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七章

第七章

    「天,你真的离开了?傻……真是傻瓜。」
    刘甜一听见唯晴这么说,忍不住骂她笨,这种女人要怎么谈恋爱呀?
    「对,我是离开了,但我不傻。」她苦涩一笑,「不过又得在你这儿打扰一阵子,等我找到住的地方,我会——」
    「不给你住。」她一句话就顶回。
    「刘姨,你——」见她二话不说就拒绝,唯晴既讶异又无奈。
    「不是我狠,是你太软弱,搬回去。」刘甜不会看不出这丫头有多喜欢于痕,其中的缘由她是不清楚,但是既然爱上就要争取呀!
    「哪有这么简单的。」她低头一叹。
    刘甜上前拍拍她的肩,「不是我不肯让你搬回来,你也知道我没这么狠,只是我不狠一点,你怎么会听话呢?乖,快回去,去追回自己的幸福。」
    「追什么呀?他又不爱我。」她若回去岂不是很丢脸?
    「不喜欢就让他喜欢,反正我这里不能再收留你了。」刘甜这下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也不想想俊豪才刚去美国,一转眼下学期又要到了,你这一走,他的学费、生活费呢?」
    其实刘姨这番话还真是说到了她的痛处,如今她可以不管自己已破碎不堪的心,却不能不管俊豪的未来。
    但是,无能的她能怎么做?未来的事她连想都不敢想。
    「我也知道,但是现在我想不到那么远……」
    「什么想不到?想不到还是得想呀!否则时间到了,他跟你伸手时,你怎么办呢?」刘甜提醒她。
    「我知道了。」微敛双眼,唯晴只好拉着行李箱离开面包店。
    看看暗下的天色,难道今晚真得露宿街头吗?突然间,她好想哭……眼眶酸涩的她觉得好无助。
    这一夜,她就这么走着走着……直到过了午夜十二点,走在路上的她看见前方小巷内有间小旅馆,虽然外表简陋了些,但如果价钱便宜,就暂时住下来吧!
    于是她快步上前,推开紧闭的大门,就见一个年轻人坐在柜枱前。
    她深吸口气,上前问道:「请问你们这里住一晚多少钱?」
    「一晚五百。」那人嚼着槟榔,随口应应。
    「五百?!」唯晴倒吸口气,「太贵了,有没有更便宜一点的?如果可以,我想要租月。」她还有一台洗衣机寄放在刘姨那儿呢!
    「租月!你要租月?」那人上上下下打量她。
    「对,如果不能便宜一点,我只好走了。」看样子今晚实在是不太顺利,瞧对方半晌不应话,她只好转过身……
    「等一下,我去问我们老板娘。」年轻人起身走到后面,大约一分钟后走了出来,「一个月八千,这是最低的。」
    「八千?」唯晴想了想,「好,就八千。」
    对方点点头后便给了她钥匙,让她自行上楼,「三二五号房。」
    「谢谢。」唯晴上了三楼,靠着昏暗的壁灯找到了房间,打开门后,扑鼻而来的霉味儿实在让人吃不消。
    但是能在台北租到这么便宜的住处,她已经该偷笑了。
    将东西放好,再将窗子打开,好让新鲜的空气透进来……望着远方满满的霓虹灯,她不禁苦恼着未来……
    许多问题困扰着她,现在她才明白刘姨的用心良苦,她知道她的心离不开于痕,她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自己离开他,她的未来全都离不开他。
    只是事到如今,她还能怎么办呢?继续找工作吧!
    ***bbscn***bbscn***bbscn***
    今天很冷。
    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虽然没有冷到飘雪的地步,但是天气湿湿冷冷的,还真是让人无法消受。
    三天了,唯晴已经离开三天,于痕这三天的化妆师从缺,而是靠好友的化妆师帮忙化妆。
    「早这么做不就好了。」休息时间,于痕看着起雾的玻璃窗,对着伙伴们轻谑一笑,「也不会搞得这么狼狈。」
    「什么意思?」发现他说起话愈来愈跳跃,欧阳昊天已经完全听不懂了。
    「欧阳,他是在怪我们。」比较了解他最近发生什么事的宋钰开口了。
    「怪我们,我们哪儿做错了?」欧阳昊天看向于痕。
    「因为我们一开始都故意不借化妆师给他,想看他出糗,他这才必须征化妆师,必须——」
    「别说了!」于痕回瞪他。
    「不说就不说。」宋钰退到一旁去。
    其它人也都识相的噤声不语,佯装忙碌,各做各的事。
    几分钟过后,于痕走到宋钰身边,「对不起,刚才口气不好,我只是不希望大伙一直谈论我的事,那只会让我更心烦。」
    「没事,我也不对。」宋钰眯起眸,望着天花板。
    「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于痕勾起嘴角,苦笑地说:「你该知道唯晴有个弟弟在美国念书,她是为了他才来当我的化妆师。所以,我没想到她会放弃工作不来了。」
    「你烦恼她会负担不起弟弟的学费?」
    「聪明。」于痕拍拍他的肩。
    宋钰凝睇着他,想好好开导他,「你知不知道,你是喜欢上——」
    「别再胡说了,我只是觉得我这个雇主做得很糟,她在工作期间非常尽责,而我却连一点表示都没有。」他并不希望被宋钰说穿心思。
    现在他还可以自欺欺人,告诉自己对她没有喜欢、没有爱,有的只是一种义气,而他不能毫无义气的不顾她的死活。
    「真是!」摇摇头,宋钰还真受不了他的拗脾气,「好吧!你说,要我怎么帮她?」
    「聘她为化妆师,无论如何一定要说服她。」
    「可是……开学后话剧表演也结束了,根本不需要化妆师。」他可不能学他让她继续做打杂的事。
    「你家的集团可不可以安插个位子给她?」于痕将脑筋动到这上头。
    「你家集团的规模可一点也不比我们小。」
    「拜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妈长年在国外,我能向谁说?我可不能直接向公司下达命令。」于痕蹙紧双眉,语气带着责备,「怎么?连这一点忙都不愿意帮?」
    「干嘛呀!我也没说不帮。」啧啧,这家伙分明中了情毒太深,却打死不承认,他就等着看他何时才肯正视自己的心。
    「那么……你愿意帮了?」
    「帮到底,可以了吧?」真是交了个大损友。
    于痕这才深吸口气,重重吐出,「谢了。」
    「不过我只能试试看,她不见得会答应。」随即他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给唯晴。
    但是回应他的却是语音留言,她并未开机,宋钰看了眼于痕,耸耸肩,「怎么办?」
    「再打打看。」得到这样的结果,于痕不禁心慌了。
    「才刚挂掉。」
    「再试试。」他催促着。
    「真拿你没办法。」宋钰摇摇头,只好又拨一次,结果还是一样,「看来只能晚点再打,或是你知道她住在哪儿?」
    「她住……」突然,他想到唯晴曾告诉过他,弟弟出国后她就将租屋处给退了!「老天,她已经搬离原住所,你一定要找到她。」
    「什么?你既然知道还让她走?!」宋钰拍了下额头,还真是服了他。
    「我当时心里很乱,哪记得这些事。」
    「先去她之前的住处找找看,说不定她又续租了。」宋钰想了想,如果她住习惯那里,一定会再回去。
    「你去。」
    「怎么又是我,我不去。」这种事当然是始作俑者要去做。
    「宋钰!」于痕又想恐吓他。
    「该帮的我会帮,不该帮的也别勉强我。」宋钰站了起来,「晚上我会再打电话试试,继续排练吧!」
    于痕看他就这么走掉,相信他是铁了心不理这事了,但是他呢?他该怎么办?能够不管她的死活吗?
    老天——
    ***bbscn***bbscn***bbscn***
    隔日,于痕找到唯晴的履历表,查出她当初的住址。
    于是趁排练的空档找到那个地址,直接上五楼找人,却发现屋子门窗紧闭,可见她并没有回来。
    她的失踪让他整个人像是中弹一般,全身发麻、发疼,一颗心更是抽疼得厉害!
    她到底去了哪儿?
    无力的下了楼,他才发现一楼是间面包店,记得唯晴曾说过面包店老板娘与她交情不错,或许他可以去打听打听……
    有了一线希望,他立刻走进面包店,这时店里没客人,刘甜正坐在柜枱前打盹,连有人进来、门上的风铃声响起都没听见。
    「请问……」于痕见她没有反应,于是喊了声。
    刘甜立即惊醒过来,一见眼前的大帅哥,还以为自己在作梦。
    她揉揉眼睛问:「……你要买面包吗?」
    「不是,我想请问一下,你可认识一位叫江唯晴的女孩?」于痕把希望都放在她身上了。
    「我认识呀!请问你是?」刘甜直瞧着他俊逸的五官。
    「我叫于痕。」
    「啊——于痕!」她眨了眨眼,「原来你就是于痕。」
    「是的,请问唯晴现在住在哪儿?」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刘甜便睁大双眼,「你是说……唯晴并没有去找你,也没有跟你在一起?」
    「什么意思?」于痕蹙起双眉。
    「她前些日子来找我,要我收留她,我……我拒绝了,逼她去找你,希望你能再给她工作,因为她真的需要那份收入,所以我才……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她没去找你,这阵子她也没有回来看我,我还以为她在生我的气,天……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刘甜的心情好乱呀!就担心自己的坚持会害了唯晴。
    而她现在到底在哪儿?可平平安安的?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了?」他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对不起……」刘甜也好心急。
    「……那没事了,我走了。」于痕朝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如果你有唯晴的下落麻烦跟我说一声,拜托你了。」刘甜追过去,交给他店里的名片。
    「我一定会的。」于痕接过名片,坐回车里,跟着重重敲打方向盘,「你到底去了哪里?」
    偏偏他对她的事一无所知,连她喜欢什么、爱去什么地方,他完全不知道,又要从何找起?
    想到什么似的,他又下车,再度来到面包店,开门见山就问:「请问,既然你跟唯晴满熟的,可知道她常去什么地方?」
    「她……她最常去的就是前面那所大学。」
    「大学?!」
    「对呀!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念大学,所以她常去那儿走动,我想她是想给自己一丝幻想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
    于痕一得到消息,立刻开车到附近的一所大学,找逼校园的每个角落,问了许多人,却没有人看见唯晴。
    「或许她现在不住这附近,我该到其它大学找找。」他打定主意,要依循方向一间间学校去找。
    ***bbscn***bbscn***bbscn***
    二十多天过去,一个寂寞的、没有家人陪伴的新年也度过了,而于痕更是利用空闲时间找遍北部所有大学,走得鞋子都坏了好几双,却依然一无所获。
    「怎么了?还是没消息?」宋钰看着这阵子排练时总是无精打采的于痕。
    「嗯。」
    「要不要我帮忙?」
    「不需要,我一定会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她。」于痕抿紧唇,半掩的眸直视前方某个定点。
    「可是排练的事你可别怠惰呀!」
    「我非常认真,哪时候怠惰了?」于痕睨了他一眼,随即站起,「今天我不也准时过来吗?已经结束了,我要走了。」
    「又要去找人了?」宋钰站起。
    「当然,我不会放弃。」离开后,于痕便决定到最后一所大学看看,如果还是没有结果,他决定重新再找一遍,直到找到人为止。
    到了那一所大学后,他和平常一样,每个角落都不放弃的找寻,尽管校园之大让他走得腿酸脚麻,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就在他走近校园中央的水池时,突见一个背对着他的熟悉身影,是这么的纤细单薄,像是瘦了许多。
    「唯晴……」他嘶哑地喊出声。
    那抹纤柔的背影猛地一震,按着缓缓转过身,在看见于痕的瞬间,身子竟隐隐发起抖来。
    「天,终于让我找到你了。」于痕一步步走向她,站在她面前露出疲累的微笑,
    「于痕?!你怎么来了?」她万分震惊,激动得眼眶泛红。「知道吗?你是头一次喊我的名字。」
    「真的吗?」他沉敛的眼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你怎么会来这里?」能看见他真的很好,原以为这辈子再也无缘与他见面了。
    「我来找你。」他深吸口气,「跟我回去吧!」
    「回去哪儿?」唯晴不解地问。
    「当我的化妆师,搬回我家住吧!」抓住她的手腕,他强硬地拉着她往外走。
    「不要。」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我不要!你怎么了?我骗了你、耍了你,你还要用我?」
    于痕深吸口气,「这事我不想再追究了,跟我走,我需要你……你的化妆技术。」
    她冷着心想,只是化妆技术?
    「可是我不能走。」她抓住他的手,硬是掰了开来。
    「为什么?」他温和的表情已经不见,深瞳中映着她固执的小脸,「还在生我的气?」
    「我没生你的气,也没资格生你的气,反正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了。」忍不住压抑在内心的酸楚,她鼻根都酸了。
    「给我一个理由。」
    「我已经有工作了,不能再为你做事,真的很对不起。」她旋过身,不想让他看见她凝着泪的眼眶。
    「你为谁工作?」他急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痴迷的眼又望了他一会儿,她徐徐后退一步,「我走了,再见。」
    「江唯晴,你给我站——」
    「唯晴,可以了吗?是不是该走了?」突然,一个与于痕差不多年纪的男生走来,他的外表看来温文儒雅。
    这人好面熟!他似乎曾在哪儿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于痕打量着他。
    「我已经好了,走吧!」唯睛走向那男人,两人便要相偕离去。
    「等等。」于痕想起来了,他半眯着眸快步走近他们,眼神从唯晴的脸上转到严帆的脸上,「你是伟庆集团的严帆?」
    「对。」严帆也乍觉他很面善,想了想赫然喊道:「你是于痕?」
    「可见你我都想起来了。」于痕看着唯晴,「既然我们是旧识,那我有个不情之请……」说着,他便大步走向唯晴,用力拙住她的手腕,「我有话想对她说,想借她几分钟。」
    也不管严帆愿不愿意,于痕已抓着唯晴走出校园。
    「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她怎么也没料到他也有这么无理的时候,「我说过,我不能跟你走。」
    「是不是找到新的对象可以戏弄,而他也愿意付你一个月二十万的薪水,所以就可以将旧的摆一边了?」他声音冷鸷,僵冷着脸。
    「你怎么这么说,既然我都离开了,我们就不再相干。」听他说这些话,她的心就像被狠狠的抽了一鞭。
    「可是……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伟庆集团是他们于家事业上的死对头,而严帆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知道什么?」她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望着她单纯的脸孔,他想,这些事告诉她又有什么用?内心挣扎半晌,他才道:「反正你就是不能为他工作!」
    「于痕……」她故意漠视他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我已经答应他了,就绝对不能反悔。」
    「你真要这么做?」他表情一僵。
    「对,如果我言而无信,那我会非常看不起自己,所以我不会反悔。」
    她坚定的表情让他非常无奈,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不勉强了,但是现在可以陪陪我吗?」为了她,他已失眠好一阵子,就怕她出了什么意外,没想到是他多想了。
    「可是……」她看了看严帆的方向。
    「你去跟他说一声吧!但是一定要回来,否则我会杀进他家。」于痕可是说到做到。
    「这……」
    「你还不快去?」
    「好吧!我去去就来。」唯晴深吸口气后,便走向严帆,「抱歉,遇见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和他聊了一会儿……还有,我想请一天假,可以吗?」
    「你和他?」严帆皱起眉,「虽然不清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不过既然是旧识,那就去聚聚吧!我先回去了。」
    原来严帆就读的是这间大学,将唯晴叫来这里是想下课后带她到他老爸的公司见习,不过现在看来只能等下一次了。
    「谢谢。」眼看他离开后,唯晴才走向于痕,「好了,要说什么就快点说吧!」
    「你和他为什么会在一块儿?」原来两个男人都有共同的疑惑。
    「有关这点我不必告诉你。」唯晴看了他一眼,「反正像我这种人是不可能认识你们这样背景的人,会认识一定是因缘际会。」
    「你在跟我搞神秘?」他深吸口气。
    「我不敢。」
    「你……我真受够了!」于痕快要疯了,「你跟我来。」话一说完,他便将她拉进车里,随即发动引擎。
    「你要载我去哪儿?」她开始心慌了。
    「一个你很熟的地方。」于痕接下来不再回答她任何问题,只是踩着油门,一路往前飙。
    唯晴看着闷声不吭的他,心底更紧张了。
    如今,她已上了车,后悔已无济于事,只能静观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