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卑鄙的圣人:曹操4 > 第十章 蕲县之战,计杀粮官稳定军心 蕲县之战

第十章 蕲县之战,计杀粮官稳定军心 蕲县之战

作者:王晓磊 发表时间:2019-05-17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九月,曹操率领大军征讨袁术。部队自许都出发,一路走一路就有袁术的散兵投靠。才刚到沛国境内,前来投奔的兵士就有千余人,这仗还没打袁术那边似乎已经自行崩溃了。开始时来投的还是散兵游勇,后来竟有袁术部将戚寄、秦翊率领大部队解甲归顺。细一打听,原来是沛国乡人刘馥游说他们来降的。

    曹操大喜,在军中当即任命刘馥为司空掾属,请他讲述敌情。原来袁术率兵在陈国劫掠之际,忽然听说曹操亲自来攻,思起当初雍丘之败,吓得魂飞魄散,竟抛下军队独自逃回淮南了。袁术这一跑,他的部队可就乱了,许多兵丁就此北上投曹,而部将桥蕤、李丰、乐就、梁纲等人素为袁术死党,身有伪职高官皆属不赦之列,便匆忙率兵抢占蕲县,深沟高垒归拢人马,希图阻挡曹军进程。

    得知敌人的动向,曹操赶忙调整部队直奔蕲县而去,一路上所见所闻全军上下无不嗟叹。陈国本是豫州富庶之地,陈王刘宠神箭威名赫赫,陈国相骆俊治理有方,因此自黄巾之乱以来从没人敢在陈国这片土地上为非作歹,即便袁术曾设立过伪陈国相,也只是在武平县落脚。

    如今刘宠、骆俊死于刺客之手,袁术领兵乘虚而入大肆劫掠,不过半个月的工夫,这片富饶之地就被祸害成了另一番景象。所有的良田都被洗劫一空,老百姓的尸体横卧田间,割不完的麦子连同民房全被烧毁,桥蕤、李丰等人不但是坚壁清野,而且采用焦土之法将所有的物资都毁于一旦,想要彻底断绝曹操的粮草补给。

    曹操震怒不已,意欲将前来投降的淮南军全部杀死,但一番巡视之后,他心中又有些不忍了。袁术这些年自顾恣意享乐,全然不管百姓和军队的死活。与吕布一战精兵死伤大半,他就拉来淮南的百姓充军。这些人一个个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全都面黄肌瘦,还有不少老弱病残,简直是一帮流民,到曹营见了粮食比见了亲爹还亲。面对这样凄惨的伪军,屠戮泄恨也太失民望。情急之下他下令将蕲县团团围住,务必要将袁术死党铲除,夺回城中的粮食物资。

    蕲县城池本就坚固,加之敌人拆除城郊民房,又挖了数道沟堑,更加易守难攻。桥蕤根本没打算出战,只在城楼上置备强弓硬弩滚木雷石,分明是顽抗到底的姿态。曹操这次也别无他策了,命令淮南降军在前、嫡系人马在后,强攻蕲县县城。连着攻了三天三夜,曹军损伤无数,莫说无法攻克城池,甚至连最里面的两道壕沟都在敌人掩护下无法填平。

    曹操本以为此番用兵可以一举荡平袁术之众,哪知陷入这种尴尬境地,不但攻不下城池,军中上下的情绪也渐渐陷入低迷。他闷坐在中军帐中,急得一筹莫展。就在这个时候,王必与繁钦又送来一个更坏的消息,孙策背弃讨伐袁术的盟约了。

    曹操惊愕不已:“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孙策小儿也敢反叛朝廷,公然助袁术为虐吗?”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孙策忽然倒戈一击。

    “这还不至于。”王必手捧着快报,“是陈瑀那里出了些乱子。”

    曹操一拍桌案,厉声喝骂道:“陈瑀好歹也算朝廷委派的吴郡太守,关他姓孙的什么屁事?”

    “这件事恐怕也不全怪孙策。”王必咽了口唾沫,双手递过紧急快报给他看。

    原来朝廷前番派议郎王誧与刘琬持诏书拜孙策为骑都尉、袭爵乌程侯。但孙策已经占据会稽、豫章之地,认为区区骑都尉对自己而言太过轻慢,拒不接受诏命。无奈之下,王誧假编了一个“明汉将军”的名号,才使孙策别别扭扭出了兵。

    按照原定计划,孙策应该与朝廷任命的吴郡太守陈瑀一同出兵攻打袁术,但俩人一开始就各自藏了心眼。孙策想要兼并陈瑀这股势力,陈瑀却又暗通江东豪强祖郎、焦己、严白虎等人,阴谋颠覆孙策在江东的统治。结果孙策密遣部下吕范、徐逸突袭陈瑀,大破陈瑀之众,俘获兵士四千余人,不再向寿春打袁术,反而挥师南下,忙着剿灭反叛豪强。

    “这两个叵测小人!”曹操看罢怒冲冲把密报一摔,“陈瑀志大才疏,孙策狼子野心,全都不是好东西!又叫袁术逃过一劫……”

    “现在咱们撤军吗?”繁钦怵生生问道。

    “胡说!好不容易包围蕲县,怎么能轻易撤军?”曹操瞪了繁钦一眼,转而问道,“严象那边的情况如何?”他现在怕的是孙策连自己委派的扬州刺史严象一并干掉,那样他就等于跟朝廷完全翻脸了。

    王必小心奏道:“严象那里目前还没事,就是无兵可派了。”

    虽说扬州刺史已形同虚设,但是只要孙策没撕破脸,事情就还有挽回余地。曹操长出一口气,捏了捏生疼的眉头,这个时候决不能为自己树敌,他反复提醒自己要戒急用忍,好半天才抬头道:“如今南北围剿之势已破,袁术缓过神来可能还会再组织人马救援这里。可是咱们绝不能撤,撤了就等于给他喘息之机。现在你们马上替我行文到许都,有两件大事要办。”

    提起耍笔杆子,繁钦可谓内行,王必还未反应过来呢,繁钦已经扯过了空白竹简、拿起了笔。

    “第一件大事,增添了淮南降军,粮食恐怕不够吃了,速叫任峻派人运粮过来。第二件事,叫荀彧表奏孙策为讨逆将军、晋封吴侯,这个时候万不可与孙郎小儿翻脸。告诉文若不要走正常手续了,不必等奏章上传,叫使者拿着印绶日夜兼程赶紧去!”曹操吩咐完还不禁抱怨道,“王誧真是胡来,孙策不就是想要个将军头衔嘛,给他个将军又掉不了肉,还瞎编了一个。编个什么名不好,还竟编出一个‘明汉将军’来!这是什么意思?叫他孙策光明大汉社稷,那我干什么去?真是一群废物!岂有此理……”

    繁钦手底下真麻利,没等他抱怨完,笔走龙蛇已将文书写成了,恭恭敬敬捧过来,谄笑道:“请主公过目,看看词句如何。”

    曹操白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又不是作诗,写明白了不就行了吗?王必,你快马加鞭亲自去送!”

    王必一把抢过文书,风风火火出了帐。繁钦瞧曹操这会儿脸色不善,生恐马屁拍到马蹄上,赶紧退出去了。一个人静下来,曹操越发感觉烦闷,荀彧在许都主持朝政、程昱坐镇兖州监视河北、郭嘉也派给曹洪用了,现在身边连个能出主意的人都没有。夜幕降临眼瞅着又是一天,蕲县依旧攻不下来,他有心叫许褚陪他去前敌看看,哪知刚迈出大帐,就和一个低头过来的军校撞了个满怀。守在门口的许褚一把将他搀住,那个军校则仰面摔了个跟头。

    “你眼睛瞎了吗?”许褚厉声呵斥道。

    那军校慢吞吞爬起来:“该死该死,小的有秘密军情禀报主公。”

    曹操瞧他眼生得很,打量了好半天,见相貌话语透着忠厚老实,才抬手道:“随我进去讲话……你是哪一处的军校?”

    那人跪倒在地:“小的王垕,乃是任峻中郎将帐下之人,督管军粮的校尉。”

    曹操一听是管粮的人,心里已了然八九分,赶忙走到帐口,见除了许褚四下无人;随手放下帐帘,这才扭头问:“粮食不够了吗?”

    王垕是任峻刚刚提拔上来的,第一次与曹操面对面说话,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低声道:“此番出兵粮食本是足够用的。不过淮南来了这么多降兵,凭空添了两千多张嘴,而且几十里内田地全叫桥蕤祸害了,烧得干干净净颗粒无收,咱们补给不上了。”

    “现在的存粮还能供给几天?”

    “不到五天吧。”

    王必到许都催粮,任峻调拨粮食,还得准备车马运输,再快也得七天多。只要士兵一挨饿,不但仗打不了,而且随时可能发生哗变。

    曹操在帐中踱了一阵,突然眯眼瞅着王垕:“缺粮这件事军中还有谁知道?”

    “此事关乎军心,在下绝不敢声张,不过……”王垕也不敢把弓拉得太满,“司粮的兵丁肯定知道,但大伙都是任大人调教出来的,即便就剩一粒粮食,他们也不敢胡说八道。”

    “很好……很好……”曹操不住捋髯。

    “恕在下多口,主公得马上调粮才是。”

    “粮食要多少有多少,不过都在蕲县里面罢了。”

    王垕微抬眼皮:“那现在该怎么办?”

    曹操又扒开帐帘看一眼,见没有人,才凑到王垕身边低声道:“你把分粮的大斛大斗都换成小的……”军中分粮都以斛斗为单位供给,每个营都取定额的斛斗数量,换大为小虽然斛斗数未变,但实际散发的粮食就会减少,这是变相克扣的办法。

    “克扣军粮?!”王垕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别嚷。”曹操赶忙捂住他的嘴,“不就是换一换斗吗?”

    “克扣军粮会惹起众怒,在下死也不敢这么干啊……”王垕体似筛糠颤抖不已。

    “怕什么?有我给你撑腰,你只管这么干。等渡过这个难关,我去跟任峻说,叫他升你的官!”

    “这个……”王垕真是个老实人,鼓了半天气才道,“在下遵命就是,不过还请您再想想,是不是可以遣散一些……”

    “不必多言了。”曹操一摆手,“说不定这两天一卯劲就能拿下蕲县,那时候什么事都没有了。你只管去办吧!”

    “诺。”王垕不敢再说什么,起身告退。

    曹操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这件事可不要声张哦,绝不能叫人知道是我的主意,不然的话你项上人头可就要……”

    王垕吓得一激灵:“不敢不敢,这事一定保密。”

    “你放轻松点儿,不用那么紧张。”曹操手挑帐帘,亲自把他送了出去。王垕还不知道,曹操已有攻取蕲县之策。

    第二天午时散发军粮,立时就出了乱子。谁也不是瞎子,以小换大能看不出来吗?这几天强攻城池军兵本就不满,摊上克扣军粮的事更加心烦,吵吵嚷嚷就在军营里闹起来了,有胆大的还跑到中军营门骂骂咧咧不肯散去。

    王垕急急渴渴跑到中军帐禀报。曹操不慌不忙,微笑着听他把话说完,拍着他的肩头问道:“你是哪里人士?家中还有何人啊?”

    王垕哪有心思聊天,但曹操问了他又不能不答:“在下是陈留人士,家中老母在堂,还有一妻一子。主公还是快想办法安抚军兵吧。”

    曹操叹了口气,趋着身子直勾勾看着他:“若要解此燃眉之急,我必须找你借样东西。”

    “借什么?”

    “借你项上人头!”

    “啊?!”王垕瘫倒在地,“在下……在下何罪之有?”

    曹操把眼一瞪:“你私自改换斛斗克扣军粮,这还不是罪吗?”

    “您……您怎么……”

    “我这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的。”曹操叹息一声,细声细语道,“王老弟,壮士断腕在所不惜,为了扫灭叛贼我也只能这么办。放心吧,你家中妻儿老小我会接往许都好好供养,绝对不会亏待他们。你就安心去吧!”

    “不……不……”王垕惊愕地瞅着这个魔鬼,身子不住往后缩,最后爬起身就往帐外跑。

    曹操见状大喝一声:“有刺客!”

    许褚听得清清楚楚,见王垕慌张跑出,伸手抓住他的膀子,使劲往后一带,立时将他掀倒在地。王垕躺在那里还未反应过来,许褚早已拔出佩剑,生生将他钉死在帐口!

    曹操缓缓走过来,冲着他的尸体一揖到地,吩咐许褚:“割下他的脑袋高悬辕门,另外叫人把所有的粮食都运到营前。然后鸣鼓聚兵,我要在辕门训话。”

    少时间,王垕的脑袋就挂到了辕门上。聚兵鼓一响,各个营的兵都挤到了中军大营门口,围得人山人海。曹操登上一辆粮车,手指人头高声呐喊道:“兄弟们!咱们军中出了刁徒!这个督粮官王垕,他盗取军资中饱私囊,还改换斛斗克扣军粮,我已经把他杀啦!”

    “杀得好!应该杀……”众军兵沸反盈天,大呼解气。

    曹操抬手示意大家安静:“这个刁徒虽然杀了,但是咱们的军粮损失巨大,现在只剩下这些车啦!”说着他指了指脚下几辆粮车,“许都有粮食,可半月之内未必能送来。”

    听到这儿,四下里鸦雀无声,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了。

    曹操提高了嗓门:“所以我把剩余的粮食都分给大家,咱们一定要在粮食吃光之前夺取蕲县!只要进了城,咱们就得救啦!可要是进不去城,咱们统统都要饿死!”

    军兵又是一阵哗然。

    曹操突然抬起手臂,指着一群淮南兵,厉声吼叫道:“淮南来的!你们听到了没有?我告诉你们,这陈国原来是富庶之地,是你们助纣为虐放火烧了大片良田,害得我们没有补给!既往不咎我没有怪罪你们,还给了你们饱饭吃!可现在我的粮食也快没了,如果断粮我绝不会饶了你们!我一定把你们全部杀光,就是不杀光也要将你们赶回淮南,叫你们继续跟着袁术挨饿!听到了没有?”

    嫡系人多淮南人少,眼看四围的人都恶狠狠瞪过来,那些淮南兵都腿软了,一个个跪倒在地请求曹操宽恕。

    曹操依然板着脸,可是口气却变了:“你们若不想被杀、不想挨饿,那我就给你们指条明路,与我们齐心协力攻打蕲县!而且我叫你们冲在最前面!若有了粮食咱们大家全得救!不管是兖州人、豫州人、扬州人,咱们必须亲如兄弟,通力合作拿下这座坚城。我曹某人现在不是什么他妈的司空,我就是你们当中的一员。今天我也要亲自上阵,无论如何也要攻克蕲县!我曹某人豁出去啦,你们呢?”

    也不知是谁扯着嗓门嚷道:“主公都他妈豁得出去,我一颗脑袋扛着一张嘴,有什么豁不出去的?不就是他妈玩命呗!”他这一喊,所有人都跟着嚷起来,一时间倒是显得同仇敌忾。

    “好!”曹操拔出佩剑举向天空,“攻取蕲县,现在就出发!”

    随着这一番战前鼓动,军兵的士气立刻提升起来。尤其是淮南来的兵,这会儿也天不怕地不怕了,大队人马像烈火一般燃向城池。守城军也已经奋战了好几天,见这次曹军气势不同,赶紧张弓搭箭阻挡袭击。这会儿曹军全都玩命了,拿不下城就是死,也不管飞来多少箭枝,填沟的填沟,冲锋的冲锋。曹操也随手抢过一包沙石,在虎豹骑的掩护下也跟着士兵一起填壕沟。不到一个时辰,最后两道沟也被填平,兵丁发疯一般搭云梯往城上爬。敌军也不敢怠慢,李丰、梁纲、乐就亲临城楼指挥,抛下滚木雷石,一砸就是一大片。

    攻城战自午时打到申时,天都快黑了,两军依旧僵持不下。曹操命人抬过战鼓,亲自于阵前擂鼓助威。曹军可谓前仆后继,素来稳重的于禁都冒着落石冲到城墙下指挥了。士卒一次又一次地搭梯子,最后乐进、朱灵以及归降的秦翊、戚寄亲自爬墙,终于冒着箭雨攀上敌楼。

    守城兵丁一见曹军杀上城楼,心可就慌了。特别是发现上来的还有不少淮南老乡,不由自主地就跟着往回杀。李丰、梁纲、乐就三将指挥不灵,当场被砍为肉酱,曹军就势冲下敌楼涌到城中。主将桥蕤见大势已去,赶紧打开南门,率领千余人突围而去。曹兵全军突进,一举占领蕲县,城内未能突围的数千淮南军尽数投降。

    曹操这会儿最怕敌人来个玉石俱焚,赶紧带着虎豹骑涌入城池,将县寺保护起来。待局势稳定下来,发现府库里粮草堆积如山,一切安好,缺粮的难关顺利渡过,曹操可算是松了口气。休整了片刻,正要布置人马追袭桥蕤,忽然有告急军报送到。

    张绣率部出穰县复夺南阳,刘表也派部将邓济率兵屯驻湖阳以助声势。章陵、西鄂、阴县、宛城、博望、舞阴处处告急,曹洪寡不敌众退守叶县。

    “果不出我所料!”曹操擦了一把冷汗,“险矣!在城内休整一夜,明日马上出兵救援南阳。”

    “袁术这边怎么办?”于禁忍不住插口道。

    曹操看看他:“你既然问这件事,我就叫你分兵三千追袭桥蕤。”

    “诺。”于禁拱手道,“在下一定直捣寿春。”

    “不必了。攻破桥蕤即可,不要渡过淮河。”

    “什么?!”

    曹操微然一笑:“蕲县这一仗袁术输光了本钱,自陈国劫夺的粮资又没有运走,他现在无兵无粮又不得人心,再也掀不起风浪了。咱就叫他在淮南自生自灭吧!”

    于禁似乎心有不甘:“只要主公再多给我一些兵马,在下一定能生擒袁术,荡平淮南。”

    “能打现在也不打了。”曹操冷笑道,“袁术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

    曹操抬手敲了敲他的脑壳:“你反过来想想吧,留着淮南这块缓冲之地,咱们尚可与孙策隔岸观火。若是现在灭了袁术,那就得跟那小子接壤了。饭要一口一口吃,咱们东面北面都有隐患,现在还顾不上跟孙策拼命呢!明白了吗?”

    “明白!”于禁揉着脑袋,还不忘了恭维两句,“主公神机妙算深谋远略,末将心服口服。”

    朱灵唯恐于禁占尽先机,一猛子窜过来:“南阳之事十万火急,末将不用休整,愿意星夜领兵赶往救援!”

    “文博勇气可嘉。不过……”曹操瞧他右臂还有一处箭伤,箭头取下还在流血,便从自己的战袍上撕下布锦,亲手为他包扎,“你这胳膊上的伤不轻啊。”

    “这点伤不算什么,末将一样昼夜行军!”

    曹操安慰道:“我素知文博你乃是勇士,但强攻蕲县数日,你不累士兵们也累了。援救之事也不忙在这一夜,明天再动身吧。”说着话他发现朱灵与于禁微妙地对视着,似乎谁也不服谁,赶忙又意味深长地补充道,“今日之战你们立功非小,但是不要忘了,淮南降军立功更大。在我的军营里大家全都是兄弟,绝对没有先到后到籍贯派系之别!”

    于禁、朱灵闻此言都低下了头。

    “回去之后,我要给戚寄、秦翊加封官职。但还有一个立功最大的人,我却没办法给他加官了。”

    “还有谁?”朱灵甚为不解。

    曹操摇头不语。仗虽然打赢了,但是这会儿他耳畔却回荡着王垕临死前的惨叫……

    随着蕲县一仗的结束,袁术基本上退出了中原逐鹿,劫掠陈国不但没能获得收益,还损了大量兵马。此后于禁更是追击到苦县,阵斩了他的爱将桥蕤。这一年的冬季天寒地冻又没有下一场雪,淮南爆发了大瘟疫,军民感染而死者不计其数,土地越发贫瘠荒凉,袁术的部下因为没有粮草分崩离析,吴兰、雷薄等人甚至拉着人马回灊山继续落草为寇,抛下袁术抱着传国玉玺,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上……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