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情场赌命 > 八、千钧一发

八、千钧一发

    “啊!……”那女郎惊呼一声,急以双手捧住了脸,同时把头扭转开去,回避着不让郑杰看到。

    但郑杰并不急于看她的脸,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长发。

    他以为只要把这女郎的长发扯下,使她原形暴露地露出光头,一切就揭穿,不必浪费口舌了。

    谁知用劲一扯,长发并未扯下,竟使那女郎痛得“哎哟!……”怪叫起来。

    这一来,倒是郑杰大力意外了,她既不是特别行动组的女枪手,那又是什么人呢?

    难道她真是庞万通派来救出他的?……

    这似乎也有可能,因为庞万通送他到岛上来,本来就是另有目的,打算发笔横财的!

    郑杰在这一刹那间,也感到莫名其妙起来了,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得林内人声杂乱,仿佛正由四面八方搜索过来,并且越来越近……

    郑杰暗吃一惊,急以铁链围勒住那女郎的脖子,厉声喝问:“你究竟在打什么歪主意?”

    那女郎被他勒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但她仍然坚持说:“我,我是庞老板……”

    “说不说实话?”郑杰把铁链一紧。

    那女郎连声呛咳,哑声嚷着:“我说的是实话呀!……”

    郑杰听出人声已包围过来,情急之下,不禁勃然大怒说:“你再不说,只要发现第一个人走近,我就先要你的命!”

    那女郎实在挺不住了,终于说:“是,是金组长叫我……”

    她的话犹未了,已听得有人大叫:“那小子在那里!”

    郑杰心知被发现,再也顾不得逼问那女郎了,急将铁链从她颈部收回,推开她就转身往回夺路逃走。

    就在同时,“砰砰砰”地一连几枪射来,他虽已连蹦带跳地逃开,那女郎却避之不及,竟被乱枪击中。

    “啊!……”她痛呼一声,急叫:“金组长,是我!别开枪……”

    但搜索近来的十几名大汉根本充耳不闻,居然把她也当作了射击的目标,一阵乱枪射来,只听得她又发生声惨叫:“啊!……”还没逃出两步,就已倒在了乱草丛中。

    十几名大汉哪管她死活,继续向郑杰追击,一时枪声大作,震撼了整个林内。

    郑杰手里虽有支夺自那女郎的短枪,但他带着手铐脚镣,行动已感到不便,哪还能向他们还击?并且向他追击的大汉,竟有十几个之多,凭他一支手枪是绝对无法应付的!

    他现在已完全明白,那女郎可能也是来这里避风头的,大概是被金秃子威逼利诱,强迫她假冒是庞万通的人,故意去把郑杰救出来。

    这样一来,无论郑杰是替黄雄报仇,或者是庞万通派来另有图谋的,他既逃出地牢,金秃子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他格杀勿论了!

    金秃子是负责全岛安全的,既然冷艳霜同意让他们双方公开决斗,以决定强存弱亡,他就不能擅自把郑杰置于死地。

    但这家伙当时是在被激怒之下,断然提出决斗的,事后一想,却又觉得犯不着意气用事,冒险拿自己的生命孤注一掷,所以想出了这条毒计。

    只要郑杰逃出地牢,就成了“逃犯”,人人都可以格杀勿论!

    事后冷艳霜追究起来,难道还能怪他处置不当不成?

    何况他早已决定了杀人灭口,把郑杰和那女郎一齐击毙,使他们死无对证!

    郑杰从一开始就识破这是个诡计,认为庞万通绝不可能私下派人来把他救出,尤其“地牢”的防范极严,怎么会让那女郎单枪匹马地闯进去?

    从那蒙面女郎的一身打扮,使他以为她是特别行动组的女枪手,奉了岛主的命令故意把他救出,目的在诱使他跟潜伏在岛上的其他人取得联系,以便一网打尽。

    那样一来,非但除掉了心腹大患,连庞万通也无法抵赖了!

    及至那女郎被迫说出金秃子,郑杰才完全明白,想到了这是那秃子瞒着冷艳霜,企图诱杀他的一条毒计。

    现在他自然不能再逃回地牢去,而那些大汉又在追杀不舍,在这荆棘遍布,乱草漫生的密林里,躲避乱枪的射击已很困难,何况还戴着手铐脚镣。

    尤其脚镣上连着的铁链,只有一尺多长,使他的脚步根本跨不开,行走己很吃力,要想大步奔逃是绝对办不到的。

    他为了加快速度,只好连蹦带跳,一连几次几乎被绊得摔倒。

    追杀而来的大汉们,对这林内的情形很熟悉,他们一看郑杰逃走的路径,就知道他企图逃向原路。于是立即散开,采取了包抄的形势,阻断他的退路。

    郑杰退路被阻,顿使他被包围住了,仿佛是一头被猎犬围猎的困兽。不禁大吃一惊,情急之下,只好决定开枪还击,打算冲杀出一条血路,奋身突围而出。

    谁知正当两名大汉迎面扑近,迫使他举枪射击时,连连扣动两下扳机,竟然撞的是空膛,他这才惊觉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看两个大汉已举枪发射,他只得急将全身扑向乱草丛中。

    一连几枪射来,虽未将他击中,但其他的人已赶到了,团团地将那一片草丛包围住了。

    十几支枪口一齐对着草丛,一名大汉振声说:“咱们来个瞎猫抓死老鼠吧,看谁射中目标!”

    狂笑声中,十几名大汉均举枪发射,朝着高及腹部的乱草丛中乱枪射击,一时枪声大作,此起彼落,仿佛在闹着玩似的。

    这时大家虽未找出目标,但郑杰既已扑进这片草丛,被他们包围住了,就是插了翅膀也飞不掉的。

    他已形同瓮中之鳖,在他们的乱枪射击之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要被一颗子弹碰上,那就必然一命呜呼!

    就在这生死关头的千钧一发之际,突听得这十几名大汉包围的外圈,接连鸣起两声枪响,随即一声娇喝:“停火!”

    大汉们正射得起劲,忽听这一声娇喝,只好纷纷停火,只见他们的外围,已被二三十名黑衣女郎包围!

    喝阻的那女郎立即上前,振声宣布:“岛主有令,把那小子要抓活的回去!”

    一名大汉回答说:“抱歉,你们来迟了一步,我可不敢保证那小子是死是活……”

    他的话犹未了,突见一名大汉指着丛里大叫:“大概没死,草里还在动呢!”

    那女郎急向草丛里一看,果见其中似有人在爬动,于是向那大汉说:“那小子无论死活,都交给我们了,你们走吧!”

    这女郎叫陈莉莉,等于是岛主的“御林军”头目,指挥所有特别行动组的女枪手。职位虽不及金秃子,但却是冷艳霜最亲信的心腹,全岛几乎没有人敢不买她的账。

    她既是奉了岛主之命赶来,而金秃子又不在场,这些大汉谁敢得罪这位姑奶奶。

    于是,他们无可奈何,只好把包围着这片草丛的人马全部撤走,一个个垂头丧气而去。

    陈莉莉等他们一撤走,立即向草丛里大声说:“姓郑的,我们是奉岛主之命来找你回去的,如果你没有死,就自己出来,我们保证绝不为难你!”

    郑杰似己明白这些女枪手的来意,虽然是奉命来抓他的,但至少绝不会私下置他于死地。同时,要不是这批女郎及时赶来阻止,刚才他可能早已死在乱枪之下了。

    现在逃是绝对逃不走的,于是他索性从草丛中站了起来,走出来昂然说:“好!我跟你们去见岛主!”

    女枪手们立即一拥而上,把他那支空枪夺下,前呼后拥地押了就走。

    她们没有走郑杰逃出的原路,而是循一条小径出林,到了林外,始发觉就在那山下的隧道附近。

    郑杰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带他逃出的女郎,领着他朝这个方向走。当时要不是他起疑,突然制住那女郎逼问她的身份,只要一出林外,那就成了那些大汉的活靶,连避都无处可避啦!

    上了直达林内广场的土路,只见四辆吉普车停在那里,虽然进入丛林己相去不远,她们仍然把郑杰押上车,浩浩荡荡地一直驶进林内。

    这时枪声早已惊动了整个林内,尤其当那批大汉撤回去时,更引起了一阵骚动。使男男女女的亡命之徒,纷纷站出来察看究竟了。

    女枪手二三十人,一齐挤在四辆吉普车上,郑杰是被押在第二辆的后座,左右逢源,仿佛是置身在肉阵之中。

    她们比那些大汉后出林,但以车代步较快,反而超过了他们,抢先一步到达丛林里那座最大的建筑前。

    郑杰一来就接二连三的闹事,在这里已成了“风头人物”,而他也希望借此机会出风头,闹得天翻地覆。假使这样还不能把白振飞等人引出来,那就足以证明他们根本不在这个岛上了。

    车一停在门前,郑杰突然在车上站起,双手抱拳向附近那些数以百计,男男女女看热闹的亡命之徒打起招呼来。简直就像从太空回来的英雄,在向欢迎的人群答谢似的。

    看热闹的男女们,都是些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见状立即起哄地爆出了一阵欢呼,表示对这不怕事的“英雄”喝彩!

    陈莉莉首先跳下车,一声令下,吩咐一二十名女郎,把企图涌近的人潮驱散。然后带了其他的人,押着郑杰匆匆进入那座最大的建筑物。

    冷艳霜早已“升堂”,她仍然是那身打扮,大咧咧地坐在那张金橘色的沙发上,这是岛主的宝座。

    她的神情似乎很冷静,但两眼之中却射出一种骇人的光芒,仿佛隐藏着一股杀机,又像是燃烧的欲火,总之,这种冷峻凛然的眼光,令人不寒而栗,不敢对她正视!

    这时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宝座上,两旁分立着八名女枪手,宋菲菲和金秃子两员大将都不在场。

    郑杰暗中估计了一下,去林中找到他的女郎就有二三十之众,加上这随侍在侧的八个。就算其他地方的没有了,这特别行动组的女枪手,人数起码也在四十左右,足见这位岛主的实力雄厚了。

    她有这几十个心腹死党,谁要心怀异志,打算从她手里夺取这个岛的霸权,那可真不简单,谈何容易哦!

    陈莉莉一进来,就立即走上前去,毕恭毕敬地站在她身旁,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报告了一遍。

    她的话还没说完,冷艳霜已怒形于色地喝问:“金组长人呢?”

    “他没在场,我们赶去的时候,安全组的人正在以乱枪射击……”陈莉莉回答。

    冷艳霜怒哼一声,突向郑杰冷冷地说:“你的本事倒真不小,居然能逃出了地牢!”

    郑杰处之泰然地说:“我可没打算逃,否则就不必来这个岛上了!”

    冷艳霜不由地怒问:“你既没打算逃,为什么会逃出了地牢,在林子里几乎被安全组的人围杀!”

    郑杰忿声回答:“这是个陷阱!”

    “陷阱?”冷艳霜诧异地问。

    郑杰冷笑一声,不屑地说:“因为金秃子虽接受了我的挑战,但他毫无把握能稳操胜券,所以故意派人把我弄出地牢,好使他有个杀我的借口!”

    冷艳霜追问:“你既知道是陷阱,为什么还往下跳?”

    郑杰坦然说:“本来我以为那女人是岛主的手下,大概是奉命去试探我,或者另有其他的目的,所以我才跟她出去,决心看看你们究竟想玩什么花样。可是等我刚一发觉判断错误,知道她不是岛主派去的,金秃子的人已包围上来了……”

    “你又怎能断定她是金组长派去的?”冷艳霜问。

    郑杰肯定地说:“她自己亲口承认的,并且事实摆在眼前,金秃子的手下早已守在那里,等着向我下手的,这还不足说明一切?”

    冷艳霜嘿然冷笑一声说:“救你出去的女人已经死了,现在已死无对证,所以你就趁机反咬金组长一口?”

    郑杰断然指出:“那是金秃子杀她灭口的!”

    冷艳霜霍地脸色一变,厉斥说:“哼!你倒真会自圆其说,也太自作聪明!但你知不知道,我怎么会派人及时赶去的?”

    郑杰被问得一怔,呐呐地说:“这,这是因为枪声……”

    冷艳霜冷冷地一哼说:“真聪明!要是真等听到枪声再赶去,恐怕你早已死在乱枪之下啦!”

    郑杰又是一怔,不禁诧然问:“难道岛主事先就……”

    冷艳霜沉声说:“老实告诉你吧,这个陷阱并不是金组长安排的,而是我!”

    “你?……”郑杰大出意料之外,又惊又怒地问:“为什么?”

    冷艳霜回答说:“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知道谁对你最关心,而我就可以找出跟你一鼻孔出气的人来了!”

    郑杰茫然不解地说:“岛主的意思我还听不懂……”

    冷艳霜自鸣得意地说:“让我告诉你吧,这个主意实际上是我出的,授意金组长去依计而行。首先让他去找来那个姓吴的女人,吩咐去救出你,带到林子去,以后的情形你已亲身经历,不必要我说了。但你却不知道,金组长在采取行动以前,已故意泄露了风声,使人知道他在设计造成杀你的借口。这样一来,你们一起的人岂不着急,为你的生命担心?因此,关心你生命的人,就势必尽一切可能,设法使你不致送命。而我只要等着谁出面,或者暗中阻止你逃出地牢,我就知道谁是你一伙的啦!”

    “谁会关心我的生命?”郑杰力持镇定地问。

    冷艳霜哈哈一笑说:“当然有人!就在金组长的人一出发时,就有人跑来向我告密了,你大概可以猜出是什么人了吧?”

    郑杰茫然摇摇头,急问:“是谁?”他一时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会不顾一切,挺身出来向这女人告密。

    冷艳霜不由地怒问:“你是真猜不出,还是故意装蒜?”

    郑杰悻然回答:“我可没有岛主那么聪明,否则也不必中了这个诡计!”

    冷艳霜勃然大怒说:“好!我就让你们见见面,你总不会说不认识吧!”

    于是,她一声令下,从里面的卧房里,便由两名女枪手推出一个全身衣不蔽体,遍体鳞伤的女郎来,赫然竟是“逍遥宫”的沙玫!

    冷艳霜嘿然冷笑说:“我也没想到是她呢!不过,今天你一来就为她闹事,不惜违反岛上的规定,跟那姓邱的家伙大打出手,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假使你跟她没有特别的‘交情’,又何必为她强行出头?结果我的判断也错了,直到她亲自出面来告密,我才把事情弄明白,原来你们是故意为她闹事,以便在今晚决斗时,把我们的注意力分散,打算趁机发动的啊!”

    “发动什么?”郑杰诧然问。

    冷艳霜直截了当地指出:“你们企图从我手里夺取这个岛!”

    郑杰强自一笑说:“就凭我们两个人?哈!岛主未免太抬举我们了,如果这个岛能被一两个人所夺取,实在……”

    “当然!”冷艳霜说:“凭你们这两个人,就是三头六臂的角色,也成不了气候!但我早已知道,庞万通处心积虑地,企图夺取这个岛的野心已不止一朝一日了。他陆续送来的人之中,就有不少是派来卧底的,一旦时机成熟,发动起来就可以里应外合。说不定还有那些玩命的被他收买了,到时候再替他卖命,你们岂不是就人多势众了?”

    郑杰轻描淡写地说:“那还不简单,岛主既已料到会有这一天,何不在事情发生之前,来个先发制人,把潜伏在岛上卧底的人一网打尽?”

    “这倒不用你操心,”冷艳霜有恃无恐地说:“现在我只要找出了你们这几个重要的人物来,就不必打草惊蛇了。反正庞万通已得到通知,大概很快就会赶来,到时候你们才知道我的厉害!”

    郑杰这时根本无从分辩,纵然矢口否认,自己与庞万通毫无关系,这女人也决不会相信。何况他来这岛上,确实是另有目的的,只是并非参与了夺取这个岛的计划罢了。

    因此他索性处之泰然地说:“现在岛主打算把我怎么样?”

    冷艳霜向沙玫一指说:“你可以看看她,她就是个榜样,吃过了苦头,才招出了几个人来。我对你不希望用同样的方法,如果你是聪明的话,只要把你所知道的人说出来,说不定我还会让你过过组长的痛呢!”

    “哦?”郑杰故意问:“岛主是打算让我取代金秃子的职位?”

    冷艳霜笑笑说:“那倒不必,他仍然负责安全组,如果你自信能胜任特别行动组,我也可以轻松轻松啦!”

    特别行动组全是年轻女郎,能干上这个组长,确实是个好差事!近水楼台先得月,成天被几十个女郎包围,由他发号施令,那岂不是艳福无穷,不亦乐乎。

    但郑杰却不置可否地笑问:“否则呢?”

    冷艳霜咄咄逼人地说:“我可以把你交给金组长,他那套十指齐断的花样,也许你愿意继续尝试吧!”

    郑杰暗自一惊,力持镇定地说:“岛主是否可以先告诉我,她供出的是那些人,以免我再重覆,结果说的还是那几个……”

    冷艳霜犹豫了一下,始说:“没关系,即使重复了,也可以证明你没有说假话!”

    郑杰没想到这女人比他更聪明,无可奈何之下,忽然灵机一动说:“我所知道的,就只有早上跟我动手的那几个人!”

    “是住在五号的邱广才他们?”冷艳霜问。

    郑杰点点头说:“就是他们几个!”

    想不到他竟是歪打正着,跟沙玫说的完全不谋而合!

    沙玫是在毒打之下,受刑不住,忽然想起今晨的事。尤其昨夜备受邱广才的蹂躏,所以决心趁机报复,一口咬定了住在特五区建筑里的几个人。

    郑杰则是一时诌不出别的名字,只好把他们扯上,反正那几个家伙也不是好玩意,让他们吃些苦头并不过分!

    冷艳霜听他们说出的都是那几个人,自然不是撒谎了,但她意犹未足地说:“还有其他的人呢?我相信你知道的,绝不止这几个人吧!”

    郑杰灵机又一动,忽说:“我所知道的,确实只有他们几个。不过,还有一个负责的,我还没有跟他联络上的,假使把他找来一问,就可以供出全部名单了!”

    冷艳霜振奋地急问:“那负责人叫什么名字?”

    郑杰装模作样地迟疑了片刻,表情逼真地说:“岛主,假使要我说出他来,因为关系重大,那等于要出卖了所有的人,使他们被一网打尽。所以我们必须先谈谈条件,请问岛主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

    冷艳霜笑了笑说:“当然算数,只要你识时务,我绝对把特别行动组交由你负责!”

    “好吧,”郑杰终于说:“来这里负责策划一切的,就是白振飞!”

    “白振飞?”冷艳霜想了又想说:“这名字我好像从来没听见过,他是怎么样的个人?”

    郑杰回答说:“他来这里也许用的是化名,不过我只要见到他,就可以认出!”

    冷艳霜立即吩咐一名女郎:“快去叫宋组长查一查,有没有个叫白振飞的!”

    “是!”那女郎应了一声,匆匆而去。

    郑杰故意说:“如果他用的是化名,那就查不出了,除非有照片让我认一认……”其实他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见到白振飞本人!

    冷艳霜把眉一皱说:“我们这里没有每个人的照片……你说说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郑杰不便提出非认人不可的要求,只好退而求其次,想了想说:“他的年约在四十岁以上,身材比我矮大约两英寸,但比我胖些,体重在一百七十磅左右。最大的特征是嘴上留有两撇绅士型的小胡子,而且非常讲究衣着,成天都喜欢穿得西装革履……”

    冷艳霜笑笑说:“来这岛上的人,除了庞万通他们之外,留在这里的我还没有发现有谁成天穿得西装革履的,就是穿来了也会脱下哦!”

    郑杰强调说:“但他嘴上留着小胡子的,总不至于来了就剃掉吧!”

    冷艳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她为了维持岛主的尊严,忙不迭强行止住了,一本正经说:“我已经叫人通知接待组查了,如果查不出有人叫白振飞的,那就是他用的化名混到这里来了。不过我相信,只要真有这个人在岛上,我们很快的查出来!”

    “我倒有个办法,”郑杰趁机提议说:“假使岛主不怕我逃走的话,不妨让我到各处去撞撞看,也许他一发现我,就会主动跟我联络!”

    冷艳霜毫不犹豫地说:“这也是个办法,不过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可以自由活动,但不得擅自离这林中一步。并且有人在暗中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只要你再惹一点麻烦,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郑杰点点头,遂问:“岛主答应我了……”

    “那不成问题,”冷艳霜说:“只要你说的确有其人,等把他一找到,我就宣布你的职位!”

    郑杰忽向沙玫一指说:“她呢?”

    “她怎么样?”冷艳霜说。

    郑杰笑笑说:“她也供出了那几个人,而且是在我之先,结果我干上了组长,她却……岛主岂不是有点厚此薄彼吗?”

    冷艳霜不动声色地问:“依你的意思呢?”

    郑杰回答说:“她当然也不能弄个组长干干,不过,岛主是否可以给我一个面子,来个不赏也不罚……”

    “你是替她说情,希望我饶了她?”冷艳霜问。

    郑杰正色说:“我倒不完全是这个意思,但她在这里的时间已很久,我只不过是昨天深夜来的,今天才露了露面,就惹出了麻烦。所以我觉得如果恢复她的自由,说不定姓白的会先找上她,弄清楚我的情况,才敢跟我联络。那样不但省了我的事,同时也给她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呀!”

    “好!”冷艳霜说:“这完全是看你的面子,回头我就让她回‘逍遥宫’去,现在你可以先离开这里了!”

    随即一使眼色,一名女郎立即取来钥匙,替郑杰打开手铐和脚镣。

    郑杰顿时如释重负,望了沙玫一眼,便径自走出房去。

    出了这座最大的建筑,他犹豫了一下,终于拿定主意,大摇大摆地走向这岛上唯一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