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勒索公司 > 七、红粉

七、红粉

    整个“鱼目混珠”的计划,是由方天仇安排的,一切都按照拟定的步骤进行,全部过程可说非常顺利。

    当然,如果不是金玲玲在紧要关头觉悟,给与他们充分的合作,这条计划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现在重担已落在方天仇和金玲玲的肩上,他们冒险深入虎穴,成败尚在两可之间,谁也没有绝对把握。

    快艇进行的方向是香港东北,绕过九龙岛,朝着大浪湾方面驶去。

    方天仇站在船尾上,手扶船舷,尽量避免跟船上的手水接触,唯恐不慎露出马脚,非但全功尽弃,同时他和金玲玲的安全也将受到威胁。一个应付不当,说不定在海上就得发生火拼。

    正在默默注意快艇的航线,忽然听得背后有人在叫:“章小东!”

    方天仇不知道章小东是谁,并没有理会。

    不料那人叫的竟是他,见他充耳未闻,于是走了过去,在他肩头上重重一拍。“妈的,叫你装什么聋!”

    方天仇出其不意地吃了一惊,但他非常机警,立刻明白章小东就是那个冒牌的方天仇,当即随机应变说:“对不起,风太大了,我没听见……”

    “别他妈的胡思乱想啦!”那人笑骂起来:“你小子不过是身材和轮廓像那姓方的,总经理才选中你去冒充,让你跟那娘们儿亲近。可是你得弄清楚,这只不过是临时客串一下,姓方的已经丢进海里喂了王八,难道你真想学他,让龙王爷招去当附马?”

    “别开玩笑,我还够不上资格……”方天仇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以免被看出破绽。

    “我更不够资格,”那人大笑说:“哦,我只顾跟你瞎扯,倒把正事给忘了。”

    “什么事?”方天仇暗自紧张起来。

    那人笑笑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听说你小子这次的任务达成了,总经理将要重重赏你……而我最近手头很紧,所以想……如果你方便的话……”

    方天仇看他吞吞吐吐的,心里已有了数,当即毫不犹豫地慨然表示:“咱们自己哥们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总经理真要有赏下来,你有困难尽管向我开口好了,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友情才是可贵的!”

    那人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又在他肩头上一拍,竖起了大拇指说:“我就知道你很够意思!”

    方天仇不敢再多说话,以免露出马脚,向他毫无表情地笑笑,又把头回过去,望着夜色茫茫的海上。

    偏偏那人想巴结他,居然念起了婆婆经。

    “小章,说真话,那姓金的娘们儿真不错,你要是真能把她搭上,那才是艳福不浅。而且听说她手头上有两文,你真可以在她身上下点工夫,来个人财两得!”

    “唔……”方天仇无从回答。

    那人又婆婆妈妈地说:“我知道你的心事,是怕咪咪打破醋坛子,对吧?哈哈,那妞儿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货,你才犯不上为她着迷呢!说句不中听的话,人家现在拼命巴结那肥猪还唯恐不及,根本也没真心对你……”

    方天仇也想趁此探听一些情况,便故意急切地问:“你说的是谁?”

    “你想会是谁呢?”那人忿忿不平他说:“当然是我们的经理啦!”

    “他?”方天仇装出很意外的样子。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那人说:“人家是经理,有权有势,爱玩谁就玩谁,公司里的那些妞儿,谁没让他玩过?我看呀,连总经理都可能跟他有一手!”

    “你可别乱说!”方天仇郑重忠告他说:“小心传到他耳朵里去……”

    “怕什么?”那人毫不在乎他说:“这里只有你我,难道你会去巴结他不成?……”

    话犹未了,忽然在右舷有人接口说:“谁说这里只有你们两个?还有我呢!”

    方天仇和那人均猛吃一惊,急忙循声看去,只见在右舷的舱角上,走出个又矮又瘦的汉子,一看就是个鬼头鬼脑的家伙!

    “妈的!是你这龟孙!”那人破口大骂起来。

    矮瘦汉子摇摇晃晃地走近来,皮笑肉不笑地说:“听说小章这回可以发笔小财,到时候可别忘了我阿财啊!”

    “瞧你那副德性!”那人不屑地怒斥说:“小章拿的是卖命钱,凭那一点非得记着你不可?”

    “凭我跟小章的交情呀,”矮瘦汉子冲着方天仇咧嘴笑笑说:“小章,你说是吗?”

    方天仇只好点点头说:“是的,到时候绝对有你吴大哥一份……”

    矮瘦汉子听了,乐不可支地大笑说:“听见没有,人家小章平常总叫我瘦皮猴,今天反而称呼我大哥啦,哈哈……”

    那人气得脸色铁青,突然上前一把抓起他的衣襟,怒不可遏地说:“你别他妈的臭美,惹火了我姓郑的,老子就把你扔下海去喂王八!”

    方天仇怕他们真动起手来,连忙从中排解,这回他可学乖了,不敢乱叫那姓郑的大哥,笑笑说:“老吴,大家都是自己人,犯不上动肝火,瘦皮猴不过是跟我们说着玩的,哪会当真要分我的卖命钱。”

    矮瘦汉子也怕姓郑的恼羞成怒,扔他下海也许不敢,但揍人却是不足为奇。好汉不吃眼钱亏,于是见风转舵地说:“说的是呀,谁能眼红小章的卖命钱,大不了敲他请请客,也得看人家是不是心甘情愿呢!”

    这几句话说得并不过份,可是听在姓郑的耳朵里,却是句句带刺,好像是在存心挖苦他。

    “你说谁眼红?”他一把将瘦皮猴几乎提了起来。

    “当然不是说你呀……”矮瘦汉子急忙否认。

    “谅你也不敢!”

    姓郑的猛一撒手,把他推了开去。

    瘦皮猴的身体不重,被他这一推,就像断了钱的风筝,踉踉跄跄地冲跌向船舷。正好快艇一个急转弯,顿使他全身失去平衡,大半个身子冲出了舷外!

    千钧一发之下,方天仇一个箭步赶到,就在他刚要翻落海里的一刹那,及时抓住了他的裤腰,将他从舷外拖了回来。

    瘦皮猴早已吓得魂飞天外,等到惊魂甫定,才发现是方天仇救了他,一时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姓郑的见几乎闯下大祸,早也惊吓得呆住了。虽然他并非存心的,只是气头上一时失手,但要是真把瘦皮猴推落下海,在汤协理面前却是有口难辩。

    因此,他也对方天仇暗暗感激,否则这个大错早已铸成,后悔也来不及了!

    正在这时候,快艇已在减速,驶近大浪头北方的一座小岛。

    “勒索公司”的大本营显然就在岛上,戒备非常森严,当快艇驶近时,岛上打出了灯号,似在盘问他们的来历。

    快艇一面回答灯号,一面熄了火,向岸边滑行。直到近岸才重新发动引擎,折入一条弧形的浅湾,居然驶进了一个掩蔽得非常隐秘的岩洞。

    方天仇暗自振作了一下精神,全神贯注地留心察看洞内的形势,发现这是个大部份由人工开凿的岩洞,宽度仅两丈,刚好容得小型船只通过,深度则不超过五六丈,便已到了尽头。

    洞口里的两旁,在凹入的部份各架有一艇机枪,并且派有专人轮流日夜戒备。更在一旁装置着专线电话,倘有特殊情况发生,立刻可以向里面报告。

    仅从洞口的戒备,己可想像得出这个组织的规模如何庞大。方天仇曾身入其境,自然更了解它的内部,绝非一般黑社会的组织能够相提并论的。

    快艇将到尽头,便是个小小的“码头”,早有几个黑衣大汉在守着,接住了船上水手抛出的缆绳,缠在铁墩上,帮着使快艇靠岸。

    汤协理等船靠妥了,才从舱里出来,大摇大摆地走上岸。只见那些黑衣大汉们,一个个躬身哈腰地迎接,马屁是拍到了姥姥家!

    方天仇跟着上了岸,始见金玲玲的眼睛仍然蒙住,由船上的水手扶她下船,交给了岸上的黑衣大汉们。

    汤协理在这里的地位极高,仅仅次于总经理,但总经理经常落脚在澳门,很难得来香港一次。而经理又是个酒色之徒,除非重大的事故必须由他决定,整个组织里琐碎的事情,大部份都是汤协理全权处理。所以他掌握着相当大的实权,谁也不敢不买他的帐。

    一回到大本营,他就摆出一副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嘴脸,好像不这样作威作福,就不能显示出他的权势。

    走近石壁,他伸手按动壁上的电钮,向里面发出了暗号,说明是他回来了。

    壁上顿时亮起一排四盏灯,使里面的人从暗设的电视幕上,能认清暗号和来人相符,不致被人混进去。

    接着一阵轧轧的转轮声起,石壁渐渐移开,现出一道足能通过一辆大型轿车的巨门。

    从门口望进去,里面相当宽敞,仿佛一个大厅,正有十几个彪形大汉在练习扑打、飞刀、射击,看来真像是个演武的校场!

    方天仇看在眼里,惊在心里,不由暗自担忧,像这样严密庞大的组织,孙奇要想一举破获,实在是相当棘手,恐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了。

    他们见汤协理回来,一齐停止练习,大家都垂手而立,表示对他的恭敬。

    汤协理神气十足地挥挥手,示意他们继续练习,然后带着方天仇,和黑衣大汉搀扶着的金玲玲,由一排三道铁门当中的门进去。

    走过一条阴暗的甬道,再进入一道铁门,里面是个狭长的密室,两边都有一排铅制的大衣橱,分隔成很多层格。每一隔均标明号码,格层里放置着一套黑袍,有的则是空着的。

    汤协理在第三号的格层里,径自取了件黑袍穿上,并且蒙上了面罩。

    方天仇顿觉茫然不知所措,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依样画葫芦,也套上一袭黑袍,更不清楚那一个格层是属于那个章小东的。

    幸而金玲玲向他使了个眼色,微微把头一摇,示意他不必穿规定服装。

    方天仇立即恍然大悟,因为章小东是经过特殊化装的,本来已经不是自己的真面目,何必再多此一举。

    于是,他暗向金玲玲点了下头,表示谢谢她的解围。

    汤协理穿妥了黑袍和面罩,便出了密室,带着他们去向总经理复命。

    那身为总经理的高大女人,这时候正与那脑满肠肥的经理在密商着,而几个体态丰满动人,身上只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郎,则毕恭毕敬地随侍在侧。

    汤协理一到,他们便中止了商谈,由那位经理发问:“事情办得怎样?”

    “还算圆满,”汤协理说:“合约已经签了,不过姓庄的坚持要三天之后,才肯正式把‘银星’交给我们。”

    经理不由忿声问:“他又想耍什么花样?”

    “我看不至于,”汤协理似有绝对把握他说:“林老头的女儿在我们手里,他们总得投鼠忌器吧!”

    经理“嗯!”了一声,侧转脸去请示:“总经理认为如何?”

    那高大女人轻描淡写地说:“三天就三天吧,反正等也等了,只要事情办成,也不在乎多等这么两三天。汤协理——”

    “是!”他连忙恭应。

    “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高大女人说:“最好立刻通知林老头,如果想他女儿安全,就给我老实点,别想动什么歪念头,等‘银星’正式归了我们,保证释放他的女儿。”

    “是!”汤协理谄媚地奉承着:“总经理的这个办法好极了,这样一来,姓庄的就是心有未甘,为了林老头女儿的安全着想,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高大女人点点头,遂说:“你们这次很辛苦,尤其小章的表现很好,金小姐也很合作,我们应该论功行赏。汤协理,这个交给你酌情办理,尽量宽厚些,好给别的人作个榜样。让他们知道,只要替公司方面真正出力卖命的人,我绝不会亏待他们!”

    “是!我一定遵照总经理的指示去办。”汤协理唯命是从地应着:“总经理和经理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高大女人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那位经理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说:“小章的化装暂时不要除掉,也许随时还得用他出面,免得临时来不及。”

    “是!”

    汤协理恭应一声,复命完毕,便带着方天仇和金玲玲躬身而退。

    方天仇和金玲玲始终提心吊胆,唯恐在那高大女人面前露出马脚,到那时候只得豁出去一拼,没想到居然侥幸瞒过,总算松了口气。

    跟着汤协理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即叫他们等着,径自走近石壁,移开一幅裸女油画,现出个装在壁内的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叠十万港市,走过来交给方天仇,笑笑说:“这是给你的犒赏,刚才你自己也听到了,总经理一向赏罚严明,只要你们好好的干,公司方面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谢谢协理的厚赏。”方天仇接过一叠千元大钞,心里暗自好笑,想不到居然还得了笔小小的意外之财。

    “这里没你的事了,”汤协理在办公桌后的皮椅上坐了下来:“你可以到慰劳室去接受慰劳,我马上通知她们。金小姐请留下,我还有点事要谈!”

    方天仇望望金玲玲,只好向汤协理鞠了一躬,退出他的办公室。

    现在方天仇已是单独一个人,没有人监视,可以自由活动。但问题来了,他除了会默记一两条通道,和开启铁门的方法,根本摸不清所谓的“慰劳室”在哪里。

    尤其每一条通道都极相似,使他呆呆地愣在通道里,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简直不知道如何走法。

    呆站在那里总不是办法,万一被人发现,难免不起疑心,同时他急于要找个妥当的地方,以便用藏在身上的超短波无线电话,跟孙奇取得联系。

    正在进退维谷之际,忽见一个黑衣蒙面大汉,在通道的拐角,鬼鬼祟祟地一张,便向他走来。

    方天仇暗吃一惊,急将手伸向上衣里,按在枪柄上,准备必要时拔枪制住那大汉。

    不料那大汉走近了,竟向他搓搓手指头,轻声笑问:“这个到手了?”

    方天仇听出对方的声音正是那姓郑的,这才放心,笑着点点头。

    “赏了多少?”姓郑的急问。

    方天仇伸出了一个手指。

    “一百万?”姓郑的兴奋地问。

    方天仇把肩头一耸,苦笑说:“别作大头梦,只给了十万!”

    “真他妈的小儿科!”姓郑的忿忿不平他说:“担这么大的风险替他们办事,最少嘛也该赏个三五十万的,只给十万,真有点不像话!”

    方天仇随手掏出那叠千元大钞,表示他说的不是假话,然后分出半叠递给他说:“老郑,你有急用,这个拿去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姓郑的嘴上这么说,手却早已伸出来接钱,心里真恨不得连那一半也给他呢!

    “钱财是身外之物,”方天仇慷慨说:“谁有就用谁的,你这么说就不是自己哥们儿啦!”

    “那我就不客气了。”姓郑的忙把钱接过去,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欣然笑着说:“以后我手头宽的时候,这笔钱一定得还你的……”

    “以后再说吧!”方天仇说:“反正我又不等钱用,有钱就大家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看得太重。”

    “小章,你这话说得一点不错,我就是把钱看得太轻,所以……”看情形他又要念婆婆经了。

    方天仇灵机一动,连忙打断他的话说:“回头再聊吧,我现在得去慰劳室……”

    “哦?”姓郑的不由大为羡慕:“是协理叫你去的?这还像话呀,正点!”

    方天仇点了点头说:“老郑,你陪我去如何?”

    “开玩笑,”姓郑的说:“那地方是禁地,没有经理或是协理的命令通知他们,谁也不准走近。我要是陪你去,你是进去痛快了,我可倒了楣,加我个违反禁令的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陪我走一段总可以吧?”方天仇要求。

    姓郑的刚拿了他五万港市,不好意思拒绝,终于莫可奈何地答应了。

    “好吧,不过我只能陪你走到门口啊!”

    方天仇心里大喜过望,幸亏跟这家伙攀上了交情,要不然他真不知道怎样摸到“慰劳室”去呢。

    有了领路的,可不愁找不到地方,于是他故意落在姓郑的后面半步,让那识途老马开道。

    两个人直走过通道,在中段进入一个铁门,走上十来级石梯,又是一条阴暗狭道,再转入另一道铁门。

    方天仇直如进了八卦阵,心里一路默记下如何走法,以便单独展开行动时不至摸不清方向。

    经过这道铁门,便是一条两边装有日光灯,照耀如同白昼的甬道。一眼望去,在甬道的尽头,有着两扇漆成粉红色的铁门,门上方装有一盏红灯,是整个地下室里,唯一看来有点生气的地方。

    到了这里,姓郑的便止步说:“小章,我只能陪你到此为止,你自己进去吧,祝你尽情享受,哈哈……”

    方天仇说了声:“劳驾了,回头见!”便向着甬道尽头走去。

    毫无疑问的,这里就是所谓的“慰劳室”了!

    方天仇这次不顾本身危险,侥幸混进了“勒索公司”的大本营,他的任务相当艰巨,首先需要探明整个形势,以及赫尔逊伯爵夫人的公子,和林玛丽被囚禁的地方,然后用带来的超短波无线电话通知孙奇。

    当警方大举来攻时,他不仅要跟金玲玲配合作内应,更要负责两个人质的安全。

    如此重大的责任在身上,他那会真有雅兴去接受慰劳。可是这是汤协理的特别犒赏,不去就等于是抗命,说不定还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为了这层原因,他只好勉为其难,接受这份在别人是求之不得的“殊荣”。

    走近“慰劳室”时,他忽然起了好奇的念头,不知道将被如何地慰劳,能有这个机会开开眼界,也算是不虚此行吧!

    这里的设计果然别出心裁,当方天仇走近门口时,脚底下踏着的铁板,便已通知了里面的人。

    负责人是个健壮如牛,善于柔道的日本女人,生着满脸的横肉,看上去简直是个庞然大物!

    她早已接到汤协理的通知,候驾多时,就在方天仇刚刚走到门口,两扇粉红色铁门已霍然而开。

    在“勒索公司”里,除了几个特殊地位的人物,随时有权自动来接受慰劳之外,像章小东这种身份的,能享受到这种赏赐,可说是绝无仅有。

    实际上,这个“慰劳室”,根本就是专供像邹炳森这种组长以上身份的人,寻欢作乐而设的!

    “请进!”那女人笑容可掬,但并不妩媚,说的是生硬粤语。

    方天仇极力保持镇定,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两扇铁门立即又自动关闭起来。

    这只是个接待室,看不出什么名堂,可是当日本女人把他引进一道垂着帷幔的圆形门里,顿觉眼前一亮,原来这里竟别有洞天!

    方天仇一时怔住了,没想到建造在山石里的密室中,居然能布置得如此富丽堂皇、美仑美奂。

    这一间宽敞的密室,四壁均是轻纱薄幔,地上铺设着柔软的名贵地毡,陈设的家俱彩色缤纷,令人赏心悦目,仿佛身入仙境。

    仙境中少不了仙女,七八个娇艳欲滴的少女,身上均裹着不同颜色,薄如蝉翼的轻纱,如同阿拉伯王后宫的嫔妃,一个个全身曲线毕露,连最神秘的部份也隐约可见。

    她们有的斜卧在地毡上,有的躺在沙发上,也有的在搔首弄姿,故意卖弄风情……

    方天仇不知道她们的心情,也不明白她们为什么甘心到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来,但在他的眼睛里看来,她们实在是一群不值得同情的可怜虫!

    那女人把他领进来,向少女们击了两下掌,便径自退出去了。

    当少女们齐向他看来时,方天仇顿时认出其中的四个,正是那天在沙滩上,伴着那肥胖男人的女郎。

    就在他看得眼花缭乱,美不胜收的时候,斜卧在地毡上的一个少女,忽然站起身来,忸怩作态地走近他身旁,玉臂一张,勾住了他的脖子,春意荡然地笑问:“是不是要我?”

    “你?”方天仇茫然地凝视着她。

    那少女嫣然一笑说:“不要我,难道你还选别人不成?”

    方天仇立刻明白了,这少女必然就是咪咪,于是把她搂住了说:“当然要你呀!我怎能不要我的小咪咪呢?”

    “讨厌!”咪咪笑骂一声,又在他腰上狠狠拧了一把,表示这是打情骂俏。

    方天仇痛得几乎叫起来,突然把她搂得更紧了。

    咪咪忙推开他说:“别这么猴急,土包子,这里是有规定的,我们得按照规定,一样样地来。”

    话刚说完,其余的女郎已涌上来,把他们团团围住,你推我拖她拉地,将他们簇拥着进了一道小圆门。

    方天仇定神一看,里面竟是个圆形的大浴池,水清可以见底,并且散发出阵阵香水气味。

    七八个女郎一齐动作,各自脱下身上的轻纱,纷纷跳进了浴池,嘻嘻哈哈地戏起水来。

    方天仇已身不由主,被咪咪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全身衣服强行扒得精光!

    就在方天仇的衣服,全部被脱光的刹那间,他的“原形”毕露了。

    原来咪咪是知道章小东奉命化装方天仇的,但她跟章小东曾有肌肤之亲,见过他腰部一条显明的肉红色刀疤,并且胸部没有那么多的胸毛。

    而站在面前这个赤身裸体的健壮男子,非但胸前一片黑茸茸的胸毛,腰部更未见那条刀疤,怎能不使她疑心大起!

    “你是谁?……”她不禁惊诧地失声叫起来。

    方天仇见事机已败露,心里暗吃一惊,情急之下,突然紧搂住咪咪,用嘴把她的嘴堵住了。

    咪咪犹待挣扎,方天仇已移开了嘴,急在她耳边轻声说:“别紧张,是小章叫我冒充他来见你的!”

    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咪咪因为不了解情况,自然不便贸然声张开来,可是她仍然不能释疑。心想:章小东是组织里的人,纵然对经理有所顾忌,不敢明目张胆地跟她接近。

    但像现在这种接受“慰劳”,则是得到汤协理特别允许的,大可堂而皇之地来见她,并且有权任意挑选一位女郎享受。如此难得的机会,他为什么反而放弃,请别人来消受大好艳福呢?

    其中一定有原因,咪咪忍不住忿声说:“他自己不会来?”

    “他自然有不能来的苦衷。”方天仇郑重说:“待会儿我会告诉你原因的,再多问,要是露出了马脚,你和小章的性命都将保不住,到时候可别怪我事先没警告你!”

    咪咪果然被吓住了,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问长问短。

    “下来呀!”池里的女郎催他们。

    更有个女郎用手指刮着脸,向他们打趣说:“羞不羞,当着我们这么肉麻,是不是故意表演给我们看?”

    又有个女郎说:“回头到房里去,爱怎么就怎么,有的是时间,何必这一会儿都等不及呀!”

    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取笑,咪咪也不禁面红耳赤,只好暂时怀着鬼胎,拖了方天仇跳进浴池。

    这个香艳绝伦,生动诱人的场面,恐怕除了阿拉伯王的后宫,在香港纵然拥有再多的财富,也不可能享受到这种销魂蚀骨的艳福呢!

    方天仇简直像唐三藏进了盘丝洞,被一群女妖包围,这个抱住了热吻,那个搂住了抚摸,使他接应不暇,实在有点儿吃不消。

    咪咪反而被挤开了,如同置身事外,只在一旁默默地欣赏这幕闹剧,并不参加她们的阵容。

    其实她是满腹狐疑,正在胡思乱想,几乎忘了自己是“慰劳室”的一员,应该向被慰劳的方天仇大献殷勤。

    浴池里真是春色无边,七八个赤裸裸的少女,毫无顾忌地对方天仇恣意调弄,一个个都使出经过特殊训练的“技能”,一举一动,均极尽挑逗之能事。

    要不是他警惕自己,身上负着重大的责任,极力克制欲念,说不定被这群女妖,迷得连生辰八字都忘得一干二净!

    照“慰劳室”的“规定”,浴池里的节目,起码也得消磨个把钟头以上,假如有兴趣,对此道乐而不倦的话,甚而可以延长更久的时间。女郎们还会想出更多的花样,务使接受慰劳者心满意足。

    可是像方天仇这种“木头人”,却是从未见过。尽管她们放浪形骸地挑逗,他居然无动于衷!

    调笑了一阵,连她们也感到索然无味,浴他的节目才匆匆收场。

    方天仇选定的是咪眯,“照例”她先出了浴池,去准备特别慰劳的一切。他则由几个女郎簇拥着,离开浴池,来到另一间满室芳香的按摩室,接受她们的集体按摩。

    完事以后,女郎们才连同他的衣服,一齐送到咪咪的香闺,含着神秘的笑意退去。

    现在,香闺里只有他和咪咪单独相处,不必再顾忌那些女郎的碍事,彼此尽可为所欲为了。

    方天仇刚走近躺在床上,玉体横陈的咪咪,她突然一骨碌坐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说:“你究竟是谁?胆敢冒充小章混进这地方来!”

    “你别急呀,听我慢慢告诉你不好吗?”方天仇在床边径自坐下,他已早有腹案,不慌不忙他说:“事情是这样的,小章已经私下向警方投案了……”

    没等他说下去,咪咪已吃惊地叫起来:“什么?他,他投案了?”

    “你别大嚷大叫的,听我说完好吗?”方天仇急忙阻止了她。

    咪咪这才压低了嗓子,十分紧张地说:“你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方天仇正色说:“他投案也是出于万不得已,因为警方已经在海里找到那个真正姓方的尸体,知道小章是化装冒充的。不过警方为了要破获‘勒索公司’,答应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只要他说出这个组织的全部内幕。”

    “那么他说出了没有?”咪咪急问。

    方天仇笑了笑说:“如果你是小章,你说不说呢?”

    “这个……”咪咪无从回答这问题。

    方天仇断然替她回答说:“在那种情势之下,我相信换了你,也一定会和盘托出的吧!”

    “那么他是向警方说了?”

    “当然说了。”方天仇说:“不过小章倒很有点良心,他提出个附带的条件,就是必须把你救出去。”

    “哦?”咪咪颇觉意外:“他真是提出这个条件?”

    “我何必骗你。”方天仇认真地说:“否则我又怎会冒充小章来通知你。”

    “那么你是什么人呢?”咪咪茫然望着他。

    “我吗?”方天仇哈哈一笑说:“我就是我呀!”

    “你就是你?”咪咪听得莫明其妙。

    方天仇点点头说:“我就是那姓方的!”

    “鬼话!”咪咪不信地说:“姓方的已经被他们丢进海里,早就淹死啦!”

    方天仇哂然一笑说:“现在科学昌明,男人可以变女人,死人当然也可以复活,这有什么稀奇!”

    “哼!你简直是满嘴胡说,我可不受你的骗!”咪咪霍地翻身跳下床,冲向门口,回过头来说:“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去报告了!”

    “请便!”方天仇并不阻止,若无其事地笑笑说:“反正我是仁至义尽,替小章担这么大的风险把话传到了。一个小时之内,他就会带领警方的大批人马来攻,那时候可别怪我没有通知你。”

    咪咪看他如此镇定,自己反而不知所措了,犹豫了一下,终于走回床边说:“你说的是真话?”

    “信不信由你。”方天仇表示无所谓地说:“现在警方的水上巡逻队,已经严密监视着这个小岛,只等大批人马一到,立刻就发动全面攻击。你现在就是去报告,也无法挽回大局。”

    “那我该怎么办呢?”咪咪急了。

    “如果你聪明的话。”方天仇趁机怂恿她说:“趁现在警方还没有发动之前,替小章做一点事,那么非但可以将功赎罪,而且可以获得重赏。这是我提供的一点小意见,至于愿不愿意,还得由你自己决定。”

    “可是……”咪咪望了望他,忽然说:“你的话总使我有些不敢相信,除非你能证明你就是那姓方的!”

    方天仇笑笑说:“这个很容易,你可以验明正身,看我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有没有经过化装,不是就得到答案了?”

    咪咪微点了下头,表示同意这个办法。

    刚才他们只顾着说话,根本忘了一切,现在她走到床边,要察看他脸部是否经过化妆时,才突然发现彼此都是赤身裸体,全身一丝未挂!

    咪咪虽然对光着身体已当家常便饭,可是赤裸裸地站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尤其对方也是像从天上跑出来似的,毕竟有些不好意思。

    方天仇看她忽然忸怩作态起来,不由诧异说:“你怎么啦?”

    咪咪被他一问,更是窘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掉头跑开去。但这样一来,如何能证实他是否就是那个被丢进海里淹死的方天仇呢?

    于是,她只好厚起了脸皮,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双白嫩的玉手,在他脸上一阵揉搓,似乎想揭下他的一层脸皮来。

    “哟!轻点好吗!”方天仇被她揉搓得痛叫起来。

    咪咪并不停止,直把他脸上搓得红一块,白一块,可是连一根汗毛也没搓下……

    正在这时候,香闺的房门突然一开,进来的赫然是那个日本女人!

    咪咪是背向着门口的,并未发觉那女人的闯入,方天仇则非常机警,立即抱住了她赤裸的身子,把脸贴在她丰满的双峰之间,装出正在调情。

    “你!……”

    咪咪惊怒交加,正要举掌怒掴他两个耳光,不料身后己发出那日本女人的嘿然狞笑说:“嘿嘿!你们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图谋不轨!”

    咪咪这才知道方天仇的动机,并非是存心非礼,而是迫不得已,想瞒过那日本女人,掩饰他们的秘密。

    “管理员。”她急忙投入方天仇的怀里说:“我正在……”

    “正在干嘛!”日本女人霍地拔出手枪,对着他们说:“哼!你们刚才说的话,我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还想瞒我?”

    “管理员……”咪咪犹欲分辩。

    但那日本女人根本不容她说话,把脸一沉,声色俱厉地喝令说:“少说废话,你们两个一齐跟我去见汤协理!”

    咪咪早已吓得全身发抖,沮然向方天仇说:“都是你害人!我一时忘了这房里装有窃听器,刚才的话她全听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去见汤协理吧……”

    方天仇见事机已败露,只得轻轻推起咪咪,装出无可奈何的苦笑说:“去就去吧,不过总得让我们穿上衣服呀,这样赤身露体的走出去,实在有点不雅观……”

    日本女人不疑有他,冷声说:“别废话,快把衣服穿起来跟我走!”

    “是!”

    方天仇应了一声,在那女人手枪的监视下,径自走向距离不远的沙发,抓起刚才那些女郎送进来的一堆衣服。首先穿上了内裤,然后慢条斯理穿上背心……

    “快点穿!”那日本女人催促着:“我没时间跟你们磨菇!”

    方天仇充耳不闻,穿上了衬衫,就在提起长裤的一刹那,他的手已伸入了口袋。

    “砰砰砰!”一连三枪,子弹自口袋里疾射而出。

    “啊!……”日本女人猝不及防,惨呼一声,已被击中要害,庞然大物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在咪咪的惊呼声中,方天仇已一个箭步窜去,急将房门推上,才蹲下身去察看那日本女人。见她胸、腹、腰部三处血流如注,早已饮弹毙命!

    方天仇当机立断,捡起了日本女人的手枪,急向张惶失措的咪咪吩咐:“你别怕,祸已闯出来,只有拿出勇气来干到底,现在事不宜迟,你快穿上衣服!”

    咪咪已没了主意,正在犹豫不决,房外那些女郎已闻声赶来,敲着房门惊问:“出了什么事?”

    方天仇急向咪咪使了个眼色,她终于明白了自身的处境,连忙强自镇定,大声回答说:“没,没什么,小章在跟我胡闹……”

    “刚才听到叫声,我们还以为出了人命呢!”房外的女郎笑着打趣。

    另一个也取笑说:“叫他别蛮干,时间有的是,不必跟你拼命呀!”

    接着听得那些女郎齐声大笑,然后走开了。

    方天仇这才松了口气,立即冲到沙发前,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具袖珍型超短波无线电话收发机,拉出一节节的天线,开始发射出电波。

    咪咪的所谓衣服,不过是那一袭薄如蝉翼的轻纱,披在身上等于是没穿,方天仇看了直摇头说:“快换件别的,我们也许要离开这里!”

    咪咪点了下头,急忙去衣橱里找衣服换,这边的讯号也传了回来,表示对方已接到发射出去的电波。

    方天仇立即按下开关,报出事先约定的呼号:“尖兵五二,请大黑一号回答!”

    “大黑一号在听。”对方传来了细微的声音:“这是反黑总部,尖兵五二请报告情况。”

    方天仇急说:“地点在大浪头北方小岛,防守严密,人质尚未获得保护,请即出发准备接应,千万不可贸然接近本岛,随时注意我的报告,一切按原定计划!”

    联络完毕,方天仇关上收发机,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忙把自己的衣服穿上。

    咪咪也已穿上一件短袖恤衫,和紧身的长裤,完全是行动方便的装束。看上去反而显得充满青春活力,与刚才那种极尽诱惑之能事的打扮,简直判若两人。

    方天仇满意地点了点头,拖开了日本女人的尸体,遂郑重其事地说:“现在我们必须孤注一掷,才有希望打开一条生路。如果你没有勇气冒险,我也绝不勉强,一切由你自己决定。但一定得拿定主意,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临阵退却,你可以先仔细考虑,然后再把决定告诉我。”

    “我已经拿定主意。”咪咪毫不犹豫地说:“你看我穿的这身衣服,不是决定跟你一起走了吗?”

    “好,你这个决定是很明智的。”方天仇说:“现在我们必须制住外面那几个女郎……”

    咪咪大为吃惊说:“你,你要把她们全杀死?”

    “不!”方天仇正色说:“她们跟你一样,是无辜的,不过我没有时间把她们一一说服。为了安全起见,只有暂时委屈一下,你把她们骗进来,关她们在这里。”

    咪咪唯命是从地连连点头,走到门口拉开条门缝,向外面招呼说:“喂!你们都进来一下好吗?”

    女郎们涌到了门外,嘻嘻哈哈地笑着说:“怎么啦,是不是叫我们来看表演?”

    “我看是咪咪应付不了,叫我们进去助阵吧!”

    “呸!要助阵你去助,我们才……”

    说犹未了,她们已一窝蜂地涌了进来,门后的方天仇迅速将门关上,举枪喝令:“不许动!一齐替我站过去!”

    女郎们大吃一惊,吓得面面相觑,比较镇定的,急向咪咪诧然问:“咪咪,这是怎么啦?”

    “别多问!”方天仇从身上掏出个事先准备好的小瓶,递给咪咪说:“这是一瓶特制的麻醉剂,对人体不会有伤害的,让她们每人嗅一下,最多只昏迷一两个小时就会清楚。事非得已,请诸位小姐们多多原谅!”

    暂时的昏迷,总比永久的死亡要强,在方天仇手枪的威胁之下,她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除非是愿意吃“卫生丸”,不然就得乖乖地听命。

    其实方天仇带着的这瓶强烈麻醉剂,只是防而不备,准备万一用得着时,可以拿出来应用,没想到居然对这几个女郎先派上了用场。

    捆绑太费事,击昏又太残忍,这样倒是非常省事,而且很适合。咪咪拿着小瓶,叫她们轮流放在鼻孔里一嗅,便见她们一个个地倒也,倒也!

    方天仇望望这些横七竖八的赤裸女郎,确定她们没有一个是伪装昏迷的,于是收起了小瓶,带着咪咪出了香闺,反手关上暗房门说:“下一步比较麻烦,也许会发生危险,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我们恐怕不容易出得去。”咪咪皱起眉头,忧心忡忡地说:“这里的戒备很严,尤其出路只有一条,日夜都派有人把守,洞口还有两挺机枪。没有经理或协理的命令,谁也不准擅自出入的。”

    方天仇点点头,胸有成竹地说:“我自然有办法,不过目前还不急于出去,先得找到那位林小姐,还有赫尔逊夫人的公子,你知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

    咪咪摇着头说:“不瞒你说,我们都是在香港声色圈里混生活的,被他们看中了,威逼利诱,用很高的酬劳把我们骗来的。等我们发现这里的秘密,已经身不由己了。他们只把我们当成玩物,谁高了兴,就跑来玩个痛快,其余的时间都关在‘慰劳室’,根本不许我们自由行动。”

    “那么你怎会知道我曾被丢进海里去了呢?”方天仇觉得很怀疑。

    咪咪解释说:“我是听经理说的……”说到这里,她的脸忽然红了,似乎后悔自己说漏了嘴。

    方天仇记起在快艇上,曾由那姓郑的口里获悉,咪咪在极力巴结所谓的经理。现在察言观色,谅必确有其事。他怕她受窘,不便再追问下去,遂说:“既然你对里面的路径也不熟悉,那就跟我走吧,也许我还能记得一点。”

    咪咪到了这时候,不跟着他走也不行,只好默默地跟着他,甚而连命运也交在了他的手里。

    方天仇带着她出了“慰劳室”,照着刚才来的原路,走过一道道的铁门,又走过一条条的甬道,幸而没有遇上那些黑衣大汉。转来转去,终于来到了遇见姓郑的那条走道上,遥见汤协理“办公室”门口,守着两个黑衣大汉。

    他急将咪咪拖到转角上,轻声说:“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然后,他走出转角,大大方方地直朝汤协理的“办公室”走去。

    走到门口,两个黑衣大汉挡了驾,用那种羡慕而忌妒的口气说:“妈的,小章,你不在盘丝洞里当猪八戒,跑来这里干嘛?”

    “协理打电话叫我来的……”方天仇假传圣旨地说。

    “没那回事!”黑衣大汉断然说:“汤协理吩咐过,除非是总经理和经理,任何人不见,你小子撒谎安的什么心?”

    方天仇力持镇定,理直气壮说:“我凭什么要撒谎?你们不信自己进去问他!”

    “不必问!”那大汉说:“汤协理正在跟那姓金的娘们盘肠大战,那会有闲工夫叫你来!”

    “不问就不问。”方天仇忿声说:“反正我是来过了,回头汤协理怪罪起来,我就说你们不让我进去!”

    说罢,他装出赌气的样子,扭头就走。

    两个大汉果然着了慌,唯恐真是汤协理打电话召他来的,他们可担当不起,因此急忙唤住他说:“喂,小章,跟你闹着玩的,别他妈那么认真,才冒充两天姓方的,何必那么神气,要是叫你冒充香港总督,那还有咱们活的?”

    “我还不是跟你们二位闹着玩的。”方天仇笑笑说:“谁又认了真?你们要怕吃排头,还是乖乖让我进去吧!”

    “慢着!”那大汉谨慎他说:“我得先进去问一声,你等着吧!”

    就在那大汉开动铁门的一刹那,方天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出其不意地倒握手枪,用枪柄接连击昏了两个大汉,使他们连哼都没哼出一声。

    这时候因为已是深夜,除了重要关口有人不分昼夜把守,像这些走道里,是不会有人走动的。

    方天仇击倒两个大汉,仍然不敢怠慢,立即推门而入。眼光一扫,见“办公室”里没有人,倒是垂着布幔的内室,正发出如雷的鼾声,大概是好戏已经收场,汤协理已精疲力竭,沉入了梦乡吧?

    他毫不迟疑,掀起布幔,冲进了内室。

    不料鼾声突然停止,床上只见金玲玲裸露地躺着,两眼睁得通圆,却不见汤协理的人影!

    方觉有异,背后已被一支枪管抵住。

    “小章!你好大的狗胆!”这正是汤协理的声音。

    方天仇大吃一惊,想不到老奸巨猾的汤协理,居然已警觉到他的到来,用鼾声表示熟睡,使他上了个大当。

    手枪抵在背后,他那敢轻举妄动,只得丢了枪,缓缓高举双手。

    只听得汤协理嘿然狞笑说:“小章,你大概忘了吧,外面办公室的地板下,装置有警报系统,一根针落在地上,我也会得到警报。你未得我命令,这么深更半夜地悄悄闯进来,究竟想打什么主意?”

    “是总经理叫我来的……”方天仇只好信口胡说。

    汤协理不由大笑说:“好大的帽子!总经理叫你半夜拿着枪来我这里,是叫你来行刺?”

    方天仇急中生智,将计就计地说:“不瞒协理说,总经理正是这个意思,她的命令,我不敢不从。”

    “哦?”汤协理大为意外,万分惊诧地说:“你说的可是实话?”

    方天仇装出可怜兮兮地说:“我小章有几个脑袋,敢在协理面前撒这么大的谎?”

    汤协理一时之间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因为当他完成任务,带着他们回来向那高大女人复命时,曾见总经理和经理在密商着什么。见他们到来,谈话立即中止,事后又只字不提,难道他们是在密商对付他?

    由于他确曾企图独揽“勒索公司”的大权,那高大女人从澳门突然赶来,说不定真是为了这件事。利害关系重大,暗中设法除掉他也不是绝无可能。

    想到这一点,他顿时勃然大怒说:“经理知道吗?”

    方天仇点着头说:“总经理和经理两个,正在等我去复命呢!”

    “好!”汤协理恨声说:“你立刻跟我一起去见他们,当面问个明白,如果真有这回事,嘿嘿!我倒要看看,究竟谁死在谁手里。”

    说罢,喝令方天仇回转身来。

    方天仇转个身,始发现汤协理一丝不挂,手里正握着一把左轮!

    他逼着方天仇走出内室,抓起办公室上的电话,拨出两个号码,于是下令说:“警卫组?我是汤协理,立刻派几个人到我办公室来!”

    搁下电话,他又逼方天仇回到内室,命令方天仇高举双手,面对石壁而立,然后吩咐金玲玲:“把衣服递给我!”

    金玲玲不敢抗命,忙从床上起来,把床边地上堆着的衣服和黑袍捧起。还没走过来,忽然床头的一个小铃“叮叮”一响,装置在室内四壁的几只小红灯泡,刹时齐亮。

    汤协理顿时一惊,知道又有人进来了,不由自主地退向门旁,准备重施故伎,像刚才一样地把来人制住。

    他这一分神,金玲玲见机不可失,突然将手里的一堆衣服,出其不意地猛朝他脸上掷去。

    汤协理连做梦也没想到,金玲玲居然敢向他攻击,被一堆衣服掷在脸上,顿时遮住了视线,使他慌得手足无措。情急之下,手指已扣动了板机。

    “砰!砰!”两响,子弹全射了个空。

    方天仇返身扑到,照准他脸上一拳狠狠击去,击得他一个倒退,踉踉跄跄跌出了内室。

    汤协理还没爬起身,方天仇已来了个饿虎扑羊之势,全身扑上来,捉住了他执枪的右手腕。用力向地上一砸,手枪脱手了。

    他刚想大声呼救,已被方天仇用衣服蒙住了嘴,堵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原来进来的不是别人,竟是那咪咪,她手里正握着外面两个大汉的枪,急忙递给方天仇说:“他们在动了,恐怕要醒过来啦!”

    方天仇一听大惊,接过手枪,制住了汤协理,忙掏出那个小瓶,强塞在他的鼻孔里,使他一嗅之下,立时失去了知觉。

    随即将小瓶递给咪咪说:“快去制住外面两上家伙!”

    咪咪接过小瓶,忙出了办公室。

    方天仇急将昏迷的汤协理拖进内室,匆匆穿起他的那件黑袍,戴上面罩。咪咪已进来紧张万分地说:“不,不好了,好像有人来啦!”

    方天仇忙吩咐她跟金玲玲藏进内室,以最快的行动,将外面昏迷的两个大汉,拖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