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三章

第三章

    当江俊豪知道姊姊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为她担心。
    想想自己再过几天就要赴美,而姊姊也是为了要赚钱付他的学费才会受伤,他又怎好意思在这时候离开?
    于是今天,他来到500号寝室八位王子的私人练习场地看唯晴。
    「俊豪,你怎么来了?」唯晴看见他吃了一惊。
    「过几天我就要去美国了,一直没见到你我怎能安心?」俊豪坐在她身边,看看她的脚伤,「好些没?」
    「已经好多了。」她拍拍俊豪的肩,「放心去美国吧!生活费我会按时寄过去。」
    「姊,我来不是为了生活费。」他皱皱眉头。
    「是,我的好弟弟。」她展开双臂,紧紧抱住他,两姊弟的情谊看在他人眼中还真是羡慕。
    「他们就是你说的什么几号寝室的八王子?!」江俊豪看着前面在排练中不时抬杠笑骂的几人。
    「是500号寝室……很奇怪吧?不过上次我陪于痕去乔亚大学,大家都是这么称呼他们的。」可见他们的身分地位有多么不同了。
    说也奇怪,长这么大,她很少迷恋所谓的偶像,连众人公认的大帅哥在她眼中也算不了什么,但是,眼前这几个男生在她眼中当真成了偶像……是一种真真实实出现在她生活中的偶像。
    她更相信他们任何一个人站出来,绝对不亚于电视上那些大明星。
    「你去过乔亚大学?」他眼睛一亮,「不赖嘛!有些人想去参观都不得其门而入。」
    「所以我已经很满足了。」她朝他笑了笑。
    「见你过得好就好,什么时候能走呢?」俊豪又看看她的脚。
    「医生说再三天就可以试着走路了,你赴美前一天我会回家。」她望着他。
    「我来接你。」他突然想起又问:「对了,你住在那个人家里方便吗?他家还有其它人吧?」
    「当然有,你别胡思乱想了。」她对他皱皱双眉,跟着笑说:「他家有一堆佣人,只是他对吃挑得很。」
    「只吃你做的?」
    「也不是……目前我先负责他的三餐,管家正在物色新厨师。」她简单解释。
    「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我们却为了几百万在伤脑筋。」他叹口气站起来,「那我走了,还要去办点手续。」
    「好,我不能送你罗!」唯晴笑着对他摆摆手。
    眼看俊豪离开后,他们也正好排演完,于痕立刻走了过来,打开Evian矿泉水喝了口才问:「刚刚那人是谁?看你们感情挺好,不是说没有男朋友吗?」
    「他是我弟弟。」什么嘛!是男生就一定是男友吗?
    「弟弟?」他记得她好像曾提过。
    「对,他再过几天就要赴美念大学了。」说起这个,她便满心感动。
    于痕眉头一挑,立刻领悟道:「你会来应征这份工作,全是为了他吗?」
    她猛抬头,意外他能联想到这个,「嗯……没错。」
    「需不需要多些钱?我可以先支付薪水给你。」他笑睨着她。
    「不用,我拿薪水就够了。」
    「那两个月之后呢?」于痕瞅着她,「你都没有打算吗?」
    「你……你不是说还有打杂的事?」虽然这么想很要不得,但她目前只好这么劝自己了。
    「呵!你真想赖着我一辈子?」他回头笑望她一眼,话中虽然带着玩笑的意味,可是听在唯睛耳中却不免心酸。
    一辈子……一个人的一辈子究竟有多长?
    「也不是啦!我只是——」唯晴还想说什么,就见其它人也走过来准备卸妆了。
    「来,我也帮你卸妆吧!」唯晴拿过化妆箱。
    于痕来到她面前,像平常一样坐直身体,让她为自己卸去一脸难受的彩妆。
    「在脸上涂上厚厚的粉还真是难受!」他皱起英挺的眉,「真搞不明白你们女生怎么会受得了?」
    「我不知道。」她耸耸肩,「我并没化妆。」
    「是呀!现在才发现……」于痕靠近她的脸,仔细看着,「还真是张素颜呢!」
    他的靠近使她的心砰砰砰跳个不停,好怕……她真的好怕她的心会这么跳了出来。
    「哈……本来还很白皙的,现在居然红透了。」他不解地问:「会热呀?」
    「呃!」唯晴抚着脸颊,无措地垂下脑袋,故意说道:「冬天哪会热啊!别闹我了,万一把你的妆卸不干净,长了一些乱七八槽的东西可别怪我。」
    「你还威胁我呀!如果我真长了什么,你能不负责吗?」他飒爽大笑,完全不知道她心底的颤动与不自在。
    她也笑了。是呀!他就是不知道,才能如此泰然地与她相处。
    因为在他心里,她就跟其它伙伴一样,只是哥儿们。
    ***bbscn***bbscn***bbscn***
    两天后,唯晴开始使用拐杖,这样就可以靠自己行走,不需要他人搀扶,而她还去了机场送弟弟俊豪上飞机。
    虽然离别总是伤感,但是他此行是为了念书,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怀抱开心的心情去送行。
    回到于痕家中,她看看这问偌大的屋子,忽然对自己目前所做的工作感到有些茫然。
    她到底是什么?化妆师?打杂小妹?厨师?
    她轻轻撇开嘴角,自言自语道:「或许什么都是吧!」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再往楼上看看,不知道他饿了没?是不是该做些下午茶点心给他吃?
    走进厨房做了些小点心,又泡了壶花茶,一步步拐上二楼起居室,就见他站在窗前一动也不动的。唯晴轻轻走近他,却见他眉头紧蹙,表情中有抹难掩的痛楚。
    唯晴担心地问道:「于痕,你……」
    「你下去,不要打扰我。」他闭上眼。
    「你是不是有心事,可以——」
    「我说不要打扰我,你听不懂呀?」他猛地旋身瞪她,「我让你住在这里不是要你多管闲事——」
    唯晴的手一颤,小茶壶不慎摔在地上,溅了一地!
    「我……我收拾一下……」
    「不用,下去。」这回他嗓音放缓,眉心微蹙的盯着她瞧。
    她看看地面又看看他,这才转身走出起居室。
    他到底怎么了?离开的唯晴一颗心始终平静不下来。
    将点心收进厨房后,她便回到房间,今天没排练好像无所事事—样,让她觉得每分钟都很难熬。直到晚餐时间,他依旧没下来用餐,虽然为他担心,但她害怕自己多余的关心又会触怒他,只好来到后院荡着秋千,随风摆荡中,心底的许多感受都慢慢飘走……
    仰首看着上头发出的咿呀声,说也奇怪,为何这里会有个秋千呢?
    「这个秋千是我小时候爷爷帮我搭的。」突然,于痕的嗓音在她背后响起,更奇怪的是他好像知道她的想法。
    唯晴赶紧支着拐杖站起来,对他点点头说:「你来了?对不起,我未经允许就擅自——」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他轻哼一笑,「印象中你很爱多管闲事,既然如此脸皮就该厚一点。」
    「对不起……」她噘起唇,垂下双眼。
    「你又来了,我这么说可没要你对不起。」他坐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指着秋千,「你继续坐呀!」
    「哦……」唯晴又坐了下来,再也不敢乱发问。
    倒是于痕先开口道:「昨天我看见一则报导,佳琳和这次拍摄广告的导演正在交往。」
    「啊?!」怕他难过,她赶紧安慰他,「说不定那只是八卦记者乱写的,这不是常有的事吗?你不要太在意。」
    「很多事情都不会空穴来风。」他睨着她,「所以别安慰我了。」
    「我真的不是安慰你,你一定要查明事实真相。」她很认真的继续说:「等她回来问个清楚嘛!」
    「瞧你比我还紧张,你还真是……」
    唯晴不等他说完,便支着拐杖坐到他身侧,「你别难过,看你难过,我就很—」她赫然噤声,「反正我想大家都喜欢看你高高兴兴的样子。」
    「呵!你挺可爱的嘛!」他瞅了她一眼,率性的将左手搭在她肩上,咧嘴笑说:「谢了。」
    她身子一绷,看看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神情显得尴尬、无措,还有一丝丝小女人的羞涩。
    只是……她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个动作在于他根本不算什么,就像对朋友一样,或是对兄弟友谊式的拥抱。
    可是,她却该死的多想了……
    他指着天上的星星,「看,今晚星星很亮,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那……那就好……」她干笑了声,偷偷从他臂膀下挪开身体。
    「对了,你弟弟今天出国是吗?」于痕突然想起这件事。
    「对,下午的飞机。」唯晴点点头,「我去送他了。对了,你饿了吧?没等到你下来吃晚饭。」
    「是有一点,不过你别太忙,将菜热一热就可以了。」他撇嘴笑说。
    「我这就去帮你热饭菜。」她站了起来,走进屋里。
    不一会儿他也走进饭厅,见她脚不方便,于是主动帮忙端盘盛饭,想想这么简单的事他好像从未做过。
    见他坐下用餐,唯晴便坐在他对面,说出想法,「明天我打算搬回去。」
    「什么?」他从餐盘中抬起头。
    「我的脚伤就快好了,以后可以自己搭车去练习场,不必再麻烦你了。」唯晴带笑地说,其实心中极为不舍。
    于痕放下筷子,「你走了,我的三餐怎么办?」他故意这么说,不知为何就是想留下她。
    「前些日子我脚伤时,你不是都叫饭店的外卖吗?」所以她才觉得他并非一定需要她。
    「你不是说饭店的东西太油,吃多不好?那时候是因为没办法,才让管家去订饭店的餐点。」于痕双臂抱胸,拧眉望着她。
    「对,我是这么说过,但是——」
    「没有但是,你就一直住着吧!我爸妈这一去又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就算回来也许待个一天、两天又要离开。」他的表情难得流露出落寞。
    「那……我留下就是。」本想离开,稍稍与他疏远或许对自己有好处,可是见他这样,她又十分不忍。
    「那才对。」他露齿一笑,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却没发现自己的表情与心底同时有了释然与轻松。
    「汤应该好了,我去盛。」
    唯晴正想站起,却见他对她做了个「别动」的手势,「我去,你腿还不方便,汤溢到身上烫到就不好了。」
    看他走进厨房后,唯晴不禁笑了。他……是富家公子哥,有时候傲气凌人,但有时又很亲和,做一些平常不会做的事也不在意。
    于痕,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呢?
    只是你雇用的助理吗?
    难道我长得就这么不具威胁性?
    她摸摸自己的脸,在朋友眼中她还算漂亮,可为何他完全没意会她也是会动情的?
    还是……他的心已被佳琳给完完全全占据了?
    ***bbscn***bbscn***bbscn***
    几天后,唯晴的腿伤完全好了,非但脱离了拐杖,也可以自由行走。
    但就在这时候,林管家家中出了些事,请了长假回家。
    所以唯晴暂代管家的工作,要将这么大的一个宅子指挥打理好。
    于是她请两位仆人打扫客厅与餐厅,而她亲自清理楼上的卧房。当她擦拭到于痕的房间时,不知怎地,心口居然跳得厉害。
    有种踏进他的内心世界的感觉。
    他的房间充满阳刚的蓝、黑、白色调,没有多余的摆饰,唯有一幅他与佳琳的合照。
    看着相片中雨人开怀的笑容,唯晴的心窝好酸……直酸到骨子里。
    深吸口气,把相片擦了擦,而后抱起满是他味道的被子,打算拿到后院晒。
    「你在做什么?」于痕早上去了趟学校,回来就看见她在后院晒被子。
    「帮你晒被子呀!这样盖被子时会蓬蓬的很舒服。」她笑着解释。
    「你还真厉害,不嫌累呀?看你好像抱了不少被子出来。」他来到她身边,眉开眼笑地说道。
    「每间房间的被子我都抱出来晒了。」唯晴发现他今天脸上的笑容特别多,「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看得出来?」他摸摸自己的脸。
    「嗯。」
    「那我就不瞒你了,因为佳琳就要回来了。」他撇嘴笑笑,「就像你说的,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她最清楚不是吗?」
    「是呀!问当事人才是正确的。」她笑着点点头。
    「说也奇怪。」他枢枢眉毛,想了想道:「以前我要是有事,都是第一个对我那些死党说,但现在,我却是想跟你分享。」
    「真……真的吗?」她害羞地耸耸肩。
    「当然是真的。」于痕用力拍拍她的肩,畅意大笑。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他眉一挑,脸上欣喜的笑意来褪。
    「你要去机场接机吗?」
    「我想去,但她不肯,说不想让我麻烦,那就等她来找我了。」见她拿起木棍直拍打着被子,他疑惑地问:「这是为了把灰尘打出来?」
    「对,也是为了让里头的棉蓬松。」她解释。
    「那么给我。」于痕拿过她手上的木棍,「你那点力气怎么打?我很凶,灰尘肯定怕我。」
    唯晴笑了笑,随即说道:「那被子就交给你了,冰箱里没菜了,我出去买。」
    「行,你去吧!」
    唯晴对他点点头,回房穿上一件外套后,便背着背包离开,打算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走了一段路后,在路经某间PUB时,不经意看见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而那女人好眼熟!
    那不是佳琳吗?
    她怎么回来了?依于痕的说法,她后天才回国不是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见她与男人的动作十分亲昵,唯晴看在眼里不禁为于痕感到难过。
    「你不是应该还在欧洲吗?」她忍不住上前挡住佳琳。
    「你是……」佳琳「哦」了一声,「你是那个化妆师?」
    「对,你不是告诉于痕后天才回国,怎么现在就出现在国内,而且还离于痕这么近,他一直在等你回来,你是不是该去找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对我不满吗?」佳琳睨着她。
    「我——于痕是我的老板,我明白他有多想念你,求你去见见他吧!」想起于痕谈起佳琳的开心表情,唯晴就无比心痛。
    「我不见。」拿出一根薄烟,佳琳当着她的面点了起来。
    「为什么?」
    「反正后天就要见面了,何必这么麻烦,况且这次见面我想跟他提出分手,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分手?!」唯晴提高嗓音,不敢置信。
    「对,我已经和他在一块儿了。」佳琳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大剌剌地倚在他怀里,「他是我这次拍广告的导演。」
    唯晴看着他们,大着胆子将佳琳拉到一旁,小声问:「你不爱于痕了吗?」
    「我没说不爱,只是做他的女友太累,他的家世背景绝对会阻碍我事业的发展,虽然他很有钱,但是却比不上这个导演,他可以让我成功!」她修饰得细长的眉一扬。
    「算我求你……求你先别和于痕提分手好吗?」唯晴激动地紧紧抓住她的手,「别让他从天堂跌到地狱。」
    佳琳眯起双眼直望着唯晴,「呵!早看出你对他有不一样的情愫,没想到你会这么痴心,那你要我演到什么时候?」
    「顺其自然吧!」唯晴也不知道该是哪时候。
    「呵!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佳琳好笑地问。
    「你可以不听,但是看在他那么爱你的份上,不要伤害他,可以吗?」唯晴直勾勾望着她,竟让佳琳傻了眼。
    「你以为这么做他会感激你而爱上你?」佳琳嗤笑。
    「不,我倒希望你能继续爱他、和他在一起。」唯晴说这话时,眼眶都红了。
    佳琳凝眉望着她,心想如果不答应她可能不会离开,就暂且答应,到时候再看看要怎么玩她,「既然你这么诚恳,那好吧!」
    见她答应了,唯晴再三道谢后才离开,一步步慢慢步向超市。
    这一路上她不停告诉自己,只要于痕开心就好,要她为他做什么都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