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智斗黑猫党 > 一、冒牌丈夫

一、冒牌丈夫

    张义这名字并不响亮,连他自己都不喜欢。

    但这是他父母起的,他只好行不改姓,坐不改名。

    不过大家都喜欢叫他阿义,他倒觉得这个称呼比较习惯,也比较有亲切感。

    阿义的体型既不够魁梧,也没有练成一身健壮的肌肉,更谈不上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式,充其量只能说是蛮结实的而已。

    说到仪表,他也够不上英俊潇洒,或风流倜傥的条件。看上去只是五官端正,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但这年头盛行奇装异服,蓄长发,往往雌雄莫辨。男人如果真正像个男人,而且具有男儿本色,那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尽管他的名字不够响亮,貌并不出众,可是他有股狠劲。他曾经挺身为人排解一场纠纷。当众把左手平伸在桌面上,右手紧握随身携带的锋利弹簧刀,一刀从掌背戳下,贯穿掌心钉在木桌上,使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然而,他非但面不改色,连眉头都未皱一皱!

    就凭他露的这一手,使得双方均惊服不已,终于化解了那场几乎发生火拼的冲突。

    他那一手幸而未伤及筋骨,否则左手早就报废了。不过,他左手的掌心和掌背,至今尚留着明显的刀疤,伸缩也有点不大自如。同时,也成了他特殊的标志。

    从那次以后,小子阿义就以玩狠出了名,当地无论什么九流三教的人物,纵然不致对他敬畏三分,至少也不敢轻易惹他。

    而他呢?却始终是独来独往,我行我素,永远像个没有根的浮萍,在茫茫人海中,各处飘浮……

    今晚,阿义像往常一样,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大部分夜晚一样,他如同孤魂野鬼似的,习惯地独自来到了这家低级酒吧。

    他跟别人不同,他到酒吧来买醉,但从不喝得酩酊大醉,甚至烂醉如泥。

    就像他坐在这里看脱衣舞表演一样,女人与酒,在男人的生命中,似乎是不可缺少的。他是男人,当然不能例外。但他只是用来充实生命,并不沉溺,更不值得以生命去换取。

    在他的人生观中,没有任何东西是值得以生命去换取的——除了爱。可是,他从不知什么是爱,因为他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十四岁他就逃离了孤儿院,如今在外流浪了整整十个年头,他仍然像个没有根的浮萍。

    此刻,他独坐在一隅,一杯在手,心不在焉地欣赏着脱衣舞娘表演。

    那舞娘已徐娘半老,身材也不够丰满,更谈不上美感。她只是靠着生命中残留的姿色,加上化妆的掩饰,以色情充满低级趣味的挑逗动作,去迎合那些欣赏力并不高的观众。

    酒吧里没有舞台,她的表演区域是穿梭于桌与桌之间的空档。卖力地抖动那一双经过隆乳手术,像是注射了过重的肉素,已使她不胜负荷而下垂的乳房,并且摆动着臀部,使腰动起来。

    她使出浑身解数,极尽卖弄风情之能事,以那几乎赤裸的胴体,在桌与桌之间穿来穿去。

    当她每做出一个挑逗的动作,观众便疯狂地叫嚣起来,并且尖锐地口哨和怪呼也此起彼落,交织成一片。

    整个酒吧里,处于酒气冲天,烟雾缭绕,以及嘈乱的音乐声中。而所看到的,则是一堆堆醉态毕露,放浪形骸的酒色之徒,旁若无人地,表演着肉麻当有趣的镜头。

    他们仗着几分醉意,毫无顾忌,搂着坐台子的吧娘狂吻,或者动手动脚。甚至当那脱衣舞娘近身时,会突然出其不意地来个突击动作,在她那裸露的肉体上摸一把,以博取哄堂大笑为乐。

    阿义对这里的一切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他对这种表演也毫无兴趣,除了感觉眼前是一堆跳动的肉,几乎没想到那舞娘是个女人。

    在他的意识里,那堆肉并没有生命,更谈不上诱惑,而是象征着一种不幸的命运。那是受残酷现实的压迫,为了生活或生存,才以这种最方便的谋生方法,换取维持生命的微薄代价。

    当那堆肉跳动的最热烈,观众最疯狂时,一个衣衫不整的壮汉来到了他桌前。壮汉刚拖开椅子坐下,阿义就把眼一抬问:“听说你在找我?”

    壮汉凑近他耳旁低声说:“有条财路,你有没有兴趣?”

    阿义直截了当地回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干丧心病狂,伤天害理的勾当,我就干!”

    “好!”壮汉说:“伤天害理的事,我绝不会找你阿义老弟。现在人家正在等着,我们走吧!”

    他们非常干脆,绝不拖泥带水,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搞定了。

    于是,壮汉代付了酒账,立即偕同阿义离开了酒吧。他们在驾驶摩托车前往目的地途中,他才说明是有人辗转找到他,似乎知道他跟阿义的交情不错,所以请他代为找阿义的。

    对方事先声明,绝不是干不法的勾当,并且表示无论阿义需要多少代价。等他们当面把事情说明之后,可以由阿义自己提出条件。

    这差事听来确实蛮不错,不过阿义心里有数,既然对方不惜代价,非要找他不可,那就绝不是任何别人能胜任的事情。要不是相当棘手,就不会找上了他!

    一阵疾驰,来到了马尼拉的郊外。

    在一幢门禁森严的豪华别墅里,他们终于见到了当事人——一位年纪不到三十的艳丽少妇。

    她也很干脆,既不来一段奉承的开场白,表示对阿义仰慕已久,也不转弯抹角。等壮汉一介绍过后,便直截了当地说:“我想请你冒充我的丈夫,最多是一两天,代价由你开,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阿义诧异地望着这少妇问:“为什么要我冒充你的丈夫?”

    少妇只好说明了一切:她叫施兰君,丈夫金维达是位数学权威,曾在美国加州某大学执教多年。

    她原是金维达的学生,而且对数学极感兴趣,师生两个经常在一起研究讨论。后来金维达由于在学术上的优越表现,被政府罗致去参加太空发展计划,因此离开了那所大学。

    施兰君取得硕士学位后,就与一位外科整容医师结了婚,不幸的事发生在结婚后第四年,丈夫因车祸丧生,使她成了位年轻寡妇。

    她伤心之余,独自前往拉斯维加斯去游历,想不到在这美国西部著名的赌城,竟遇见了一别数载的金维达。

    师生异地重逢,自有说不出的欣慰和振奋,彼此各道出别后的情况,金维达才知道她是亡君新寡。

    而他也不隐瞒,说出自己已经于去年申请提前退休,因为他利用公余之暇,研究出一个在轮盘赌上必胜的赌法,那是根据数学原理,以或然率推算出来的。

    这次他来拉斯维加斯,就是准备牛刀小试,看看是否能稳操胜券。结果由于施兰君的怂恿,他们在赌场竟大显身手,用金维达研究出的推算法,几乎屡试不败,使得当地的各大赌场,均暗中对他们密切注意起来。

    他们惟恐当地黑社会人物找麻烦,只好悄然离开了拉斯维加斯。

    金维达已五十出头,年纪比她大上了一大截。可是,由于彼此志同道合,对于赌又是有志一同,终于结了婚。

    于是,他们蜜月旅行的地点,便选中了世界著名的另一个大赌城——蒙地卡洛。

    在蒙地卡洛,他们又大获全胜。终于引起当地黑社会人物的眼红,使他们不得不赶快离开。

    没想到那些家伙竟不罢休,居然追踪他们回到加州,吓得他们不敢露面,各处躲藏逃避了一两年,仍然未能摆脱那些始终不死心的家伙。

    最后,他们迫不得已,只好悄然离开美国,带着从两大赌城赢得的巨款,来到了马尼拉,购下这幢郊外的豪华别墅匿居。

    他们在这里已匿居了将近半年,一直相安无事。不料就在三天前,突然接到此地一家秘密赌场负责人的来信,表示愿以相当大的代价,交换金维达研究出来的必胜赌法。

    信中并且强调,知道他们过去的一切,如果他们不愿接受这条件,非但无法在此地匿居,而且将遭到生命的威胁。

    同时对方指定,今夜将派车来接他们夫妇同往那秘密赌场,备好轮盘赌由金维达当场表演,如果确实屡试不败,则双方就立即谈判条件。

    但这对老夫少妻研究的结果,认为对方必然心怀叵测,很可能先把他们威逼利诱去了,逼他们说出之后,就会猝下毒手。使他们非但不能待价而沽,甚至所有的一切必将被豪夺强取。

    想了两天,他们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为了安全起见,只有找一个身手不凡的人来,化装成金维达,陪同施兰君前往,必要时可以保护她脱身逃出。

    他们来马尼拉已半年,早就听到种种关于阿义的传说。因此想来想去,除了找阿义求助,绝没有任何人能胜任。

    可是他们并不认识,只好辗转托人……

    听到这里,阿义不等施兰君说完,就断然拒绝说:“对不起,这差事我不想干!”

    壮汉在一旁怂恿说:“阿义,这既不是杀人放火,又不是干伤天害理的勾当,你怎么不肯干?”

    阿义举出了他拒绝的理由:“第一、对方身份不明,我不了解实际情况。万一他们居心不良,到时候真要动手的话,我没有绝对把握能保证护送这位女士安然无恙地回来。第二、我不知道这位女士所说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同时,我一向行不易姓,坐不改名,不喜欢冒充这位女士的丈夫,还要改头换面。”

    施兰君满面戚容说:“张先生,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能帮得了这个忙。今夜十二点钟,他们就派车来接人了,现在只剩下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了,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呀!”

    阿义无动于衷说:“你们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根本不去,难道他们当真敢绑票不成?如果回头他们派车来接,我倒愿意义务效劳,负责把来的人轰走!”

    施兰君苦笑说:“问题不是这样简单,假使能够置之不理,或者把来接我们的人轰走,那我就干脆花钱雇一些保镖来保护,用不着向你求助了。问题是他们已抓住我们的弱点,如果今夜不去一趟,以后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随时可以来找我们的麻烦。那样一来,非但不胜其扰,而且防不胜防呢!”

    壮汉又在一旁打边鼓说:“阿义,我看你就答应了吧!”

    阿义心知他最近经济很拮据,大概是受人之托,希望把这件事促成,多少可以弄几文摸摸。犹豫之下,终于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施兰君喜出望外,立即上楼去把这消息告诉了她丈夫。

    等她一离开客厅,阿义不禁轻声问:“她丈夫为什么不露面?”

    壮汉耸耸肩,把两手一摊,茫然说:“谁知道!……”

    倏而,施兰君仍然是独自走下楼来,说明她丈夫身体不适,不能下来见客,所以要她代为致意,并请阿义自己提出所希望的条件。

    阿义不愿趁人之危,提出苛刻的条件,轻描淡写地说:“你看着办吧!”

    “你的意思呢?”施兰君转向壮汉征询意见。

    壮汉是双方的中间人,他当仁不让,与施兰君斟酌的结果,决定由这对夫妇付出二十万比索为酬,当场先付半数,余款俟办妥回来后付清。

    阿义一向把钱看成身外之物,重视的是义气,当场把十万比索交给了壮汉:“这个你拿着,我们二一添作五,我的一份也暂由你保管。”

    壮汉再三婉拒,但阿义坚持非要他收下不可,他才面红耳赤地说:“那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不过,这钱我不能白拿,干脆我就留在这里保护金博士,等你们回来吧!”

    阿义没有表示异议,施兰君自然更是求之不得,因为她这里只雇了两名男仆和两名女仆,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们都担代不起,有这壮汉留下照顾,那就比较放心了。

    施兰君当即把阿义带进里面一个小房间,亲自动手,开始替他化起装来。

    她的第一任丈夫,就是外科美容医师,因此她对这一套非常熟悉。并且,她早已准备了一个薄塑胶皮的面具,与金维达的脸型完全一模一样,戴上后再加以化装,简直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不消四十分钟,阿义已整个改头换面,变成了个前额微秃,道貌岸然的中年人。

    阿义忽然提出了个问题:“我根本不知道那套推算法,到时候他们要我当场表演,那不是露出了马脚?”

    施兰君胸有成竹地笑笑说:“到时候你只要拿张纸,把每次转出的号码记下,等我在一旁算准了是几号,就会给你暗示的。”

    阿义不得不暗自佩服这女人的设想周到,可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大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令他怀疑的,是金维达为什么不露面。施兰君虽解释丈夫身体不适,不能见客,但这分明是个借口!

    究竟是什么原因,阿义一时也想不出。反正他已经接受了这个差事,只要不是干犯法或伤天害理的勾当,他也不必打破砂锅问到底。

    施兰君取来丈夫的衣服,让阿义全部换上。当他们相偕出房,来到客厅时,连那壮汉也认不出他的本来真面目了。

    趁着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施兰君把丈夫的习惯,以及一些小动作,一一告诉了阿义,要他尽可能模仿得惟妙惟肖,以免被对方看出破绽。

    十二点差五分,果然来了部灰色旅行车,除了司机以外,尚有两名穿着西装革履的大汉。

    他们是奉命来接人的,施兰君早已整装待发,看门的男仆一进来通报,她就向阿义说:“车来了,我们走吧!”

    壮汉叮嘱了一番,要阿义特别小心,才送他们走出,目送他们登车而去。

    车一出大门,那两名大汉便取出带来的黑布条,要他们把眼睛蒙上,以免认出是什么地方。

    阿义对这一套很在行,他不便拒绝,只好让他们用黑布条把眼睛紧紧地蒙扎起来。施兰君更不能提出抗议,一切只得任由他们摆布。

    车开的速度极快,但仍然经过将近一小时的疾驶,才到达了目的地。

    阿义和施兰君的眼睛被蒙住,既不知行驶的方向和路线,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当他们除下黑布条时,发现已被带进个布置豪华的房间。

    这房间里置有十六只小型电视荧光幕,全部装在一面墙壁上,形成一堵电视墙。从荧光幕上所看到的,是各种不同角度映出的整个赌场情况。

    此刻赌场里非常热闹,场面相当大,各种赌具应有尽有。赌客起码在两百人以上,从他们的衣着可以看出,都是当地上流社会的人士。

    男男女女混聚一堂,赌况既紧张又热闹,显然这是个规模庞大的地下赌场。

    这时正有两个中年绅士,坐在荧光幕前,聚精会神地注视场内的情况。他们一个是华籍,一个是菲籍,大概是这赌场的负责人。

    房里另有四名彪形大汉,两个守在门旁,两个随护在侧。

    带他们回来的一名大汉,上前在那华籍中年身边轻声报告了两句,那人才起身走过来,向阿义和施兰君自我介绍道:“敝姓马,是这里的负责人。久仰金博士大名,今夜冒昧把贤伉俪请来,实在感觉很唐突,尚祈二位不要见怪!”

    阿义怕露出马脚,不敢多话,由施兰君接口说:“哪里话,反正我们又不打算靠赌为生,只要彼此条件合适,我们也很乐意把研究的一点心得奉告马先生。”

    姓马的一使眼色,一名大汉便把准备好的一叠筹码送来。

    “这是十万元筹码,”他说:“二位现在可以进场去大显身手了,希望你们能大获全胜,回头我们再谈吧!”

    由一名大汉领着,带领他们从一道暗门进入了赌场,大汉用手一指说:“轮盘赌在楼梯口那边!”

    阿义点点头,与施兰君状至亲密地,走向了那张围着不少赌客的长赌桌。

    这张赌桌非常热闹,轮盘置于长桌的一端,由专人在主持。另有四名穿比基尼泳装的健美女郎协助,分立于长桌的四角,拿着丁字耙负责管吃进赔出。

    桌面上画有方格,每一格标明一个数字。从“零”至“三十六”的阿拉伯数字中,任由赌客自行押注。

    轮盘赌之所以吸引人,是它非常够刺激,一旦押中,即照注赔三十六偌,比一赔一过瘾多了。

    赌场里的人,似已知道他们这两位赌客是什么来头,无不对他们恭恭敬敬。他们一走近桌旁,立即有人上前招呼,让出两个座位来让他们坐下。

    阿义今夜形同傀儡,他的狠劲,在这里如同英雄无用武之地,完全只有看施兰君的了。她一本正经地,从手提包里取出纸和笔,交给了阿义,并且用腿轻碰了他一下。

    他立即会意,等轮盘一停,主持人报出了赢家的号码,便开始把号码抄记下来。

    施兰君更把今晚所开出的号码,全部拿来暗自默默推算,使阿义看在眼里,真想不透她究竟凭什么,能有绝对把握算出正确的数字。

    轮盘一次又一次,继续不断地转动……

    钢珠在转动的轮盘上跳动,发出“格格格”的声响,所有男女赌客均聚精会神地盯住它,每一个人的精神都显得十分紧张。

    接连六次,施兰君始终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暗自默默地推算着,直到第七次开始,她才暗示阿义,以代表一万比索的大筹码,押在了第二十六号上。

    可是这一次轮盘停止转动时,钢珠却落在二十一号的槽格里!

    一片失望的叹息声中,施兰君脸中毫无表情,只是眉毛微微一皱,似乎连她自己也莫名其妙,怎会出师不利,第一次就没算准。

    又连着两次,仍然是没有押中,她只好暂时静坐观望了。

    阿义忍不住轻声问:“怎么搞的?”

    施兰君没有答腔,暗自默默推算了一阵儿,突然很有把握地把眉一挑,示意他再押了一万比索的筹码在二十六号上。

    这次果然不出她所料,被她押中了!

    接下去一连押了十次,结果竟间隔地被她押中三次,这比例已相当高了。如果赌上一整夜,每押十次中,只要有两三次有把握押中的话,那不把赌场赔惨啦?

    施兰君非常聪明,她见好就收不再押了,暗向阿义一使眼色,两个人便起身离座,吩咐在一旁招呼的职员,把筹码拿去替他们兑现。

    其实他们也知道,今夜是表演性质,赢的钱是一个也拿不走。这不过是掩人耳目,做给在场的赌客们看的。

    职员假戏真做,忙着替他们清理留在桌面上的一大堆筹码,突见一名大汉走过来,轻声说:“马先生请二位谈谈!”

    施兰君尚未置可否,阿义突然冷声说:“对不起,有话请他们到场子里来说!”

    那大汉不敢声张,仍然轻声威胁说:“二位放聪明些,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阿义却故意振声说:“怎么,是不是看我们赢了钱,要找我们麻烦?难道这里赌的是霸王赌?”

    他这一嚷,顿时惊动了整个赌桌周围的赌客,无不以诧异的眼光向他们投来。

    附近的几名大汉正赶过来,一名职员也佯作上前排解,不料阿义突然把左手一举,使他们乍见那手心与手背上的刀疤,不禁相顾愕然,齐齐怔住了。

    凡是在当地黑社会混的人,几乎没有人认不出,这左手贯穿的刀疤,正是“小子阿义”的特殊标志!

    一名大汉忙不迭去向负责人报告,请示如何处置这个场面。

    姓马的一听金维达是“小子阿义”化装的,顿时惊怒交加。虽然阿义以玩狠出名,但他们这里人多势众,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一个人?

    可是有一层顾忌,这里是个规模庞大的秘密赌场,全靠赌客们来赌才能维持浩大开销。阿义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押中了三次,赢了不少钱。如果在场子里跟他动手,岂不让赌客们误会,以为这里赌的霸王赌,赌客赢了钱就会惹祸上身。

    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再来这里赌?

    犹豫了一阵,姓马的终于铁青着脸说:“好!从大门送他们走!”

    就这样,阿义凭他的名气和机智,没有受到任何为难,偕同施兰君离开了这个秘密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