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八章

第八章

    结果,于痕将唯晴载回家中。
    「你把我载来这里做什么?」唯晴发现他把车子开进大门内,急切地问道。
    「这里你应该很熟吧!又何必这么拘束!」将车停进车库,他便将她给拉出来,「进去吧!」
    唯晴感觉此刻的他有点可怕,既然拗不过他,她也只好步进里头,「我们之间应该没有话好说了。」
    「那就什么都别说。」于痕倒了两杯白酒,一杯递给她,「喝吧!」
    「你载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她比了下酒杯。
    「没错。」他坐进沙发里,面无表情地喝着,「就陪我喝一杯,不用太紧张。」
    「我不紧张,只是觉得你有点不一样。」唯晴的表情中满是对他的关心,「你没事吧?还是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说出来。」
    「你还会关心我?」他逸出一抹苦笑,「那就够了。」
    「我……」唯晴还想说什么,就见林管家从外头进来说道:「少爷,王小姐来找,她——」
    「林管家,你是怎么搞的,凭我和你们少爷的关系,还需要通报吗?」不等林管家说完,佳琳已经主动走进来。当她乍见待在客厅的唯晴时,立即冷言冷语着,「不是听说你已经离开了,怎么又厚颜无耻的回来了?」
    「我——」
    「出去。」于痕烦闷地开口。
    林管家点点头,「是。」
    「我不是说你,佳琳你出去。」他抬头睨着她,「这是我家,容不得你在这儿撒野,快给我走。」
    「于痕,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你的女朋友,你怎么可以在外人面前这么对我?」佳琳瞪大眸子,开始撒泼。
    「女朋友!」他哼笑几声,抬起眸望着他,「你真是我的女朋友吗?那位导演又是谁?」
    「我早说过他什么都不是。」她慌张的解释,「只要一起出国被人撞见,总会被传得绘声绘影。」
    「那么前天晚上呢?」他勾起一眉,表情中没有太多的情绪,「你和他同进一间饭店里,那又怎么说?」
    「我……」
    「不过你别误会,我并没有特别注意你,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有人看见告诉我。」他站了起来,「你走吧!」
    佳琳上前一步,「我可以解释的。」
    「在你去欧洲回来之后,我已收起对你的感情了。我早已感觉到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敷衍,但我已不想计较,更不想跟你吵架!现在你快走吧!别弄到撕破脸,那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他眯起眸望着她。
    「是,是我不对,当初回来我就想跟你分手了,是她……是她来求我,求我不要离开你。」她哭着指着唯晴,「我答应了她,本来是想应付一下,哪知道我发现自己愈来愈爱你了。」
    于痕的眸光紧束,不解地望着唯晴,随即又道:「我不想听了。林管家,送客。」
    「是。」林管家赶紧对佳琳说:「王小姐,请。」
    「好,我走,你以为我真需要你?跟你们这种富家公子交往根本就是白忙一场,除非门当户对,否则一定会被嫌弃,有些女人哪!最好别痴心妄想了。」她说完便气呼呼地离开。
    唯晴垂下脸,明白她刚刚的话是说给她听的。事实上,她不也是有这样的认知,才不敢向于痕表白,甚至连面对他都是一种心痛。
    「是你要求她别跟我提出分手的?」于痕半眯着眸问道。
    「对……」
    「呵!还真有意思,没想到你主宰的人还真多呀!」他冷睨着她,「一会儿是佳琳,一会儿是宋钰,几乎全是我身边的人。」
    「对不起。」尽管她当初这么做是为他好,可如今她已不想多做解释了。
    「还有我不知道的人吗?」他扬起一丝讽笑。
    看着他脸上嘲讽的笑容,唯晴只觉得浑身发毛,就不知他会怎么想,又要怎么对她了。
    「没有。」她摇摇头。
    「觉得这样操控人很有趣吗?」于痕冷嗤,然后欺近她的小脸。
    「我没有这个意思。」她倒吸口气。
    「那是什么意思?」嘴角扬起的冷冽笑意,让唯晴全身发颤。
    「我当初是希望你快乐,还记得佳琳在欧洲的时候,见你总是郁郁寡欢的,所以——」
    「所以你就去找她了?只是奇怪,她人在欧洲你是怎么联络上她的?」他倒想知道这女人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有一天去买菜,在路上巧遇,其实她已回国,却没有告诉你。」她敛下眼,眼泪终于掉了出来。
    「你是怕我伤心才这么做?」于痕眯起眸,淡淡说道:「你是关心我了?」
    唯晴深吸口气,「对,我是关心你。」
    「哈哈……」他笑得特别激狂,「你关心我?那是爱我罗?」
    「不要用这种笑来侮辱我,就算我爱你也并不可耻。」他的讽笑刺激着她的心,让她好痛苦,痛苦得忘了要隐藏自己的心思。
    「你爱我?」于痕的表情一震。
    「……对,我爱你,所以不忍见你伤心,不忍见你难过。」既然说了那就说清楚吧!她也不愿让他误解一辈子。
    「跟我来。」发现附近有佣人在偷听,他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而去。
    「你想做什么?」
    「难道你要把心事说给别人听?」走进卧房,他立刻将房门关上,目光如炬地望着她。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他还要她说什么呢?
    「那我问你,要宋钰假扮成你男友的原因是什么?」他这次要全部弄个明白。
    「你不是已经下了断言,认为我是在戏弄你吗?」
    「我要你自己说。」他的眸光瞬也不瞬,犀利的不让她逃避。
    「因为……因为你有一阵子老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以为是我妨碍了你和佳琳,为了让你相信我并……并没喜欢你,所以我才会那么做。」她边说边掉泪,说到这里已泪如雨下,「这下你满意了吧?是不是拾回尊严了?」
    唯晴再也说不下去的转身要打开房门,但是于痕动作更快的挡在她面前,表情激动!
    「请你让开。」她拧起眉。
    「我不让,你也不能走。」于痕眼底轻闪一抹光影,「没想到你爱我爱得这么深?」
    「已经不爱了。」她别开脸。
    「不爱了?」跨前一步,他用力攀住她的肩,「爱情这种东西,怎么可以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了?」
    「我就可以。」
    「是真的吗?」他愤而将她推上床面,嗓音嘶哑地说:「那么我们就试试看,看你对我的爱还剩几分。」
    「你到底想干嘛?」她惊愕地问。
    「告诉你一件事。」于痕魅眼半眯,「还记得我发烧的那晚,我作了一个春梦。」
    「啊!」唯晴脸色一变。
    「何必这么惊讶,该不会我的春梦有你参与?」他轻闪笑意,那笑里渗入一丝吊诡。
    「别胡说了,正经一点好吗?」她挣扎着想起身。
    「有哪个男人是真的正经了?再怎么正经也是装的。」一对黑瞳对上她澄澈的大眼。
    说话间,他已动手褪掉她的毛外套。
    「你不要乱来!」外套被他丢到一边,唯晴护住自己,不再让他为所欲为。
    「这回换你装正经了,如果这么矜持,那晚又怎会让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把你的衣服全剥了。」解开她的上衣,于痕勾着笑,深邃的黑眸欣赏着眼前姣美的身段。
    唯晴非常震惊地抓住他的手,「你……你怎么会这么说?」
    「我虽然病得迷迷糊糊,不确定到底是真是假,但我床内侧多了好几根长发,那不是平空出现的吧?」他噙了抹笑,「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证明是你,直到前两天我发现了这个……」
    于痕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打开包覆的小亮片。那……那不是她发夹上的亮片吗?
    「老天!」她捂着嘴,已不知该如何自圆其说了。
    「所以你就不必再否认了,事实上你早已迫不及待想成为我的女人,不是吗?」本不想这么说,可一想起她要和严帆在一块儿,他的心就隐隐抽痛。
    啪——
    唯晴一巴掌甩在他脸上,「你……你真的好坏。」
    「我的坏再怎么也比不上你。」她的坏在于她让他觉得愧疚,让他爱上她,更让他一步步踏入离不开她的陷阱中。
    于痕褪下她身上仅存的遮蔽物,望着她雪白中呈现健康色泽的凝肤玉脂。
    他火热的眸再移向她饱满的浑圆,上头的乳蕾轻颤着风情,他不停回忆着那一晚的美好感受……接着,他的目光又凝向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幻想着那腿间最迷人的花心是多么诱人!
    「走开,别这么看我……」上回他醉了,已经够让她羞傀,今天他可是百分之百清醒着,要她如何面对他那种目光?
    他无视她的愤怒,俊逸的脸孔画出一丝笑影,「我很怀疑,那天你是怎么对一个病人说教的?」
    「我们那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她惊慌地抱紧自己。
    「我也知道什么都没发生,就因为没有,所以我们今天就来完成它吧!」他的眼神转为朦胧。
    「我不想,你去找其它人完成吧!」她赶紧抓来被扔在一旁的衣服,打算逃开。
    「你要去哪儿?」于痕将她抓回床上,「虽然没发生什么事,但是我记得你全身上下都被我摸遍了。」
    「你记错了。」她深吸口气,微颤着嗓音说:「病得一场糊涂的人,怎么可能记得这些?」
    「哈……真有意思,只不过套个话,你的表情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了。」于痕魅笑地望着她。
    「你好过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放我离开。」她大声喊道。
    「不可能。」
    ***bbscn***bbscn***bbscn***
    激情过后,于痕紧抱着唯晴,将脑袋埋在她的肩窝,「回到我身边,不用做化妆师、不用做杂务,就做我的女朋友就好。」
    「女朋友!」她神情一窒,微微敛下双眉,「我有这种资格吗?」
    「当然有。」
    「为什么?」她幽幽开口。
    「傻瓜,这么说你还不懂吗?就因为我爱你,除了爱还会有什么呢?」他激动地道出,「我生病的那晚虽然满脑子都是幻影,但我以为的女人就是你,因为是你,我才会把持不住……」
    唯晴身子赫然绷紧,还不住发起抖。她伸出战栗的手轻抚他的脸颊,「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次?」
    于痕抬高上身,拉远距离瞅着她,「我说我爱你……或许,已经爱上你很久了,当时你谎称是宋钰的女友,让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
    「天!于痕……」从没想过,她从没想过他是爱她的,如今亲耳听见他的告白,一切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那你现在应该知道你多么有资格了,所以别走,嗯?」他半眯着眸,直望着她柔媚的小脸。
    唯晴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不走。」
    「为什么?」他嗓音放沉。
    「因为我已经答应严帆了。」她别开脸。
    「你——难道你和他白纸黑字立下了卖身契?」于痕没料到她会这么拗气。
    「没有卖身契,但也不能反悔。」唯晴对他偏着脑袋笑笑,但隐藏在内心那抹不得已的苦衷她却无处可说。
    于痕的双眉瞬间打了好几个结,他随即从她身上离开,由上俯视她,「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伤透我的心?」
    「对不起,于痕,让我去吧!我只想靠我自己过日子。」她也坐起,转过身急促地套上衣服。
    「我并不想干涉你的自由,但是,你去为任何人做事都行,就是严帆不行!」他用力爬着头发,「或许你不知道他的为人,他其实……」
    「别说了,既然我们相爱就够了,又何必在意这些事?」她真的不能留下来,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不要拿相爱当借口。」他的要求就只是这样,她也不答应吗?
    「那我无话好说了。」她垂下脸。
    「好,那就随便你了。」抽走椅背上的外套,于痕二话不说地走出去,徒留下一脸怅然的唯晴。
    不过她告诉自己没关系,她相信日后他就会了解她的苦心。
    步下楼,她看着林管家走来,「江小姐,少爷出去了。」
    「好,我也该离开了。」朝他点点头,唯晴转向屋外走了去。
    「等等,江小姐。」林管家叫住了她。
    「还有事吗?」她定住脚步,笑问着。
    「少爷临出门时交代,要你留下来一道用晚餐。」林管家很诚恳的说:「少爷好久没看见你了,就留下吧!他只是出去买酒,马上就回来了。」
    唯晴望着他一会儿,这才点点头,「好,我留下。」
    林管家这才放心的笑了,而后便去忙了。
    所谓旁观者清,他就是以这样的角度看事情,对于唯晴的好与善良也完全看在眼里。只是他不明白,为何她和少爷之间似乎有着解不开的结,而这些结到底哪时候才能解开呢?
    看着林管家离开后,唯晴便坐在客厅沙发上安静的等着。
    她想,就算他埋怨她,她也好想和他平心静气的用一次餐,好好再看看他,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哪!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于痕回来了。
    他手中果真多了两瓶红酒,在看见她的那一刻表情又突地转沉,似乎仍没忘了方才的争执。
    「少爷,你回来了!可以用餐了。」林管家听见声响,立刻出来说道。
    「好,开饭吧!」他看向唯晴,「走吧!」
    唯晴坐在他对面,看他利落的打开软木塞,为她倒了一杯酒,「谢谢。」
    「我们好像很久没坐在这里一块用餐了?」他撇撇嘴说。
    「是呀!」她尴尬一笑,突然想起话剧排练的事,「最近还常去排练吗?其它人都还好吧?」
    「嗯,还是跟以前一样,大家也都是老样子,只是少了你,我耳根子已好久不得清净了。」于痕逸出—丝片笑。
    「怎么说?」她不解地问。
    「大家都很关心你,不停询问你的消息,问题是连我都不知道你在哪儿?」说着,他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想浇掉心里的苦闷。
    「对不起。」垂下脸,唯晴顿觉心疼。
    「别直说对不起。」他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票,「这是话剧表演的门票,你可以和面包店老板娘一起来看。」
    唯晴看看表演的日期,「只剩下一个星期!」
    「没错。」他蜷起嘴角。
    「能不能再多给我一张票?」她试问。
    「想带严帆来吗?门儿都没有。」于痕带笑的表情一收,「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替他工作,但是以后在我面前别提起他。」
    「你干嘛这么敏感,我是想给一位曾帮助过我的女孩。」记得她住进旅馆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是隔壁房的一个女孩介绍她去餐厅打工,她这才有机会认识严帆。
    「女孩?!」
    「嗯,一名高三女生,当初我走投无路时,她曾帮助过我。」她抿唇一笑,这时菜已端上餐桌,她不禁笑问:「新厨师?」
    「嗯,临时性质,反正我爸妈不在时,每次都这样。」他敛下眼,试着将落寞藏在心底。
    唯晴看着他,缓缓伸手紧握住他的,「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就算到时候你不需要为你化妆的人,我也可以帮你做饭。」
    他半眯起眸,望着她那张满怀心事的脸,「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老实说。」
    她心下一惊,「怎么可能嘛!你别乱猜。」
    「那你说出个理由呀!」瞧她那双有意逃避他问题的眼神,他相信其中一定有鬼。都怪他之前处在气头上,完全没注意到她言行中的不对劲。
    「理由……」她微愣了下,「什么理由?」
    「非得跟着严帆工作的理由?还有,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都想知道。」不单单因为她是他所爱的女人,更因为她带给他太多疑惑。
    「哪需要什么理由,我只是先答应他要为他工作一阵子罢了。」她一说完,赶紧低头吃饭,可是头皮却直发毛,因为她可以感觉到他犀利的视线正盯视着她,不曾稍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