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六章

第六章

    修长的男性手指慌乱地解着她的衬衣钮扣,而唯晴没有拒绝……尽管知道此刻在他心底、眼中的人不是自己,但是她已无所谓了。
    原以为对他只是点滴的爱恋,却没想到这一点一滴也可以汇聚成河……现在,她终于明白自己对他的爱有多深!
    「于……于痕……」她伸手轻触他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他细哑地说道。
    她吸吸鼻子,紧抿着唇,落下泪珠,「你不知道……并不知道……」
    不知道没关系,只要我确信我爱的人是你,那就够了。
    他眯起眸,直勾勾地望着她,眼底充满困惑,有一瞬间,唯晴不确定他到底是迷糊的还是清醒的?
    他随即脱下她的衣物,半眯着眸瞧着她柔媚的姿态、丰腴的胸脯,全身上上下下都充满了女人味。
    她是谁他并不在乎,因为他的心认定这个女人,现在只想要她……
    而唯晴好紧张、好害羞,头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她能不紧张吗?尤其还是自己、心仪的人……
    突然,他伸出双手捧住她娇红的小脸,语气酥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人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住!」偏要爱上不能爱的女人。
    「你说什么?」她觉得他的神情很怪,赶紧摸摸他的额头,「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吃药的时间到了吧?」
    于痕紧抓住她的手,「别……别走……」
    「我不走,但你要吃药。」她焦急不已。
    「你怎么就是不听话,老是要伤我的心?叫你别走你就不要走。」他说着,又低头含吮她的小嘴,在她柔蜜的口中贪婪地翻搅、深吮,汲取那丝丝甜沁的芳津。
    她一时梗住嗓,惶乱之际只觉得他的大手已覆上她的雪胸。
    她倒吸口气,吸进鼻间的全是他火热的气味儿。
    「是梦吧?」
    他的嗓音突转瘩痖、低柔,听在唯晴耳里近乎诱惑。
    「你可以当成是场梦。」她的泪眸轻闪,身子痛楚地轻颤着。
    现在的他,不单单是一个吻可以满足的,迷幻中他想要更多……更多可以满足他的刺激。
    接着,于痕的大手来到她腰间,想要褪去她仅存的衣物,就在唯晴惊愕地不知该不该阻止的刹那,他居然整个人往她身上瘫倒!
    「于痕,你怎么了?」她捧住他的脸,发现他的体温比刚刚还要烫。
    她赶紧坐直身子,将衣服穿好扣上,然后到外头倒杯水,将药喂进他嘴里,「快吞下去……」
    他微微张开眼,听话的将药吞下,也喝了水,而后又沉沉睡去。
    唯晴赶紧为他盖好被子,担忧地看着他,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实在是难堪不已。
    她刚刚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念头?直想将自己给了他,就算他不知道、不爱她也没关系!
    更可悲的是,现在她居然会有一点点的失落?
    但也幸好什么都没发生,否则日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而于痕足足发烧了一天一夜,也让唯晴彻夜难眠。
    ***bbscn***bbscn***bbscn***
    于痕张开眼,半眯起眸子盯着天花板,脑袋异常疼痛……再左右望望,看见唯晴趴在床边睡着。
    慢慢地,他的眸光又瞟向天花板,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他居然将她给……
    不,不可能,她是宋钰的女人,他怎么可以有这种非分之想?
    那是梦,一定是梦,确实是梦。
    他用力起身,却看见床内侧有两根长发……再看看身旁的唯晴,这不是她的头发吗?她的头发怎么会掉在他床上?
    「老天!该不会我……」他深吸了口气。
    听见声音,唯晴立刻抬起脸,张着惺忪睡眼望着他,「你……你醒了?真的太好了!」
    「我睡了很久?」他迷惑地望着她。
    「对,已经一天一夜了。」她笑望着他,「一定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做。」
    「你一直待在这里陪我?」于痕直观察着她,企图从中找到答案。
    「对。」
    「对?」他赶紧抓住她的肩,激动的望着她,「我们……我们是不是上床了?」
    唯晴心下一惊,原以为他病迷糊了,没想到他还有印象!随即猛摇着脑袋,「没……你……你到底在说什么?是不是烧坏脑袋了?」
    「没有吗?」他这才放开她。
    「当然没……你怎么会这么想……哦!一定是做了和佳琳在一起的梦,才会误以为我……」唯晴的心跳不断加快,只差没从口中蹦出来。
    拜托,希望他会相信,千万不要起疑。
    他瞪着她,「不要老是跟我提佳琳。」
    「你们真的吵架了?」她咬咬唇,轻蹙双眉,「就算这样,也不能让自己喝个烂醉,还搞得生了场大病。」
    「不是要你别再说了!」于痕后悔极了,他刚刚真不该这么问,这下可好,尴尬丢脸的却是自己。
    「不说就不说。」她站了起来,「我去帮你熬点粥,可以起来的话就下楼来吃。」说完,她便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直见她离开后,于痕气得抡拳往床上一捶,眼角余光又瞧见那两根长发,让他的心更加凌乱了。
    下了床,他微带晕眩地走进浴室,旋开热水好好泡了个澡。他要赶紧恢复体力,不能再让那女人对他大呼小叫、颐指气使的。
    泡过澡之后,他果真神清气爽不少,下楼后望着餐桌上摆着几盘小菜和一碗稀饭,却不见唯晴的身影。
    也难怪她会这么生气,好好一场约会被他搞砸了,没得休息也就算了,还得照顾他这个病人。
    轻叹了一口气,他走到餐桌边坐下,当闻到热腾腾稀饭的味道,本来不觉饥饿的他突然感到饿了。
    用餐了一会儿后,就见唯晴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束花,她走过来,将花插在餐桌上的空花瓶内。
    「这是?」
    「院子里长的小野花,很美吧?」她笑咪咪地问。
    「嗯,不错。」他说的是实话,「只是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你看见花不会觉得心情很好吗?心情好的话食欲就会大增,多吃点可以增加抵抗力,不是一举数得?」她煞有其事的解释着。
    「那你也去拿个碗过来,一起吃、一起赏花。你实在太瘦了,该多吃一点。」于痕看了看她纤细的身材。
    他的目光带着抹诡光,唯晴不禁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当时他也是用这样的眼神望着全身赤裸的她。
    唯晴羞臊地走进厨房拿了副碗筷,坐在他面前,又为他夹了些菜,「你是病人,多吃点吧!」
    「你也多吃点。」于痕也夹了些菜给她。
    「我没关系。」她看看自己,「其实我只是外表看起来有点瘦,实际上并不瘦,再说女孩子谁喜欢胖呢?」
    于痕轻轻敛下眼,说不出为什么在他脑海里有着她赤身裸体的印象,而且是这么的逼真。
    光想,他就快淌出鼻血了!
    轻咳两声,他企图挥开脑中那一幕幕令人血脉债张的画面。老天,他到底是怎么了?没有发生的事为何影像会这么清晰,是他得了妄想症,还是这女人在骗他?
    「我已经好了,林管家明天一早也会过来,你去休息吧!」
    「休息?」她不懂。
    「明天跟宋钰约会去。」他冷着嗓说。
    「不。」唯晴抿紧唇,非常坚决地说:「该工作的时候,我怎能去约会?」
    「这是我欠你的。」他不希望被宋钰怨恨。
    「欠我?」她皱起双眉,「你欠我什么?只不过没出去约会而已,何必一直挂在心上?」
    「因为我不想欠宋钰。」于痕一口气喝光稀饭。
    「宋钰知道你醉了,我也告诉他你不舒服,他不会在意的。」她试图说服他。
    是他真的觉得欠了他,还是认为她住在他家,会给他带来负担?
    「好,这事我就不再提,但过年时你就放假一星期,跟他好好去玩玩吧!」已经快要过年了,他们几人也决定休息一个星期,暂时不排练。
    「你……是不是讨厌我?」仔细看着他好一会儿,她难堪地问道。
    「怎么会这么想?」他猛抬头,缓缓地放下碗和筷子。
    「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带着心碎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唯晴的声音微嘶。
    「算了,算我多话!」他轻吐了口气,揉揉眉心。
    「林管家明早确定回来吗?」看着他这种无奈的表情,唯晴心想或许真是她让他烦郁了。
    还是气她没告诉佳琳他生病了,让她来照顾他?
    可是佳琳……她该怎么对他解释那一切?看来真是她错了,她的自作主张让他更加沉沦在那场爱恋中。
    「他说要回来,就从没延迟过。」他淡淡地回答。
    「那我知道了。」
    拿起碗,唯晴继续吃着,心却一寸寸失落……这次的悔恨她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但她非得挽回不可。
    ***bbscn***bbscn***bbscn***
    翌日一早,唯情向于痕请了几个小时的假,独自前往佳琳的住处外等着她。
    几个小时后,好不容易见她出来了,她立刻上前喊道:「佳琳。」
    「是你!」佳琳瞪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是宋钰告诉我的。」现在她也只能问他了。
    「没想到他也有多事的时候。」她轻哼,然后瞅着唯晴,「你又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你对他到底有没有心?」唯晴不希望再看见于痕为了她而失心丧志。
    「他?你说谁?」佳琳不耐地问。
    「于痕。」
    「于痕!」她撇撇嘴,双手擦腰走向唯晴,「你凭什么这么问,当初可是你求我不要太早向他提出分手的。」
    「我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果你真无心,我看还是算了。」长痛不如短痛吧!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控制我?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想离开于痕了。」佳琳嗤声说道:「真以为你是他的谁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唯晴被她骂得往后一退。
    「既然没这个意思,就离开他,别让我看了心烦。」
    「可是……可是我需要工作。」
    「就算要工作,也不一定要住在他家吧?」佳琳反问她的话终于让唯晴确定了原因……为何他会这么烦闷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存在。
    「意思是如果我离开了,不再住在那里,你就愿意和那位导演分手?愿意和他交往下去?」她一手抓着胸口,眼底含着泪雾。
    「没错,于痕又帅又聪明,家世又好,我何必舍弃他?」眉一挑,佳琳对着她鄙视一笑,「怎么?后悔要我留在他身边,现在才要我放弃,你好当候补的是吗?」
    「不是的……」唯晴摇着脑袋。
    「那你就离开他,否则就别罗嗦。」狠狠撂下这—句后,佳琳便将头—甩离开了。
    唯晴的脚步震住,双眸轻轻敛下,然后徐徐往回走。
    来到练习场,于痕发现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于是问:「你刚刚去哪了?脸色好像不太好看。」
    「没什么。」她笑着挥去苦闷,柔柔望着他,「我没来晚吧?今天是不是要上小丑妆了?」
    「没错,你已经想好怎么化了?」于痕坐在她面前。
    「已经想到了。」从化妆箱里拿出用品,她微笑地说:「很可爱的妆。」
    「可爱?!小丑不是需要悲苦一点?」他眉头一拧。
    「你不适合悲苦的角色,不要悲苦。」她又怎舍得看他悲、看他苦,若有任何悲苦之事就由她一个人承担吧!
    「唯晴……」于痕眯起眸子,敏感的察觉到她不一样的神情,「你怎么了?」
    「没什么,别说话。」唯晴先为他搽上隔离霜,再上粉底。
    挤出油彩调色时,于痕偷偷回头看了眼宋钰的方向,又看向她,「真是的,事情好像有些复杂。」
    「复杂?什么意思?」她将油彩涂在他脸上。
    「很想安慰你,可是我又打从心底不愿意。」感觉得出她和宋钰之间似乎少了热情,而他心底竟感到庆幸。
    「不用安慰我,只要你幸福快乐就好。」唯晴仔细地为他上妆,一笔又一笔。这个丑妆很可爱,可是看在她眼中却满是苦涩。
    眼睛酸、鼻根酸、心窝酸……
    「于痕,我想我该搬出去住了。」当整个妆将近完成时,她又提起这件事。
    「为什么?」他猛然一震。
    「林管家回来了,以后就有人照顾你了。」唯晴扬眉一笑,「至于厨师,早上我跟林管家提过,他会再找厨师接手。」
    「可是我吃惯了你做的菜。」
    「习惯可以重新培养。」
    「你!」于痕深吸口气,又回头看向宋钰的方向,「这样好了,你别走,我答应你以后吃饭都可以请宋钰过来。」
    「我请求你这么做了吗?」唯晴难过地摇摇头,「不必这样,因为我累了,想要一点点私人空间和时间。」
    听她这么说,于痕也只好答应了,「好,就随你吧!」
    「谢谢。」对他耸肩笑笑,她拿出镜子塞进他手里,「已经化好了,你看看。」
    于痕看着镜子,就像她所说的,这个妆充满趣意,非常可爱,但是他却有着与她一样的感受,就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涩意。
    「怎么样?」她等着他的回答。
    「很不错,那我过去了。」该怎么说出内心的感受呢?既然无法说出口,干脆将它放在心底,当作一辈子的秘密吧!
    唯晴望着他走上舞台,以欣赏的角度看着他和同学们绝妙的演技……虽然他们只是学生,也全是表演的门外汉,但演技真的很棒。
    如果,可以每天每天这样看着……她会觉得好幸福。
    只不过,这样的幸福还能持续多久呢?
    ***bbscn***bbscn***bbscn***
    于痕知道今晚唯晴要离开,所以他不敢待在家中,就怕自己会拚命说服她留下。
    「今天怎么跑来我家吃这种平淡料理,没留在家里用餐?」宋钰问着坐在他面前,有一口没一口吃着晚餐的于痕。
    「她今晚在家里打包,可能马上就会离开了。」于痕轻轻一笑,「以后你可以让她来为你做爱的料理。」
    「她为什么要走?」宋钰皱起双眉。
    「她说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反正她都这么说了,我能不答应吗?」于痕撇嘴笑笑。
    「她这么说,你就让她走了?」宋钰真是服了他们这对互相折磨的有情人。
    「要不然能怎么办?」他逸出一丝苦笑。
    「你可以说你需要她或是爱上她了。」他冲口而出。
    「你说什么?」于痕瞪大眼,不敢相信宋钰会这么说。
    「呃!」宋钰这才察觉不妙,只能转移焦点地将手中红酒一口饮尽,「这酒可是我——」
    「别喝了。」于痕一把抽走他手中的酒杯,「你刚刚说什么?难道你对她只是玩玩的心态?只是虚情假意?」
    「什么虚情假意!别胡说八道好不好?」早知道就不答应唯晴演什么戏了,居然被冠上这种罪名,还真不堪。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认识不是一两天的事,宋钰的不对劲,他看得出来。
    宋钰爬了下头发,闭上眼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怕唯晴会杀了我,不……可能会将我五马分尸。」
    「果真有事瞒我?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连唯晴也有份。」于痕深提了口气,冷淡的双眸陡转犀利,「我这就回去找她问个清楚。」
    「你不要这样。」宋钰拉住他,「别激动好吗?」
    「我能不激动吗?」于痕激动得快要喷出火来,「自己的化妆师和最好的同学联手欺骗我,问了半天却一句原因也不说……」
    「她要求我陪她演戏。」逼不得已,宋钰只好说了。
    「什么戏?」
    「她要我假扮她的男友,让你误以为她有男友,因为她觉得这样——喂,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跑了?」宋钰追上去,但是于痕早已上了车,在他眼前绝尘而去。
    「唉!真糟,真不知说了是好还是不好?」
    他担心自己的多话会造成唯晴的困扰,可是既然已经说出口,他也只能向她道歉了!
    他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给唯晴。
    这时唯晴已经整理好行李,正准备离开,当瞧见手机的来电显示时,立刻接起,「喂。」
    彼端的宋钰立即问道:「唯晴吗?」
    「我是,宋钰?有事吗?」她觉得奇怪,平常他是不会打电话来的。
    「是这样的,有件事我必须向你道歉。」他吐了口气。
    「什么事?」
    「你我伪装情侣的事我告诉了于痕。」宋钰闭上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他说我对你虚情假意,我一急就……反正错在我,该怎么弥补请告诉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唯晴怔仲了半晌后才开口,「没关系……我来应付。」
    「可是他没听完就冲了出去,我连抓住他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我怕他误会了什么——」
    「我说没关系了,欺骗他本就是我的错,是该接受惩罚的时候了。」她早知道会面对这种状况。
    只是比她预估的时间来得早罢了。
    切断手机后,她坐在床畔等着他回来。果不其然,当于痕一飞奔到家便直接冲进她房里——
    一进屋,他就半眯着眸望着她,胸口因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着……
    「你怎么了?」瞧出他脸色非常不对,她没想到这件事会带给他这么大的冲击与影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把我耍得团团转还自责得要命,觉得很有趣吗?」于痕火大的对她吼道。
    「你误会我了,好好听我说可以吗?」她小心翼翼地望着他那张火爆的脸孔,还有隐隐弹跳的太阳穴。
    「好好听你说?」他深吸口气,「你已经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是宋钰那家伙通知你的?」
    「你不要这样……」唯晴急得都快哭了。
    「好,那就将一切摊开来说。你说,为什么要宋钰配合你演这出戏?」于痕的两道浓眉紧紧皱起,双手交叠在胸前等着她回答。
    他恼怒的脸孔,愤怒的表情,竟在她的内心深处堆起了—捆捆的心疼。
    可是她该怎么说?说出这一切的理由他会信吗?更重要的是这么解释之后,势必得将她爱他的心坦露出来。
    但是她不能这么做,不能在乎他,即使爱到深处,也只能埋藏在心底。何况佳琳想重新回到他身边,她更不该这么做。
    「你在想什么?想办法自圆其说吗?」于痕见她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更火大了。
    「不,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好像有点在意我,所以我才要宋钰陪我演出戏,看看你的反应。」她垂下眼,不敢正视他。
    「在等我这个傻瓜为你吃醋,然后试图夺回你吗?」他狠狠地眯起眸,眼中跳跃着怒焰。
    「没错,不过我很失望,为了等你的反应,我在这里耗了这么多天,还得像佣人一样做牛做马的,所以我放弃了。」
    她指着身边的行李,「我都整理好了,该离开了。」说完,她便提起皮箱,直接往外走去。
    「等等。」他猛力拉住她的手。
    「你还要说什么吗?」她对他拧起双眉。
    「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松的离开呢?」他的表情有着难以置信。
    「要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她微微一笑,跟着说:「我顺便辞职吧!我想你也不可能再用我了。」
    于痕吸气又吐气,跟着慢慢放开手,刻意将内心的愤怒压下,因为他知道她需要钱,「好,让你走。不过工作还是继续做吧!」
    说完这话,于痕便难堪地离开她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里。
    他苦恼地猛抓着头发,明明很生气,尤其听见她那番见鬼的解释后他更气了;但……为什么一对上她那张像是载满愁绪的表情时,他却什么话都骂不出口?
    外头传来她走出房间,拉着行李箱离开的声音,直到声音消失在楼梯口。
    或许他和她之间的连系就这么断了。
    还没谈论到感情,甚至连边都谈不上,就已经断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