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九一一章 了断

第九一一章 了断

    晚上到达王府饭店,杜若已经在等着了,看见曾毅进来,杜若便站起来笑道:“你不在中化好好养伤,跑到京城来做什么?怎么样,现在伤好一些了吗?”
    曾毅道:“那点皮外伤,早就好利索了,可惜领导不让出院,我只好待在医院里,这次是好容易跑出来的!”
    “唔!”杜若点点头,道:“那你回去之后,还是继续待在医院养伤吧,这枪子可不能白挨!”
    曾毅一听,就知道杜若还有话没说完,道:“难不成待在医院里还有好处?”
    杜若笑着伸手,请曾毅先入座,然后端起茶壶给曾毅倒了一杯,笑吟吟地道:“这次你帮助部里破获如此特级重案,部里要是没有任何表示,那怎么能说得过去?”
    放下茶壶,杜若接着说道:“部领导已经基本有了决议,这次要给你一个一级英模的奖章,等案子了结,部里就会颁发正式的文件。”
    曾毅很意外,作为公安系统的一份子,他自然知道一级英模的意义,曾毅便道:“这个奖励有点重了吧?”
    杜若摇头,道:“一点都不重!如果那枪手的准头再硬一些,你现在还能不能和我坐在一起吃饭,可就两说了。这事你不用管了,我来负责运作,无论如何都不能亏待了你。这次也幸亏是你没出什么大事,否则我怎么向大家交代,我自己心里都饶不过自己。”
    曾毅举起茶杯,道:“杜大哥,这事以后就别提了!”
    杜若和曾毅轻轻一碰杯。嘬了一口茶,道:“徐力那边,我也会尽力想办法给他弄个奖励的,这次要不是他那一枪开得及时。我这老命八成就交代了,弄不好还真让那枪手得逞,导致抓捕失败呢!”
    曾毅点了点头,给他奖励他可以推辞,给徐力奖励,曾毅肯定不会代徐力推辞,徐力那天的枪实在是至关重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曾毅就问道:“那案子到现在还没结?”
    杜若一摇头。道:“情况早就弄清楚了,该拿到的材料部里也已经得到了,现在正跟美国那边在讨价还价呢。这次抓到的这个伪钞集团二号人物,是破获伪钞集团的关键人物,对美国方面很重要,他们也很重视,正好我们也有几个必须要引渡回来的人物掌握在美国的手里。先把价码开得高高的,然后慢慢地谈,反正我们又不急,急的是对方。”
    曾毅笑了笑。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抓捕行动结束这么久了,也不见部里发布案情,换做以前破获大案,部里肯定会进行宣传的。
    这次换了曾毅举起茶杯,道:“破获如此大案,我提前预祝杜大哥高升!”
    “咳!这次能够破获这个案子,还不是曾老弟你给我的机会嘛,再说了。什么高升不高升。哪是我能说了算的!”杜若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举起茶杯跟曾毅碰了一下。说明高升这事还是很有戏的。
    放下茶杯,曾毅想起一件事,道:“还有一件事。得杜大哥帮忙!”
    “你说嘛!”杜若很爽快,道:“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中的事,曾老弟开了口,我绝不会推脱半句。”
    “也不是什么大事!”曾毅看着杜若,道:“这次能够抓获伪钞集团的二号人物,主要是提前识破了那两个携带巨量伪钞的可疑人物。”
    杜若点点头,曾毅此话不错,要不是发现这两人手里的伪钞,谁能想到制造美元伪钞的犯罪团伙会跑到国内这个不流通美元的地方呢。
    “其实最早发现伪钞的,是那两个可疑分子所住宿的会所的老板,人叫瘦九,我上任的时候收拾过此人,伪钞的信息就是瘦九提供的。”曾毅顿了一下,道:“这家伙在外面有个私生子,今年警察学校毕业。”
    杜若就明白曾毅的意思了,这世上的事情,都是有前因后果的,瘦九能够提供这个线索,那是为他的这个儿子在铺路,这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
    “只要人不坏,安排个把人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嘛,这个事就交给我好了!”杜若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其实这小事曾毅自己就能办,只是曾毅身在中化,不方便和瘦九有任何的关联,这个瘦九的私生子,必须安排到东江以外的地方。
    曾毅笑着道:“那就让杜大哥费心了!”
    “这有费啥心的,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嘛!”杜若呵呵笑着,看曾毅再无别的事情谈,便叫来服务员开始点菜。
    曾毅今天见杜若,主要就是询问伪钞案的进展,因为部里没有公布案情,中化市局就得继续保密,可那天是动了枪的,至今还有人仍揪着这件事在刨根问底呢。照杜若的说法,这件事怕是还得继续保密下去。
    吃过饭,两人准备离开王府饭店。
    杜若叮嘱道:“回去之后,你继续到医院躺着,至少也得躺两三月!”
    “我尽力吧!”曾毅苦笑,道:“市里一大堆的事情,我哪能躺得住!”
    “躺不住也得躺!”杜若看着曾毅,道:“这又不影响你办公,就是躺在那里做个样子出来。”
    曾毅不提这个话题,道:“结案的时候,你记得告诉我一声!”
    “这没问题!”杜若笑着答应下来,跟曾毅准备离开。
    快到王府饭店门口的时候,曾毅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往外看。
    杜若就顺着曾毅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庞乃杰正站在王府饭店的门口,看样子是刚吃完饭,在跟几个人道别呢,杜若便道:“这个庞乃杰,最近可很是活跃啊!”
    曾毅就看着杜若,道:“怎么讲?”
    “昨天我陪部领导去招待一位客人,还在京华国宴遇到了庞乃杰。他请了不少贵客呢。”杜若说到,特别把“贵客”两个字咬得很重,看来庞乃杰请了不少头面人物。
    曾毅没有继续问下去,庞乃杰这个人所图甚大。只是这个时候,庞乃杰在京城如此活跃,未必是一件好事啊。
    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庞乃杰送完客人,自己也登车离去,曾毅才和杜若慢慢地踱出王府饭店。
    曾毅站在王府饭店的门口,朝庞乃杰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今天邱大军提起丰庆县古槐被铲一事时,口气可很不好。似乎是恨上了那个撺掇他参与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如果是庞乃杰的话,那庞乃杰可就要倒霉了,邱大军落了这么一个下场,怕是后半辈子都跟那个撺掇自己的人过不去了。
    在王府饭店门口跟杜若分手,曾毅便去了中化驻京办,他这次来京城勉强算是公干,不去驻京办露个面不好。
    在驻京办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曾毅就乘机返回东江,也没有在云海多作停留。他直接回了中化市。
    车子刚进市局的大门,曾毅就看到医院的救护车扎在大院中央,院领导就站在救护车旁边。
    看到曾毅出现,院领导快步上前,道:“曾局长,您也太不自觉了,这次是为了陪同专家团考察,加上市领导作保,我才同意让你离开医院的。但专家团的考察期限是两天。今天一早专家团就走了,你却不回医院报到。让我怎么向院里交代,怎么向于厅长交代?”
    曾毅笑着拱了拱手,道:“还有点事。办完我就回去了!”
    院领导可不知道曾毅去京城的事,他看曾毅态度不错,道:“那我就在这里等吧,不然你又要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曾毅无奈,这院领导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还真不好对付,杜若解释之后,曾毅也就知道为什么于剑鸣非要让自己待在医院了,东江省的警察队伍,非常需要这个至高荣誉。
    “我去楼上处理一件公务,处理完就回医院,你要是不放心,就上楼去等吧!”曾毅指了指大楼,道:“外面太阳挺大的!”
    院领导一看曾毅这么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这是市局的大局长,人家完全不用跟自己这样客气的,他道:“那就信曾局长这一次,我也不在这里影响您处理公务了,我回医院去等。”
    “理解万岁!理解万岁!”曾毅笑着朝那院领导一拱手,然后看着他登车离去,曾毅确实不必跟对方客气,但好话好说,今后自己出入医院才能自如方便,真要闹僵了,自己可能就真的要去医院躺着装样子了。
    回到办公室,曾毅立刻叫来汪宏毅,道:“跟徐力联系过了吗?前天的两件事调查清楚没有?”
    汪宏毅道:“小孩中毒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
    曾毅捧起杯子喝了口水,等着汪宏毅的下文。
    汪宏毅接着说道:“果园的主人已经归案了,他是高新郊区王家村的村民,叫王敏德。王敏德在城里开了个超市,平时很少回家,那片果园也很少打理,平时更是无人看管。案发的前一天,王敏德回村里参加一位好友儿子的婚礼,路过果园,他看有金龟子吃李子,便回家拿了以前买了但没用掉的两瓶敌敌畏去喷。”
    “至于那十几个小孩,他们都是附近社区的,有两个还是王家村的,这些小孩对于王敏德果园无人看管的事实事先都有了解,案发当天,这些小孩在社区旁边的空场地踢足球,踢完球,有人提议去果园找成熟的李子吃,于是就结伴而去,这才酿成惨剧。”
    曾毅放下水杯,照这样看,小孩中毒的事情就纯属偶然了,并不是冲着专家团来的,曾毅又道:“所有的细节都落实了?”
    汪宏毅点头,道:“我们派人到王村周边打听过了,还找到了王敏德的那位好友,事实清楚无误。”
    曾毅便不再追究这个事情了,这就是巧合罢了,他问道:“那些中毒的小孩现在情况如何了?”
    汪宏毅道:“好在是现在李子还不怎么成熟,小孩子吃得并不多,加上送医比较及时。没有耽搁什么时间,所以大部分小孩经过抢救后,都已经出院了,有两个小孩吃李子比较多。医院建议留观,但没有什么大碍,再一两天也能出院。”
    曾毅点了点头,好在是没出什么大事,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道:“还有什么情况!”
    “王敏德喷完剧毒农药却没有设置明显的警告标志,他表示愿意承担所有小孩的医疗费用,我已经让高新分局的人前去协调解决了。”汪宏毅把处理方案汇报了一下,发生这种事。谁都有一定的责任,好在是小孩没事,所以能够协商和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知道了!”曾毅说到,算是默许了汪宏毅的处理方案,道:“这起事件是个不小的教训,一定要让更多人引以为戒,特别是眼下,许多水果都快成熟了。”
    汪宏毅直点头,道:“我马上联系媒体对这件事进行报道,提醒广大市民注意。”
    “简达制造公司的事情有结果吗?”曾毅问到。
    汪宏毅摇头。道:“这件事由徐力同志直接负责,他还没有把调查结果告诉我!”
    曾毅便道:“如果徐力在的话,让他来一趟!”
    “好,我马上去通知!”汪宏毅应了下来,又道:“另外,刚刚从省厅那边传来消息,这次评优评模,我们市局送的三份材料全部获奖,相信很快正式的文件就会下来。”
    曾毅有些意外。每年的评优评模。讲究的是雨露均沾,中化市局一下获得三个。这有点出乎意料,曾毅道:“你通知相关单位和人员,做好授奖的准备。”
    “省厅来授奖的时候。局长您方便接待吗?”汪宏毅问到。
    曾毅想了一下,道:“我就不出面了,请晓东同志负责接待吧!”省厅厅长于剑鸣命令曾毅医院养伤,省厅前来授奖,曾毅自然不好出面,搞不好他还得待在医院里,接受省厅来人的探望呢。
    汪宏毅便知道该怎么办了,看曾毅再无吩咐,就出去忙去了。
    曾毅顺手翻开办公桌上的治安汇要,从这上面的情况看,中化市的治安情况已经趋于稳定,较之蒋宏主持工作时,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手上的治安汇要还没翻完,就传来敲门声。
    “进!”曾毅道了一声。
    办公室的门随即被推开,徐力大步走了进来,上前给曾毅敬礼,道:“局长!”
    曾毅放下手上的文件,示意徐力坐下讲话,道:“简达公司的事,调查清楚了吗?”
    徐力点点头,坐在了曾毅面前的椅子上,道:“这是一起有策划的行为。”
    曾毅不动声色,道:“你做这个结论,都有什么依据?”
    徐力道:“简达制造公司的废气污染已经存在很久了,合盛小区的居民为此向高新区和市里多个部门反映过。上个月,在高新区领导的协调之下,居民推选出代表与简达制造公司开始商谈废气整改的事情,简达公司的态度一直不错,承诺进行整改。但在专家团到达中化市的当天,简达公司突然一改往日态度,推翻之前承诺,并且拒绝了合盛小区居民代表的所有要求。”
    曾毅就知道徐力这个结论不是随便下的,简达公司有很大的疑点,他沉吟片刻,道:“还有什么其它发现?”
    徐力道:“简达精密制造公司的前身是一家玩具厂,三年前,玩具厂被简达投资公司收购,然后改名为简达精密制造公司,现在简达制造公司除了生产一些高端的精密玩具之外,还生产汽车、手机的零部件。而简达投资公司,是古浪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他们投资的产业分布全国各地。”
    曾毅眉角一抬,难怪徐力没有将这个案子的结论汇报给汪宏毅,而是亲自过来汇报,原来这个简达制造公司,竟然是古浪集团的资产,在中化市,徐力是最清楚自己和古浪集团一系列过节的人。
    两个巧合凑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合盛小区居民集体抗议的事情,必然是简达制造公司在背后推动的。
    “简达制造公司废气污染是怎么回事?”曾毅又问。
    徐力道:“根据调查,简达公司半年前新上了一条喷绘生产线,废气污染的事情,应该跟这个喷绘生产线有直接的关系。”
    曾毅的两手交叉在一起,心里盘算着这件事,古浪这个家伙至今都是阴魂不散,上次的菲菲合影时间,差点就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中化市局抓到的那个二鬼子杰克王,不过是个替人扛黑锅的,这一点曾毅很清楚。
    昨天邱大军的暗示,让曾毅基本猜到了古槐被铲的事都跟谁有关,除了庞乃杰之外,古浪也是很大的一个嫌疑人,曾毅不去找古浪的麻烦,已经是很克制了,偏偏古浪还三番四次主动找曾毅的麻烦。
    这次简达公司的事情,明显就是要破坏中化市的创卫,在专家团面前制造事端,目的则是要看曾毅的笑话。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古浪送上门来了,那咱们就在这个简达制造公司的事情上,来做个了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