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九章

第九章

    唯晴站在面包店外,看着刘甜在里头忙进忙出的身影。前阵子她好想回来探望刘甜,但是又怕现身后会泄漏自己的行踪,辗转让于痕知道,所以她忍着没回来。
    既然于痕已找到她,那她也没有必要再躲藏。
    等客人都离开后,唯晴才走进店里,轻轻喊了一声,「刘姨……」
    刘甜震了下,抬头一看发现是唯晴,立刻又哭又笑地说:「你……你真是唯晴,真是你吗?」
    「才不过多久,你好像忘了我似的。」唯晴扯开笑容,还张开双臂要与她拥抱。
    刘甜睨了她一眼,紧紧抱住她,「你这丫头,你这个坏丫头,怎么现在才出现?简直把我急坏了,这些日子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刘姨,对不起……」唯晴逸出了泪。
    「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别这样说,我知道你的用心艮苦。」
    「知道还吓我,最近过得好吗?」刘甜拉着她坐下。
    「还好。」
    「那个叫于……于痕来找过你,你真的不打算见他了吗?」刘甜眉心轻锁,「就不要和他计较了,你们都需要彼此。」
    「我们见过面了。」她微微一笑,「刚刚我还在他家吃饭。」
    「真的?」刘甜笑着点点头,「那太好了,现在是不是回到他家住了?」
    「没……暂时没有。」她垂着脑袋。
    「那你现在住哪儿?」
    「反正我有地方住。」唯晴突然想到什么,将包包里的一张票拿了出来,「这是于痕他们话剧表演的门票,是他要我拿给你的。」
    「天呀!连我也有呀!」刘甜开心的接过手。
    「当然了,这可是于痕主动想到的喔!」
    「真的?」刘甜笑望着她,「其实他真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年纪轻,但是为人有礼,一点也不带富家公子的骄气。」
    「我懂,我知道。」
    「那就要好好珍惜,知道吗?」刘甜拍拍她的手。
    「我会的,对了,俊豪有来信吗?」当初他离开时,她曾嘱咐他将信寄到刘姨这里,电话如果打不通就先打给刘姨。
    「当然有,我以为你因为气我连他都不管了。」刘甜笑着将信拿给她。
    「谢谢,那我还有事先离开了。」唯晴对她点点头,「改天再过来看你。」
    「好好,我一定会等你的。」刘甜送她到门口,而唯晴则沿着马路往前走,直到一段距离后才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严帆吗?我是江唯晴。」
    「是我,你那里已经结束了?」他半眯起眸。
    「对,明天我可以去贵公司见习,早上九点我会自己过去的。」她深吸口气,不让自己的声音太过紧张。
    「不,我去旅馆接你好了。」严帆仍是这般有礼。
    「好,那谢谢你了。」
    切断电话后,唯晴深吸口气,举步往前面的公车站走着,一路上想着接下来的计划以及与严帆初识的经过——
    ***bbscn***bbscn***bbscn***
    「唯睛姊,麻烦一下,第五号包厢的客人要一瓶清酒,帮我送去好吗?我肚子痛想去一下洗手间。」小芬与唯睛同住在小旅馆内,而她也帮唯睛找到打工的工作。
    「好的,你去吧!我帮你送去。」唯睛拍拍她的肩。
    「那就谢谢了。」小芬立刻跑向洗手间。
    唯晴笑了笑,随即拿了瓶清酒和几只杯子放在托盘上,步向五号包厢。
    就在走近包厢的时候,她听见里头的人说:「这次我们一定要将于朕发的西达集团给扳倒。」
    「爸,你有什么办法吗?」严帆问着他父亲严武宗。
    「当然,我手上有于朕发年轻时犯罪的证据,虽然他逃过法网,如今也已超过法律的追诉期,但如果公开,西达集团的形象必然大受影响。」严武宗邪佞一笑。
    「定什么罪,爸?」严帆好奇地问道。
    「他在十四岁的时候亲手杀了虐待他和他母亲的继父,但他母亲怕影响他的未来,于是替他顶了罪。」严武宗说出这个秘密。
    「可是爸,这么久的事了,谁还会有证据?再说当时这件事又有谁知道?」严帆认为定老爸异想天开。
    「有另一位证人,那就是于朕发的舅舅。」严武宗扬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他舅舅……不是听说他已经死了?」
    「他舅舅虽然死了,但留有一封遗书,上头清楚写着这件事,因为他膝下只有一子,但是于朕发却从不提拔,让他非常生气,才将这事抖出来,还写在遗书中,只不过律师因为他已亡故,并没将这件事揭发出去。」
    「就算爸真有那份遗书也没用,一张纸谁会相信?」严帆摇摇头。
    「定有律师公证的亲笔遗书,我想不会有人质疑它的真实性,顶多质疑那件事而已,反正这社会就定这样,不管是不是真实的,若消息宣扬开来,一定会对西达集团造成伤害!」原来严武宗早就打定好主意。
    「爸!我真服了你。」严帆摇头笑道:「这种办法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我现在的目的不是要让他入狱,而是要让他的名誉受损,你也知道现在舆论的力量有多惊人。」严武宗说得眉飞色舞,似乎对这事十分有把握。
    「这么说那份遗嘱现在在你手上了?」
    「没错,就搁在公司的保险箱里。」严武宗朝他举杯,「来,祝我们这次的计划可以成功。」
    「好的,爸。」严帆也笑了。
    唯睛的脑海直回荡着这件事,一颗心紧揪着,但她告诉自己要冷静。
    五分钟后,她才步进包厢内,送上清酒,「你们好,这是清酒。」
    本来垂着头翻阅公司资料的严帆一听见这么清柔的嗓音,不自觉地抬起睑,这一瞧,他的目光竟被唯睛妍柔的面貌给吸引住,望着她的眼神始终收不回来……
    「如果还需要什么再告诉我们,请慢用。」朝他们点点头后,唯睛故作冷静的走出包厢。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心跳得有多厉害!连两鬓都泌出了汗水。
    「怎么办?该告诉于痕吗?」可是他知道了又能怎么办,东西在对方手上,该怎么防呢?
    无神的走列柜抬将托盘放回去,又清理了几张桌子,正准备下班的时候,严帆却找上了她。
    「小姐,感觉你的气质不俗,怎么会在餐厅端盘子呢?」他上前攀谈。
    一见是他,唯睛心头先是一震,连忙恢复镇定地对他点点头,「谢谢你的称赞。」
    严帆走近她,一脸诚挚地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在我们家的公司安插一份工作。」
    「真的谢谢你,我还是喜欢这里的工作,况且你我第一次见面,你并不了解我。」她疑惑地望他一眼,不明白他怎么能够在转瞬间变了个人。
    在包厢内定一副奸商样,现在却足如此的彬彬有礼。
    「我对女人一向是采取慢慢了解的策略。」他笑了。
    「但是我却对这种策略非常不屑,你千万别对我太热络。」唯睛对他仍怀抱着提防之心。
    「哈……说真的,你是我遇过最有趣的女孩子。」他扬起一丝笑痕。
    「真的吗?」唯睛微拧眉心,「我看你是喜欢给你脸色看的女孩吧!」
    「没错,就是这样。」他没料到她会这么大胆的回顶他,不过他喜欢,「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可以给你不错的薪水。」
    「虽然你的提议很吸引人,但还是算了。」唯睛收拾好东西,穿上外套就要往外走。
    「你要下班了?」他问道。
    「对。」
    「我送你。」他拿出车钥匙。
    「不用了,谢谢。」像是怕他真的将她架上车,唯睛朝他点点头后便立即转身跑开,赶着去搭最后一班公车。
    「呵!还真是有意思的女孩,她可能不知道,愈是得不到手,男人愈是有兴趣呀!」严帆邪恶地笑。
    就这样,隔日、又隔日、再隔日,他天天都来餐厅用餐,以便纠缠唯睛,唯睛闪避一阵子后发现,她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来帮助于痕呢?
    就这么,她让自己走进这个黑暗的窟窿里,既然已经踏进一步,就没有反悔的余地。
    而为了于痕,她也豁出去了。
    ***bbscn***bbscn***bbscn***
    进入伟庆集团工作已经三天,直到今天她才查出严武宗的保险箱在哪儿,只是她不知道号码,尽管就在眼前她也打不开呀!
    直到下班时,她烦躁的收拾好东西,才走出伟庆的办公大楼,就见于痕站在前面等着她。
    「于痕!」她笑着奔向他,「你怎么来了?」
    「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就赶来接你了。」于痕看看她,又看看她背后的大楼,「你在公司都做些什么?」
    「嗯……文书处理,或是送送文件之类。」她说着竟发现严帆也走出大楼,立刻躲到于痕背后,「快,我们快进车里。」
    「为什么?」他疑惑地被她拉进车里。
    「你不是说你和严帆是死对头?让他撞见我跟你在一起的话,他就会防我。」她直率地说出口。
    「防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他一直怀疑她坚持要在伟庆工作的企图。
    「我没有想做什么呀?」她对他咧嘴一笑,「你别胡思乱想。」
    「唯晴,做任何事之前都先想想我,可以吗?」他转过身用力攀住她的肩膀。
    「想你?!」
    「对,想想我,不要一个人去冒险。」他的眸光炯亮如炬。
    「放心,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她嘻嘻一笑,「再说我的胆子也没这么大,敢去招惹这么大一个集团。」
    「那就好。」他发动引擎,「就算要做什么也得告诉我,嗯?」
    「好啦!别再说这些话了。」唯晴被他说得浑身不对劲,想她什么都还没做,他好像就已经知道她的心思,真可怕!
    「那你现在想去哪里?」
    「上班一天有点累,想回住处休息了。」说真的,这阵子她一有机会就打听有关保险箱的事,精神上的紧绷可比身体的劳顿还累人。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于痕担心地问道。
    「不是,就只是累。」
    「本来是想带你去吃晚餐,不吃你会饿肚子的。」他突然将车子停在路边,仔细望着她,发现她的脸色真的不太好。
    「那就买一些回去,饿了就可以吃罗!」她抿唇笑笑,伸手覆住他的大手,「痕,我不会有事的。」
    「好吧!那我们去买点东西,让你带回去。」于痕笑了笑,「不过,我好像还不知道你住在哪儿?告诉我,我送你过去。」
    「呃,不用了,只要送我到买晚餐的地方。」她直摇头。
    见她就是不肯让他送回住处,这倒让于痕无法接受了,「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什么都要瞒我,真的是——」
    「生气了?」
    「对,本想忍着,但你真的让我生气。」他的脸色都变了。
    「我只是怕你更担心,所以……」
    「哦~~说溜嘴了是吧!你——」
    她一慌,赶紧低下头,抱着脑袋,「求你不要再凶我了,你每次凶我,都会让我失眠。」
    「我……傻瓜!」用力将她揽进怀里,他轻抚她的长发,「我怎么会凶你?我只是害怕……害怕你又离开我。」
    「别胡说,怎么会呢?」靠在他怀里,唯晴有着说不出的安全感,所有的害怕与不安顿时消失了。
    「那就让我陪你去买点吃的,再送你回去,亲眼见你睡了,我会离开。」他和她谈条件。
    「嗯……好啦!想去就去。」遇到这样霸气的男人,她又能怎么办,只好依他了。
    「这才乖。」他蜷起嘴角,拍拍她的小脸,「我们出发吧!」
    她坐直身子,笑望着他,「都听你的。」
    于是唯晴便让于痕带往餐馆,外带几样菜一块儿回到唯晴暂住的小旅馆。
    就如她所预料的,当于痕看见她这阵子所住的简陋房间,立刻要她搬走。
    「这里能住人吗?霉味重、空气差,空间又小,住久了会生病的。」他双手环胸,命令道:「快把东西收一收,跟我回去。」
    「不要这样。」她摇摇头,「我说过只要再几天,到时候我会搬去跟你一块儿住。」
    「再几天?那你告诉我是几天?」他板起了脸,「十天、二十天,还是十年、二十年?」
    「你看你,说你凶还不承认。」她噘起了小嘴。
    「我只是舍不得……」
    「我都在这里住了好一段日子了,不会有问题的。」她摸摸肚子,「被你念一念,我突然觉得饿了。」
    「你还真是,那就吃吧!」将食物摆放在小桌上,两人便一起用餐。
    「你不是嫌有霉味吗?要不要回去吃?」这里的环境真的不舒适,唯晴明白有洁癖的他绝对不会习惯的。
    「不用,你都不嫌,我嫌什么,快吃吧!」虽然他对这地方很敏感,但他还是陪她吃着。
    想想他的身分,却为了她委屈地待任这里,唯晴能不感动吗?
    在数月之前,她还没想过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男人,如今他就在她面前,还拿出最深的关爱对待她,唯晴告诉自己,未来的路即便再危险,她也会坚持下去。
    ***bbscn***bbscn***bbscn***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也是话剧表演的日子。
    一早,500号寝室的八位王子便到会场忙碌着。
    想当然,有大批学生一早就围在会场外头,想早点目睹八位王子化妆之后的俊魅神采;更有一些慕名而来的他校学生在外头探头探脑的,只是没有门票,不得其门而入。
    「她会来吗?」宋钰问着正在着装的于痕。
    「当然会来。」于痕把着扣子,「她说公司有一点事,去去就会过来。」
    「她还真忙,星期六也要加班?」宋钰眉一挑,「她是在哪里上班?」
    「伟庆。」于痕眸光轻闪。
    「什么?伟庆?!」他难以置信地望着于痕,「那可是你们西达最强劲的对手呀!」
    「我无法解释,她知道这些,但仍坚持在那里上班,我又能怎么办呢?」于痕勾唇轻笑。
    「你怎么说得这么轻松?」
    「因为依她就只能选择信她,相信她所说的话,过不久她就会回到我身边。」他撇嘴笑笑。
    「你继续这么下去,绝对会宠坏她的。」
    「你没宠过女人吗?」半眯起眸,于痕笑望着宋钰那张愕然的表情,「哈……不要老是命令女人,有时也要宠宠女人。」
    「你在给我洗脑吗?」宋钰轻嗤,「没用的。」
    这时秦逸走了过来,「你们两个最近似乎很有话聊?」他坐下后,看看于痕又看看宋钰,「在谈那位化妆师吗?」
    「呵!没想到你平常话很少,倒是挺用心的。」宋钰轻哼。
    「不仅是我,其它人哪个人不用心,只是没找多嘴。」秦逸漾出—丝飒爽笑意,「她会来吧?」
    「没错,一定会来。」于痕这句话像是在说服自己。
    「真的好些天没看见她了,挺想她的。」丢下这句话,秦逸便笑着离开。
    「那家伙到底在干嘛,说了这些又跑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过去了。」宋钰拍拍于痕的肩,跟着站起来。
    于痕一手抚着胸,不知为什么,他的心竟莫名抽搐?
    看看时间,就要上场了,唯晴也该赶过来了吧?怎么到现在都不见她人影呢?
    半个小时后,表演正式开始,可是唯晴尚未赶到,于痕更显得仓皇不安,甚至无心表演了。
    「于痕,你怎么了?」宋钰发现他心不在焉的。
    「没事……我有点事要离开。」他慌张的说道。
    「什么?」宋钰看看四周,「可是大家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呀!」
    「可是我——」
    他不一样的神情,众人全看在眼底,葛西炜上前问道:「于痕,你到底怎么了?有话就说。」
    「我不能上场了,真的很对不起,但我直觉有事情发生了。」于痕对他们感到万分抱歉,「真的对不起了。」
    再一次确定唯晴并没有出现,于痕拿起外套便冲了出去。
    眼看这情况,其它人互相看了眼,宋钰立刻走到一旁对主持人说了句话后,他们七个人也跟着离开了。
    「哇……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大喊道。
    「谁知道呢?怎么突然跑光了!」大家都很讶异。
    此起彼落的疑问与惊呼声不断,现场顿时吵闹成一片——
    主持人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对不起,因为主演的八个人临时有事得离开,会尽快赶回来,在此之前请欣赏乔亚大学合唱团与啦啦队的表演。」
    当合唱团的乐音响起,这才平息大伙的怒咆与不满的声音,大家都等着他们八人赶回来表演。
    ***bbscn***bbscn***bbscn***
    今天早上唯晴接到严帆的电话,得来公司整理一些档案,于是她一早便进入公司,希望能赶紧将事情办好,下午还得赶去看于痕他们的演出。
    当她将资料整理好之后,在经过总裁办公室时,却意外听见严武宗对他的秘书说:「把这份资料拿去给吴律师,一定要亲自送到他手上。」
    「是的,总裁。」
    唯晴抚着胸待在一旁,心想那份资料会不会就是她要的东西?直到总裁秘书走出来,她赶紧上前,对他微微一笑,「陈秘书,你要去哪儿?」
    「你问这么多干嘛?」他睨着她,「你在公司做得还习惯吗?」
    「很好。」唯晴不停对他笑,眼睛却直盯着他手里的资料袋。
    「那就好。」陈秘书直到电梯口,见她仍跟着,于是回头问道:「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因为我觉得陈秘书人很好。」她抓抓颈后,找着借口。
    「呵……你这丫头,嘴巴真甜。」进入电梯后,他又问:「你到几楼?」
    她看他按了五楼,也跟着说:「五楼。」
    「五楼是收发室,你要去……」
    「我去拿一份刚送来的资料。」她甜甜笑着。
    到了五楼之后,她尾随陈秘书到收发室,正要收取东西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喂,你说什么?阿翰怎么了?老天!」陈秘书这一听,立即变了脸色,「可是我没办法赶回去……」而后焦急的挂断电话。
    「陈秘书,发生什么事了?」唯晴问道。
    「是我内人打电话来,说我孙子突然昏过去……」
    「那赶紧叫救护车呀!」
    「已经叫了,可是……可是我还是担心呀!」陈秘书面带忧色,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她说:「你如果没事的话,能不能帮个忙?」
    「呃,当然可以。」
    「请你把这个拿回去给总裁,请他另外派人送去。」说着,他便将资料与吴律师的名片交给她。
    唯晴在心底喊着,这是天在助她吗?她用力地点点头,「好,我这就去。」接过东西后,她并没有前往总裁办公室,而是急急往楼下而去,心想虽然很对不起陈秘书,但这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呀!
    才到一楼就见严帆挡在她面前……她心口一提,仍强持镇定道:「你……你好。」
    「你要去哪儿?手里拿的又是什么?」他直勾勾地望着她,这时陈秘书也从背后现身,唯晴这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况。
    「少爷,多谢你刚刚来电提醒。」原来陈秘书临时接到的那通电话是严帆打来的,而对她所说的话也全是在演戏!
    唯晴不停吸气又吐气,这下她能逃得过吗?