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勒索公司 > 四、疑云

四、疑云

    孙奇为了“勒索公司”的胆大妄为,居然在老虎嘴上拔胡须,绑架了赫尔逊伯爵夫人的公子,业已遭到港督饬令限期破案。

    限期是一个星期,案发迄今已不知不觉过了几天,但仅有的几条线索仍然停滞在欲断还续的侦查阶段。严格说起来,井无多大进展。到时候是否有把握如期破案,连这位大探长自己也不敢肯定。

    这幸亏是他,靠着贤内助跟港督夫人的私交不错,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已不知捱了多少官腔,能保得住那顶乌纱就是上上大吉了!

    尤其是昨天夜里,派在银星俱乐部的两个便衣,跟踪方天仇和金玲玲未果,反而因公殉职,使他愈觉得事情的棘手,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中。

    现在听方天仇的一番分析,他才知道几次出现的“方天仇”,原来是对方的人化装冒充,以致使林广泰真伪莫辩,一怒之下,出动了全部人马,矢志要为宋公治报仇。

    当然,目前方天仇贸然去见林广泰,非常可能发生意外,也许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置他于死地呢!

    刚才在“东方大饭店”露娜的房间里,孙奇如果迟赶去一步,费云便已扣动了扳机。由此可见,林广泰所发出的“格杀勿论”命令相当真,他手下的任何人发现方天仇,都绝不会轻易放过的。

    因此孙奇是绝对不会让方天仇冒险的,必要时甚至于准备利用职权,以警方的职权把他强行留住。

    没想到刚要阻止方天仇的离去,他走到门口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而且说罢又是一阵大笑,好像对破获“勒索公司”己有了很大把握。

    孙奇不由怔住了,诧然问:“方老弟,你这个鱼目混珠的计划我还不太懂,是准备冒充对方哪一个呢?”

    方天仇这才停止了大笑,正色说:“我何必冒充对方的人,冒充我自己就行了!”

    “冒充你自己?”孙奇顿时睁大了眼,对这莫名奇妙的回答,使他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啦。

    方天仇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孙探长,不是我故意卖关子,如果要我把全部计划说出来,那么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条件。”

    孙奇急于想获知这个耐人寻味的谜底,只好同意说:“方老弟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吧,只要我能力所及,绝对答应就是。”

    “其实没有什么,只要孙探长点点头就行了。”方天仇笑着说:“我的要求是,当我说出这个计划后,孙探长得允许让我单独去见林大哥,而且不加以阻拦。”

    “这……”孙探长不禁面有难色,犹豫不决起来。

    “这有何难?”方天仇说:“孙探长只需要点点头,一切就OK了!”

    孙奇迟疑了一下,终于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说:“好吧!方老弟,算我拗不过你。”

    方天仇哈哈一笑,于是坦然说出了他这“鱼目混珠”的妙计。

    他认为,对方之所以置他于死地,并不是他已没有利用价值,而是他们有了个唯命是从的冒牌“方天仇”。

    换句话说,跟“勒索公司”敌对的方天仇已抛置在海里,他们一定认为必死无疑。除了金玲玲知道他手里有把弹簧刀,或许能藉这把刀死里逃生之外,别人绝对不会想到他命不该绝的。

    真的方天仇死了,假的一个便会出现,替“勒索公司”卖命,进行一切不法勾当。

    方天仇的计划,便是守候一个适当的机会,等那冒牌的家伙出现时,设法把他捕获。然后,真的方天仇再冒充那人混进那庞大组织,岂不是可以深入“勒索公司”。而他身上装备追踪器,随时通知警方确实的地点,里应外合,一举便可破获那非法组织了。

    这个计划听了孙奇拍案叫绝,乐得眉飞色舞,情不自禁地大笑说:“妙!妙!方老弟果然是智勇双全,真是当之无愧!”

    方天仇对他的奉承置之一笑,郑重说:“我的计划只能算是个理想,理想与现实往往是有距离的,有时候甚至于是背道而驰,适得其反。所以我们要想成功,还得配合周详的布置,更重要的是情报正确,把握时机,一切安排都得天衣无缝,否则就前功尽弃。”

    “当然当然。”孙奇连连点点头说:“这次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希望方老弟不要见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免得我有疏忽的地方。”

    这位探长是个老资格,谁都知道他很自负,今天居然移尊就教,虚怀若谷的态度,与往日简直判若两人,可见他是如何的破案心切了。

    方天仇的个性非常豪爽,他是不会虚伪做作的,于是当仁不让地说:“有几点我们必需顾虑到,第一、我没有死在海里的消息,绝不能让对方知道,而

    且要让对方深信,任何一方面都不会怀疑他们那位冒牌货是假的。”

    “这点确实很重要。”孙奇颇有同感地说:“好在只有费云和露娜见过你……哦,对了,方老弟可知道,通知我赶去‘东方大饭店’的是什么人?”

    方天仇想了想说:“大概是万大海,一个很四海的江湖朋友,今天我曾在他那里落过脚。”

    “那人靠得住吗?”孙奇急问。

    “我想不成问题。”方天仇很信任地说:“我已经关照过,要他千万保守秘密的。”

    孙奇这才放心,遂说:“那么我们只要通知林广泰,要他那方面的人跟我们密切合作就行了。”

    方天仇把头一点,郑重其事说:“所以我坚持必须亲自去见林大哥,当面把一切解释明白,才能使他消除这一层误会。”

    孙奇“嗯”了一声,然后说:“方老弟刚才说有几点必须顾虑,这是一点,其他的呢?”

    方天仇整理了一下思维,接着说:“其次是我们要密切注意对方的动静,必要时不妨设下圈套,诱出那个冒牌的家伙来,我才能有机会冒充他混进‘勒索公司’。”

    孙奇灵机一动,兴奋地说:“这个不难,庄德成昨夜只写了个字据给金玲玲,正式出让‘银星’的手续还没有办妥。可以叫庄德成再提出条件,办手续时也要方老弟在场,这样对方不是非派那冒牌的家伙出面不可?”

    “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这样做。”方天仇说:“如果我的判断不错,只要我死里逃生的消息能不走漏,早晚他们会派出那冒牌货,混进林大哥的圈子!……”

    “那他就是自投罗网了!哈哈!……”孙奇大笑起来。

    方天仇并不太乐观,他已身历其境,深知“勒索公司”这个庞大的组织里,并不乏诡计多端的人物。要想使他们上钩,倒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必须有人作内应,始能事半功倍。

    因此他想到了金玲玲,如果她真有改邪归正的心意,那就是最适当的人选。

    当他提出这个问题时,孙奇也无法作肯定的答复。虽然金玲玲暗助方天仇逃生,并不能确定她的真正意图,也许她是看出了“勒索公司”对她不予重用,而且也不太信任,才故意放个交情,在必要时留个退步。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在没有完全绝望之前,自然还得尽量争取那个组织信任和重用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她哪敢表明态度,贸然答应做警方的内应。

    同时,到目前为止,方天仇也只能判断出,“勒索公司”的大本营,可能是在附近的一个小岛上,但港九之间,以及附近海上的岛屿,大小何止数十个,除非一个个地调查,根本无法确定是哪一个。

    真正无法确定他们的根据地,又怎能跟金玲玲取得联系?

    “反正金玲玲早晚会出面,跟庄德成办手续的。”方天仇终于说:“到时候我们再见机行事吧!”

    孙奇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方天仇的意见。

    正在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孙奇还没来得及去接听,方天仇已走向门口说:“我先走一步了。”

    孙奇欲阻不及,只得摇头而叹,随手抓起了话筒:“孙探长办公室。”他向对方说。

    “孙探长吗?”对方是林广泰的声音,他大概已获得费云的报告,语气显得很不客气:“听说老兄利用职权,硬把方天仇带回警务处了?”

    孙奇勉强笑笑,婉转地说:“林兄不要误会,职权是另外一回事,主要的是我不能明知将要铸成大错,而袖手旁观,不出面阻止,所以才把方老弟带走。”

    “孙探长这话是什么意思?”对方怒问。

    孙奇仍然心平气和地说:“很简单,在那种拔剑张弩的紧张局面下,我要不赶去阻止,其中必然有一个伤亡,无论死伤的是方老弟,或是费经理,都将造成不幸。而我又不能装聋作哑,任凭凶手离开现场不加以拘捕,所以……”

    “所以你就带走了方天仇?”林广泰忿声问他。

    “以当时的情势而论。”孙奇说:“那是避免流血事件的唯一办法!”

    林广泰突然冷笑说:“孙探长果然是明智之举!不过兄弟得说明一下,咱们的兄弟都是以生死论交的,义之所在,从不顾虑本身的利害。今天方天仇撞在费云的手里,他就是承担凶手的罪名,也会为我干掉那不仁不义的家伙!”

    “林兄真的认为方老弟是那么不仁不义?”孙奇故意问了一句。

    “事实俱在!”林广泰断然说:“难道孙探长还要我把他的罪状再背诵一遍?”

    “那倒不需要。”孙奇郑重说:“刚才我跟方老弟已经详谈过,明白了一切真相,如果林兄能够冷静一下,我愿意把内容奉告……”

    “不必了!”林广泰斩钉截铁地说:“现在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请孙探长立刻把方天仇交给我,否则我姓林的将不顾一切后果,决定孤注一掷!”

    “林兄!……”

    孙奇还没来得及劝说,对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几乎在同时,一个便衣警探已经走了进来,向他递上一张名片说:“银星夜总会的庄经理要见探长。”

    孙奇连那名片都无暇接,刚要亲自出办公室去接见,不料那个老粗已横冲直闯地冲进来了。

    庄德成满脸杀气腾腾,两眼布满了血丝,冲进来也不跟孙奇招呼,眼光朝四下一搜索,即问:“那狗娘养的方天仇呢?”

    孙奇毕竟是位政府官员,怎能任由他当着下属的探员,这么毫无顾忌地胡闹,不由沉下了脸,忿声说:“庄经理,这是我的办公室,你最好不要太放肆!”

    “怎么?你跟老子打官腔?”庄德成把手朝腰间凸起的地方一拍,“老实告诉你,今天要不把那狗娘养的交出来,老子就先干了你!”

    “庄德成!你……”孙奇勃然大怒:“我怎么?我先干!……”

    庄德成已不可理喻,手刚伸向腰间拔枪,但那便衣警探的动作比他更快,霍地掏出枪抵住了他,大声喝令:“别动!”

    孙奇趁机一步向前,在庄德成刚要蠢动时,已缴了他的械,冷冷地说:“这里是警务处!”

    庄德成毫不在乎地把胸一挺,理直气壮说:“老子犯了什么法?”

    孙奇正色说:“庄德成,我要不是看在林广泰的面子上,又知道你是个有口无心的老粗,以你刚才的举动,我可以企图行凶的罪名拘捕你!”

    “请!”庄德成当真把双手一伸,自动给他们上手铐。

    孙奇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觉得像这么憨直老粗,个性确实豪爽得非常可爱,比起那些口是心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老奸巨猾,真是不可相提并论。

    于是他忽然笑了笑说:“庄经理,咱们玩笑开到这里为止,别再开下去了,把枪收起来吧!”

    说时把他的枪递还过去。

    庄德成一时怔住了,莫名其妙地望着他说:“你这是……”

    孙奇急向他使了一个眼色,遂说:“方天仇已经去见林广泰了,我们快赶去吧!”

    庄德成仍然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把枪接过来说:“那小子不是在这里吗?”

    “他刚走!”

    孙奇对这老粗真没办法,推了他一把,两个人才相偕出了办公室,急急走出警务处大门。

    庄德成是自己开车来的,并且还带了四五个大汉,大概他是真有意思要蛮干,必要时动用武力哩!

    孙奇把他带上了自己那辆特别装备的专用轿车,吩咐司机驶往麦当奴道的林公馆。

    车在疾行中,孙奇并无暇向茫然的庄德成解释,立即发出了警用短波无线电话:“这是警车第一号,麦当奴道附近的警车请注意……”

    重复报出了两次呼号,收发机上的红灯一闪闪地亮了,传来回答:“警车零零九号待命,位置麦当奴道与花园道岔路口,请发令!”

    紧接着又传来一辆警车的呼号:“警车零零四号待命,位置坚尼地道,驶向花园道,请发令!”

    孙奇拉开座位背后的一块铁板,便是个整个香港街道的袖珍地图,按动九号和四号两个装置在一旁的电钮后,便在玻璃图盘下面亮起了小小的两点红光,标明两部警车的位置。

    由这精密的电动地图仪器指示,奉命监视林广泰方面行动的巡逻车,正在林公馆的两端。

    孙奇立即发号施令:“这是警车第一号命令,零零九号保持原位置,零零四号由花园道赶往麦当奴道路口,密切注意前往林公馆的‘的士’,随时报告。”

    一旁的庄德成简直看呆了,禁不住好奇地说:“这玩意儿真不错嘛!”

    孙奇关掉开关后,笑了笑,感慨地说:“这些都是为防止犯罪而精心设计的,可是科学越进步,犯罪的案件也愈多,而且是花样百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令人防不胜防。”

    庄德成诧然说:“这么说,除了警方,别人也有这些玩意儿?”

    “很难说。”孙奇正色说:“也许歹徒们有更理想的科学装备,也许根本没有。不过问题并不在这里,任何最先进的科学仪器总还得由人操作,犯法的是人,所以……”

    正说之间,收发机上的红灯又闪亮了:“这是警车零零九号,请警车第一号回答呼号!……”

    孙奇连忙按下开关,报出自己的呼号:“警车第一号正在收听,请报告!”

    传话器立刻传来那辆警车的报告:“刚才有四辆车子驶过去,前面一辆敞蓬车上是外籍人士,中间一辆黄色‘的士’,后面两部是黑色福特轿车……”

    孙奇急忙发出命令:“警车零零九号注意,通知附近所有的警车,驶往林公馆待命,继续报告情况!”

    然后,他吩咐司机,加足马力赶往麦当奴道。

    由零零九号警车的报告,孙奇判断‘的士’上的一定是方天仇,而后面的两部黑色福特车,很可能是林广泰方面的人,发现他的行踪后紧追不舍。

    他的判断完全正确,“的士”上果然是方天仇,后面两部福特车上的,前面一辆载着罗俊杰和几个壮汉,后面一辆则是郑二爷手下的小李,马老三、盛国才几个人。

    方天仇是由警务处出来后,很快跳进附近刚走下个客人的街车,以为这样迅速的行动,总可避过监视的人耳目,谁知仍然是被发现了。

    反正他已决定去见林广泰,只要不是被“勒索公司”方面的人发觉他还没死,也就顾不得那些人的追踪而来,吩咐司机直趋麦当奴道的林公馆。

    一路上极力保持冷静,连头都不回一回,任由那两部车子紧追不舍,他根本就不当它回事。

    车子到了林公馆大门口,随手掏出张露娜借给他的钱币,连数目都不及看,丢给司机便钻出了车厢。

    他这里刚伸手要按门铃,后面的轿车已到,车门开处,冲出了满面怒容的罗俊杰。

    上前不问青红皂白,一把抓住方天仇的手臂,恨声说:“嘿!我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原来是自己送上门来,胆子可真不小!”

    方天仇不动声色,甩开了他的手,不屑地说:“我看你们一个个,都像是吃错了药,变得神经不正常了!”

    罗俊杰平常的绅士风度已荡然无存,激动地怒骂一声:“王八蛋!老子揍……”

    手刚一扬,拳头还没有击出,已被突然赶来的小李一伸手接住,使他不由勃然大怒,涨得脸红脖子粗地怒问:“你想干嘛?”

    小李曾经跟方天仇并肩作战,出生入死过,因此他一跳下车,就飞步赶上前来阻止罗俊杰动手。

    “不干嘛!”小李冷冷地说:“我只是不欣赏阁下这种蛮不讲理的作风!”

    这话由小李的嘴里说出来,确实有些过份。无论如何,罗俊杰总是林老大的把兄弟,跟郑二爷尚且可以称兄道弟,而他不过是郑二爷手下的一名亲信,身份颇有悬殊。

    罗俊杰那能受他冷言冷语,当时气得铁青着脸,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配教训我罗三爷?”

    小李毫不在乎地神气说:“要打架就凭拳头硬,你管我是什么东西!”

    这时罗俊杰车上的几个大汉,早已围了上来,而马老三和盛国才也怕小李吃亏,急步赶过来,双手在腰上一叉,摆出准备动手的姿态。

    方天仇急忙阻止小李说:“都是自己人,别乱来……”

    他不阻止还好,这一阻止,更助长了罗俊杰的气焰,顿时向那几个大汉一挥手:“替我揍这小子!”

    小李是以出手快速闻名的,他只冷冷一笑,不等那几个大汉发动,已把上装脱下,腰间赫然露出两把手枪。

    这一来可把大汉们震慑住了,因为他们也久闻小李的枪法快捷,吓得趑趄不前起来。

    罗俊杰不由怒喝一声:“站着干吗?动手!”

    几个大汉相顾愕然,罗俊杰的命令不敢不从,但被小李的声势所夺,他们又不敢轻举妄动。

    正在相持不下,左右为难的时候,其中一个大汉忽然紧张地说:“条子的车子来啦!”

    大家顿时一怔,齐向来的路上看去,果见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而来。

    斗殴遇上警方总是麻烦的,罗俊杰生怕节外生枝,这才向几个大汉一使眼色,示意他们去叫开门。

    然后怒目向小李说:“好!我们进去当着郑二爷面前问问,是不是他放纵你这么无理的!”

    小李置之一笑,连气也不喘,径自走到方天仇身边,拍着胸脯说:“方兄放心大胆进去,谁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小李就豁出去了!”

    方天仇对小李的仗义深受感动,哂然一笑,说:“我想不会这么严重的,李兄别太冲动,我见了林大哥有理说理,自己人千万伤不得和气。”

    说时铁门已大开,十来个人一齐鱼贯而入,浩浩荡荡地直趋大客厅。

    这时大批人马都出动了,林公馆里没留下几个人,客厅里只有林广泰、郑二爷、费云和廖逸之,他们正在等候各处的消息。

    费云坐的位置面对客厅的门,首先发现方天仇的到来,霍地从沙发上跳起,大声叫着:“嘿!这小子来啦!”

    林广泰和廖逸之都回转身子,向方天仇怒目而视,如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只见方天仇昂首阔步,走到了林广泰的面前,突然双膝一屈,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义凛然地说:“方天仇特来向林大哥负荆请罪,若有愧对各位之处,愿受任何处置!”

    费云霍地拔出手枪,正要冲上来动手,被林广泰挥手阻止,然后向方天仇痛心而愤怒地说:“方天仇,你居然有脸来见我?”

    “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方天仇振声说:“我方天仇以诚对人,交的都是肝胆相照的知心朋友,生平不作亏心事,不知为何没有面目见林大哥?”

    “你要我宣布你不仁不义的事?”林广泰沉下了脸,似在极力压制内心的激动。

    方天仇慷慨激昂地说:“兄弟正是为此而来,倘我方天仇确实作了不仁不义的事,愿受林大哥的处置,任宰任割,死而无憾。但我要死得明明白白,不能沉冤九泉!”

    “好!我问你,昨夜跟金玲玲到‘银星’去,强迫老四把夜总会拱手让人,这件事是仁,还是义?”

    “这是不仁不义!”方天仇毫不考虑地回答。

    林广泰嘿然冷笑一声,接着说:“第二,把小女从郑二爷那里骗走,然后又来向我骗去五千万赎款,却不守信放回小女,这算不算仁义?”

    方天仇回答说:“这是无仁无义!”

    林广泰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突然激动地怒问:“我再问你,在九龙城明知有人要向老二下手,而不设法警告或阻止,这是不是丧心病狂?”

    方天仇痛心疾首地说:“非但是丧心病狂,而且更是罪大恶极,这种人死有余辜,杀之不足解恨!”

    林广泰忽然发出一阵痛苦的狂笑,笑得比哭还难听,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禁动容,知道他是由内心发泄出的悲愤,令人起了同仇敌忾的愤恨。

    突然,他的笑声止住了,以那种近乎是沙哑的声音恨恨地说:“这都是你自己承认的,不仁不义、无情无义,而且是丧心病狂、罪大恶极,这种人死有余辜,杀之不足以解恨。而这个人就是你自己,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没有任何话可说。”方天仇肃然说:“只有一点必须声明,那就是我与这任何一件事都无关!”

    “你想抵赖!”林广泰怒问。

    “大丈夫敢作敢当。”方天仇断然否认说:“但我方天仇根本没有作出这些违背良心的事,绝不能替人背这个黑锅!”

    林广泰不禁大怒说:“方天仇,亏你自己还说得出口,大丈夫敢作敢当。别的我不是亲目所睹,今天一早你来骗去那五千万赎款,是我亲手交给你的,你还不承认?”

    这时一直默默坐在沙发上的郑二爷,终于不能不闻不问,也站了起来,走上前婉转地说:“方老弟,昨夜你从我那里接走林小姐是事实,这个你是不能否认的。这样做也许你是迫不得已,或是有什么苦衷,希望你自己现在解释一下。我想林老大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一定会谅解你方老弟的。”

    方天仇知道要使他们相信这次整个的经过,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剖白的,尤其他们都在气头上,根本无法理喻,于是苦笑说:“我不在乎你们的谅不谅解,只要求你们相信,我方天仇绝对没有作过这些不仁不义的事!……”

    郑二爷陡然把脸一沉,忿声说:“方老弟,我一向很钦佩你的为人,可是你要这么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连我也得对你重新估价了!”

    林广泰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把心一横,飞起一脚,狠狠地朝方天仇胸口踢去。并且吩咐费云说道:“把枪给我,我要亲手为老二报仇!”

    林广泰一脚踢得极狠,踢得方天仇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才一翻身,已见林广泰执枪在手,满脸杀气腾腾,咬牙切齿地说:“方天仇,你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只能怪你多行不义……”

    枪口已对准地上的方天仇,正要扣动扳机,不料小李突然发难,出其不意地扑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下子夺下了林广泰的手枪。

    罗俊杰带来的几个大汉来不及掏枪,已被小李喝止:“别动!”

    这一来可把大家都震惊住了,尤其是郑二爷,气得振声怒喝:“小李,你想造反啦?”

    小李是当真豁了出去,把夺来的枪丢给方天仇,自己以极快地动作,拔出腰间的两把枪,毅然说:“为了不使你们冤枉杀害好人,我小李只好放肆了!”

    随即向方天仇说:“方兄,我们走吧!”

    谁知方天仇竟摇摇头,把枪收起来,走到惊怒交加的林广泰面前,双手将枪递过去说:“我希望林大哥和郑二爷,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到书房里去容我说几句话,然后任凭二位处置,我方天仇绝无怨言,二位能给我这个说话的机会吗?”

    林广泰和郑二爷相顾茫然,终于彼此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接受方天仇的要求。

    当他们三人进入书房,关起们密谈时,小李仍然是双枪在握,监视着林广泰方面的人,以防他们进去谈得不好,必要时决心保护方天仇安全脱身。

    费云和罗俊杰气得牙痒痒的,在那里摩拳擦掌,恨不得冲进书房里去,痛痛快快先揍方天仇一顿才甘心。但他们也听说小李的枪法又快又准,哪敢轻举妄动。

    而马老三和盛国才两个人,则是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他们虽然是郑二爷的心腹,但郑二爷既没有发令,也犯不着跟小李为难。反正两方面当家的都在,何必皇帝不着急,急死他们两个太监。

    所以,最聪明办法,就是暂作壁上观,静看事态的发展。

    正在这时候,林公馆附近驶来好几辆警车,孙奇他们已赶到,偕同庄德成急急在门外下车。

    按了两下门铃,看门的从防盗眼看见庄德成,便很快开了门,孙奇好像临时想起了什么事,回到车旁交待司机一番,才跟庄德成一起进去。

    一间看门的,知道方天仇已来了,他们哪敢怠慢,连忙奔过花园,匆匆闯进大客厅。

    客厅里的情形,使他们不由一怔,庄德成急向罗俊杰和费云诧然惊问:“怎么回事?”

    罗俊杰见有孙奇同来,故意拉开嗓门大声说:“没看见吗?人家手里拿着家伙对着我们呢!”

    庄德成眼光一扫,发现在场的人都是自己人,拿着枪的也是郑二爷的手下,因此更觉莫名其妙说:“这位弟兄不是小李吗?”

    费云嘿然一声冷笑,不屑地说:“嘿!有枪在手,人家可是老大啦!”

    孙奇也听得没头没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以探长的身份命令小李说:“把枪收起来!”

    探长既然出面,小李只得把枪收起,不过他有自信,如果别人想采取行动,他仍然能先发制人,枪先拔出射击的。

    孙奇见小李收起了枪,这才发问:“方天仇呢!”

    罗俊杰用大拇指向书房一指,回答说:“他们在里面谈话!”

    孙奇知道方天仇未遭意外,终于放了心,猜想他们在书房里,必是在听他说明一切。

    于是他松了口气说:“你们各位不要意气用事,这纯是一场误会,林老大是明白人,只要听他解释全部经过,这场误会就会烟消云散的。”

    费云想起在“东方大饭店”,被孙奇将方天仇带走的事,不禁犹有余怒,冷笑说:“孙探长说这是一场误会?”

    孙奇“嗯”了一声,正色说:“如果说得更正确些,就是对方安排的一个阴谋!”

    “哦?”费云说:“孙探长这话指的什么?”

    孙奇笑而不答,径自朝沙发上一坐,掏出了香烟吸着。

    这种爱理不理的神气,使费云看了很不顺眼,一时冲动,竟走过去愤声说:“孙探长,你为什么不回答?”

    其实孙奇倒不是摆他探长的架子,而是碍于有双方面的手下在场,不便把真相说明,以免人多口杂,不慎走漏了风声。

    不过像费云这种质问的口气,他可是听了很不舒服,把眼皮翻了翻,轻描淡写地说:“因为阁下没有权利问我!”

    费云碰了个大钉子,顿觉下不了台,不由气得面红耳赤,正要发作,突然间电话铃响了起来。

    廖逸之就近赶过去,抓起话筒说:“这里是林公馆,请问找谁?”

    对方的声音非常急促:“无论是谁,请立刻告诉林老大,方天仇现在正在九龙城里,郑二爷公馆附近徘徊,林老大要抓他就赶快派人去!”

    “喂!……”

    廖逸之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对方的电话却挂断了。

    罗俊杰发觉他的神色有异,立刻走过去问:“哪里来的电话?”

    “怪哉!”廖逸之满脸诧异的神情说:“电话里说,方天仇正在九龙城的郑公馆附近出现,而他不是明明在这里?……怎出了两个方天仇?”

    “两个方天仇?”罗俊杰茫然问。

    “是呀!”廖逸之不解地说:“如果我的耳朵没有毛病,就是九龙城里也出现个方天仇……”

    罗俊杰忙把廖逸之拖过一边,低声跟他交头接耳起来,不时还偷眼望望孙奇。

    费云不甘寂寞也凑了过去,参加他们的交谈,围在一起,好像是球员在商讨攻守战略似的。

    孙奇则是不动声色,他心里有数,这个电话必定是他的司机打来的。

    这是他临时吩咐司机依计行事的,因为他唯恐方天仇的话,林广泰不一定会听信,那么这密告的电话,便可以证实,确实有另一个方天仇出现。

    虽然九龙城郑公馆附近,并不是有个方天仇出现,但目的只是要使林广泰相信,目前正有个冒牌货在活动,足以证明那些不仁不义的事,绝不是真正的方天仇所为。

    这样只需略施小计,才一个电话来,就能澄清方天仇的不白之冤,岂不比浪费半天口舌,而林广泰尚不一定相信强过百倍。

    孙奇不愧是位老警探,这一着棋确实下得高明,使廖逸之、费云和罗俊杰三个人,果然怀疑到这一点了。

    商量的结果,由廖逸之去书房里,向林广泰报告刚才接到的电话。

    这时候,林广泰已听方天仇说完全部经过,正在将信将疑,忽见廖逸之闯进书房来,即问:“什么事?”

    廖逸之凝视了方天仇好一阵,才说:“真是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你不是明明在这里吗?怎么九龙城里又发现了一个方天仇?”

    林广泰听得一怔,急问:“老六,你在说什么?”

    廖逸之便把刚才接到的电话说了出来,并且连连称奇说:“这岂不怪哉,岂不怪哉!”

    方天仇尚不知道是孙奇略施小计,以为那冒牌货当真出现了,立即正色说:“林大哥,兄弟刚才说的一切,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我们要再不采取对策,只怕……”

    林广泰终于明白了,他突然激动地抱住了方天仇的双臂,愧疚地说:“天仇,我,我错怪你了……”

    “林大哥,一切都不必说了。”方天仇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冷静地说:“我们只有齐心合力,粉碎‘勒索公司’这个组织,才能报宋二哥的血仇!”

    林广泰点点头,泪光闪闪地说:“我只要有一口气在,非亲手为老二报仇不可!现在既然知道他们的巢窝可能是在附近的小岛上,二爷和我的人已全部出动,我们可以立刻进行搜捕……”

    “不!”方天仇劝阻说:“我们切不可小不忍而乱大谋,尤其令媛在他们手里,必须投鼠忌器,从长计议才是上策。”

    林广泰大义凛然,义无反顾地表示:“只要能为老二报仇,我已决定不顾一切,那怕是粉身碎骨,我林广泰也在所不惜!”

    这番话使郑二爷和廖逸之均深受感动,林广泰为了要替宋公治报仇,竟连自己唯一的爱女均置之不顾,由此可见,他是多么重义气的人物!

    但方天仇仍然保持冷静地说:“我在未见林大哥之前,已经跟孙探长商定一个对策,只要我们各方面密切配合,而且需要有耐心,等候到适当的机会,必然能一举粉碎这个组织。那时候非但能使玛丽小姐安然脱险,同时更为宋二哥报了仇。”

    廖逸之接口说:“孙探长已经来了,正在客厅里!……”

    方天仇暗喜说:“林大哥,我们是否请他进来,大家商量一下?”

    林广泰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廖逸之立即出去,把孙奇请进了书房。

    书房的门重又紧紧关上了。

    留在客厅里的罗俊杰、庄德成和费云,颇有些被冷落的感觉,愈想愈不是滋味。

    尤其是庄德成这大老粗,为了向孙奇强索方天仇,几乎在警务处里动家伙,现在反而把他摒于书房门外,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怎不令他生气。

    足足过了十来分钟,廖逸之终于出来,把他们三个一齐叫进去。

    林广泰已同意了方天仇的全部计划,向他们三人简单扼要说明之后,当即分派各人一份任务。

    在整个计划中,庄德成担任的是主角,他这才消除了一肚子的怒气,顿时精神一振,神气活现起来。

    林广泰担心他粗心大意,恐怕误了大事,特派廖逸之相随,作为他的助手。

    罗俊杰和费云,奉命去九龙城,料理宋公治的善后事宜,并且暗中注意“方天仇”的动静,随时向这里报告。

    郑二爷决定撤回带来香港的人马,使对方不要因为他的介入,有所顾忌而停止活动。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严禁走漏方天仇生还香港的消息,否则冒牌货绝不敢再出现,则全部计划就前功尽弃了。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方天仇在林公馆改换了一套短装,跟着孙奇悄然离去。

    在途中,孙奇说出刚才那个电话,是他临时灵机一动,吩咐他的司机打去的,没想到略施小计,居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方天仇听了不由大为钦佩,笑笑说:“幸亏孙探长有这个电话来,要不然我费尽口舌,林大哥还是将信将疑,不会完全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呢!”

    他说的是事实,当他在书房里说出全部经过,以及他的判断后。林广泰和郑二爷确实不敢相信。因为他们在今天早上和昨夜,均亲自见过那位“方天仇”,就算是老眼昏花,也不至于连真伪都分辨不出呀!

    那位“方天仇”,除了身上穿的衣服,跟现在站在前面的方天仇不一样,无论是脸型、姿态、一举一动,甚至于口音都惟妙惟肖。而且来去匆匆,他们怎会相信那是另一个冒充的。

    因此无论方天仇怎么说,他们总不能不存有几分怀疑,直到廖逸之闯进书房,说是有电话来报告,九龙城里发现另一个“方天仇”的行踪,始不得不相信确有两个方天仇之说。

    这一场误会,总算是得力于这个电话,而告冰释,避免铸成大错。

    但,现在的问题是,五千万的赎款被骗去,而林玛丽又落在了对方的手里,可能成为勒索另一笔巨款的人质,那位“方天仇”是否从此消失,或是再次出现呢?

    唯一的办法,只有守株待兔,这就是看庄德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