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黄金美人 > 六、亡命之徒

六、亡命之徒

    施小丽扮演过失踪的神秘女郎之后,接着便以富家小姐和游客的姿态,公然出现在“香槟大酒店”。

    她的第一个任务已达成,但欧阳丽丽又交付了她第二个使命,就是要她以色为诱惑,赶紧抓住方侠。

    欧阳丽丽这个女人相当厉害,她表面上表示有意放弃那批藏金,其实她又何尝不想独吞?

    但她必须把方侠拉过来,才能对付得了老奸巨猾的巴大爷。唯一的办法,就是以黄金和美人,使那小伙子死心塌地的受她摆布。

    藏金固然诱惑力很大,更大的诱惑却是在施小丽的姿色,任凭方侠精明强干,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她们的利用,而不顾一切去卖命的。

    现在,她们已布下温柔陷阱……

    方侠离开码头,就雇车直接来到“香槟大酒店”。

    乘电梯上了四楼,来到四一七号房门口,他不按电铃,而以约定的暗号,用手指在门上连敲了两下,再敲一下。

    房门立刻开了,他进房一看,顿觉眼前一亮,只见身材婀娜的施小丽,穿的竟是非常暴露的“比基尼”三点式的泳装。

    她的胴体并不太丰满,但每一部份都很均匀,称得上是娇小玲珑,曲线分明,充分显示出发育成熟的少女体态美。

    尤其她这一身浅黄色的泳装,紧绷在双峰和小腹以下,虽不是透明,却是原形毕露!

    施小丽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忙解释:“我准备去游泳的,刚买了这套泳装回来试试,想不到你回来得这么快……事情办妥了吗?”

    方侠正色说:“竺老板娘那里是很顺利,她已经打过电话,可是巴老头不在,她答应回头再打电话去。不过,现在情势有了新的发展,你干妈呢?”

    施小丽回答说:“干妈回来过,又出去了,要我告诉你,来了就在这里等她。你说情势有了新的发展,是怎么回事?”

    方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神色凝重地说:“范鹏和范鸿两兄弟,已经真的回来了!”

    “哦?”施小丽吃了一惊,挨着他身边坐下,急问:“你怎么知道的?”

    方侠坦然说:“我刚跟他们见过面,并且交了手!”

    施小丽诧异地问:“你把他们干掉了?”

    方侠强自一笑说:“现在还不到时候,我干么那么沉不住气?等巴老头知道他们确实回来了,来向我要求动手,再对付他们也不迟呀!”

    “你在哪里见到他们的?”施小丽问。

    于是,方侠把他“温柔乡”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施小丽连连咋舌,最后却不以为然地说:“其实有那么好的机会,你真应该向他们下手的,干掉一个少一个,也灭少了一份对你的威胁。如果等他们七个人都到齐了,你跟我干妈雇的四个枪手,可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们呢!”

    方侠笑笑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付那七个亡命之徒,我认为还不至于对付不了。倒是那老奸巨猾的巴老头,诡计多端,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施小丽满脸不屑的神气,不服气地说:“巴老头那么大年纪,都快进棺材了,有什么可怕的,我就可以一拳把他撂倒!”

    “小姐,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了吧?”方侠说:“这可不是动拳头的事,如果是这样简单,就是十个巴老头也没看在我眼里,但他对我们用的是心计。到目前为止,我们仅仅只知道他存了独吞藏金的黑心,至于他将采取怎样的手段,却无从判断得出,这不是防不胜防吗?”

    施小丽忿声说:“干妈早已经看出他的鬼心眼,是想趁我们在对付那七个亡命之徒的时候,不管鹿死谁手,他先把藏金弄到手上,立刻远走高飞。使我们顾彼失此,就是干掉了那七个人,也来不及阻止他了!”

    方侠暗觉她的这番话,似乎很有可能,因为到目前为止,虽然一切计划都是巴大爷安排的,但他以不能出面为理由,始终是在幕后操纵他们。

    七个亡命之徒都是玩命的狠角色,一旦拼命起命来,究竟鹿死谁手,实在很难预料。换句话说,即使巴大爷不起黑心,方侠也要干掉他们,才能分到藏金,等于是用命拼来的,而老家伙却是坐享其成。

    万一对付不了那七个亡命之徒,伤亡的是方侠和那四个职业枪手,那么巴大爷就更可以独吞藏金了。仅仅是不能马上取出来,必须等这一阵风浪平息之后,再找机会弄上手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但方侠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纵然参与其事的他,欧阳丽丽,施小丽,以及四名职业枪手,悉数遭了七煞星的毒手,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使人无从知道,整个计划的幕后主持人是巴大爷。可是,如今知道藏金地点的除了老家伙之外,尚有个金霸王。

    除非七煞星找到金霸王,或者巴大爷亲自下手干掉他,金霸王又怎会让老家伙得手呢……

    念犹未了,忽听施小丽娇声问:“喂!你怎么不说话啦,在想什么?”

    方侠点起了香烟,猛吸几口才说:“我在想一个问题,巴老头知道的藏金地点,是不是确实?”

    施小丽诧然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怪念头?他要是没逼问出藏金的地点,怎会下毒手把那姓左的女人杀了?”

    方侠郑重的说:“我说的是藏金的确实地点!照情形看,巴老头是用了点手段,逼姓左的女人说出后,才下毒手的。这点自然毫无疑问,但问题是,那女人说的是不是真话?以时间上来说,巴老头根本不可能亲自出马,到那女人说出的地点去查看,是否藏金真在那里。他又绝不放心派别人去,所以我不得不怀疑,老家伙所知道的藏金地点,究竟确不确实呢?”

    施小丽暗自点点头,没有表示意见。

    方侠接着又说:“这一点就算我估计错误,还有一点却必须弄明白。即使巴老头逼问出的藏金地点,是千真万确的,但这地点并不止他一人知道,还有个金霸王知道,他会眼看着那批黄金落在老家伙的手里吗?”

    施小丽想了想说:“金霸王虽然知道,姓左的女人回来就遭了毒手,但他不可能确定是哪方面人干的,就不会疑心到巴老头的头上。同时,那七个亡命之徒回到马尼拉来了,他躲还躲不及,又怎敢回来送死?”

    方侠冷静分析说:“金霸王怕的是七煞星报复,如果他们全死在我们手里?或者双方拼得同归于尽,他还怕谁呢?”

    施小丽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遂说:“这样看来,除非是七煞星把我们干掉,金霸王才不敢露面。如果我们干掉了七煞星,金霸王就一定会回来,全力阻止我们取到藏金。”

    方侠点了点头说:“我所顾虑的就是这一点,金霸王的手段比巴老头更厉害。当年为了独吞那批黄金,他不惜出卖了七煞星,使他们坐了几年牢,更把他手下的人全部赶尽杀绝。遗弃了你干妈,带着姓左的女人亡命天涯,他是什么事绝对做得出来的!”

    施小丽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她说:“你真是杞人忧天,连七煞星都不在乎,怎么反而怕起他来了?老实说:除非是我们对付不了那七个亡命之徒,全死在他们手里。否则的话,金霸王不来则已,来了我们就把他干掉,这不得啦!”

    方侠“哦?”了一声说:“我来了还不到十分钟,听你所说的话里,不是干掉这个,就是杀掉那个,看样子你比那七个亡命之徒的杀气还重,我真该送个‘女煞星’的外号给你呐!”

    “这外号蛮不错嘛!”施小丽笑问:“如果我是女煞星,你还敢跟我在一起?”

    方侠哂然一笑说:“幸亏你穿的是这种泳装,身体不可能暗藏武器,否则我真担心你会随时向我下手……”

    施小丽“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你以为我没有武器,就对付不了你?老实告诉你吧,女人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

    方侠忍不住大笑说:“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如果真是这样,世界各国又何必不惜代价,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不断研究什么飞弹、氢弹。干脆派大批娘子军上战场,不就稳操胜券了?”

    施小丽故意忿声问:“你就这么小看我们女人吗?敢试试吗?”

    “你在向我挑战?”方侠问。随手把半截香烟一掷,掷进了距离数码外的痰盂里。

    施小丽一本正经说:“就算是吧!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这……”方侠不置可否他说:“谁向我挑战,我都不会拒绝,但我们是站在一边的,毫无敌意,似乎……”

    话犹未了,施小丽已发动了“战争”,突然坐在了他腿上,把整个上身依进他怀里,故意把脸接近对方的脸说:“这是你自己接受挑战的,我可要发动攻势啦!”

    早上的那一吻,已使方侠受宠若惊,几乎意乱情迷,想不到现在施小丽又重施故伎起来。真不知道她是食髓知味,尝出了吻的甜头,还是另有企图。

    方侠连出生入死都不在乎,还怕这黄毛丫头的手腕不成?他刚说出一声:“我早已严阵以待了……”

    嘴已被施小丽的两片薄唇堵住,吻在了一起。

    大概她是临时抱佛脚,让她干妈欧阳丽丽教了一套,吻的方式和早上大不相同,简直令人有火辣辣的感觉!

    方侠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她,手在她那光裸裸而只有一条细带的背上轻抚着,但觉细腻柔滑无比。浅浅的一条背脊,由后颈直达丰满圆浑的上臀,等于完全“不设防”,任由他的十指大军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

    而施小丽的一支尖兵,既是那滑溜溜的香舌,突然破城而入,攻进了对方的口中,冲杀了起来。

    这真好比一场激烈的血战,双方都以短兵相接,展开了肉搏,谁也不甘示弱。

    施小丽双臂搂住了方侠的脖子,使双方热吻在一起,而双峰则紧贴住他的胸前,顶压得几乎成了扁平,就像两只皮球被加上了重压。幸而它极富弹性,否则早已爆炸开来了!

    方侠被她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但他的双手却仍不停止活动,恣情地在她形同全裸的背后轻抚着。

    她那柔腻细滑的肌肤,确实令人爱不释手,摸在手上的感觉,真无法形容是什么滋味。

    方侠只觉出那是无比的舒适,任何享受都无法相比,尤其是盈盈一握的纤腰,形成自然而柔美的弧型,摸上去真够销魂蚀骨。

    他们这一吻,足足吻了四五分钟,四唇相交,就像被强力胶粘住了似的,仍然难分难解。

    方侠愈来愈冲动了,他的手由下而上,又摸向了她光滑的裸背,摸到那条胸罩的细带。

    终于,他情不自禁地,拉开了细带的活结!

    如痴如醉的施小丽,似乎陷于了意乱情迷中,竟浑然未觉,任由他轻抚着……

    突然,电话铃响了。

    施小丽这才如梦初醒,轻轻挣开了说:“大概是干妈打来的……”

    方侠只好放开了手,让她起身去接电话。

    施小丽一站起来,胸罩便松落,顿使她上身成了一丝不挂,双峰赤裸裸地呈现在方侠眼前!

    “啊!……”她窘羞万状地惊呼一声,赶紧伸手去抓落在他大腿上的胸罩。

    但方侠的动作比她更快,一手抢过腿上的胸罩,把手伸向了脑后,使她无法得到。

    施小丽没抢到胸罩,要抢就必须扑在方侠身上,那不是等于赤裸裸地投进他怀里?

    情急之下,她赶紧以两手按在双峰上,娇嗔地说:“快还给我,别讨厌嘛!”

    方侠故意刁难他说:“你先去接电话,我才还你!”

    施小丽一气之下,忿声说:“不还就不还,有什么了不起!”

    说完,她扭头就走进卧室,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方侠坐在沙发上,听不清她说什么,只好又点起一支香烟,猛吸着,回味着刚才的情景。

    过了片刻,施小丽听完电话,从卧室里走出,身上已披了她干妈的晨缕。

    其实那晨缕薄若蝉翼,形同透明,穿了也等于没穿,不过是意思意思罢了!

    施小丽在心理上,觉得自己身上已穿了东西,尽管内容一目了然,总比一丝不挂强些。因此大大方方走到方侠面前,一本正经他说:“是干妈来的电话,她在巴老头那里,要你马上去一趟。”

    方侠满脸无可奈何的神情说:“真煞风景,偏偏这时候……”

    “这时候怎么样?”施小丽突问:“难道你还不认输?”

    方侠诧然说:“认输?胜负还没分出,怎知道输的一定是我,而不会是你?”

    施小丽嫣然一笑说:“你要不服气,我们随时可以再较量较量。谁先沉不住气,就是谁输,怎么样?”

    方侠迫不及等他说:“那么现在……”

    施小丽存心吊他的胃口说:“现在不行,干妈要你立刻赶去,大概是有重要的急事,等你回来再说吧!”

    方侠仍不死心地说:“那么再给我五分钟,迟一点去有什么关系?”

    施小丽断然拒绝说:“不!干妈知道是我把你的时间耽误了,一定会骂我的,现在你还是办你的正经事吧!”

    方侠突然将她一把拖进怀里,捧住她的脸问:“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是不正经?”

    施小丽急说:“别这样嘛!回头……”

    方侠根本不容她分说,一低头,捧住她的脸就吻。

    俗语说,贞节女尚且怕缠郎,何况施小丽是欧阳丽丽交代了的,要她使出浑身解数,把方侠诱惑住,以便利用他去对付巴大爷。

    在这种情形之下,她只好装出半推半就,以免被识破这是个“美人计”,反而弄巧成拙。

    可是,方侠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堕入了对方的温柔陷阱。看她没有完全拒绝的表示,胆子就更大了。

    他一时冲动,忘了刚才是轻抚她的裸背,而现在是面对面地搂在他怀里,伸手一摸,正触及她胸前最突出的部分。虽然隔着薄薄的晨缕,也使他感觉摸错了地方。

    其实应该说是摸对了地方,只是他们今天早上才认识,现在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他就贸然作出这样热情大胆的动作,未免太唐突啦!

    他赶紧想把手缩回,无奈那地方竟像是有种强大的吸力,把他的手吸住了。

    施小丽的反应很快,她又像是触了电,全身不由地一震,微微地颤抖起来。但她并没有因他的举动而发怒,反而情不自禁地,双臂一张,紧紧地抱住了方侠的身体。

    这一来,方侠的胆更大了,他索性得寸进尺,以整个的手,按上了那挺实的丰满的肉峰。轻抚起来。

    施小丽仍然没有拒绝和挣扎,只是不住地微微发抖,轻颤着……

    方侠愈来愈冲动了,他突然撕开了她的胸襟,顿使她酥胸大敞,双峰赤裸裸地坦露了出来。

    施小丽心知已吊足了他的胃口,就在方侠企图向那坦露的酥胸狂吻之际,她突然奋力一推,侧身滚在了地板上。一骨碌爬起来,双手捉住敞开之胸襟,正色说:“你该去了!回头等你回来,我们再……”说到一半,她便面红耳赤,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方侠颇觉失望,只好向她苦笑一下,站起来整整衣服,怅然若失地说:“看样子我已经败在你手里了……”

    施小丽嫣然一笑说:“别气馁,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

    方侠把双手高举说:“我已经向你投降啦!”

    施小丽被他这举动,逗得吃吃的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弯下了腰去。

    冷不防方侠上前拦腰一抱,低头就在她粉颈上一阵狂吻,吻得她奇痒无比,更加咯咯地笑个不停。

    方侠这次那肯再放过机会,突然将她全身抱起,走向了卧室。

    施小丽情知不妙,笑声突止,惊问:“你,你干嘛?”

    方侠置之不理,把她抱进卧室,往床上一放,就扑身压住了她,两手按住她的胳臂说:“施小姐,我不是傻瓜,不会让你捉弄了半天,还糊里糊涂地蒙在鼓里。现在你已经把我的胃口吊足,也该轮到我采取主动啦!”

    “你……”施小丽大吃一惊,奋力挣扎起来。

    但方侠的行动非常快,伸手就把她的胸襟又撕开来,再度紧紧按住她的胳臂,而身子则斜着压在她的两腿,使她无法动弹。

    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在她赤裸裸的上身狂吻起来……

    施小丽急得欲哭无泪,既不能喊叫,又挣扎不开。不料正在这时候,铃声又响了。

    这次不是电话,而是房门的电铃。

    方侠气的骂起来:“妈的,这时候又是什么冒失鬼跑来了?”

    施小丽不禁暗喜,急说:“既然有人来,总得去看看是谁呀?”

    门铃仍在不断地响着,一声比一声急促……

    方侠只好放开了她,暗觉诧异地说:“你看会是谁呢?”

    施小丽白了他一眼,悻然说:“你把我弄成这样,我怎么去开门?”

    方侠尴尬地笑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去看看是谁吧!”

    于是,他出了卧室,走到房门口,大声问:“谁?”

    房外回答说:“我是楼下的仆欧,四一七号的女客刚才派人送来只衣箱,叫我立刻送到她房间来,交给那位施小姐。”

    方侠不疑有他,立即开了房门。

    进来的果然是两个穿白号衣黑裤的仆欧,抬了只方型的大衣箱,这种衣箱是长途旅行用的。里面是木板,包以真皮,再加上几道铁皮,非常坚固,而且体积大。可以放置较多的衣物,西服整套地挂进去,也不致弄皱。

    方侠莫明其妙,不知欧阳丽丽派人送一这只大衣箱,究竟作什么用途,难道是准备装金砖?

    念犹未了,两个仆欧已将衣箱放好,突然一回身,出其不意地亮出了手枪,一个向方侠喝令:“不许动!”

    另一个眼光一扫,便冲进了卧室。

    方侠未及采取行动,不料房外尚有两个人,冲进来不由分说,就用手里的铁管,从后面猛照方侠头上一击。

    刚听到卧室里,发出一声施小丽的惊呼,他已眼前一黑,倒在地板上,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方侠才清醒过来,只觉得头部胀痛欲裂,记起被击昏的情形,不由地一惊而起。可是,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连那只大衣箱也不见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紧冲进卧室,只见里面一片凌乱,却不见施小丽的人影。

    他冷静地一想,终于明白了,欧阳丽丽根本没派人送什么箱子回来,连那个仆欧都是冒充的。骗开了房门,由外面冲进来的人将他击昏,然后劫持了施小丽,利用那只大衣箱把她运出去。

    只是来的几个家伙,究竟是哪方面的人呢?

    方侠想了半天,仍然想不出来,只好赶紧打电话到巴公馆,准备把这消息通知巴大爷和欧阳丽丽。

    铃声响了好几遍,对方才有人接听。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那心怀叵测,老奸巨猾的巴大爷。

    他也听出对方是方侠了,劈头就问:“你怎蘑菇了这半天,还不赶快来?”

    方侠急切地说:“这里出了点事,金太太在吗?”

    谁知巴大爷竟怒声说:“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马上赶来!”

    说完,对方的电话就挂断了。

    方侠莫明其妙地搁下电话,心里不禁暗觉诧异,巴大爷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故呢?怎么怒气冲冲地,听说这里出了事,连问都不问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难道他那边的情形,比施小丽被劫持更严重吗?

    他已无暇多想,赶紧到浴室里去,用毛巾弄湿了,在头上被击的部分润了润,然后匆匆出房。乘电梯下楼,走出大门,雇了部“的士”赶往巴公馆。

    由于事态紧急,一到巴公馆,他就不再从后门翻墙而入,直接按铃叫开了大门,急步冲进客厅。

    一进门,就见巴大爷铁青着脸,来回踱着,显然他已等得不耐烦了。

    欧阳丽丽闷声不响地坐在沙发上,猛吸着香烟,而巴大爷的十几名手下,则全部到齐,似在待命,只是没见那四个职业枪手。

    巴大爷一见方侠来了,又是劈头就问:“小方,你在搞什么名堂?让我们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

    方侠刚说了声:“我……”

    巴大爷却不容他说完,就迫不及待地说:“你的事回头再说,来来来,坐到这边来,先把我们的事解决了再说!”

    方侠只好走了过去,在欧阳丽丽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避免被巴大爷看出他们太接近。

    他还没坐定,巴大爷已悻然说:“小方,你老弟也是我们三个当事人之一,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现在就该怎么做。大家一本初衷,心无二志,才能把事情办得功德圆满,皆大欢喜。现在东西还没到手,她却节外生枝起来了,你凭良心说句公道话,究竟有没有这个道理?”

    方侠问:“巴大爷,究竟是怎么回事呀,你不把话说清楚,叫我怎么说这个公道话呢?”

    “你听我说呀!”巴大爷理直气壮他说:“我们本来不是说好了的,计划一切由我负责,你们只要依计而行,其他的一概不过问。等东西到了手,除去扣还她垫的费用和开销,然后她跟我二一添作五,各得一半。再由我的这份中,提出一部分作为你老弟卖命的代价,这是我们三方面事先都同意的,应该是没话可说的。可是,现在她突然提出条件,非要我把藏金的地点公开,让我们三个人都知道,否则她就退出,带了她雇的四个人回北婆罗洲去,你说这不是开玩笑吗?”

    方侠和欧阳丽丽,早已有了默契,于是故意向着巴大爷这边说:“金太太,本来你这个要求,也不能算过份,既然我们三方面都有份,照理说藏金的地点应该让我们三个人都知道,那才公平合理。不过,巴大爷也有他的道理,一切计划是他安排的,他对每一个细节都设想得非常周详,由他一个人负责把东西弄到手,是比较安全可靠的。我们去办我们的,就不至于分心。否则的话,如果我们三个人都知道藏金的地点,虽不一定有谁会起黑心想独吞,但难免要彼此猜疑,互相防范,那样岂不是造成大家不信任的情势了?所以我认为,最好是藏金的地点,只有巴大爷一个人知道,反正我们是三位一体的,东西到手之后,各拿应得的一份,谁也没话可说,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巴大爷顿时眉飞色舞地说:“你听听,方老弟这番话说的多有道理,这该不是我巴某人存有私心,坚持不肯告诉你藏金的地方了吧?”

    欧阳丽丽冷声说:“他是你的人,自然向着你说话,怕你到时候不分他一份呀!”

    巴大爷忿然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老弟只能算是其中的一份子,我分他一份,也是他自己卖命应得的代价。要不是仗着有他老弟加入,换了别人,我还真不敢说有绝对把握,能对付得了那七个亡命之徒呢!”

    “哦?”欧阳丽丽故意不屑地问:“就凭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那七个玩命的角色吗?”

    巴大爷郑重其事说:“当然,你带来的那四个人,也得派上用场,只是必须以方老弟为主啊!”

    欧阳丽丽冷笑一声说:“你们有绝对把握?”

    巴大爷自负地说:“我巴某人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当然啰,硬拼的话,还不一定是鹿死谁手。但我是要以智取,这才可以万无一失……”

    正说之间,电话铃响了。

    巴大爷立即把话止住,亲自走过去接听。

    方侠趁机佯作在茶几上取香烟,弯身凑近了欧阳丽丽,轻声说:“施小姐在半小时前,被几个身份不明的家伙绑走了!”

    欧阳丽丽大吃一惊,急问:“事情怎么发生的?你为什么不立刻打电话来?”

    方侠瞥了那边的巴大爷一眼,见他正在跟对方轻声交谈,才苦笑说:“当时我头上挨了他们一铁棍,被击昏了……”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巴大爷已搁下电话,不动声色地走过来,忽然狞声说:“方老弟,想不到你居然跟我这么大年纪的老头子开玩笑?”

    方侠怔了怔,茫然问:“巴大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巴大爷不好气说:“你猜猜看,刚才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方侠被他突如其来的一问,一时倒真想不出,打电话的对方是谁,只好摇摇头说:“巴大爷交游广阔,这叫我怎么猜得出……”

    巴大爷故弄玄虚地说:“我不妨提你一提,打电话来的是个女的,这好猜了吧?”

    方侠尚未回答,欧阳丽丽已沉不住气了,急问:“是我干女儿施小丽?”

    巴大爷只摇了摇头,表示她猜的不对。

    方侠忽然想到了,这个电话很可能是竺老板娘打来的,但他仍然摇摇头说:“我实在想不出……”

    巴大爷突然把脸一沉,冷声说:“那么让我告诉你吧,她就是‘温柔乡’酒吧的竺老板娘!”

    “她?”方侠暗自一惊,力持镇定说:“她打电话来干嘛?”

    巴大爷狞笑说:“她呀,她特地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是今天看见范鹏和范鸿两兄弟,到她酒吧里去过,你认为这消息可靠吗?”

    “这……”方侠一时茫然不知所答起来。

    巴大爷突然怒形于色说:“她还告诉我,这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用两千美金,威逼利诱,逼她用这个假消息来唬我的,那小子是不是你?”

    方侠想不到竺老板娘,居然口是心非,把真相和盘托出。事到如今,他否认也是枉然,只得把心一横,站了起来,毅然承认说:“不错,就是我!”

    巴大爷勃然大怒,一使眼色,那十几条大汉立即拔枪在手,枪口一齐对准了方侠。

    “你为什么这样做?”巴大爷声色俱厉地喝问。

    方侠哈哈大笑说:“因为你巴大爷……”

    话犹未了,忽见一名大汉闯进来,气急败坏地说:“巴大爷,马大嘴带了两个人,要来见您……”

    巴大爷正在火头上,怒斥说:“这也值得大惊小怪?说我现在有事,不见!”

    大汉急说:“马大嘴说,这两个人您非见不可的……”

    “妈的,谁有这么大的来头,非见老子不可?”巴大爷怒问。

    大汉回答说:“马大嘴就是怕您不见,所以特地要我告诉您,那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范鹏,一个叫……”

    没等他说完,巴大爷已脸色大变,眼光不由地移向了方侠惊问:“他们当真回来了?”

    方侠冷冷一笑说:“一点儿不开玩笑!”

    巴大爷怔住了,张惶失措地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范鹏和范鸿两兄弟的突如其来,亲自登门造访,巴大爷怎敢不见他们?

    但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既敢找上巴大爷的门,自然是有恃无恐的。

    不过他们所为何来呢?这都是令巴大爷深感不安的,偏偏又不能拒他们于门外,硬着头皮也得接见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凶神。

    如果真按照巴大爷的计划,范家两兄弟自投罗网,送上门来,趁机下手岂不是省事。但诚如老家伙所说,他是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的,因为这两个亡命之徒,并不是省油灯。假如跟他们动起手来硬拼,万一他们情急拼命,使老家伙的手下损兵折将,事态闹开了,巴大爷别的倒不在乎,只怕他的阴谋势将传开,引起众怒,使他从此无法在马尼拉立足。

    所以,即使要干掉他们,也绝不能在自己家里下手!

    巴大爷当机立断,马上请方侠和欧阳丽丽暂时回避,决定弄清对方的来意再说。

    方侠和欧阳丽丽上了楼,这无异给了他们单独相处的说话机会,一进房,她就赶紧关上房门急问:“小丽怎么被人绑架去了?”

    方侠不便说出香艳热情的部分,只把两个仆欧进房的情形,简单扼要他说了一遍。

    欧阳丽丽顿时心急如焚地说:“奇怪!这会是那方面人干的呢?”

    方侠郑重说:“要找出这个答案,我们必须先研究出对方的动机,把施小姐绑去,对他们有什么价值?那么我们就可以判断出,这是谁的杰作了。”

    欧阳丽丽皱起眉头,忧戚于色说:“小丽跟我的关系,只有巴老头,你,以及我雇的四名枪手知道,外人根本不清楚。这当然不可能是绑票,把小丽弄去向我勒索。而且照你刚才所说的情形,对方是算准了时间去的,以为你会到这里来,房里只有小丽一个人在,没想到开门的是你,才不得不把你击昏,那么是谁对我们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呢?”

    方侠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施小姐接到的电话,是金太太这里打去的?”

    “是呀!”欧阳丽丽说:“巴老头为了我提出的要求,争得面红耳赤,相持不下,就主张把你找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