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出卖灵魂的人 > 第一章 风情万种

第一章 风情万种

    英国人对灵魂的研究颇感兴趣,曾不遗余力地深入探讨,希望找出一个超出科学范围以外的答案。

    虽然至今还仍是个谜,但他们认为人死之后,只是血肉之身的死亡,一切器官的停止,消失活动的功能,乃至于逐渐整个地毁灭,朽腐……

    而有一种无形的精血之气,却脱离了躯壳,继续存在于世界上,那就是所谓的灵魂。

    尽管它的存在与否,是毫无科学根据的,曾经成为争论极激烈的话题,尤其被科学家指为“妖言惑众”的无稽之谈。

    然而,热衷于此项研究工作者,却包括科学家,医学界的人士,心理学权威,以及无数的热心赞助者……他们不断地努力,以各种科学方法,希望能证实宇宙之间,确实有灵魂的存在。

    但很多人竟把眼睛喻为“灵魂之窗”,把一种像伸懒腰的舞叫做“灵魂舞”……

    最近几月来,香港却出现了一个“灵魂教”!

    实际上它是个邪门邪道的秘密组织,主持者是个极神秘的女人,她俨然以“教主”自居,谁也不清楚她的身份和一切,但她却拥有不在少数的“信徒”。

    由于它的组织相当庞大而秘密,所以除了经过严密审查被允许加入的“善男信女”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它的教义是什么,和教坛设在哪里。

    这是个闷热的傍晚,位于湾仔的“夏威夷沙龙”里,来了位西装革履,蓄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绅士。

    外面天色早已昏暗下来,沙龙里的灯光又不强烈,他却仍然戴着一付宽边的黑色太阳镜。而且还故意的把帽檐拉得低低的,几乎压盖在眉头上,好像是怕被人认出他似的。

    “夏威夷沙龙”其实是个咖啡馆,里面完全布置成热带的情调,播放着夏威夷情调的音乐,使人置身其中,好像真到了那令人向往的海岛上。

    因此每当黄昏以后,这里便见成双成对地到来,藏进以高大盆景为掩护的座位里,可以毫无顾忌地谈情说爱,卿卿我我地拥吻,调情……所以它是情侣们最理想的去处。

    中年绅士一走进去,立即有侍者上前招呼,因为他是单独来的,所以侍者把他领到个角落的卡座上,便笑脸迎人地问:

    “先生喝点什么?”

    中年绅士毫不犹豫地说:

    “来杯特制鸡尾酒,放两粒樱桃。”

    这似乎是种暗语,侍者不禁诧异地问:

    “你这位先生是谁介绍来的?”

    中年绅士笑笑说:

    “只要是有人介绍的,又何必问是谁呢?”

    “是!”侍者应了一声,便径自离去。

    然而,中年绅士点起支香烟刚抽没几口,侍者已把他要的“特制鸡尾酒”送来,并且带来个体态相当丰满的妖艳女郎。

    侍者放下酒杯,便一言不发地走开了,而那女郎却在中年绅士身边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笑问:

    “你这位先生以前没来过这里?”

    中年绅士微笑地回答说:

    “如果来过,又何必还要人介绍!”

    女郎娇声说:

    “既然这样,那我就替你安排吧,不知道你比较喜欢那一种型的小姐?”

    中年绅士摇摇头说:

    “我不是来这里‘温功’的,希望更刺激些的花样,你能替我安排吗?”

    女郎冲他神秘地一笑说:

    “当然可以,我替你们介绍之后,如果你还中意,马上就可以把她带走。”

    中年绅士又摇了摇头说:

    “我需要的刺激不是指这个……”

    女郎诧然问:

    “那是什么呢?”

    中年绅士直截了当地说:

    “我希望你能为我安排,使我参加今晚举行的‘灵魂教’周末聚会!”

    女郎暗自一怔,故作茫然地说:

    “什么‘灵魂教’?”

    中年绅士立即从身上拿出一迭港币,全是千元票面的,一共是十张,放在桌面上说:

    “介绍我来这里的人说,只要向侍者说明要杯‘特制鸡尾酒’,加两粒樱桃,就会有人跟我接头。然后交付出一万港币的费用,你就可以替我安排,参加‘灵魂教’的周末聚会……”

    女郎不动声色地问:

    “你有意思想加入?”

    中年绅士回答说:

    “我在香港最多只能停留三天,所以无法加入,只不过希望能开开眼界罢了。”

    女郎犹豫片刻,终于说:

    “好吧,我先替你联络一下,但不一定有把握。因为每次聚会的人数是有限制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自然愿意尽力为你安排,否则只好抱歉啦!”

    中年绅士刚说了声:

    “谢谢……”

    那女郎已起身离座,径自走了开去。

    她刚回到酒吧台里,便见坐在圆型高椅上的一个汉子,在那里玩弄着手里的酒杯,暗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要她走近过来,才轻声问:

    “姜小姐,那家伙是干什么的?”

    女郎回答说:

    “不清楚,他说是有人介绍来这里的,希望我为他安排,参加今晚的周末聚会……”

    那汉子冷笑一声说:

    “我倒认出了他是谁呢!”

    “哦?”女郎诧然急问:

    “他是什么人?”

    那汉子郑重其事地说:

    “假使我没看走眼,他就是不久前才出狱的白振飞!”

    女郎顿吃一惊说:

    “是他?……”

    那汉子冷声说:

    “幸亏今晚我在这里,他一走进来就被我认出了,否则你糊里糊涂地把他带去,出了事情才麻烦呢!”

    “那怎么办?……”女郎一时没了主意。

    那汉子却胸有成竹,冷静地说:

    “你先把他绊住,我立刻去通知高老大,等我们赶来了再说!”说完,他便放下酒杯,一移身下了高椅,匆匆走出沙龙。

    女郎略一迟疑,才从容不迫地回到中年绅士的座位来,在他的身边重新坐下,微微一笑道:

    “我已经替你联络过了,不过要等一会儿才知道有没有希望,你愿意等吗?”

    白振飞笑笑说:

    “只要还有希望,就是等再久我也愿意呀。”

    女郎装出好奇地笑问: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既不是长久留在香港,又为什么舍得花这么大的代价,要想参加今晚的聚会?”

    白振飞把烟放在烟灰盒里,始说:

    “我已经说过,我希望找些比较刺激的花样,一方面是换换味口,一方面是为了开开眼界!”

    “谁告诉你‘灵魂教’里有刺激的花样?”女郎忍不住向他盘问起来。

    白振飞置之一笑说:

    “也许是介绍我来的人故意夸张,言过其实吧!不过我倒确实是由于好奇,才被他说动心的,否则我这一万港币岂不是花得太不值得了吗?”

    “那也不见得,”女郎说:“这就要看你所谓的刺激是指什么啦!”

    白振飞趁机问:

    “那么你认为我这一万港币的代价,花的值不值得啰?”

    女郎避重就轻地回答: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聚会,当然无法知道聚会时的情形,何况我是个女人,跟你们男人不同。也许你认为花一万港币非常值得,而在我看来却分文不值呢!”

    白振飞“哦?”了一声说:

    “听你的口气,好像……”

    女郎接口说:

    “不是我存心浇你的冷水,其实你所谓的刺激,还不就是那么回事。等你真去参加了,也许会有不过如此的感觉。而你真想找寻刺激,根本不必花这么大的代价,只须花个三两千港币,我就可以为你安排一个快乐的周末,并且保证使你满意。”

    白振飞似乎霍然心动地问:

    “真的?”

    “谁还敢骗你不成!”女郎认真地说:“其实在我来说,如果真能安排你去参加‘灵魂教’的周末聚会,你这一万港币里,我也可以抽取两成的介绍费,又何必拉个两三千的生意?拉成了也不过收个三两百的,还得跟沙龙方面二一添作五,真正到手的只有百把十元。所以我完全是为客人设想,与其花大钱而不实惠,到不如以较低的代价玩得痛快呀!”

    白振飞笑了笑说:

    “这倒很有道理,但不知你所谓的玩得痛快,是怎么个痛快?”

    女郎风情万种地笑着说:

    “这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马上替你介绍一位小姐来,我们这里的小姐很多,无论你喜欢那一种型的都有。假如你不喜欢‘温功’那一套,随时可以把她带走,那就随你要怎么样痛快就怎么痛快了!”

    白振飞忽问:

    “像你这种型的有吗?”

    女郎怔了怔说:

    “像我这种型的?你是指哪方面?”

    白振飞毫无顾忌地说:

    “我可不是年轻小伙子,大概中年人都比较喜欢丰满成熟型的女人。而且要懂得迎合男人的心理和会卖弄风情,这样的女人才够刺激!”

    女郎不禁吃吃地笑问:

    “你怎么知道我懂得迎合男人的心理,和会卖弄风情?”

    白振飞笑了笑,回答说:

    “譬如你劝我不必花大钱而不实惠,这‘实惠’两个字,不就是表示你懂得男人的心理和需要吗?”

    “但我可没向你卖弄风情呀!”女郎又吃吃地笑起来。

    白振飞哈哈一笑说:

    “因为我们的‘生意’还没有谈成啊!”于是,他老实不客气地把手从她背后伸了过去,将她的细腰一搂,使她不由自主的,把上身侧向了他身上。

    她并未作抗拒的表示,只是故作娇态说:

    “我从来不陪客人的,只替客人介绍小姐,你可别把我当作……”

    白振飞却说:

    “这里我没来过,但像这种地方我却常跑,并不是第一次开洋荤,所以你用不着骗我。其实我清楚得很,干你这行的,偶尔客串客串,似乎不是绝不可以的吧!”

    女郎果然哑口无言了,实际上她已知道这中年绅士的身份。这时只希望能虚与委蛇,尽量拖延时间,等那汉子去通知高老大,带了人赶来再说。

    为了把白振飞绊住,此刻她即使被他占尽便宜,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何况她根本就不在乎。

    白振飞搂着她的腰,只觉这女人的体型虽极丰满,腰围却并不粗,显然是经常作健美运动,才能保持这美好的身材。

    “你同意‘客串’一次吗?”他问。

    女郎娇媚一笑说:

    “但我可不会卖弄风情,也许你会感到失望,认为不够刺激呢!”随即把整个上身倒进了他的怀里。

    白振飞来这沙龙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找寻刺激,而是希望透过这个女人的关系,使他能进入“灵魂教”,见到那位神秘的“女教主”。

    可是他又不能操之过急,既然这女郎已替他联络过,他只好静候消息了……

    这个沙龙的主持人叫黄珍妮,是个非常精明能干的女人,而后台老板究竟是谁,却没有人知道。除了她之外,连沙龙里的人也不太清楚,反正一切大权都掌握在这女人手里,由她独当一面,全权负责。

    今晚她不在沙龙,就是去参加“灵魂教”每周举行的周末聚会了。

    “夏威夷沙龙”位于湾仔,距离香港警务处近在咫尺。而她竟敢公然挂羊头卖狗肉,不但供情侣们幽会,更暗中经营色情勾当,形同黑市“人肉”交易的市场。足见神通广大,根本就毫无顾忌。

    刚才那汉子去通知的高老大,就是替这个沙龙撑腰的。他是这一带的地痞头子,势力相当的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黄珍妮解决不了的就由他出面。

    而这家伙跟警方的一些帮办,私下的交情似乎不错,经常在打交道,所以能使“夏威夷沙龙”受到特别的照顾。

    香港这种殖民地,就是那么回事,帮办的官不大,管的事情却不少,任何事到了他们手里,就全凭一句话解决。

    长期留居在香港的居民,都知道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那就是一旦发生了违警事件,最好是遇上个情绪好的帮办,否则只好自从倒霉。

    而帮办大人的情绪,则要看他在跑马场的胜负而定,譬如他赢了,那么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顶多罚款了事。

    万一碰上个铩羽而归的帮办就惨了,本来罚个百儿八十就没事的,你要一申辩,马上就来个加倍,再多说一句或脸色不对,立刻又加上一倍,往往可以加到一两千,这就完全要看帮办大人的情绪了。

    所以香港的居民有个宝贵的经验,那就是进了警署,一看帮办大人的神色不妙,最好是赶紧连声认错,罚多少就多少,绝不要申辩。甚至自己动手打嘴巴,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人,那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高老大不过是个地痞头子,怎么能跟这些帮办大人拉上关系,而且又混出交情来的呢?

    其实说穿了并不奇妙,高老大只是投其所好,负责供给他们马场的“贴士”。

    刚才那汉子就是高老大的手下,这时已飞奔回去,一进门就气急败坏地报告说:

    “老大!你猜我碰见了谁?……”

    正躺在烟榻上吞云吐雾的高老大,把烟枪从嘴上拿下来,漫不经心地问:

    “谁?”

    那汉子郑重其事地回答:

    “就是不久前才出狱的白振飞!”

    “哦?”高老大顿吃一惊,立即将烟枪放下,一骨碌地坐起来,急问:“在哪里碰见他的?”

    那汉子仍在喘着气说:

    “在‘夏威夷沙龙’,他居然找到了门路,要求姜小姐替他安排,设法使他参加‘灵魂教’今晚举行的周末聚会!”

    高老大惊诧地问:

    “他想混进‘灵魂教’去打什么主意?”

    那汉子茫然说:

    “这就不清楚了,我已经要姜小姐把他绊住,特地赶回来向老大报告……”

    高老大沉思了一会,皱着眉头说:

    “前几天有人发现他带了个女的去澳门,怎么突然又跑回香港来,想混进‘灵魂教’里去……”

    那汉子忿声说:

    “老大,当年要不是他在‘黄鹤楼’,失手把老头子打死,我们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步田地。上次算他命大,逃过了小陆的两枪,在监狱外没把他干掉,这回我们可不能再错过为老头子报仇的机会呀!”

    高老大“嗯”了一声,把脸一沉说:

    “赖有才他们在后面赌牌九,你去把他们全叫来!”

    “是!”那汉子应了一声,便领命匆匆出了房。

    不消片刻,他已叫来了七八名大汉,赖有才抢步进房,迫不及待地就问:

    “老大,白振飞真的回香港来了?”

    高老大把头一点,沉声说:

    “现在小陆不在,你立刻带他们赶到‘夏威夷沙龙’去,守在外面不要进去。让李老四进去通知姜小姐,设法把白振飞骗出来,带进后面的巷子里,你们就向他下手!”

    “把他干掉?”赖有才问。

    高老大斩钉截铁地说:

    “干掉他,为我们的老头子报仇!”

    赖有才振奋地应了一声,立即带了七八名大汉,急急赶向了“夏威夷沙龙”而去……

    这时候,那女郎正在施展着她的“温功”,整个上身躺在白振飞的怀里,双臂环搂着对方的颈项,使他低下头来,尽情地吻着她。

    白振飞说的不错,他已不是年轻小伙子,中年男人比较“实惠”,对于“温功”似乎不太感兴趣,必须刺激才满足。

    因此,当他吻向她的颈部时,她便故意装出不胜其痒似的,混身不住的扭动起来。并且发出那诱人的笑声,使邻座的情侣们,不禁好奇地探出头来张望。

    好在这里是“各自为政”的,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所以根本不足为奇。尤其是座旁置有高大的盆景掩护,不致春光外泄,加上昏暗的灯光,看也看不见!

    这女郎的作风也真够大胆,她毫无顾忌,放荡地笑着说:

    “你别吻我颈子好吗,吻得我痒兮兮的,好难过呀!……”

    白振飞故意说:

    “我已声明在先,我是比较喜欢刺激的,你不让我吻颈子,那么吻哪里呢?”

    女郎一挺身,使上身提高了些,说声:

    “吻这里!”突然双臂一紧,使他的头被搂向胸前。

    她穿的是件袒胸露背的窄裙洋装,低敞的圆领口,开得低的已经不能再低。不但整个胸部袒露,双乳更把圆领撑涨得饱饱满满的,使两边丰满的肉球被挤出一半在领口外。只要上身一屈腰,就有倾出来的可能。

    而这一搂,正好把对方的脸搂贴在双乳之间,脸紧贴着那一片袒露的酥胸,嘴却吻着那深深的乳沟。

    白振飞不愧是个老江湖,他明知道这女人有些不怀好意,但却装作全然无觉。好像真被她的热情表演,弄得神魂颠倒,意乱情迷似的。

    双方此刻都可说是虚与委蛇,但这个假戏却必须真做,才能表演逼真,否则就露出了破绽。

    可是,就在白振飞向她胸前那片最迷人的地带,连连狂吻之际,那侍者突然来到了座前,站在高大的盆景外说:

    “姜小姐,你的电话!”

    这真煞风景,那女郎忙捧起了他伏在胸前的头,风情万种地一笑说:

    “大概有消息来了,我去接一下电话……”

    白振飞只好放开了她,笑笑说:

    “如果不行就算了,干脆就在这里度周末吧!”

    女郎已起身离座,笑着走开了。

    其实她并不是真去接电话,而是李老四回到了沙龙里来,告诉她赖有才已带了人马守伏在后面的巷子里,嘱她立即把白振飞骗去,让他们好在那里下手。

    她不免有些紧张起来,只好极力保持镇静,喝了口酒,使自己强自振作一下,才回到角落的座位来。

    “怎么样?”白振飞迫不及待地问。

    女郎这次没有坐下,站在桌前说:

    “行了,你是不是现在就去?”

    白振飞喜出望外地说:

    “那太好了,是不是你陪我一起去!”

    女郎摇摇头说:

    “我这里走不开!”

    “那我怎么去法?”白振飞问。

    女郎回答说:

    “你走出这里,绕到后面有个巷子,只要站在巷口等着,嘴上叼支香烟,但不要点着。到时候会有人走过来,在你面前站下来点香烟,你就向他借火,这是约定的暗号,他就会带你去的!”

    白振飞信以为真,当即把那一万港币交给了她,起身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才兴冲冲地离去。她居然虚情假意地,把他一直送到了大门口,跟看他绕向沙龙后面,始迅速转身进去。

    绕到沙龙后面,果然发现有个巷子。白振飞不疑有他,立即走至巷口,拿出香烟来叼了一支在嘴上。

    突然,巷子里走出个穿黑色短衣长裤的大汉,在走过他面前时,果然站定下来,拿出香烟来叼上一支,随即拿出打火机来点着。

    白振飞便上前招呼说:

    “对不起,借个火用用……”

    大汉把打火机掣着了,递过去替他把烟点着,遂说:

    “请跟我来!”说完便回身走进巷子里去。

    白振飞也不多问,跟着那大汉就走。

    这条巷子里很黑,他们刚走进去,那大汉就突然一回身,手里已拔出一把锋利匕首,出其不意的就向白振飞腹部猛刺。

    白振飞猛吃一惊,但他眼明手快,急将身子向旁一闪。出手如电地抓住了对方手臂,用力往外一带,接着一撒手,那大汉便收势不住,踉踉跄跄地冲跌开去。

    几乎在同时,黑暗中窜出了好几条人影,手里全握着匕首,一拥而上,袭向白振飞,向他展开围杀。

    由于警务处离此很近,赖有才不敢贸然用枪,所以大家全用匕首,照他的估计,七八个亡命之徒,还怕对付不了一个白振飞。

    但他却小看了对方,白振飞可不是好惹的,一看情形不对,立即施展铁拳迎敌。左右开弓,把首当其冲的两名大汉击倒,奋身就向巷口冲去。

    赖有才不禁惊怒交加,狂喝一声:

    “站住!”

    手一扬,“咻!”一声,匕首己脱手疾飞而出。

    他这一手飞刀真不含糊,在十步之内,几乎是百发百中,很少失过手的。

    可是白振飞的脑后就像长着眼睛似的,突然一个紧急闪,匕首刚好擦肩而过,仅只划破了衣袖,却未伤一根汗毛!

    其他几名大汉,也已奋不顾身地向他疾扑,挥刀连连砍杀,但白振飞却无心恋战,一口气冲出了巷口。

    就在这时候,一辆轿车飞驰而至,在巷口一个急刹车停住,同时车门也已打开,等白振飞一上车就风驰电掣而去。

    等到那些大汉追出巷外,那辆轿车早已去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