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孤注一掷 > 2、美金钞票号码

2、美金钞票号码

    叶龙和范大贵之所以把事情看得太简单,太容易,只是看的表面,和在赌场方面下手的那部分。

    如果全场的人都失去知觉,既不能阻止,又无法抗拒,那还不是任由他为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但实际上白振飞这个计划,不但在狱中想了整整几年,并且在采取行动以前的布署,更需要煞费苦心地加以安排,把每一个人的任务,都得分配得密而不疏。

    同时,在采取行动的时候,时间更要配合得丝丝入扣,任何一方面脱了节,就可能功败垂成!

    还有最后的一道难关,纵然一切顺利,在劫夺飞机时出了问题,他们又如何能脱身逃出赌国?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整个计划刚刚开始,还没有正式进入情况,伍月香这方面就发生了意外的事故!

    她是在接到白振飞的电话后,正准备整装出发时,突被蒙着脸的两男一女,由阳台的落地窗侵入,以手枪把她制住的。

    那两男一女立即动手,把她双手反缚,两脚捆住,再以两条宽胶布,交叉封贴在她嘴上,使她出不了声。

    然后,他们从她的手提包里。找出了那张寄存卡,才从容不迫地开了门出去。

    很显然的,她是在寄存那三十万美金的时候,钱露了白,以致把那两男一女招引上门来的!

    郑杰当时不知怎么会突然想到了那金发女郎,等放开了伍月香,听她说完经过,立即就问:

    “那女的是不是一头金发?”

    伍月香想了想,回答说:

    “这倒没看清,她的脸上蒙着一条花丝中,头上戴着雨帽,身上穿的是件旧风衣……你怎么知道她是金发呀?”

    郑杰掩饰地说:

    “我想她大概是个洋婆子,多半都是金发吧!”

    “那你完全猜错了!”伍月香说:“他们三个全是跟我们一样的黄种人!”

    既然那两男一女的目的,是为那张寄存卡而来,事情已发生在半小时以上,那就毫无疑问的,三十万美金早已被他们提取到手了。

    现在要找那两男一女,根本就不可能。他们是蒙着脸侵入动手的,伍月香当时并未认出他们的面貌。同时他们既已得手,还不早就逃之夭夭?

    郑杰这时已拿定主意,于是向她们说:

    “那三个人一定已经把那三十万美金提走了,我想下楼向寄存部的人打听一下,也许能记得他们的面貌和身材,这件事交给我一个人办好了。白大爷和白小姐还等在海滨浴场,你们两个先去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回头我再赶去。”

    赵家燕虽不愿放弃与郑杰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有伍月香在场,她自然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因为她知道,伍月香对郑杰也是颇有好感的啊!

    伍月香则急于要见白振飞,以谋善后之策,因此把衣服稍加整理,便催着赵家燕匆匆而去。

    郑杰等她们走了,才离开房间,直接来到楼下服务台的寄存部。先向柜台里一位职员打听,始知现款是随时可以寄存或提取的,并不受开启保险库的时间限制。

    由这一点证明,那三十万美金已被提走,是毫无疑问的了。

    “请问不久之前,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内,有人来提取了上午刚寄存的三十万美金吗?”郑杰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问。

    不料那职员却以诧异的眼光看着他说:

    “对不起,按照敝酒店的规定,请原谅我不便回答您这问题!”

    郑杰碰了个软钉子,不便再问下去,以免被人怀疑他在打什么主意,只好强自一笑,离开了服务台。

    查问没有得到要领,反而引起了那职员的怀疑,这倒是始料所未及的,否则他就不必去找这个钉子碰了。

    他略一犹豫,立即匆匆回到二楼,直接来到了二四一号房间门口。

    由于那女郎曾暗示过,如果需要她的时候,可以直接来找她,所以郑杰认为这回是准不会碰钉子的。

    按了一下电铃,便听得房里传出那女郎的声音问:

    “谁呀!”

    郑杰大声回答:

    “是我!我姓郑……”其实他们并未互通姓名,那女郎又怎会知道姓郑的是谁?

    不料念犹未了,门已突然开了,那金发女郎穿着薄纱睡袍站在门口,嫣然一笑说:

    “请进!”

    郑杰不加思索地走了进去,那女郎把扶着门的手一松,房门便缓缓自动关上。

    他的眼光不由自主地,被这女郎的诱人胴体吸引住了。只见她这件浅黄色,缀以一朵朵小黄花的薄纱睡袍,虽非透明,内容却一览无遗。清清楚楚可以看出,她里面贴身穿的是鹅黄色的乳罩和迷你内裤。

    内外色调一致,显然是一套,加以她的身材三围突出分明,令人看在眼里,真有点不禁霍然心动。

    郑杰很快地收回了眼光,尴尬地笑笑说:

    “没想到我会找上门来吧?”

    金发女郎居然毫不惊奇地说:

    “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没想到这么快!”

    郑杰不禁诧然问:

    “哦?你怎么会料到的?”

    金发女郎笑了笑说:

    “因为你并不笨,我既告诉了你房间号码,你还会不明白我的暗示?”

    郑杰强自一笑说:

    “那你可猜错了,我就是因为太笨,不太明白你的暗示,所以特地来登门求教,想知道你所谓的‘需要’是指什么?”

    金发女郎神秘地笑笑说:

    “这范围很广,也可以说是包括一切!现在你既然找上了门来,就不必客气,更用不着顾忌,尽管说出你的‘需要’吧!”

    郑杰故意试探地冒出一句:

    “我需要三十万美金!”

    金发女郎不动声色地笑问:

    “是做赌本吗?”

    郑杰丝毫看不出她的反应,只得一本正经说:

    “老实说吧,我替别人代为保管一笔钱,不幸遗失了,以致无法向人家交代。现在我已是走投无路,所以……”

    “所以你来找我?”金发女郎仍然不动声色地问。

    郑杰表情逼真地说:

    “我说的需要三十万美金虽是事实,但你绝不可能帮助我,也无法替我找回失款,我只不过是跟你开句玩笑罢了。事实上我冒昧找上门来,是希望你能同意,借你这里让我暂时避一避,以免被人找到了逼我要钱,这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金发女郎诡谲地笑了笑,忽然正色说:

    “我看你真正需要的,恐怕不是这个吧!”

    郑杰急说:

    “难道你认为我是另有目的?”

    金发女郎冷笑一声说:

    “你说的根本就没一句是真话!”

    “何以见得呢?”郑杰诧异地问。

    金发女郎毫不保留地说:

    “哼!我既然能料到你会找上门来,还会猜不出你来的目的?老实说吧,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大概是在对我的身份表示怀疑,以为那三十万美金的事有我的份!”

    郑杰听出她的话中大有蹊跷,不由地暗自一怔,急问:

    “这么说,你是知道三十万美金的那回事啰?”

    “不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吗?”她吃吃地笑了起来。这女人真够狡猾,简直像只狐狸呢!

    郑杰也不放松,单刀直入地说:

    “但你认为我在对你怀疑,这不是有点作贼心虚?”

    金发女郎置之一笑说:

    “我要真心虚,就不会告诉你房间了!难道有这么笨的贼,故意说出地址,好让失主找上门来?”

    郑杰终于直截了当地问:

    “那你究竟是什么用意呢?”

    金发女郎仍然狡猾地说:

    “我已经说过,如果你需要我,就直接来找我,所以你不说明真正的需要,我也无法给你所需要的呀!”

    郑杰正色地说:

    “我需要有人能替我找回那三十万美金!”

    金发女郎把手一摆说:

    “那么我们坐下来谈好吗?”

    郑杰摇摇头说:

    “不用了,假使这个要求你根本爱莫能助,还有什么可谈的?我不愿浪费你的时间,并且我还得另找其它的门路呢!”

    金发女郎妩媚地一笑说:

    “好吧!既然你找上了我,又何必舍近求远?我虽不一定能满足你的要求,替你找回失款,但我可以竭尽所能,也许对你稍有帮助。你愿意花几分钟的时间,坐下来跟我谈谈吗?”

    郑杰犹豫之下,终于点了点头,勉为其难地走过去,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金发女郎却未坐下,站在他面前,故意卖弄风情地笑问:

    “我们最好先谈一谈,如果我对你有所帮助,你给我什么代价?”

    嘿!她还没谈正题,倒先提出了条件!

    郑杰回答说:

    “只要在可能范围之内,任凭你说吧!”

    “好!”金发女郎说:“我的胃口不大,只要三十万美金!”

    郑杰怔怔地说:

    “你是在开玩笑吧?就算你真能替我找回失款,我再把它全部都给了你,那我又何必要求你帮忙,这不是多此一举!”

    金发女郎笑笑说:

    “钱是身外之物,不必太患得患失,也许有比找回那笔钱更重要的事咧!所以我得声明在先,那笔钱是否能找回,我并没有绝对把握,但我的代价三十万美金!”

    郑杰颇觉诧异地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实在听不懂,能不能说得更明白些?”

    “好吧!”她这才坐了下来说:“你是聪明人,我不必说得太明显,相信只要一点就透,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从吉隆坡跟你们搭乘同一班飞机来的,你明白了吗?”

    郑杰暗自一怔,惊诧地问:

    “你是跟踪我们来摩洛哥的?”

    “也可以这么说。”金发女郎说:“但真正跟踪你们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人!”郑杰急问。

    金发女郎瞟了他一眼说:

    “这么大热天,你还反穿皮马褂——装羊!不怕热昏吗?”

    郑杰突然若有所悟地吃惊说:

    “难道是巴生市那姓辛的,派了人来对付我们?”

    金发女郎笑问:

    “这消息值得三十万美金吗?”

    郑杰诧然说:

    “但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居然派了人跟踪到摩洛哥来,而你又是什么人呢?”

    金发女郎趁机说:

    “你要知道一切详情,我们就得先谈好条件!”

    郑杰呐呐地说:

    “可是,那三十万美金已经……”

    金发女郎接口说:

    “你们手里还有二十万呀!再凑十万不就够了吗?”

    郑杰不由地冷哼一声说:

    “你的消息倒真灵通,居然把数目都查得一清二楚了!”

    “当然!”金发女郎笑笑说:“要不先把行情摸清楚,我又何苦千里迢迢地跑到摩洛哥来?就因为我打过算盘,认为值得来一趟,才咬了牙花这笔旅费呀!”

    郑杰索性直截了当地问:

    “你是否不见兔子不撒鹰,要等拿到了钱,才肯告诉我一切?”

    “那倒不一定!”她说:“我对你很信任,只要你点了头,钱可以慢一步付,反正我绝不怕你们不认账的!”

    郑杰急于想知道真相,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同意说: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金发女郎含有胜利意味地笑了笑,随即郑重说:

    “我先得说明我自己的身份,我叫林媚,过去曾经一度是姓辛的情妇,但那已经是两三年以前的事了。坦白地说,目前我只是个成天鬼混的女人,没有职业,也没有固定收入,所以金钱对我比较重要。这次我有个亲戚,说出来你大概也还记得的,她就是姜爱琪。”

    “姜小姐是你亲戚?”郑杰问。他当然记得那女郎,他们曾有过一度肌肤之亲啊!

    林媚微微点了下头,继续说:

    “她突然跑去找我,告诉了我有关你们在巴生港的一切。你们几个人的本事真不小,竟然使辛克威栽了个大斤斗,不但损失惨重,而且使他几年的心血,投下的资本,动员的人力,完全毁于一旦,付诸流水!虽然他找了手下的亲信挺身出来顶罪,承当了一切,但善后问题已使他焦头烂额,几乎整个被拖垮了。所幸他的底子厚,只要不吃上官司,纵然暂时破产,将来还有机会东山再起的。可是这口气却难消,所以他一方面报案被劫,将抄下的那五十万美金钞票号码提供给警方,透过国际刑警组织,通知了世界各地,使持有那些钞票的人无法使用。一方面动员了大批人马,追查你们的去向,结果查出你们已买好直飞摩洛哥的飞机票。由于当时没发现你们的人影,同时在机场纵然下手,也不能夺回那目前对他非常重要的五十万美金。因此他派了人跟踪到摩洛哥来,不但要夺回那笔钱,还要向你们下毒手,作为你们破坏他一切的报复。姜小姐在获得这消息后,由于对你情意难忘,但她不便出面,爱莫能助,所以希望我设法警告你们。正好我最近闲得无聊,静极思动,想到这件事可能让我从中捞点油水,于是我就决定花笔旅费,跟你们搭乘同一班飞机来啦!”

    郑杰始终没有打岔,一直静静听她一口气说完,才提出了个问题:

    “临时你怎么来得及办手续?”

    “这就是我的神通!”林媚笑笑说:“其实说穿了一点不稀奇,我是经常到各地去找机会的,护照是现成的根本不用临时申请。姜小姐也就是因为知道我的行动方便,才特地来找我的哦!”

    郑杰既已知道了一切,当即冷静地说:

    “姓辛的派人跟来对付我们,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在巴生港他们的人手那么多,尚且对付不了我们,跟踪来的充其量只有几个人吧!”

    林媚正色说:

    “你错啦!据姜小姐告诉我,当时要不是那位负责指挥的邵小姐全力掩护,你们一个也脱不了身,根本就不可能带着那五十万美金来摩洛哥了!并且你得明白,目前你们的目标很明显,而他们却是在暗中下手,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呢!”

    “他们来了多少人,你知道吗?”郑杰问。

    林媚回答说:

    “姜小姐这倒没告诉我,事实上她也不清楚。不过,我相信这酒店里绝对有他们跟来的人!”

    郑杰忿声说:

    “那还会有问题,他们至少有两男一女在这酒店里,并且已有三十万美金得手了!”

    林媚摇摇头,肯定地说:

    “我敢跟你打赌,他们绝对不是辛克威派来跟踪你们的人!”

    “你认识他们,还是见到他们了?”郑杰诧异地问。

    林媚强调说:

    “我虽不认识他们,但我早就发现了那三个形迹可疑的人物,在暗中对那位寄存美金的小姐注意了。而且他们匆匆离开酒店时,是驾驶一辆豪华轿车走的,如果是跟踪你们的人,绝不可能一来就弄到了那么漂亮的轿车!”

    这倒是事实,他们七个人今天一到,就在机场各自分道扬镳了。伍月香是直接先来摩洛哥大酒店的,郑杰和赵家燕在机场的休息室小坐了二十分钟,然后才雇车前往,以免被人发现他们是一起的。

    虽然当地也有自己驾驶的汽车出租,但如果辛克威的人是与他们同机跟来,跟踪他们尚犹恐不及,又那有时间忙着去租车派用场?

    何况时间能利用的全部只有二十分钟,而且出租的多半都是老爷车!

    假使照时间上判断,伍月香在电话里告诉白振飞,她是一到酒店里,在办理寄存手续时,就发觉暗中有人对她在注意的。那么辛克威的人,绝不可能先就在那里等着了,必然是从机场一直跟去的。

    由此可见,林媚的判断很对,那两男一女绝不是跟踪他们的人。否则的话,既然抢去了寄存卡,把那三十万美金提走,又怎会轻易放过伍月香一命?

    因此,郑杰也认为毫无疑问的,那两男一女,一定是当地的黑社会人物。由于伍月香的钱露了白,使他们见财起意,侵入她房间去下手的。

    现在的问题不在丢了那三十万美金,而是那批钞票上的号码都被抄下了,已由辛克威报案,透过国际刑警组织,通知了世界各地的警方。

    如果得手的人迫不及待地使用出去,只要任何一张被警方发现,追根查源地追查起来,那该怎么办?

    郑杰对于林媚说的一切,己深信不疑,认为她实在没有编出这篇鬼话的必要。

    同时,如果不是姜爱琪真去找她的,她就绝不可能知道这一切,以及他和那女郎之间的一段情。

    因此他已觉出了事态的严重,急向林媚说:

    “林小姐,谢谢你告诉我这消息,关于我答应你的代价,无论其他的人认不认账,我保证绝不失言!现在我必须去跟其他的人商量对策,你放不放心我走?”

    林媚处之泰然地一笑说:

    “这算什么话,我不让你走,难道还能把你拴住不成?现在你只管去办你的事吧,别耽误了时间,但我希望今晚你能给我个确定的时间,什么时候可以把钱付给我。不过,我得声明在先,如果是那五十万中的一部分,那我就拒绝接受!”

    “你是要我另筹出三十万美金来付你?”郑杰想不到她会出了这个难题:“这不是个小数目,一时怎能筹得出?”

    林媚却断然说:

    “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消息已经告诉了你,你就是不付,我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跟你们对簿公堂呀!”

    郑杰急于要走,只好说:

    “好吧,我先跟大伙儿商量商量,晚上一定给你圆满的答复!”

    林媚也不故意刁难他,一口就答应了。

    于是,郑杰立即告辞离去,出了房,刚走过甬道的拐角,突然瞥见一个穿得西装革履的家伙,就在他的房门口,鬼鬼祟祟地不知在干什么。

    那家伙非常机警,一发觉甬道里有人走来,立即离开房门口,急步向甬道的另一端走去。

    郑杰毫不怠慢,加紧脚步一直跟去,只见那家伙在甬道口转了弯。

    等他跟到拐角处,身贴墙壁探头一张,那家伙正在另一条横道的第四个房门口,张皇地伸手连连急按电铃。

    他按的是两短一长,似乎是暗号,房里的人没问他是谁,就把房门开了条缝,先向房外一张,才收起了枪将门拉开。

    那家伙一脚刚垮进门,冷不防郑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来,猛将他一推,自己也跟着冲进了房。

    房里的人枪已收起,刚要转身,不料那家伙被郑杰猛可一推进去,顿时收势不住,撞向了那人身上。

    那人避之不及,被撞得轻呼一声,两个人跌作了一堆!

    郑杰也几乎被他们绊倒,幸而急向门旁一闪,才让开了。

    他的命真大,就在他闪让的时,“咻!”地一声,一柄飞刀已掷了过来,仅差千钧一发就被掷中。

    “笃!”地一声,那把锋利的弹簧刀,直直地插在了刚关上的门背后!

    郑杰暗吃一惊,眼光急扫,始发现床上一名赤膊穿长裤的大汉正跳起身来,飞刀显然就是这家伙掷出的。

    由这一点足以证明,这班家伙的反应都相当快。居然一发现情况不对,闯进来的不是自己人,立即就猝下毒手,确实够机警,也够厉害的!

    郑杰一看房里有三个人,当然各人都身怀武器,而他却手无寸铁,只好以一双铁拳迎敌了。

    眼看那大汉来势汹汹,双臂齐张地直扑过来,郑杰根本不及蓄势以待,索性也迎面扑去,出手如电地来了个先发制人。

    他出拳如风,双方刚一接近,一拳早已递出,捣中了对方的腹部。

    这一拳出手相当重,而且又猛又疾,击得那大汉沉哼一声,双手急捧肚子连退了两步。

    可是他的第二拳尚未挥出,开门的那家伙已翻过身来,拔枪在手喝令:

    “别动!”

    郑杰情急之下,根本充耳不闻,趁那大汉尚未直起腰来,急将双手搭上他的两肩,猛可用力一扳,同时自己抢步过去,正好互换了地位。

    “噗噗!”两声,那家伙居然已连扣扳机,举枪射击了。

    郑杰刚好换了地位,以那大汉的身体作了挡箭牌。

    “哇……”只听得一声惨叫,那大汉已身中两弹,顿时双膝一屈,软跪了下去。

    郑杰已失去掩护,急随那大汉向下一蹲,才突然双手放开,扑向了沙发后面。

    “噗噗”又是两枪,子弹射在沙发上。

    那家伙一看误伤了自己人,又被郑杰躲过这两枪,不禁惊怒交加。急向撞倒他的家伙打个手势,示意要他从沙发的另一边绕过去,来个两面夹攻。

    突听“叭”地一声响,自沙发的右边,使那家伙以为郑杰企图扑来,顿时沉不住气地枪口一掉,就举枪连射。

    谁知这是郑杰在声东击西,伸手抓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掷了过去,旨在转移对方的目标。

    就在那家伙举枪连射的当时,另一大汉刚匍匐着爬绕过去。郑杰突然双手奋力推动沙发,一直推向那家伙面前,接着猛可抓住两只后脚一掀,沙发便翻倒下去。

    那家伙警觉时已晚了一步,欲避不及,被沙发整个盖压在身上了。

    郑杰早已发现另一大汉悄然绕了过来,急将脚向茶几一踹,由于打蜡的地板光滑无比,使茶几直向那大汉冲滑过去。

    那大汉是在匍匐爬行,刚一抬头,正好被茶几面的边缘,在下已上撞了个正着!

    这一下的力量极大,着实撞得不轻,只听那大汉杀猪般一声怪叫:

    “哇……”痛得向下一扑,趴在地板上当场昏了过去。

    郑杰一个滚身过去,伸手夺过那大汉的手枪,再一挺身跳了起来。

    那家伙被沙发压盖在身上,犹未及奋力推开沙发,已被郑杰赶过来以枪抵住了脑门上!

    “躺着别动!”郑杰喝令。

    那家伙既被制住,只好乖乖地躺着,一动也不敢动了。

    郑杰随即冷声喝问:

    “你们是不是从吉隆坡来的?”

    “是,是……”那家伙不敢否认。

    郑杰又问:

    “共有多少人?”

    那大汉惊恐万状地回答:

    “四个……”

    但这房里只有三个人,郑杰立即追问:

    “还有一个呢?”

    那大汉呐呐地说:

    “他,他出去了,还没回来……”

    郑杰毫不放松地问:

    “上哪里去了?”

    由于郑杰一冲进房就动上了手,那大汉先是被撞倒,接着又被沙发推来翻倒,压盖在身上,始终尚未看清对方是谁,不过他已料到,绝对是被他们跟踪的七个人之一。

    因此他只好照直回答:

    “一小时前,有两男一女从那位伍小姐房里出来,他去跟踪他们了……”

    郑杰一听,不禁喜出望外,这倒是条意想不到的线索。既然他们之中已有人去跟踪,岂不是将可获知那两男一女的来龙去脉?

    他虽可以在这里等,但不知去跟踪的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万一耽搁时间太久,只怕白振飞他们不见他的影踪,又没有他的消息,就一定会担心着急了。

    可是,这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又是唯一的一条现成线索,如果轻易放弃,又从何着手找那两男一女?

    就在他进退维谷,犹豫难决之际,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郑杰心里禁不住一阵暗喜,因为他们只有四个人,三个既在酒店里,这时候突然来了电话,必然是跟踪的那家伙有消息回来了。

    “起来去接电话!”他警告那大汉:“假使你不想找死,说话就留意些!”

    那大汉唯唯应命,奋力把压盖在身上的沙发推开,怯生生地爬起来望了郑杰一眼,才急急赶过去抓起话筒:

    “喂……是的,我是刘普……怎么样?……好!好的……那你就先回来吧!”

    话筒刚一搁下,郑杰迫不及待地问:

    “他怎么说?”

    这叫刘普的大汉回答说:

    “他跟踪那两男一女回到他们的‘窝’,那是幢门禁森严的巨宅,附近有很多人把风,他不敢太接近去查看动静,所以我要他先回来了……”

    “那巨宅在什么地方?”郑杰追问。

    姓刘的大汉迟疑了一下,似乎不想说出来,可是被郑杰走近将枪口一抬,使他在被迫之下只好说:

    “他也弄不清那条街的名称,是在火车站一直下去,靠近郊外的一条马路边上,有条直达巨宅的私人道路……”

    “你说的是真话?”郑杰冷声喝问。

    姓刘的大汉急说:

    “老丁马上就回来,你不信就等他回来问吧!”

    郑杰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信口胡诌,这才冷哼一声说:

    “好吧!反正你是不是撒谎,我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你听着,如果你们想留住命回去,就尽快离开摩洛哥,否则恐怕就要在异乡当孤魂野鬼了!”

    姓刘的大汉犹未及作任何表示,已被郑杰出手如电地,以枪柄当头狠狠一击,只发出声沉闷的低哼,便昏倒了下去。

    郑杰眼光一扫,只见被茶几撞昏的大汉尚未清醒,另一被枪击中的大汉则蜷伏在地板上,不知是死是活。

    他不能再在房间里逗留,立即开了门,从容不迫地离去。

    这时他已无暇赶到海滨浴场去,通知白振飞等人,当即雇了车,吩咐司机驶往火车站。

    由于不知道路名,到了火车站以后,他才指点司机一直开下去。根据刘普的述说,直趋近郊的那条大马路。

    果然,上了那条马路驶出一程之后,发现右边有条岔道,两旁种植着高大的椰树,是条修筑得相当干净整齐的私人行车引道,长达数百码,尽头处便是一幢豪华巨宅的大门。

    郑杰急命司机在路边停了车,遂以英语问:

    “这是什么人的住宅?”说时向那巨宅指着。

    摩洛哥是国际游客会集的地方,所有“的士”司机,除了通用的阿拉伯语言之外,都必须懂英语,其中会法语及西班牙语的更多。

    司机立即以英语回答:

    “先生是初来拉巴特吧?这是个著名的私人俱乐部呀!”

    “私人俱乐部?”郑杰急问:“要什么样的资格和身份,才能参加?”

    司机回答说:

    “这俱乐部是不公开招待外人的,除非受到主持人的邀请。”

    “主持人是什么人?”郑杰问。

    司机对当地的情形很熟悉,他笑笑说:

    “屋主是谁倒不清楚,不过大家都知道,这里是由一个叫伊玛娃的女人主持,她负责一切。”

    郑杰忽然掏出一百元的美钞,从司机的肩旁递过去,笑问:

    “我想进去开开眼界,能替我想想办法吗?”

    “这个……”司机有点为难,但向那张钞票瞥了一眼,却又经不起它的诱惑,终于毫不客气地伸手接下了那一百元美钞,笑着说:“先生可找对了人,我正好认识替她开车的司机,也许他可以想出办法,但我可没有绝对的把握……”

    郑杰喜出望外说:

    “那太好了,我们不妨试试运气,假使实在不行,那不是你的责任。钞票已经属于你的了,我绝不收回!”

    司机先谢了一声,又想了想,灵机一动说:

    “这样吧,你冒充是我的朋友,是刚由外地来的,希望有人作向导带你各处玩玩。但我要做生意,没有时间陪你,所以介绍你去认识阿杜……”

    “阿杜是谁?”郑杰问。

    司机回答说:

    “他就是替伊玛娃小姐开车的,回头见了阿杜,我再私下向他说明,看他是否能为你安排。除了用我这个办法,门口的人就根本不会让我们进去,你看如何?”

    郑杰欣然说:“你看着办吧!”

    司机即把车向后一倒,再向前驶,折上右边的岔路。驶向那条车道不及百码,就被两名大汉从路旁跳出,挡在路当中高举双手连挥,阻止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