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勒索公司 > 六、摊牌

六、摊牌

    这一惊非同小可,金玲玲一时紧张过度,竟忘了手里握着的是支空枪,陡然一个急回身,手指已同时扣动板机。动作非常的敏捷,不逊于西部电影上的枪手。但……

    嗒!嗒!连扣两下,撞针都撞的是空膛。

    落地长窗的窗帘一掀,从阳台上跨进来的,赫然正是神出鬼没的邹炳森!

    只见他两手插在裤袋里,好整以暇地狞笑着说:“金小姐,幸亏枪膛里未装子弹,要不然我岂不成了你射击的肉靶?哈哈……”

    金玲玲不知他是几时悄然躲在阳台上的,显然已偷看到刚才的一幕,这个她不怕,因为她非但没有接受洪堃的威胁,反而把他侮辱了一番。

    她所担心的,是邹炳森如果早已在阳台上,那么她与孙奇用无线电话交谈的,自然也被他窃听到了。

    因此她心里不免有些惴惴不安,沮然把举着枪的手垂落下来,心虚地说:“是,是你……你几时躲在阳台上的?”

    邹炳森对这问题置之不答,径自走到了她面前,以冷峻的眼光向她逼视着,似乎要从她的脸上发现什么秘密。

    金玲玲被他看得心惊肉跳,几乎沉不住气,想反身夺门逃出。幸而就在她蠢蠢欲动之际,邹炳森忽然敞声大笑起来。

    “金小姐,”他把大拇指一竖说:“你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了不起,了不起!”

    被他这么一恭维,把个金玲玲更弄得莫名奇妙了,只得茫然说:“邹组长是在讽刺我?”

    “哪里话!”邹炳森咧开了嘴,笑着说:“过去嘛,我只不过是听别人说,金小姐是如何如何,今天我却是亲眼目睹,见到了金小姐的沉着和机智。像刚才的那一幕,看了真令人衷心佩服,使我不得不拍案叫绝!”

    “你全看到听到了?”金玲玲故意表示惊诧。

    “至少是看到了最精彩的一部分,”邹炳森说:“其实呢,在那家伙威胁你的时候,我已经在阳台上了,只是我要看看你如何应变,所以没有插进一脚。当然,真有必要的话,我也不会袖手旁观,让你吃了他的亏呀!金小姐,你说是吗?”

    说着,他忽然毛手毛脚地在她下巴摸了一把。

    金玲玲对他这种轻佻的举动,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勉强笑笑说:“原来邹组长一直在监视我!”

    “这哪是监视,说保护不是好听些吗?”邹炳森不怀好意地朝她笑了笑,然后正色说:“真正监视你的,是林广泰的那批人,还有那些条子。总经理也就是为了顾虑你的安全,才派人跟来暗中保护的。”

    “那我真得谢谢邹组长啦!”金玲玲言不由衷地敷衍着他,说罢又嫣然一笑,算是聊表谢意。

    岂知邹炳森居然会错了意,这一笑直撩得他神魂荡漾,突然上前执住了她的手,色迷迷地笑问:“你怎么谢我?”

    “别这样嘛!”金玲玲存心吊他的胃口说:“你是组长,怎么可以跟我动手动脚,要是给别人撞见了,那……”

    邹炳森被她逗得心痒痒的,早已揭下了他的“绅士”假面具,原形顿时毕露,一把搂住了她,猴急地要求她说:“没问题,我带来的人都听我指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敢擅自闯进来的……”

    金玲玲的话还没说出口,嘴上已经被他的嘴堵住了。她只好半推半就,任由他紧搂着吻了个痛快。

    其实她是有用意的,想给他尝点甜头,赶快把这色迷心窍的家伙打发走,才好再跟孙奇取得联系。因为刚才的谈话尚未有结果,偏偏洪堃那冒失鬼闯来了,使她怆惶藏起了无线电对话机。

    现在孙奇也许正在等待她的最后决定,以便布置和配合行动。无论答不答应合作,总得给对方一个答复,免得彼此到时候措手不及。

    为了这缘故,她才委屈求全,让邹炳森一亲芳泽。可是她的主意打错了对象,邹炳森看她既不坚拒,更是得寸进尺,趁势拦腰一抱,把她的娇躯托空起来,抱向了卧室里去。

    金玲玲想不到弄巧成拙,撩起了邹炳森的欲火,急得拼命挣扎,一面惊问:“你……你要干嘛?……”

    邹炳森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把她按在了床上,放浪形骸地大笑说:“你别装傻啦,我想干嘛,难道你还不明白?”

    说罢,手已袭向双峰,盈盈一握有余,竟爱不忍释地又揉又捏起来。

    金玲玲虽不是三贞九烈的女人,尤其她并不太重视贞操观念,对于男人,她更具有玩弄于掌上的优越感,自然不会“抵死不从”的。但,以此时此地而言,她实在没有这份“雅兴”,跟邹炳森共效鱼水之欢!

    所以当对方的手向双峰袭来,徒使她产生了厌恶和反感,毫无被爱抚的情趣。可是她又不能翻脸,只好挣扎着说:“邹,邹组长,现在不行……我已经叫人通知公司方面,总经理可能马上就会派人赶来……”

    “来了人又怎样?还不是得听我的!”

    邹炳森已被欲火烧得无法自制,伸手拉开了她的衣襟,就在酥胸上、颈上一阵狂吻,吻得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滋味真不好消受!

    “总经理知道了不好的……”她想用大帽子来压他。

    但邹炳森却有恃无恐地大笑说:“总经理?哈哈,老实告诉你吧,她已经把你交给我了,连你的生命都在我手里掌握着,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就凭这一点,你也应该使出浑身解数,让我痛快痛快呀!”

    金玲玲再也无法忍受,情急之下,突然不顾一切地掴了他一耳光,娇声怒斥说:“你这伪君子,今天我才认清了你的真面目,原来是个衣冠禽兽!”

    这一掌掴得他脸上火辣辣的,对他的威严,确实是莫大的侮辱。微微一怔之下,终于恼羞成怒,“啪!啪!”回敬了她两记重重的耳光,意犹未尽地怒骂起来。

    “妈的!老子玩你是看得起你,你别他妈的狗肉不上秤,惹火了老子,老子就叫你好看!”

    金玲玲也横下了心,不甘示弱反唇怒骂:“惹了你又怎样,难道你能把我吃了不成!”

    “吃不了,老子可以干了你。”邹炳森霍地翻身下床,掏出了一把装有灭音器的德制“曲尺”。

    金玲玲也撑坐起来,一看他掏出手枪,不由暗吃一惊,强自镇定说:“你别拿这玩意吓唬人,我金玲玲不是没见过。再说嘛,我是奉了总经理的命令,来香港执行任务,‘银星’的手续还没办妥,谅你也不敢把我怎样!”

    “不敢把你怎样?”邹炳森满脸杀机,嘿然冷笑说:“嘿嘿,你未免太小看了我,老实说吧,总经理已经授权给我,只要发现你有背叛本公司的意图,我就有权置你于死地!”

    “背叛?”金玲玲吃了一惊:“你凭什么含血喷人!证据在哪里?”

    邹炳森看她居然真能沉得住气,不由狞笑说:“你倒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看证据的话,那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何不自己把床底下藏的东西拿出来?”

    这一下她可傻了眼,没想到邹炳森果然早已在阳台上,毫无疑问地,他已窥视了她的一举一动,不然怎会知道无线电话机藏在床底下?

    “你,你说什么?……”金玲玲犹图装胡涂,露出一脸茫然不解的神情,好像她根本不知对方所云。

    邹炳森既已抓住了她的把柄,那还不趁机要挟,霍地沉下了脸说:“得啦!我的金小姐,别在我面前做戏啦!现在你出卖公司的铁证已在我手里,我就有权干掉你。不过,哈哈……只要你自己知趣,我们还有个商量的余地!”

    事到如今,金玲玲知道不满足对方的要求,他说不定真会猝下毒手,倒不如暂且对他虚与委蛇,然后再找机会脱身不迟。

    心意己定,于是她故作媚态地说:“邹组长能高抬贵手,我金玲玲又不是不知好歹的,当然得好好报答这个人情。可是,我怕邹组长事后仍然不放过我,那倒不如干脆拒绝,反正是一死,何必白白把身体给你玩弄。”

    邹炳森一听这话有路了,更是欲火难禁,恨不得立刻扑上床,把金玲玲剥个精光,以遂他久欲染指的野心。但彼此的条件尚未谈妥,她哪会轻易就范。

    因此,他只得提出保证说:“金小姐只要答应我的要求,今晚的事我保证绝不向公司方面报告。”

    “你说话算得了数?”金玲玲表示不敢相信。

    邹炳森把胸脯一拍,斩钉截铁地说:“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她问。

    “驷马难追!”邹炳森坚定地重复了一句。

    “好吧,我相信你……”

    金玲玲终于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沮然轻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睡下去,任其所欲,一切只好听由对方的摆布。

    邹炳森顿时心花怒放,扑向了她身上,一阵手忙脚乱,已将金玲玲全身扒得得精光!

    金玲玲的一身细皮白肉,看在老光棍邹炳森的眼里,确实令他垂涎三尺。尤其她那成熟少妇的胴体,曲线玲珑雕剔,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几乎无一处不充满诱惑,教人看了心魂荡漾,未曾真个已销魂。

    邹炳森的两眼己看得发直,只顾贪婪地欣赏这幅动人的画面,竟连该做什么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倒是金玲玲心里暗急,唯恐有人突然到来,实在不太雅观。现在她只求速战速决,让邹炳森赶快发泄了他的兽欲,以免他留在这里碍事。

    “你呆看个什么劲嘛!”她的声音带着挑逗的意味。

    邹炳森好像被她一语提醒似的,这才“唔唔”地漫应两声,突然把脸伏在她胸前,形同疯狂地恣意一阵狂吻,双手也同时采取了行动……

    一幕丑剧正将上演,邹炳森的嘴里忽然发出“嗯”地一声沉哼,竟伏在她身上不动了!

    金玲玲为了保全性命,才忍辱接受这宗肉体的“交易”。也可以说是不甘心死在邹炳森的手里,始委屈求全,想以自己的肉体,交换他的守密,暂且瞒住“勒索公司”方面,不致因为她与警方的私下联系,而遭到毒手。

    没想到正在紧要关头,她刚把眼睛紧闭起来,准备接受对方的蹂躏,忽然发现邹炳森的行动停止,整个的脸部像失去了支持,蓦地贴伏在她赤裸的胸脯上了。

    她情知有异,急将眼睛睁开一看,只见倒握着枪管站在床边的,赫然正是被她暗助逃生的方天仇!

    事实摆在眼前,毫无疑问的,是他趁着邹炳森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身上,刚在销魂蚀骨的时候,悄悄潜入房来,而出其不意地用枪柄击昏了邹炳森。

    金玲玲就是脸皮再厚,被方天仇撞见了这幕丑剧,也不禁窘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可是邹炳森的大半个身子压伏在她的身上,连掏条被单来遮盖身体都无法做到,一时之间她茫然不知所措。

    方天仇却是目不斜视,急促说:“没有时间了,你快下床准备一下吧!”

    金玲玲这时己六神无主,只得顺从他的吩咐,赶紧推开邹炳森的身子,翻身下床,急忙抓起件薄薄的衬裙,遮住赤裸的身体,才说:“准备什么?”语气仍然不友善。

    “我那位孪生兄弟快要来了,”方天仇用着俏皮的口吻调侃说:“金女士要是这样‘赤诚相见’,似乎不太雅观吧?”

    “那是我的事!”金玲玲任性地说:“我就是光着身子跑到大街上去,你也管不着!”

    方天仇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你要真有这个勇气,光着身子跑上大街去亮相,警察不把你当疯子抓进差馆才怪呐!

    但现在情势确实很迫切,已没有充裕的时间跟她开玩笑,因此他郑重其事地说:“我们别闹意气吧,最多在五分钟之内,那位冒牌货就会赶来。孙探长已经在布署,希望金女士不要执迷不悟,这是仅有的一次机会……”

    “我并没有答应孙奇!”金玲玲仍然很固执。

    方天仇微微一笑说:“现在已没有选择的余地,金女士,不是我危言耸听,故意拿话吓唬你,邹炳森已经偷听到你跟孙探长的谈话,如果你不跟我们合作,试问他会不会放过你?”

    这几句话把她震慑住了,事实上确已势成骑虎,就算是方天仇没有闯进来把邹炳森击昏。他占有了金玲玲的肉体之后,纵然暂时答应守密,她也将成为他的禁脔,永远受着控制,稍有不遂,随时随地都可以此为要挟的。

    “我……”金玲玲茫然了。

    “你若想自救,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接受孙探长和我的建议,跟我们合作,一举破获这个组织。”他说:“否则,没有你的协助,我们可能要多费些手脚,但迟早仍然会破获的。而金女士却毫无机会,也许在我们行动之前,先已遭了毒手。这是我的一片肺腑之言,金女士可以自己考虑吧!”

    方天仇的这一番话,可说是针针见血,使金玲玲根本无从反驳。同时她也知道,只要邹炳森一清醒,一切就来不及了。终于不再执戾,指着被击昏在床上的邹炳森说:“可是这家伙怎么办?”

    方天仇看她已心动,不禁喜出望外,欣然说:“由我来处理好了,金女士赶快穿上衣服吧!”

    金玲玲只好点了下头,抓起被邹炳森丢在地上的衣服,急急走进了浴室。

    等她把衣服全部穿妥,出来已不见了方天仇,连床上的邹炳森也不知被弄到哪里去了。

    正在诧异不已之际,方天仇又从凉台上走了进来,神情肃然地说:“洪堃这家伙真不简单,居然摆脱了孙探长和邹炳森两方面的人,让他给溜掉啦!”

    金玲玲暗吃一惊,深知洪堃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让他给溜走了,只怕绝不甘休,必然会采取报复,对她实在是个威胁。

    但她在方天仇的面前,却得打肿了脸充胖子,不能露出丝毫的胆怯,因此她故意若无其事地笑笑,不屑地说:“你们连进了网的鱼都抓不住,这未免显得太无能了吧!”

    方天仇无暇跟她争辩,对这讽刺一笑置之。由于时间紧迫,连怎样处置了邹炳森也不说明,只吩咐了她依计而行,便藏进了浴室里去。

    金玲玲为着本身的利害关系,明知这样做法的危险性极大,但除此之外,她已没有更好的路可走,情势逼着她非听从方天仇的不可!

    大约在五分钟之后,房门的电铃响了起来。

    她不由地感到一阵紧张,冲到房门口,心虚地问:“是谁?”

    “金小姐,是我们来了。”房外回答。

    金玲玲听出是跟她一同去银星夜总会的汉子,顿时更觉忐忑不安。但事到如今,已是能进不能退的局面,只得鼓足勇气,硬着头皮把房门打开。

    进来的除了那两个西装革履的壮汉,尚有那位几乎可以乱真的“方天仇”,及一位提着只公事皮包的瘦高绅士——汤协理!

    在“勒索公司”的庞大组织里,除了总经理、经理,汤协理算得是第三把交椅的人物,身份相当的高,今晚由他亲自出马,可见事情并不寻常。

    金玲玲尚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当时并不知道他就是汤协理,不禁诧然望着他说:“这位是?”

    壮汉笑笑说:“金小姐怎么连汤协理也不认识?”

    金玲玲怔了怔,这才肃然起敬地招呼了一声:“汤协理。”

    “金小姐不用客气。”他笑了笑说:“今晚我的身份是律师,回头称呼我汤律师好了。”

    “是,汤协……哦,不,汤律师。”金玲玲唯命是从,唯恐被对方看出她的不安。

    汤协理完全是一副大人物的派头,“嗯”了一声,大模大样地径自在沙发上坐下,放下手里的公事皮包,把二郎腿一翘,然后才命令她说:“金小姐,现在你可以通知庄德成来啦!”

    “是!”

    金玲玲恭应一声,连忙过去抓起电话,正要伸手按号码键,不料汤协理却阻止说:“不要用这里的电话!”

    金玲玲被他喝阻,这才猛然记起,上次就因为用房里的电话,被警方的人窃听,查获了设在“夜来香”的联络站,使邹炳森迫不得已,杀了小陆灭口。

    现在她怎能再犯这个错误,于是忙放下电话,向汤协理请示:“那么我是不是亲自去一趟?”

    “用不着,”汤协理说:“你可以用街上的公用电话,通知姓庄的,就说方天仇和律师都在这里等他,叫他立刻赶来!”

    “是!汤协理……”金玲玲应着。

    “嗯?怎么又忘了!”汤协理霍地把脸一沉。

    金玲玲吓得连忙改口说:“是!汤律师。”

    汤协理这才微微点了下头,把手一挥说:“好了,你快去打电话吧!”

    金玲玲如获大赦,赶紧到卧室取了手提包,装作在里面找毫子好打电话,偷愉望了望浴室,见里面没有动静,才怀着不安的心情,急急出房而去。

    其实汤协理随身带着行动电话,却要金玲玲出外去打公用电话,显然是故意要将她支开。

    等她刚一出房,汤协理便吩咐两个壮汉:“你们在各处搜查一下!”

    “是!”两个壮汉齐声恭应,一个走出阳台上去,一个便进入卧室,仔细地搜查着各处,衣橱、床底下,以及任何地方均不放过,最后进了浴室。

    掣亮电灯,见浴室里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便退了出来,向汤协理报告说:“全查看过了,条子没有在房里做手脚。”

    汤协理听说警方并未在房内装置窃听的设备,这才比较放心,微微点了下头。

    接着另一个壮汉,也由阳台上进来报告:“阳台只跟隔壁房间外的阳台相连,我已经看过了,隔壁的房间是空着的,没有人……”

    “隔壁原来是洪大麻子包下的?”汤协理慎重地问。

    “是的,”壮汉回答说:“他一来香港就包下了三间套房,左边一间也是的。听说他预付了半个月的房金,不过实际上他们只住了几天,人走了房间还没退,一直保留着,所以两边的房间都是空着的。”

    汤协理点点头说:“你们只要负责这里,外边已经由邹组长的人部署,一有情况,立刻会通知我们的。”

    两个壮汉立即掏出手枪,检查了一下,仍然插入肋下绑着的枪套,一个留在卧室里,一个则走出了阳台上。

    这时候,那位化妆得惟妙惟肖的“方天仇”,忽然显得惴惴不安地说:“汤协理,我总觉得到这里来见庄德成,实在有些不妥当,万一……”

    汤协理却是毫不在乎地笑着说:“万一怎么样?哈哈,以我和经理的看法,全世界也找不出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啦!”

    “这里反而安全?”冒牌方天仇茫然地问。

    汤协理老谋深算地分析说:“条子们怀疑的是金玲玲,但她跟孙奇的关系不同,要抓她早就抓了,绝不会等到现在。而我只是受聘的律师,接受任何人的聘请并不犯法,用不着担心被拘捕。至于你,那更不足为虑,就是让林老头的人发现,在孙奇的保护之下,他们也不敢奈何你。所以总经理的看法跟我一样,认为警方的监视,等于是替我们防止林老头蠢动,使我们能安心在这里跟姓庄的办手续,你能说这里不是最安全的吗?这就叫做: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呀!”

    “可是……”冒牌方天仇仍不放心他说:“为什么不见邹组长露面?”

    正说之间,电话铃响了。

    “方天仇”的脸上经过特殊化妆,倒是看不出他的表情,反而是刚才说得头头是道,认为在这里万无一失的汤协理,禁不住心里一阵紧张,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两个人顿时相顾愕然,慌得不知所措起来。

    毕竟还是汤协理见过大场面,强自定下了心里,急向“方天仇”呶了呶嘴,示意叫他去接听电话。

    “方天仇”抓起电话一听,忙告诉汤协理。

    “是邹组长。”

    “我来跟他说话!”汤协理起身赶了过去。

    从“方天仇”手上接过电话,他便急说:“我是汤协理,有什么情况?”

    对方传来邹炳森的声音:“报告协理,金玲玲刚才出来打电话,我们发现有人在跟踪,不过还不能判断出,是警方的人员,还是林老头方面的人,所以特地请示协理,要不要‘做’了他们?”

    汤协理犹豫了一下说:“你看情形吧,只要他们不动金玲玲,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是!”邹炳森说:“协理还有什么指示?”

    “你那里没有问题吧?”汤协理关心地问他。

    “没问题,”邹炳森极有把握地说:“我带来的人己分布在各处,任何一方面有动静,都不会逃出我们监视的,协理那边需不需要我来一趟?”

    “目前不需要,”汤协理说:“你只要负责监视条子的行动,一有情况,立刻用行动电话通知我。至于林老头方面的人,用不着我们去费神,条子已经替我们代劳了,不过他们的行动还是要随时注意。庄德成大概很快就会赶来,这里足可应付得了他,只是等手续办完,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你的人必需严密戒备,以防万一。必要时不妨动武,务必使我们能从容脱身,知道吗?”

    “是,协理放心好了。”邹炳森说:“我会随机应变的。”

    汤协理搁下了电话,不禁向“方天仇”大笑说:“怎么样?我的判断不错吧,全世界也找不出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哈哈……”

    其实这个电话,根本不是邹炳森打来的,而是孙奇临时特地从警署里,调来个善于模仿声音的警员。打这个电话的用意,无非是表示邹炳森的存在,避免汤协理见不到他而起疑心。

    这点顾虑非常周到,要不是这个电话,汤协理和“方天仇”,当真已怀疑到这上面去了呢!

    实际上,邹炳森还在昏迷不醒中,已被真正的方天仇拖出房外,交给了孙奇的人,由旅馆部工作人员的专用电梯,把他偷运“出境”,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国际大饭店,直接送到警务处去了。

    方天仇自己则拿了床底下的袖珍无线电话,由阳台跨过隔壁的房间,跟孙奇通了一番话,然后回到金玲玲的房里来,把全部计划简单扼要地告诉了他。

    当那壮汉进入浴室搜查以前,他已有先见之明,早由气窗爬出去,仍将窗门掩上,以便回头再爬进来。

    气窗外只有突出于墙外,约有两三寸宽的水泥横条可以立足,手则必需攀住支持霓虹灯的铁架,才不至掉落下去。

    不过这也相当危险,尤其当霓虹灯闪亮时,若不紧贴墙壁,极易被阳台上的人发现。

    幸而出外察看的壮汉粗心大意,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隔壁房外的阳台,根本没有想到霓虹灯架子后,居然有个人可以藏身的可能。

    虽然侥幸未被发现,方天仇也不禁捏了把冷汗!

    居高临下,大街上的情形一目了然,清清楚楚地看见金玲玲走出国际大饭店,到四十码以外的电话亭里打了个电话,然后抬头望望阳台,又走了回去。

    电话是打过了,不过估计庄德成赶来,最快也需要十分钟,这段时间必须靠双手攀住铁架支撑,连变换一下姿势都不可能,真是受哪门子洋罪!

    至于金玲玲呢,她可不轻松,心里一直是怀着鬼胎,既怕孙奇的计划失败,又担心本身的处境,万一孙奇和方天仇只是利用她,一旦真破获了“勒索公司”,把她一脚踢开,到那时候才真是走投无路了。

    她也不是多疑,实在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在势利的香港社会里,“自私”似乎已成了生存的原则之一,迫使每个人都走上不顾道义之途。

    香港比任何大都市都乱,治安却是件头痛的事,环境特殊,人物复杂,再加上各方面的重重压力,警方为了有所交代,往往是只求达成任务,会不择任何手段的。

    金玲玲感到惶恐不安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不敢对孙奇完全相信,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哪里算哪里。

    她的行动受到监视已不足为奇,令她意外的,倒是没有被人找麻烦,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事实上她的一举一动,竟有三方面的人在暗中监视!

    一方面是林广泰的人,虽然她对方天仇的误会已告冰释,并且得到孙奇的保证,绝对负责使林玛丽安然脱险。但他仍然出动了全部人马,暗中跟踪金玲玲的行踪,准备从她身上获得“勒索公司”的大本营,抢在警方前面采取行动,矢志要替宋公治报仇。

    另一方面是孙奇的手下,动员的人手也不在少数,他们主要的任务,就是防止林广泰的人轻举妄动,以免破坏了全盘大计,并且随时准备应变意外的情况。

    还有就是“勒索公司”方面的人,散布在国际大饭店里里外外,负责三零三号房间的戒备。

    三方面的人马均在国际大饭店,但彼此互不侵犯,所以在表面上一点看不出紧张的气氛,实际上已是成了剑拔弩张的情势,一个不对劲,随时都可能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火拼!

    在这种外弛内张的情势下,最感到紧张和无所适从的便是金玲玲,她惶恐不安地回到三零三号房间,简直就像走上了刑场。

    汤协理倒是非常沉着,对外面的紧张情势全然无动于衷,翘起二郎腿,嘴上叼着烟,居然跟“方天仇”有说有笑,毫不当它一回事。

    直到金玲玲进来,他们才停止了谈笑,汤协理仿佛是漫不经心问了一句:“怎么样?”

    “他答应马上赶来。”金玲玲回答一声,便径自在沙发上坐下,默默无语地低着头。

    汤协理把香烟递了过去,笑笑说:“放轻松些,别那么紧张,有我们在这里,还怕姓庄的敢把你怎样不成?”

    金玲玲哪是怕庄德成,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勉强笑了笑,取了支香烟。

    “咔喳”一声,汤协理已掣着了打火机,递在她面前为她点火。

    金玲玲真有些受宠若惊,忙谢了一声,把香烟吸着。猛吸了几口,才感觉精神为之一振。

    “金小姐,”汤协理忽然异想天开地说:“据说你跟孙奇的交情不错,依你看,我们能不能设法把他拖下水?”

    金玲玲顿时暗吃一惊,诧然问:“汤协理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汤协理似笑非笑他说:“总经理今天跟我偶然说过,如果能打动孙奇,对我们今后的一切,将可获得不少方便。所以我想问金小姐,在他本身方面,可有什么弱点可给我们利用?”

    “弱点?”金玲玲一时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每个人都会有弱点的,”汤协理说:“譬如有的人贪财,我们就发动金钱攻势,诱以重利。有的人好色,我们也可以利用美色为饵,我所指的弱点,就是类似这些。金小姐对他比较熟悉,以平常的观察,一定会发现他的弱点是什么吧?”

    金玲玲想了想,终于笑笑说:“金钱和女色对他都有吸引力,不过,他更重视的是名,一心只想成为香港的福尔摩斯,受到人们的崇拜和敬仰,所以,我认为要把他拖下水,跟我们同流合……”

    她一时说溜了嘴,赶快把最后的一个“污”字咽回去,窘得满脸通红。

    汤协理却毫无顾忌地笑着说:“你认为他绝不可能跟我们同流合污?”

    金玲玲尴尬地点点头,避免再提起这个难听的字眼。

    “他重视的是名……”汤协理的眼珠子一阵乱转,忽然充满自信地说:“哼!除非他是圣人,或者是四大皆空的和尚,我总会有办法叫他下水!”

    正在这时候,电话铃再度响起来。

    “方天仇”就坐在旁边,顺手抓起话筒说:“喂!这是三零三号房间,……什么?……好的,知道了。”

    说完搁下电话,急向汤协理转告说:“邹组长在楼下打来的,说是姓庄的已经来了,没带人,就他一个人来的。”

    “他的胆子倒不小!”汤协理狂妄地大笑起来。

    金玲玲不由大为紧张,她倒不是因为庄德成的到来吃惊,而是听说邹炳森在楼下,使他深感不安,难道他已清醒?可是孙奇和方天仇怎会把他放开了呢?

    她委实猜不出,他们究竟是什么用意,这不是明明跟也过不去!

    冒牌的方天仇也不免有些紧张,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他只好强自保持镇定,硬着头皮来应付这个场面。

    只有汤协理不慌不忙,神色自若地吩咐他们:“这家伙是个老粗,我们不必跟他一般见识,回头由金小姐一个人发言,我们尽量保持缄默。不管他怎样,我们都要忍着,等手续办妥,再给他颜色看不迟。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千万要记住,我的身份是律师!”

    金玲玲除了点头之外,唯有猛吸香烟。

    “方天仇”脸上毫无表情,他是根本无法稍露声色的,因此表面上全然无动于衷。

    倏而,门铃响了。

    金玲玲瞥了汤协理一眼,便强自镇定地起身走向房门口。

    “哪一位?”她明知故问。

    “我——庄德成!”房外振声回答。

    金玲玲迟疑了一下,才把房门打开,只见庄德成穿得西装革履的,俨然派头十足的绅士,朝房里看了一眼,便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

    “呵呵,方兄早到啦!”他亲切地招呼着。

    “方天仇”只点点头,就算是跟他打过了招呼。

    金玲玲忙替他介绍说:“这位是汤大律师,这位是银星夜总会的庄经理……”

    “久仰久仰!”汤协理起身伸出了手。

    庄德成却装作没看见,淡漠地“嗯!”了一声,径自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从上装小口袋里取出支雪茄,又从身上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了。

    汤协理讨了个没趣,只得尴尬地笑笑,无可奈何地坐了下去。

    “庄经理这方面需不需要也请位律师?”金玲玲问。

    “有这个必要吗?”庄德成喷出一大口烟,直率地说:“我是个老粗,可不懂这些鬼名堂!”

    汤协理并非是冒牌律师,他确实是在香港挂牌开业的律师,只不过他是学非所用,借这个职业掩护身份罢了。

    “照一般情形,”他说:“最好是双方面各请一位律师到场,以免发生偏袒。不过,如果你们二位的条件已经谈妥,原则上没有太大的变更,只是完成法律上的手续,那么由一位律师秉公办理,也是同样生效的。”

    “我没有意见,”庄德成豪爽地表示:“反正只要金女士认为可以,我想大概就不会有问题吧!”

    汤协理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痛快,倒是颇出意料之外,顿时情不自禁地连说:“没问题,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本律师绝对公正,不会让任何一方面吃亏的!”

    金玲玲心里有数,知道庄德成之所以毫不挑剔,必然是孙奇的授意,关照他依计而行的。可是她担心这样过份的痛快,很可能引起汤协理的怀疑,因此不得不向他暗示说:“你没有任何条件了?”

    庄德成笑笑说:“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必须方天仇在场,他现在既然在这里,我要是临时再提条件,那不是存心耍耍赖,成了一支筷子夹藕——挑眼吗?”

    金玲玲一时也找不出其他的话可说,便向汤协理问:“汤律师,我们现在可以办一办手续了吗?”

    她的话无异是在请示,只见汤协理点了下头,便取过带来的公事皮包,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两份合约。

    趁着她在取合约时,连金玲玲都没有注意,庄德成以极自然的动作,又掏出了打火机,把将要熄灭的雪茄点着。

    他这个动作谁也看不出有什么花样,其实花样就出在这只特制的打火机上,轻轻一揿暗钮,汤协理的尊容已被摄入了镜头!

    汤协理浑然未觉,取出了两份合约,分别递给庄德成和金玲玲各人一份,笑着说:“这是根据金女士的意思,由敝人事务所打字的,一式三份,底稿由鄙人保存,二位请过目一下,看看还有什么遗漏或者需要修正补充的。”

    金玲玲接过来说:“我已经看过了,请庄经理看一遍,有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当面研究。”

    庄德成一本正经地接过合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上面居然分列了八条,每一条均引经据典,经过一番推敲才决定的。

    看完之后,他一言不发,装模作样地默默沉思起来。

    汤协理看他未作表示,不由暗向金玲玲使了个眼色,示意要她发言,问问庄德成是否同意。

    金玲玲形同傀儡,当即问他:“你有意见需要提出来吗?”

    庄德成猛吸了两口雪茄,才说:“嗯!大致上还说得过去,价钱就照你的,三千万港币,在合约生效三天之内付清。不过……”

    他的意见还没说出口,当事人金玲玲也还没来得及问,汤协理竟已沉不住气,抢着说:“如果庄经理认为三天之内交款嫌迟,款子可以提前交付。”

    “不是这个意思,”庄德成说:“款子早两天迟两天付都无所谓,不过‘银星’要在三天之后,我才能交给金女士!”

    “为什么?”汤协理急问。

    庄德成笑笑说:“因为今晚演出的节目‘金色响尾蛇艳舞’很轰动,我准备连续演出三天,所以夜总会要在三天之后,才能正式转让!”

    汤协理不便表示意见,只得又向金玲玲急使眼色。

    “三天就是夜夜满座,收入也有限。”她当即会意他说:“全部收入由我照付,不包括在原来的三千万之内,如何?”

    不料庄德成都摇摇头说:“我宁可把三天的收入,由三千万之内扣出来归金女士,但夜总会还是得在演出完毕之后交出!”

    “这又是为什么呢?”金玲玲忿然问。

    “理由很简单。”庄德成说:“自从我经营‘银星’以来,从来没有演出个这么精彩的节目,现在我是被迫把它出让给你,难道我没有权利,在最轰动的三天里,过一过经理的瘾头?”

    “我可以继续聘你当经理……”金玲玲仍然不忘那老调,重又弹了起来。

    “聘我当经理?”庄德成断然拒绝说:“我对这种有名无实的经理,根本毫无兴趣!”

    金玲玲不屑地说:“林老头把夜总会送给你之前,难道你当的经理是有名有实?”

    “那又不同了,”庄德成一根肠子到底,毫不保留地大笑说:“老大跟我是八拜之交,别说是替他出点力,就是为他卖命,也够得上这份情义!换了别人,那就得看我高兴啦!”

    金玲玲被他给将住了,心里不知道是孙奇的鬼主意,还是老粗发了牛脾气,故意坚持要在三天后交出“银星”。本来早迟几天都无所谓,只要夜总会能到手,也不在乎这短短的三天。但她形同傀儡,“勒索公司”的事一点也作不了主,只得茫然望望汤协理,看他作何表示。

    汤协理更担心事情起变卦,遂说:“金女士,我看庄经理既然坚持这一点,你只要能买下夜总会,也不必在乎迟三天,就同意了吧!”

    金玲玲有了他的暗示,等于是奉到命令一样,于是同意了庄德成的要求。

    汤协理看庄老粗没有再提出异议,打铁趁热,忙不迭向他们双方说:“二位如果对这合约没有其他意见,我就在后面加上一条,注明夜总会正式移交和付款的日期吧!”

    说罢,他已掏出钢笔,在两份合约的最后一条后面,附注上一条,注明移交和付款的日期都在三天之后。

    然后,他堆起了满脸的笑容说:“现在就请二位签名盖章吧!”

    庄德成从身上掏出一枚象牙图章,先签了个名,再把图章印上盒里的印泥,郑重其事地盖上签名的下方。

    接着金玲玲也在两份合约上,分别签名盖章,完成了银星夜总会的出让手续。

    根据合约的第七条,正式的过户手续,双方均授权由律师办理。换句话说,三天后庄德成只要把一切证件交出来,他就可以不必过问了。

    汤协理在合约上盖完了自己的图章,大功便已告成,顿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欣然笑着说:“好了,鄙人的任务已完成了,希望二位能够切实履行合约,以后多多照顾,鄙人一定竭诚效劳,哈哈……”

    庄德成一笑置之,忽然向沉默寡言的“方天仇”说:“方兄,这次出让‘银星’,兄弟可说完全是冲着方兄的一句话,否则天王老子要我让,我也绝不让的!现在字也签了,章也盖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兄弟有件事想请教,方兄大概总不至于拒绝回答吧?”

    此言一出,不禁使“方天仇”、汤协理、金玲玲三个人面面相觑,全都怔住了。

    幸而汤协理机警,连忙从中打圆场说:“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看二位如果有话,不妨改天再说吧,鄙人也得先走一步了。”

    庄德成哈哈一笑说:“最近方兄的行踪不定,要是不趁现在把话说明,以后就不知道那一天才能跟方兄相聚啦!”

    “方天仇”偷望了汤协理一眼,强自镇定说:“庄兄可以约个时间和地点,兄弟届时准到!”

    “那么就是现在,”庄德成说:“反正方兄的任务已经圆满达成,咱们就一起回‘银星’去!”

    “这……”冒牌方天仇被难住了,一时之间不知用什么适当的理由拒绝。

    庄德成望望金玲玲,故作神秘地问:“方兄是否跟金女士还有私话要谈?”

    这句话使金玲玲听得一怔,终于恍然大悟,知道庄德成是在依计而行,有意制造机会。

    于是她连忙接口说:“是的,我跟他还有几句重要的话要谈……”

    “哦?”庄德成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金玲玲得到汤协理的暗示,立即站起来说:“方天仇,我们的事该作一个了断啦,请跟我到里边去一下……汤律师,麻烦你替我送一送庄经理吧!”

    说时,暗向“方天仇”使了个眼色,径自先走进了卧室,把留在里面的壮汉支出去。

    汤协理以为是金玲玲故意把“方天仇”叫进卧室,借此向庄德成下逐客令,所以毫未怀疑她另有企图,随即起身笑笑说:“鄙人就代表金女士送客啦,庄经理,请!”

    庄德成要不是顾全大局,哪能忍受这种不礼貌的待遇,好在他的任务已顺利达成,下一步得看金玲玲和方天仇的了。于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就开了房门出去。

    阳台上的壮汉这时也现身出来,他们唯恐汤协理有失,丝毫不敢大意亦步亦趋地跟出房外。

    汤协理一直把庄德成送到电梯间,等他进了电梯,才算放了心。

    带着两个保镖回到三零三号房,金玲玲和“方天仇”己坐在沙发上了。

    “大功总算告成了。”汤协理松了口气说:“现在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一切按照原来计划,等邹组长的人一发动,我们就趁乱混出去。千万记住,你们只要紧跟着我就是了,万一摆脱不了他们的跟踪,仍然回这里来,绝对不可以擅自行动!”

    “是!”金玲玲和方天仇点点头,表示唯命是从。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又响了,方天仇赶过去抓起话筒,接听之下,果然是“邹炳森”打来的,通知他们准备行动。

    汤协理立即吩咐两个壮汉出房,见甬道上没有动静,便招手叫他们跟着出去。

    甬道的尽头即是太平门,外面是斜型的太平梯,沿着墙壁直达底层,也就是国际大饭店的后门,由一条狭巷出去便是大街。

    这是他们计划中撤退的路线,由邹炳森的手下负责安全措施,早已布下人手接应。

    可是汤协理连作梦也没想到,邹炳森的人全被“摸”掉了,而换上了警方的人员在李代桃僵。

    他们五个人由太平梯落下低层,发现黑暗的角落里,蓦地窜出两个汉子,举枪向他们喝令:“站住!”

    方天仇眼明手快,早已拔出装有灭音器的手枪,来了个先发制人。

    “砰!砰!”两枪射去,便听得两声惨叫,阻拦他们的汉子己扑倒在地上。

    汤协理已无暇称赞他的神射,只叫了声:“快走!”一马当先地朝巷口冲去。

    但巷口又迎面闪出几个大汉,也分辨不出他们是哪方面的人,竟向汤协理这边开了火,不分青红皂白地一阵乱射。

    汤协理大吃一惊,眼看巷口的出路已被拦阻,退又不能退,情急之下,突然不顾一切地大喝一声:“跟他们拼了!”拔枪便向对方还击。

    “哇……”一声惨叫,他的一个保镖已中枪倒地,痛得抱住前胸满地乱滚,显然并未击中要害。

    汤协理怕他被捕留下活口,只得狠下了心肠,在他胸膛上补了一枪,便见那壮汉撒开了手,不再动弹。

    这种心狠手辣的作风,不禁使另一保镖为之胆寒,突然奋不顾身地朝巷口冲去。

    一阵乱枪射来,壮汉又是声惨叫,中弹倒地而亡!

    汤协理一看两个保镖的都送了命,剩下他们三人更是无法冲出去,忽然灵机一动,急向方天仇吩咐:“你快说明身份!”

    方天仇不敢违命,立即高举双手,振声大叫:“喂!你们可是孙奇的人?我是方天仇!”

    果然对方停止了射击,大声抱怨说:“你们为什么不早打招呼?”

    方天仇理直气壮地回答说:“巷子里太黑,我们怎能认出你们是哪方面的人!”

    对方的几个大汉仍不敢过于接近,守在巷口说:“林广泰的人准备要对付方先生,所以孙探长命我们守住这里,既然刚才是出于误会,那就请方先生赶快离开此地吧!”

    “孙探长人呢?”方天仇故意问。

    “前面出了乱子,”对方说:“孙探长正在亲自镇压……”

    没等对方的话说完,汤协理已撞了方天仇一下,急促地说:“别多问了,前面一定是邹组长的人发动了,我们快走!”

    方天仇应了声“是!”即向巷口冲去。

    那些便衣警探用手电筒一照,认出是方天仇和金玲玲他们,果然毫不阻拦,让开了一条路,任他们从容奔出狭巷。

    汤协理闯过了这一关,哪敢怠慢,带着方天仇和金玲玲,急急奔过大街,也顾不得邹炳森能否脱身,一口气奔至横街的小巷子里,回头未见追兵,这才松了口气。

    他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连说:“好险!好险……”一面掏出手帕,擦拭着满头的冷汗!

    其实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战,完全是出于孙奇的安排,那一阵乱枪,要击毙汤协理简直毫不费事,只是在整个过计划中,必须让他活着,才能把方天仇带回“勒索公司”的大本营,所以子弹并不真向他射击。

    当然,现在跟汤协理在一起的,已经不再是冒牌货,而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方天仇了。

    刚才在三零三号房间里,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金玲玲把冒牌方天仇骗进卧室,趁着两个壮汉随着汤协理,送庄德成出房的时候。她突然扑进了“方天仇”的怀里,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送上个热情似火的香吻。

    “方天仇”几乎被她吻得透不过气来,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已被爬进浴室,突然冲出来的方天仇,用枪柄在他头上狠狠一击,当场昏了过去。

    方天仇以极快的动作,换穿了他的衣服,刚刚把他推进床底下,跟金玲玲急急走出卧室,在起坐间的沙发上坐下,汤协理已领着两个壮汉进来。

    全部过程仅仅只一分来钟,而且真假两个方天仇几乎分不出来。汤协理就是再精明,也不会疑心到这一眨眼工夫,居然被他们完成了“偷天换日”的妙计。

    尤其方天仇刚才表演的神射,弹无虚发,举枪一连击毙对方两个汉子,使他更不会想到,那两个便衣警探根本连汗毛也没伤到一根,不过是客串表演罢了!

    虽然汤协理损失了两个手下,但他毕竟是化险为夷,平平安安地脱了身,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牺牲两个无足轻重的保镖,在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走出小巷子,遥见对街的国际大饭店外面,一片乱乱哄哄的,大概邹炳森已在里面闹得天翻地覆吧?

    他的任务只是完成金玲玲和庄德成之间的合约,然后把他们带回大本营,其他的行动可以一概不管,善后是交由邹炳森负责收拾的。

    张望了一阵,确定井没有被人跟踪,他才放心,招手唤住一辆路过的街车,三个人一同登车而去。

    那车子到了北角,汤协理便吩咐停车,匆匆付了车资,带着他们走向码头。

    那里早已有他自己的轿车等候着,由一个壮汉充任司机,把他们载送到筲箕湾的避风港湾里。

    这是为了避免跟踪,宁可增加换车的麻烦,足见汤协理的谨慎和机警。

    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未察觉出方天仇的真伪,竟糊里糊涂地带着他们同行。

    在避风港里,停泊着一艘快艇,他们一上船,汤协理便吩咐手下把金玲玲的眼睛蒙住,似乎直到现在还对她不敢完全信任。

    反而是方天仇,非但没有被蒙住眼睛,甚至于行动完全自由,毫未受到监视,大概他们对他是以“自己人”看待吧!

    引擎发动了,快艇加足马力,以全速乘风破浪向海上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