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流氓绅士 > 3.香烟里的秘密

3.香烟里的秘密

    陶文士忧形于色说:

    “那倒不致于,可是姓许的家伙是个老奸巨猾,他替我们经手铸造那四块甲板,难道还会猜不出我们的用途?尤其他的耳目众多,只要一打听崔老二的船将驶往日本的大阪,就会知道……”

    “你认为他敢从中捣鬼?”黄杰克惊问。

    陶文士神色凝重地说:

    “如果今晚把钱全部付清,他为了下回的生意,就算眼红也不敢怎么样,否则就很难说了!”

    “唔……”黄杰克沉思了一下说:“这倒是个难题,我们这次预定的旅程中,已安排了好几个地方要去大赌一番,绝不能把赌本全部凑出来付姓许的……”

    张约翰忽问:

    “那有钱的寡妇怎么样?”

    陶文士讷讷地说:

    “这……这恐怕不太妥当,她的身上虽然可以动脑筋,但不能操之过急……”

    黄杰克把肩一耸说:

    “远水救不了近火,那有什么用,姓许的是今晚等着要钱呀!”

    张约翰主张说:

    “老陶,我看还是你亲自出面,去跟姓许的打个商量,钱我们一定照付,只不过是缓上几天,即使我们来不及寄来,你在日本那边拿到了钱就可以付清。并且你可以告诉他,我们这第一次只是试探性质,如果这条路走得通,以后我们不但要经常如法炮制,而且还要大干一番,叫他们把眼光放远些,买卖不是只做这一回,将来我们发了财他也照样沾光!”

    陶文士面有难色地说:

    “这话我实在不便向他开口,姓许的在钱未收齐以前,能把货先交了,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假如换了别人,少付一分钱他也不会交货的。现在让我再去跟他打商量了,要等货到日本脱了手再付清,那不是被他们把我们看扁了,认为我们是在买空卖空做的无本生意?”

    黄杰克也深谋远虑地说:

    “老陶考虑的也对,这第一趟的买卖很重要。绝不能让姓许的看透我们的底牌,认为我们是空架子,用他的货去赚了钱再付他,以后买卖做大了他更不放心啦!”

    “但我们的赌本绝不能动用,又拿什么付他呢?”张约翰问。

    黄杰克胸有成竹地说:

    “脑筋是人动的,目前没有第二位对象,我们只有从姓罗的女人身上想办法!”

    陶文士急问:

    “今天晚上?”

    黄杰克两眼逼视着他说:

    “当然是今天晚上,除非你能有把握,使姓许不急着今天晚上等着要钱!”

    “这……”陶文士担心他说:“就算你们有办法,但那女人手边不一定有这么多现款,时间又这么晚了……而且,今晚你们跟她才见面,实不宜操之过急,引起她的怀疑。万一被她疑心你们是在打钱的主意,整个计划岂不泡汤了?”

    黄杰克哈哈一笑说:

    “除非鱼儿不上钩,那我就毫无办法,现在她既已上了钩,就绝不怕她能跑掉。至于她手边有没有现款,那倒不成问题,我相信凭她开出的支票,姓许的总不至于不会不收吧?”

    “老黄,你别卖关子啦!”张约翰忍不住问:“你有什么办法能使那女人开出支票来?”

    黄杰克从身上掏出一包香烟,笑笑说:

    “就凭这个!不过,老陶还得替我们安排一下,否则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张约翰这才恍然大悟说:

    “原来你是动的这个脑筋!但事后她发觉了怎么办?”

    黄杰克狞笑说:

    “现在我们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只要老陶能安排一个理想的场面,让保罗出马。假使一切顺利,也许我们的计划就得改变,在香港就解决了,根本不必把那女人带着去旅行啦!”

    张约翰诧然问:

    “为什么要保罗出马?”

    黄杰克哈哈大笑说:

    “他是我们这十二个人中的‘罗密欧’,只有他对女人最具有吸引力,你我能比得上吗?”

    张约翰点点头,会意地笑了起来。

    箭已在弦上,势在必发,陶文士哪还能表示异议。

    不过他所顾虑的是,怕“金鼠队”在香港弄出事来,他们可以一走了之,留下的烂摊子却得由他收拾。所以他宁可等罗漪萍离开了香港,再由“金鼠队”按照计划进行,而不希望事情在香港发生。

    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作主了,黄杰克既已决定的事,陶文士反对也没有用。何况许大昌那边今晚是非要钱不可的,不付就可能出麻烦!

    于是,他们三个人经过一番密议,便走出了书房,决定由陶文士安排一切。

    这时大厅里的气氛已越来越热闹了,陶小瑛把郑杰拖出场后,等于是在跟赵家燕和洋绅士的一对打起了擂台,完全是存心别瞄头的意思。

    洋绅士的洋相已出足,而“金鼠队”方面一看郑杰和陶小瑛配搭得相当出色,把洋绅士和赵家燕的风头压了下来。

    他们居然也不甘示弱,大家一起哄,那位“金鼠队”里最年轻,而且长相很帅的保罗便被推出马,披挂上阵了。

    走马换将后,由保罗换下了那洋绅士,双方的阵容便旗鼓相当了。只见四个人分成两对,互不相让,各施出了各种花式,仿佛在参加“迪斯高”舞比赛似的,谁都不愿被对方抢去风头。

    陶文上走出书房,见状忽向身旁的黄杰克轻声说:

    “跟保罗在跳的小妞儿,还有跟我女儿在跳的那家伙,这一对兄妹你们在马尼拉见过吗?”

    黄杰克摇摇头说:

    “好像没见过,你问这干嘛?”

    陶文士沉声说:

    “我怀疑他们是跟踪你们来香港的!”

    “哦?”黄杰克诧然问:“何以见得?”

    陶文士冷静地分析说:

    “据我女儿说,他们是昨天才从马尼拉搭乘飞机来的,以前他们并不认识小瑛,而今晚却利用她混到了酒会里来,尤其那个女的刚才故意找机会跟你们接近,使我对他们实在有点怀疑,很可能是企图打你们什么主意!”

    “打我们的主意?”黄杰克置之一笑说:“那他们才是自找倒媚呢!”

    张约翰纳罕地说:

    “我们有什么好让他们打主意的?难道想动我们赌本的念头?”

    “这倒说不定,”陶文士说:“因为你们在马尼拉上岸不久,由于发生了意外的事件,很快就回船了,使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下手。也许他们仍不死心,所以……”

    黄杰克哈哈一笑说:

    “那真太玄了,他们居然不惜代价,花钱乘飞机赶来香港下手,未免他们的派头太大了吧!”

    张约翰也笑笑说:

    “钱都分藏在我们十二人身上,而且是在上装的保险口袋里,碰了一碰就会被发觉,我不相信他们有这么大的神通,能够从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下得了手!”

    陶文士忽然若有所悟地“嗯!”了一声,急说:

    “我们马上可以得到答案,彼德刚才跟那女的跳过舞,只要看看他身上的钱还在不在,就能证实我的判断是否正确了!”

    于是,他们立即走向餐桌前,向那位尚在喘息不已的洋绅士使了个眼色,把他叫到一旁去。

    黄杰克迫不及待的就轻声说:

    “彼德,快检查一下,你上装那口袋里的旅行支票还在不在!”

    洋绅士莫名其妙地怔了怔,但他不及详问,就伸手向上装口袋里一摸,随即释怀地笑笑说:

    “没有问题……”

    黄杰克仍不放心地说:

    “打开来看看!”

    他们十二个人的上装里,都加缝着两个特别的保险口袋,袋口有条特制的拉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何才能拉开。而这口袋又是在普通口袋里面,等于是夹层的,袋内并且加上一层合金软丝的网。不要说刀片或扒手专用的,以铜板将一边磨成锋利刀口的那种玩艺,就是用钢丝剪刀也无法把它剪断或割开。

    因此重要的东西或金钱,装在这两个保险口袋里,是绝对安全,万无一失的。

    洋绅士已经伸手摸过,那两叠厚厚的巨额美金旅行支票均安然无恙。但黄杰克却仍然要他拉开来查看,使他无可奈何,只好耸耸肩,把上装里夹层口袋的拉链,小心翼翼地,拉了开来……

    郑杰虽然正在跟陶小瑛,大跳“迪斯高舞”,眼光却在暗中注意“金鼠队”其他人的一举一动,尤其是与赵家燕共舞过的那位洋绅士。

    这时见陶文士他们,把那洋绅士叫过一旁去,正在检查上装口袋,不禁使他暗自一惊。因为他并不知道赵家燕是否已经下手,如果她已经得手了,岂不是立即就要被他们发觉?

    并且,由陶文士刚才的盘问,和那种咄咄逼人的口气,再加上现在的要那洋绅士检查口袋,足以证明他们这对“兄妹”,早已引起了酒会主人的怀疑。

    郑杰暗中捏了把冷汗,不由地紧张起来,以致影响了舞姿,突然间变得凌乱了。

    幸好洋绅士检查之下,口袋里的两叠美金旅行支票均安然无恙,大家这才放心。使饱受一场虚惊的郑杰,也松下了一口气。

    赌本既未损失,洋绅士也就没有再检查,是否尚有其他的失物了。

    陶文士似乎很尴尬,他只好借故去安排一切,径直向正在跟陶太太轻声交谈的罗漪萍走去。

    “你们在忙什么呀?”陶太太问。

    陶文士趁机说:

    “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宝贝女儿,刚才我已经跟他们谈过,这件事实在很使人为难。因为他们十二个人都是志同道合的,结队环游世界各地,有女士参加总不大方便。他们答应带庄太大同行,已经是兔为其难,给了我们天大的面子。再来要求他们把小瑛带去,不是有点得寸进尺,强人所难吗?”

    “那他们是不同意哩?”罗漪萍有些为陶小瑛感到失望。

    陶文士故意说:

    “他们是并不坚持反对,但最后的决定还在于保罗,就是现在正跟小瑛跳舞的那个洋人。可是他的华语最差,我的洋文又不行,无法直接跟他谈。最好是庄太太能跟他谈谈看,你的洋文很棒,我就词不达意了……”

    罗漪萍一口答应说:

    “好吧!为了不使小瑛失望,我是义不容辞的,是不是现在就跟他谈?”

    “那倒不急,”陶文士说:“酒会结束以后,他们准备分头到各处去观光一番,看看香港的夜景,以及各大夜总会的情形。回头我来安排,让你陪保罗去逛逛,最好是找个比较恰当的机会,再向他提出来,也许他当面就不好意思拒绝啦!”

    罗漪萍不知这个是阴谋,自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

    酒会预定是到九点钟结束的,照本来的计划,陶文士已事先租了艘大型豪华游艇,准备亲自陪同“金鼠队”连夜赶到澳门去大显身手,捞上它一大笔的。

    但现在许大昌那边的问题没有解决,对方今晚等着要钱,使他们只好临时决定把这安排取消,以免节外生枝,出了麻烦就得不偿失啦!

    安排罗漪萍和保罗单独在一起的局面已布好,只要酒会一结束,就等着看好戏了。

    洋绅士的财物既没有损失,陶文上对那身份不明的一对“兄妹”,疑念也就渐消了。现在所担心的,却是他心腹手下小程,派到到船上去查看的,一直还没有消息。

    现在已经是八点十分了,赵家燕这个舞,一口气就连续跳了足足二十分钟!

    而她虽已香汗淋漓,却仍然毫不感到疲倦,居然越跳越起劲,大有不罢不休之势。

    酒会似已变了质,所有来宾都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在那里欣赏这两对男女的狂舞,仿佛是被请来看他们四个人表演的。

    由于这四个人中,除了那对“兄妹”之外,尚包括了陶小瑛和保罗。

    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位是“金鼠队”的贵宾,陶文士自然不便出面阻止,扫他们的兴。只好等他们自己跳过了瘾,精疲力尽以后自动停止。

    郑杰并不是来出风头的,他何尝不急于想停止。可是连连向赵家燕使眼色,她都视若无睹,根本不予理会,只顾一个劲地大跳特跳。

    这时,陶文士的眼光,忽然扫向那摆食物的长餐桌上,发现桌的一端,置着一只粉红色皮质的大型手提包,正是赵家燕起舞时放在那里的。

    陶文士灵机一动,立即走了过去,正待伸手之际,却被郑杰一眼瞥见,使他不由地暗吃一惊。

    郑杰急中生智,突然故意把腿一屈,失声叫了声:

    “哎哟……”便跌坐了下去。

    陶小瑛见状吃了一惊,立即停了下来,急问:

    “郑先生,你怎么啦?”

    赵家燕也只好赶过来问:

    “怎么了?”

    郑杰暗向她一使眼色,苦笑说:

    “大概跳得太累了,脚踝给扭了一下。妹妹,你皮包里不是带着‘百花油’的吗,快拿来给我抹一抹!”

    赵家燕暗自一怔,因为她的手提包里根本没带那玩意,但她非常聪明,立即会意过来,猛可想起自己的手提包尚置在长餐桌上。

    眼光急向那边看去,果见陶文士已将她的皮包取在了手上!

    她顿吃了一惊,赶紧走了过去。

    而陶文士也很机警,他似已听到了郑杰的话,忙将取在手里的手提包递给赵家燕,来了个顺水推舟地问:

    “是这个吗?”这样一来,就把窘态掩饰过去了。

    “谢谢!”赵家燕谢了一声,接过手提包,只好装模作样的打开来,在里面佯作翻寻了一阵。

    然后她走到郑杰身边说:

    “怎么找不到了呀!”

    这时音乐终于停止了,而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却响起:

    “我这里有!”

    随着这声音,罗漪萍过来,将她皮包打开,取出了一小瓶“百花油”,递给了伸手来接的陶小瑛。

    这真是个意想不到的巧合!

    坐在地板上的郑杰,忙抬起头来说了声:

    “谢谢你!”随即从陶小瑛手里再接过小瓶,拧开瓶盖,当真拉起裤脚管,褪下袜统。把那瓶里的无色液体,倒了些在足踝上,用手轻轻地柔抚着。并且还表情逼真地,龇牙咧嘴外带皱眉,表示他的痛苦状!

    过了片刻,他对忍住“痛苦”,由赵家燕搀扶他站起,一跛一拐地走出舞池。于是,音乐又继续响起了……

    陶小瑛也跟着,招呼他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下,表示关心地问:

    “要不要紧?”

    郑杰佯作苦笑说:

    “没关系,坐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去替你拿瓶‘可口可乐’来!”陶小瑛说了一声便匆匆而去。

    郑杰立即示意叫赵家燕在身边坐下,轻声抱怨说:

    “你真粗心大意,皮包怎么可以随便乱放……”

    赵家燕却理直气壮他说:

    “我总不能提在手里跳舞呀!”

    郑杰悻然说:

    “哼!你好像是特地来为跳舞,好大出风头的哦!”

    赵家燕笑笑说:

    “不跳舞教我从何下手?”

    “你下手了吗?”郑杰问。

    “当然,”赵家燕说:“你摸摸自己的上装口袋吧!”

    郑杰急向上装口袋一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包香烟,他竟浑然未觉!

    这真使他不得不佩服赵家燕的神通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不但施展出妙手空空,探囊取物的绝技,把这包香烟从洋绅士的身上扒到了手,而且还把它放进了郑杰的上装口袋里。

    在场的不下一百多人,不仅他们没有发现,连郑杰自己都不知道,香烟是怎么到了自己口袋里的。足见这女飞贼的神通广大,身手干净利落!

    郑杰未及详问,陶小瑛已取了瓶饮料过来,递给他振奋地说:

    “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旅行的事有希望了!”

    “哦?”郑杰接过饮料,谢了一声,遂说:“那我们应该恭喜你罗?”

    陶小瑛眉飞色舞地说:

    “现在还没成定局,罗阿姨刚才告诉我,回头她还得替我说说看,如果那个叫保罗的洋人同意了才算决定……”

    “就是刚才跟我跳舞那个洋人?”赵家燕问。

    陶小瑛回答说:

    “是后来跟你跳的那一个,他的年纪虽然最轻,但一切都由他决定。家父已经跟其他几位说好了,回头酒会结束以后,罗阿姨还要为我单独和那洋人谈谈看,万一他不答应,我还是去不成啊!”

    郑杰忽问:

    “你说的罗阿姨,是不是刚才给我‘百花油’的那位女士?”

    陶小瑛点点头说:

    “嗯!罗阿姨自己跟他们同行的事,已经得到他们同意了……”

    郑杰心里霍然一动,好奇地问:

    “那位罗阿姨是什么人?”

    陶小瑛以羡慕的语气说:

    “你们是从马尼拉来的,当然不认识。可是在香港的人谁不知道这位罗阿姨,她丈夫本来是珠宝界的大享,前几年不幸飞机失事摔死,留给罗阿姨的遗产就有十几亿港市呢!”

    郑杰心里不禁又一动,他倒不是惊讶于这位富孀的偌大财富,而是忽然间想到,这女人要跟那批流氓绅士同行,岂不是等于肥羊与狼群为伍?

    而这无知的少女,居然也想凑上份热闹,那就更是不知天高地厚,自找倒榻了!

    但是,难道陶文士也不清楚“金鼠队”的底细,竟然睁着眼睛,把自己的女儿和那富孀往虎口里送?

    因此使郑杰疑念顿起,暗觉其中必然大有文章!

    不过他在今晚的酒会里,只是个不速之客,既然不便向陶小瑛说明一切,也无法揭开那批流氓绅士的假面具。而现在赵家燕既己得手,扒到了那包香烟,他们就必须在被对方发觉以前离去。

    同时,他更急于要查明香烟里的秘密,于是起身说:

    “陶小姐,谢谢你今晚的招待,也许我明天就要赶回马尼拉去,行李都还没有收拾,我们先告辞了。”

    陶小瑛挽留说:

    “酒会到九点就结束了,你们何必急着要走,假使郑先生明天一定非回马尼拉不可的话,那么也让我为你饯个行,回头我们干脆到那家夜总会去玩个痛快吧!”

    郑杰婉拒说:

    “不瞒陶小姐说,我们很难得有机会来香港一趟,实在也不愿意这么快就匆匆回去的。现在我还不一定是否明天回马尼拉,所以得去打个长途电话,问问那边的情形。如果不是非赶回去不可,我就决定在香港多玩几天,太迟了恐怕那边找不到人听电话……”

    陶小瑛一片诚意地说:

    “那么,现在我也不挽留你们了,回头我再去找你们,假使郑先生通过长途电话,能够不急于明天非赶回去不可的话,就请你们两位不要推辞,答应今晚由我作个小东道好不好?”

    郑杰不便再拒绝,只好同意了。

    于是,陶小瑛立即陪着这对“兄妹”,去向她父母告辞。

    而这时正好那个叫小程的匆匆赶来,由一名男仆把陶文士请到了书房里去,听取那家伙的报告了。

    郑杰和赵家燕只好向女主人告辞,并且向罗漪萍打了个招呼,不再惊动男主人,由陶小瑛亲自送他们出了大门。

    陶小瑛还要用车送他们,郑杰却婉拒,正好有一部“的士”经过,他便挥手拦住,偕同赵家燕登车而去。

    在车上,赵家燕忽说:

    “你好像忘了件事吧!”

    “什么事?”郑杰茫然问。

    赵家燕把他的手执起说:

    “人家给你用的‘百花油’,你为什么不还给她,居然学我顺手牵羊带着走了?”

    郑杰笑笑说:

    “这瓶东西就跟你那小皮包一样,回头我还得利用它呢!”

    赵家燕诧然问:

    “你想去见那姓罗的有钱女人?”

    郑杰正色说:

    “老实告诉你吧,我这次来香港,就是冲着‘金鼠队’而来的。不但要跟他们碰一碰,而且决心要破坏他们的一切阴谋!”

    “他们对那女人有什么阴谋?”赵家燕问。

    郑杰冷声说:

    “现在我也弄不清楚,反正他们是绝对不怀好意的,所以我必须今夜去亲自见一见那位有钱的寡妇!”

    赵家燕不悦地说:

    “我看你别是也对她不怀好意吧!”

    郑杰坦然于怀地说:

    “我当然是不怀好意而来的,但我绝不会打那有钱寡妇的主意,只是为了要打击‘金鼠队’,使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

    赵家燕忽然郑重其事地说:

    “那你为什么事先不向我们老头子说明?他收你十万港币的代价,交代我的任务只是协助你,查明他们随身携带的法宝是什么玩意,即使到手还得完璧归赵地送还回去。而你现在却要对付他们,老头子是最怕出麻烦的,他要知道你的真正企图,就是出再高的代价,他也绝不会让我跟你搞在一起的!”

    郑杰笑笑说:

    “我也没有额外的要求呀,现在东西已到手了,等我查出其中的秘密之后,你只要替我送还原主,任务就算完成啦!”

    赵家燕一本正经说:

    “你虽没有额外要求,但我挨了那一下,被人击昏了,我却要额外的补偿!”

    “怎样补偿?”郑杰笑问。

    赵家燕想了想,始说:

    “我们不妨来个协定吧,老头子交代我的任务,只是把东西偷出来给你查看过后,再送还回去就没事了。而你不惜花这么大的代价,绝不会是没目的的,如果我猜的不错话,你就算没对那有钱的寡妇动坏念头,也准是在打‘金鼠队’的主意,但你却孤掌难鸣,不能一个人唱独角戏,也许还有用得我的地方。所以嘛,等我把老头子交付的任务完成后,我就可以自由行动了。我们不妨私下打个交道,无论你想干什么,我绝对全力协助你,但你的收获得分我一份!”

    郑杰笑了笑问:

    “如果根本毫无收获呢?”

    赵家燕干干脆脆地说:

    “那算我白忙,绝不向你有任何要求!”

    “这倒很公平,”郑杰说:“我们就一言为定吧!”

    赵家燕大为振奋,喜形于色说:

    “那我们就赶快回去把那包香烟检查一下,看看里面究竟什么花样,然后等你掉好包再送回去,我就可以向老头子交差啦!”

    郑杰暗自担心地说:

    “据我看,陶小姐的父亲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可能已经对我们起了疑心,刚才不但叫那洋鬼子查看口袋里装的钱,还想动你这只皮包的念头。要不是我灵机一动,故意跌坐在地上,叫你去拿‘百花油’,他就私下打开来检查了!”

    赵家燕却毫不在乎地说:

    “至少那洋鬼子还没有发觉,身上的香烟不见了呀!”

    “但你怎样还给他呢?”郑杰觉得这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赵家燕犹未及回答,车已停下,原来是到了“国际大饭店”的大门口。

    郑杰付了车资,偕同赵家燕下车走进去,乘电梯直升七楼。

    他之所以特地要了七楼的房间,没有别的用意,完全是事先计划了那个调虎离山计。把那两个仆欧从三楼调开,使他们上下多耽搁点时间而已。

    回到七一七号房间,一关上房门,郑杰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掏出赵家燕扒得的那包香烟。

    这只是一包“威士登”牌的香烟,包装毫无异状,封口已拆开,但里面的二十支烟却整包未动一支。

    不过仔细查看之下,其中一半的烟头滤嘴上,似乎可以看出特别做的暗记,以资识别。

    郑杰心知这十支香烟必有问题,但不知其中究竟有什么花样,于是将作有暗记的取了一支出来,笑间:

    “你会不会吸烟?”

    赵家燕已明白他的动机,不禁反问:

    “为什么要我当试验品?”

    郑杰回答说:

    “因为你来吸,我才可以看出你的反应。不过你放心,它绝不致于使你致命的,否则他们在赌桌上就派不上用场了!”

    赵家燕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说:

    “这会不会是那种‘鬼玩艺’,我知道市面上有人私下出售的什么巧克力糖,香烟的,还有口香糖,听说多半都是日本来的,吃了会使人……”说到这里,她不禁面红耳赤起来,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郑杰肯定地说:

    “我想绝对不会是那种‘鬼玩艺’,因为他们是要在赌桌上派用场,对手不一定是女人。而且据说他们是把烟喷向对方,使被喷的人发生了混乱的幻觉,假使是直接吸入,效力更会加强。所以我想让你试试看,以便知道它究竟能发生什么作用。不过你放心,这香烟绝不可能是你说的那种,否则对方就算是女人,在赌桌上出起洋相来,那还像什么话?”

    赵家燕仍然担心地说:

    “万一消息不正确,他们身上带着这种香烟,根本不是在赌桌上派用场的,而是准备找机会对付女人的呢?”

    郑杰哈哈一笑说:

    “那你也尽管放心,如果真是那么回事,我保证绝不对付你就是啦!”

    “哼!”赵家燕不屑地说:“我才不相信你呢!今晚在我房间里,我还没有怎么,你不是就‘对付’过我了?”

    郑杰不由地脸上一红,哑口无言了。

    不料赵家燕却嫣然一笑说:

    “不管这是什么玩艺,拿来给我试试吧!”随即一伸手,把郑杰夹在指缝间的那支香烟抢了过去。

    郑杰大喜过望,立即掏出打火机来,掣着了递过去替她把烟点着。

    赵家燕猛吸了两口,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可是,当她再连吸几口之后,便有了反应。

    而且这种反应相当快,不消片刻,只见她两眼呆滞,脸上露出种木然的表情,仿佛突然间麻木不仁起来。

    郑杰心知香烟已发生了作用,立即把烟夺过来弄灭,然后开始试探地问:

    “你感觉怎么样!”

    赵家燕木然地回答:

    “很好……”

    再问她什么很好,她却茫然不知如何回答了。

    郑杰再作进一步试探,拍拍自己的大腿说:

    “来!坐到这里来!”

    赵家燕唯命是从地站了起来,走过去当真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郑杰忽将打火机举在她的面前问:

    “这是不是口红?”

    “是的!”赵家燕似乎已丧失判断力,连口红与打火机都不能分辨了,完全是以他的意思为意思。

    郑杰这时心里已有数,如果这是在赌桌上,“金鼠队”要用这玩艺对付对手,那不稳赢才怪呢!

    于是他继续问:

    “你是三条老K,我一对‘爱司’能不能赢你?”

    “能!”赵家燕回答。

    郑杰再问:

    “那么你是认输了?”

    “输了!”赵家燕连考虑都未加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