凯莉也不知道,启动这巨大石板的机关在哪里,由那几个大汉一齐找,找了半天,终于发现掩藏在石壁内,有个小型手摇绞盘。

    绞动之下,石板果然缓缓上升,露出了洞口……

    叶雄已不支倒在地毯上,正束手待毙,以为这回在洞里是必死无疑了。

    谁知他竟命不该绝,就在已经完全绝望之际,忽听一阵“格格格”地怪声,石板居然升了上去!

    他不禁大喜若狂,奋力抓向洞口,抬头一看,竟然是苏凯莉带来了几个蒙面大汉。

    “你!……”他刚一开口,便昏了过去。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虽然发现自己已躺在一张床上,但却没有那赤裸裸的女人,跟他睡在一个被窝里。

    睁眼一看,两个直瞪着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的彪形大汉,以完全一样的姿式,抱着粗壮的胳臂,像两座门神似地矗立在房门口!

    他一骨碌撑坐起来,吓得两名大汉忙不迭扑过去,企图把他按住。

    但叶雄却一翻身,从另一边翻下了床,使两名大汉扑了个空,全身扑在床上。

    他哈哈一笑,正想夺门而出,忽见一个身上穿得比“比基尼”三点式泳装犹少,形同半裸的妖艳女郎,披着一头蓬松的长发,赫然出现在房门口,挡住了去路。

    那女郎向房里一张,发现两名大汉都扑在床上,不禁掩嘴嫣然一笑,遂说:

    “你醒啦,石大爷在客厅里等着,跟我来吧!”

    叶雄觉得面前这女郎,似乎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出了房。

    走过一条走廊,转了个弯,才来到一个布置富丽堂皇的宽敞大厅,里面的摆设,竟然俨如大都市里豪门巨户的客厅。

    想不到一个军火贩子,在孤岛上竟有如此派场,倒真会享受呢!

    这时候,在一张华丽的大沙发上,正躺着个穿唐装的中年人。身材相当高大,前额已经见秃,油光光的一张阔脸,蓄着两撇老鼠胡子,尤其那一对凶光毕露的眼睛,令人见而生畏,一看就知道他是个无恶不作之徒。

    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大军火贩子,这孤岛上的土皇帝——石万山!

    这家伙不仅作威作福,也懂得享受,岛上没有电,否则他一定在厅里装上冷气,无奈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天花板上垂吊着两排长扇,由两边各两名身裹“纱龙”的年轻女郎,拉动长绳,使排扇不停地来回摇动,摇出阵阵凉风。

    妖艳女郎带着叶雄,来到沙发前,说了声:

    “我把他带来了。”便径自朝沙发上一坐,亲呢地依在他怀里。

    石万山坐了起来,把她一搂,大咧咧地把手一摆:

    “坐!”

    叶雄心里暗觉诧然,刚才已经见过那位“石大爷”了,怎么这会儿又跑出来个石大爷?

    他一时也弄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好力持镇定,在对面的一只沙发上坐下。

    没等他开口,石万山已开门见山地说:

    “你不用怀疑,我就是你要见的石万山!刚才的一切,我已经完全明白,甘瘤子是想知道你的来意,所以买通姓苏的女人,再派他的手下冒充我,让她骗你去那个山洞。现在我的人已经把那班家伙全部解决,哈哈,甘瘤子枉费一番心机,结果还是得不偿失!”

    叶雄诧然问:

    “我跟那个冒充的家伙说的话,甘瘤子不会知道?”

    石万山大笑说:

    “那班家伙全部被我干掉了,没有人活着回去复命,甘瘤子怎么会知道你们谈的内容?哈哈……”

    叶雄急问:

    “骗我去山洞的那女人呢?”

    “你说苏凯莉那烂货?”石万山冷声说:“我虽然放了她一条生路,谅她也不敢漏出半个字!”

    叶雄遂说:

    “那么石大爷必然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

    石万山“嗯”了一声,说:

    “跟兄弟打交道的,除了军火的交易之外,还会有其他的买卖不成?不过,亲自到这里来见我的,从来还没有过,你是第一个。所以我跟甘瘤子一样,需要知道你的真正来意!”

    叶雄暗自一惊,想不到这家伙如此厉害,没等他表明来意,便已料到他此来是另有所图。由此可见,这位石大爷果然名不虚传,是个老奸巨猾的角色,若不小心应付,只要一步棋走错,就要满盘皆输了!

    因此,他郑重其事地说:

    “刚才我跟那个冒充的石大爷,已经推心置腹地说明来意,幸亏阁下及时派人赶去,否则我死不足惜,让甘瘤子知道真相,那就前功尽弃了!……不瞒石大爷说,这次我不顾一切地来这里,一方面是代表敝当家的——海狼仇老大,向阁下接洽购买一批军火。另上方面也是代表仇老大,来向石大爷商量一件重大计划……”

    说到这里,他似有顾忌地,欲言又止起来。

    石万山却毫不在乎地说:

    “你有话尽管直说,这里没有外人,这是我的太太,那几个丫头也绝对没有问题!”

    叶雄这才明白这妖艳女郎的身份,想不到竟是石万山的妻子。别的不说,就年龄上看起来也不相称,老家伙起码可以做她的父亲!

    但话说回来,石大爷有财有势,在岛上独霸一方,俨然是个土皇帝。这女郎要不是买来的,就是抢来的,或者是贪图享受,自己甘心情愿的,又何足为奇?

    大都市里,这种老夫少妻的情形,尚且屡见不鲜,何况是在这个无法无天的孤岛上!

    叶雄无暇去管他们家庭的这笔烂账,言归正传,把在山洞里跟那位冒充的石大爷说的一番话,重复说了一遍,并且特地强调说:

    “仇老大的意思,是一旦这个计划成功,整个岛掌握在石大爷的手里之后。他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阁下能允许我们把得手的财物,寄存在岛上,费用照付!”

    石万山果然不简单,他始终一言不发,一面静听着,一面暗自观察对方的神色,直到叶雄一口气说完,他沉思了片刻,才说:

    “兄弟不是多疑,但有一点不太明白,贵当家的何以必须等我对付了甘瘤子之后,才要求把财物寄存到岛上来?其实他只要肯付费用,大不了是我跟甘瘤子二一添作五,并不加重他的负担,为什么不惜冒险,大动干戈呢?”

    叶雄胸有成竹,振振有词地说:

    “仇老大倒不在乎你们利益均分,诚如石大爷所说,他只要付一笔寄存的费用,怎么分是你们的事,他大可不必过问。但石大爷是否想到一点,甘瘤子是赫赫有名的潮州帮私枭头子,菲律宾方面早已在暗中注意他的活动,只因为始终没有发现他的行踪,才无法采取行动。这次郑驼子的船刚离开马尼拉海湾,就有两艘巡逻快艇在后面跟踪,好不容易兜了个大圈子,耽误两天的航程,才算把他们摆脱。仇老大就是为了安全起见,怕受甘瘤子的连累,可是又不可能商请他离开这个岛,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其实在石万山的心中,几乎是无时无刻,不想把甘瘤子这个眼中钉拔除掉,以便他唯我独尊,在岛上称霸。

    他之所以迟迟按兵未动,不敢贸然跟甘瘤子火拼,一则是怕落个两败俱伤,一则也是怕岛上断绝供应,那么他如何长期生存?

    现在既然有那海盗头子相助,里应外合,一举消灭甘瘤子的势力,自然是不太成问题。以后海盗们的财物寄存在岛上,他们势必取代那班私枭,负责供应岛上的一切,这也不至于有问题。

    但值得慎重考虑的是,海狼仇老大也不是个好缠的人物。尤其他们在海上以打劫为生,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比起那班私枭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时候不要除掉了甘瘤子,却来了个大海盗头子,那才是引狼入室呢!

    因此石万山郑重表示:

    “这件事非同儿戏,我不能马上给你答复,必须从长计议,才能作最后决定。不过兄弟可以保证,无论干与不干,我都领仇老大的这份盛情。我们的交易可以照常进行,并且由兄弟负责你的安全,绝不让甘瘤子碰你一根汗毛!”

    叶雄不便操之过急,只得强自一笑说:

    “当然,这件事石大爷是应该慎重考虑,估计它的后果和得失的。不过,承石大爷的相救,使我得免一死,却为我干掉了甘瘤子十来个人,只怕他不会甘休吧?”

    石万山哈哈大笑说:

    “这算不了什么,今天是他先向我的人下手,干掉了我的一个人,我这就算是向他报复,也不为过分哦。何况那十来个无名小卒,远不及他的一个得力助手重要。现在他那里一个姓罗的小子,还在我手里,我只要把那小子放回去,我们两下就可以扯平啦!”

    叶雄并不知道罗九被他们弄来的事,正要发问,忽见一名壮汉进来,恭恭敬敬地向石万山报告:

    “苏小姐把那几个新的妞儿带来了。”

    石万山点了下头说:

    “好!叫她们进来!”

    “是!”壮汉应了一声,躬身而退。

    叶雄颇觉诧异地急问:

    “是骗我去山洞的那个女人?”

    石万山笑笑说:

    “我饶她一死,已经是客气的了,她为了将功赎罪,表示对你的歉意,所以特地把今天刚到的四个妞儿带来,由你自行挑选哦!”

    “这……”叶雄急欲婉拒。

    但石万山却正色说:

    “老弟,你可不能辜负我太太的一番好意,这是她出的主意呀!”

    叶雄更觉意外了,诧然向那妖艳的女人一瞥,只见她秋波一瞟,风情万种地嫣然一笑说:

    “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这几个土里土气的丫头,又怕你看不下眼。正好听说苏小姐那里刚到了四个漂亮妞儿,本来我们石大爷也想弄个来尝尝新鲜。我就索性叫苏小姐把他们一齐送来,先由你挑一个,然后再让他挑,这完全是对你表示敬意,你可不能不领我的情呀!”

    叶雄心里暗忖:你倒真大方,居然替自己的丈夫找女人上门来玩,这种气度真是少见。如果每个做太大的都像你,社会上就少了许多家庭纠纷啦!

    但他嘴上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尴尬地苦笑说:

    “石太太想的实在太周到了,其实,我……”

    话犹未了,那壮汉已带着那局促不安的苏凯莉,和四个畏畏缩缩的女郎进来。

    石万山并不提今晚的事,向叶雄笑笑说:

    “老弟,你不用客气,自己挑选一个中意的吧!”

    叶雄一时窘得满脸通红,茫然无所适从地说:

    “石大爷,我看……”

    不料,那妖艳的石太太却站了起来,自告奋勇地说:

    “女人看女人,比你们男人看得更仔细,我的眼光一定不会错。你要不好意思,就让我来替你挑一个好吗?”

    叶雄盛情难却,不便拒绝,只好勉为其难地说:

    “好吧……”

    石太太又把媚眼一抛,大大方方地走到那四个女郎面前,当她发现其中那个叫项梅英的女郎时,不由地惊怔住了!

    项梅英原是低着头的,偶一抬眼,乍见面前站着的石太太,也是情不自禁地一怔,四目相交,使她冲动得几乎张口直呼其名起来。

    石太太急忙一使眼色,才使她止住,恢复了冷静。

    幸而石太太是背对着石万山的,其余三个女郎又窘然低着头。苏凯莉于心有愧,也低头没看她们,所以没有人发现她们的神情。

    石太太极力保持镇定,心里已打定主意,故意装模作样地,把四个女郎都品头论足了一番,最后才指着项梅英,征询叶雄的意见:

    “你看这个中意吗?”

    叶雄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说:

    “石太大的眼光一定不会错的……”

    石万山不禁哈哈大笑说:

    “太太,你的眼光是真不错,把最好的一个挑给了他,可也得替我挑一个呀!”

    石太太白了他一眼,说声:

    “你自己挑吧!”便把项梅英拉到叶雄面前。

    叶雄这才不得不抬起眼来看这女郎,只见她面带几分疑惧,但眼睛里却有种仇恨的光芒,仿佛在她的心里,隐藏着什么深仇大恨。

    除此之外,无论她的身材、脸型,都颇具大家闺秀的风范。想不到她竟落进人口贩子的手里,送到这孤岛上来,任由那些亡命之徒蹂躏,命运也是够惨的了!

    由于时间匆促,苏凯莉赶着带她们来这里,四个女郎都不及打扮,仅只略施脂粉,裹了一件“纱龙”,完全是适应岛上气候的装束。

    石太太忽然灵机一动,说:

    “苏小姐也真是的,新到的姑娘也不说替她们好好打扮打扮,就这样送来了,岂不让我们的客人笑话,来,我带你去打扮一下!”

    说完,她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径自拉了项梅英就走。倒把个苏凯莉弄得很不好意思,面红耳赤地解释:

    “石大爷,我是为了赶着送她们来,怕你们久等,实在不是有意的。”

    石万山说话向来毫无顾忌,尤其石太太走开了,他就更放浪形骸的大笑说:

    “女人家就是那么婆婆妈妈的,讲究穿这穿那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她们穿什么来,最好是什么也别穿,免得穿穿脱脱的麻烦!”

    说罢,他又纵声狂笑起来。

    他的笑声一直传到了卧房里去,而这时候,石太太把项梅英带进了房,立即关上门以责备的口吻说:

    “你真好大的胆子,也真够糊涂的,怎么敢混到这个岛上来了?”

    项梅英眼圈一红,凄然欲泣说:

    “佩妮姐姐,你怎么能怪我呢,为了报我们两家的血海深仇,你说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仇人找到。可是你一去就是好几年,把我一个人留在马尼拉,左等也没有消息,右等也没有消息……”

    石太太情不自禁地,把她拥在怀里,叹了口气说:

    “唉!说来话长,这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你先告诉我,是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岛上的?”

    项梅英沮然说:

    “说起来也真是一言难尽,几年前你临走的时候,留给我的那笔钱,维持生活是足够了的。可是你一去几年,毫无音讯,我焦急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但我年轻太轻,又不能抛头露面到处去找你,只好等,等了一年又一年,仍然没有你的消息。直到去年,我才下定决心,觉得只有跟下层社会的人接触,或许能打听出你的下落。然而,我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子,有什么方法混进他们的圈子呢?想来想去,我只有不顾一切地,跑到码头附近的一家下等酒吧,充当脱衣舞娘……”

    听到这里,石太太已泪如雨下,搂紧了她说:

    “梅英妹妹,这都怪我不好,害苦了你……”

    项梅英接下去说:

    “为了不共戴天之仇,任何牺牲我都在所不惜!在酒吧里混了将近一年,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无意中让我听到两个喝醉了酒的水手谈话。提起在一个孤岛上,有个什么军火贩子,前两年弄了个姓宋的漂亮女人做老婆,我当时就疑心是你。不过我很奇怪,你一心一意是找仇人下落的,怎么会嫁给一个孤岛上的军火贩子。于是我就故意跟他们搭讪,听他们愈说愈像是你,并且又提到岛上有个姓苏的女人,经常托一位金大妈物色年轻漂亮的姑娘……”

    “你就去找金大妈了?”石太太忍不住问。

    项梅英苦笑说:

    “我要是毛遂自荐,把自己卖给金大妈,她难道不起疑心?”

    石太太好奇地追问: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条门路,居然把她瞒过了的呢?”

    “我很费了一番苦心呢!”项梅英说:“从那天起,我就开始狂赌,而且每赌必输,输了就向酒吧老板借,由于我的表演很受欢迎,他倒也肯借,差不多借了将近五六千美金。这时候我就故意经常误场,不按时到酒吧表演,又跟酒客一再冲突,使那位老板感到万分头痛。最后终于逼我还债,我故意一气之下,自愿卖身还他的钱,但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卖到金大妈那里,并且远离马尼拉。他为了我的债,只好去向金大妈接头,然后带我去见面,她一见我马上就答应成交,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天,她就把我和另外三个女的,一齐交给一个驼子带走……”

    石太太不禁长叹一声,说:

    “唉,我们总算见了面,可是我的事,真是一言难尽……”

    项梅英忽问:

    “佩妮姐姐,你为什么留在这个岛上?究竟找到了仇人的下落没有?”

    石太太正要说什么,忽听一名大汉在房外大声说:

    “石大爷在问,打扮好了没有,请你们快些!”

    “马上就好!”石太太应了一声,急向项梅英说:“现在我没有时间告诉你详情,你快把‘纱龙’脱下,以后我会找机会告诉你的!”

    项梅英心知进房来太久,恐怕会引起别人疑心,只得暂时不问,匆匆脱下了身上的“纱龙”。

    石太太只顾着说话,根本忘了是借故带她进房来打扮的,一时也想不出给她穿什么。便找出一套极为暴露,跟自己身上差不多的泳装,帮着替她穿上。

    在走出房门之际,石太太忽然想到了什么,轻声提醒她说:

    “梅英妹妹,一切为了我们两家的血海深仇,我们只有把眼泪往肚里咽,忍受一切的凌辱。现在你千万记住,那个姓叶的年轻人,以后报仇的事,很可能用得上他。你不妨好好地抓住他,别的事不用管,由我来安排!”

    项梅英茫然点点头,怀着局促不安的心情,如同从容赴义的勇士,走向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